第七百四十九章 南下平乱-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四十九章 南下平乱

    “大人,为何如此狂笑?”一位贼人首领上前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吾北方无忧矣!”特使笑着回答道。

    啊!一时间,贼人首领们懵了,特使大人从何处看出来的?咱们怎么就不知晓呢?

    特使环视一圈,止住了笑声,心中轻叹一声,还是没有一个能够独挡一面的人啊!如果是大供奉在此,必然会知晓咱如何知晓的,不由得怀念起了大供奉。

    “大供奉如今何在?”不由得,他转头望向斥候。

    “回禀特使,大供奉撤离宜良之后,暂时还未有消息!”

    “嗯,速速派人前去迎回大供奉!”特使神色一肃,吩咐道。

    “诺!”斥候立刻躬身应是而去。

    “好了,大家不要再议论了,现在某为大家解惑!”特使回过神来,望着面前议论纷纷的众人心下失望,但当前必须万众一心,才能够继续在这云南行省驰骋,这些家伙真心还得依靠啊!

    话一出口,众首领立刻将目光投向他。

    “说穿了很是简单,因为,这些援军既然没有打出旗号,显然,这钦差大人心存顾忌,深怕那沐王府有所误会,这也就说明,他不敢肆无忌惮地在云南行省行使他的钦差之责,这,就是钦差的掣肘,而这,也是咱们的机会。”

    众人依旧是一脸的愕然,脑筋依旧转不过弯来。

    “也就是说,那王守仁不敢将这些军队用于云南行省,一定会将他们放于云南行省边界之处,绝不会南下与咱们争斗!”

    “啊!原来如此!”有那聪明的,瞬间反应过来,一脸的庆幸,一脸的兴奋。

    “这是为何呢?”有那笨的,依旧是一脸的懵样,不由得有人鄙夷,有人自得,百态不一。

    特使见此一幕,心下更是连连叹息,一群庸人啊!相比较之下,他更是心念那心思剔透的大供奉!

    但是,他却也不得不向这些蠢货说明情况,否则,让他们胡思乱想的话,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

    “其实,我可以确定,这些军队对咱们根本毫无影响,而云南行省境内要与咱们死磕的也依旧是沐王府的军队及云南都司的军队,当然,还得加上南方那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但是,我有信心,带领咱们兄弟们闯出一条有别于以往的道路。”

    虽则特使说得信心满满,但这些贼人首领们却并不是傻子,自是明了他只是想要稳定这个局面,不至人心动荡,至于其他事务,则是希望能够在平稳中找到解决的办法。

    不过,他们听得特使猜测那些驻于云南行省北部边界的军队不会南下,自是心下有些安慰。

    毕竟,如此生力军如果加入云南行省,只怕咱们必会手忙忙脚乱,无力应对。

    “好了,各部依据各自的管辖范围,速速南下前往应援,务必确保咱们的城池不失,将那些捣乱的贼人驱逐击退!”特使一脸的欣慰,面带笑意地下令道。

    诺!各位贼人首领自是应命,毕竟,南方乃是他们的根基所在,绝不能有失,否则,要如何应对当前的局势。眼见着那沐昆就要将云南府叛乱平定,接下来,只怕要面临硬战了!如果到时后方不稳,咱们要如何应对沐昆的反扑,咱们的大业如何能成?

    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弥勒会的大业,咱们必须全力以赴,这一点,他们没有任何不满!

    随着众人离去,特使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凝神细思,显然,他绝没有看上去那么淡定。

    而此时,沐王爷军中的情景却是截然相反,沐昆喜出望外,望着手中的书信,喜形于色。

    此番不仅获得了奥援,更甚者还没有手绪的手尾,那位钦差大人还真是七窍玲珑,将人心算计得如此精细!这就让自己免了后顾之忧,全力平定这云南府的叛乱,这份人情可真是大啊!

    更甚者是钦差大人书信中说的另外一件事!相比于北部的奥援,南方的形势更令自己满意,不只是没有后顾之忧,今后还有了一个极其牢靠的盟友,这可真是意外之外的意外啊!

    这下,自己就可大展宏图,云南行省叛乱的平定指日可待啊!

    当前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如何与那位钦差大人合作,令这云南行省的叛乱尽快平定,这是个问题啊!想及此,沐昆收敛笑容,陷入了深深思索当中!

    接下来的日子,云南行省各地战火纷飞,无一处安宁。

    而沐王府却是一帆风顺,杀得云南府境内的贼寇鬼哭狼嚎,当然,一应城池也逐一收了回来。

    一时间,云南府民心大定!一副欣欣向荣之景象!

    然而,在这一片欣欣身荣之时,一丝阴霾隐藏于其中,令人毫无所觉。

    就在此时,一支军队悄无声息地向南方挺进!

    广西府,师宗州,一支军队正在疯狂地进攻着,然而,城头那面弥字旗却是屹立不倒,一轮轮进攻被击退。

    突然,一阵锣声响起,城下攻城军队立刻收兵回营,毫不拖泥带水。

    须臾之后,城外城头恢复了平静。

    城头之人观察着,深怕这是城外军队的缓兵之计,然而,久久,城外依旧是一无动静。

    城头军队松了口气,救死扶伤,打扫着城头战场,准备迎战下一轮的进攻。

    就在他们打扫战场,心中松了口气之时,突然,城外营中号角齐鸣,军队瞬间从营中冲了出来。

    霎时间,城头一片慌乱,军士们瞬间进入了战备状态,紧张地望向城外。

    突然间,城头首领发现,城外的军士们好似比之前更多了,而且军阵之中夹杂着一些物事,太远了,看不清。

    嗖嗖嗖,突然之间,一阵箭雨射向了城头。

    “躲开!”城头一阵大喝之声,经过百战的磨炼,城头的军士们早已明了如何躲避这些箭矢,心中在腹诽,攻城之时虽然可以用箭矢压制咱们,但现在你们还未架好云梯,军士们也未爬上城头,如何能够起到作用呢!傻冒!

    然而,下一秒,他们就再也无法腹诽了,只听得嗖,噗,继而轰隆之声响起,军士们发现,自己居然神智一阵恍惚,有的甚至突然间发现自己飞在了空中。

    这是怎么回事?

    这,只是他们此生最后的一个念头!随后,就陷入了深深的黑暗当中!

    而活着的军士们却发现,此时的城头如同森罗地狱一般,被炸了个狼藉满地,残肢断臂,这一幕,将一些心智稍弱的军士吓得抱头鼠窜,狂嚎不止,神智居然已经陷入了迷乱当中。

    然而,这还不是惨的时候,只听得一声炸响,轰隆,咣当一声,一阵尘烟弥漫。

    就这样,在一片爆炸声中,钦差王守仁正式登上了云南平乱的舞台!

    众人望去,却原来,城门居然被炸了开来。

    一支支军队狂冲而入,对城中军士展开了屠杀。

    任谁也未想到,前几日坚若磐石的城池,居然能够如此轻易的被炸开,毫无准备的城中军士霎时间陷入了慌乱当中,但敌人却是不会理会这些,只是挥动兵刃展开屠杀,正所谓兵败如山倒,本就已经被炸得晕头转向,再有敌人破城而入,这下,真正成了抱头鼠窜了!至于城池,爱他娘的谁守谁守。

    就这样,师宗州居然就这样轻易地被攻占,弥字旗被砍成了碎屑,一支大旗树在了城头,“平乱军!”

    而城外军营处。

    “钦差大人,如此利器,天下无往而不利啊!”那黎敬甫望着那正在冒着尘烟的城头满眼的震惊,以及饱含着深深的惊惧,冲王守仁道。

    王守仁矜持地一笑,心中暗暗一撇嘴,这算什么,有咱们明师爷在要多少有多少。

    当然,旁边的明中信更是笑而不语。

    “大人!”黎敬甫讪讪笑着,冲王守仁一脸的谄媚道。

    王守仁一见,眉头一皱,心中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大人,不知道,这些武器能否给予咱们一些,当然,买卖也行!”黎敬甫一见王守仁面色沉下来,瞬间转变着话语。

    “这?”王守仁面沉似水,偷眼看了一眼明中信。

    他自是心中明了,这黎世子是看上了这件攻城利器,但是,这件利器可是不敢随意做主给予别人,更何况这家伙可是别国之人啊!要知道,虽然现在后黎王朝虽然与大明为善,而且对大明的态度那是恭恭敬敬,无一丝违逆,但是,终究是异族啊!君不听,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如果将这武器给予他们,让他们研制出来,有这惊天动地的威力,到时如果这后黎王朝野心膨胀,觊觎中原大明,那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但人家不远千里来援,虽然自己付了一些代价,但这样强硬地回绝是有些不近人情的,要如何回绝呢?他在心中斟酌。

    “可以啊!”却不知,旁边一个声音突然插入。

    王守仁瞬间面色大变,恶狠狠望向那人。

    哟,不是别人,正是那明中信是也!

    一时间,王守仁呆了,他,他居然说可以?他是一脸的不可置信,要知道,之前自己想要见识一下这家伙都不让,如今怎么居然向这异族之人承诺?

    但黎敬甫却是不管,有人承应,说明有戏,如此攻城利器,他岂能看不到它的前景,那可是自己皇位的保障,甚至能够令自己征服周边诸国,做那前所未有的越南王!他岂能不激动莫名!

    但他在看到明中信之后,却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来他只是试探一下,成则欣喜败也不馁,毕竟,如此利器,任何人都不会给予外人啊!而这明中信是那般的年轻,他能够做得了主吗?不由得,他心中有些打鼓,深怕这家伙是信口雌黄,不由得又将目光投向了王守仁,在他想来,此地也只有王守仁才能够给予他这个承诺。

    王守仁却是苦笑不已,在震惊过后,他心思电转,明了这明中信只怕是要坑这黎世子了,毕竟,他可以肯定明中信绝对没有那么好心,将如此利器给予外族之人,这个坑是什么呢?

    “大人,这位明师爷说的可是真的?”黎敬甫向王守仁询问道。

    唉,他不能做主谁还能做主,毕竟,东西就是人家的,人家如何做都是顺理成章的!不过,他却是毫不担心明中信吃亏,毕竟,这些时日他可没见到过谁能够令明中信吃亏,有的就是别人被明中信卖掉,还在帮他数钱!

    王守仁冲黎敬甫点点头,“不错,明师爷能够做得了主!”

    这下,黎敬甫就如同吃了定心丸,双眼冒光地望向明中信。

    “明---师----师爷1”激动之下,黎敬甫居然有些口吃。

    “黎世子,有何事,但讲无妨!”明中信笑笑,举手示意。

    “你将这些利器作价几何?”黎敬甫脸一红,他知晓,自己这般表现真心有些失礼了,而且有失自己的世子身份,但谁让咱看到了后黎王朝振兴的希望,任谁也无法保持镇定啊!

    “这?”明中信一皱眉,一脸的为难模样。

    熟悉他的人瞬间心中暗叫,这家伙又要坑人了!

    黎敬甫却是不知晓这家伙的禀性,他以为,大明之人尽皆是如同王守仁一般是那般的君子,而且,明中信的年纪太过具有迷惑性,却未想到,这家伙小小年纪就如此精明,还如此狠毒,此事之后,黎敬甫想起来都恨得牙痒痒,诅咒了无数年!深深为今日的表现所后悔!

    “明师爷,你但有所求,黎某必会答应,只要你将此利器卖与咱!”黎敬甫一见明中信如此,深怕他后悔,赶紧做出承诺,“就算是将此次咱们军队来援的报酬尽数抵消也可!”

    “这,不好吧!”明中信一脸的震惊,但却是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但望向黎敬甫之时却是瞬间收敛,一脸的萌样。

    “相比此件利器,那些报酬真心不算是什么!咱还可以加一些物器来换!”黎敬甫却是瞬间将底线报出出来。

    真是好人啊!明中信望着这支肥羊,心中感叹。

    “罢了,我就说实话吧!此乃是”既然你如此好宰,咱可不会客气,明中信再次施展出了他影帝一般的表演,一脸的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