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 坑害世子-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五十章 坑害世子

    “此乃是什么?黎某愿闻其详!”黎敬甫一脸的急切,上前急问道。

    却不知,这番表现更是落入了明中信的圈套当中。

    本来,作为一国世子,绝对没有这么弱智,但是,一则之前攻城,这件利器表现出来的强大攻击力令他心神震动,二则,他明白,如果自己有些利器,绝对会令自己继承皇位再无波折,试想自己手握如此利器,谁人敢反抗,要知道,在任何王朝皇位继承,也必将会面临着血雨腥风,有武力威慑比任何保证更有保障啊!

    于是,事关切身利益,令他急于求成,正好落入了明中信的圈套当中,任由人家宰割,这怨不得他啊!这世间,有所求,必然会被人牵着鼻子走,这怨不得谁,只能怨大家在这世间活得不容易!

    “其实,此乃是咱大明秘密研制出来的利器,今次只是咱们陛下令钦差大人带来此处试验的,本来也没有多少,但却遇到了云南叛乱,正好可以在战场之上进行试验,而且,接下来,咱们还得攻城拨寨,实在是数量太少啊!也不知道够不够?如何能够卖与您呢?”明中信一脸的为难。

    在旁边的王守仁面上的肌肉不由得抽搐不已,不断翻着白眼,你小子还真会掰扯,这一会儿工夫就成了咱大明的秘密武器了,那你还想卖!真真是不当人子啊!

    但人家黎敬甫还真就相信了,毕竟,之前可从没听说有这般利器啊,如今这是第一次见,而且如此大的威力,还只是试验品,如果是成品,那得多厉害啊!黎敬甫不由得陷入了意淫当中,眼泛光芒,幻想着那宏伟的场面,激动不已。

    “钦差大人,还请为咱说句话啊!”他肯中冒光地望着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央求。他看出来了,自己要想求动人家明中信,只怕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倒不如求这位钦差大人,起码他请动自己前来应援,还有一份人情。

    王守仁苦笑一声,唉,这家伙居然能够想到请自己说情,但他却还不知晓,那是人家明家的东西啊,此番在战场上用,也是人家给面子啊!而且,那家伙早已经决定卖给你了,此番做作也不过是想自抬身价,将其卖个好价钱罢了!你求我为你说情,这真真是,让自己助纣为虐啊!

    当然,是助明中信宰你这个后黎王朝的世子啊!

    但是,人家既然求到自己头上,自己岂能不有所表示,相信,这也是明中信算计好的,也罢,不过一个顺水人情罢了!

    “明师爷,此番咱们解围也是人家黎世子的大力应援,念在人家千里迢迢前来应援的份上,你就不要推辞了!”

    这?明中信低头沉思。

    一时间,王守仁与黎敬甫二人心中忐忑地望着明中信,当然,他二人心中的当心却是不一样的。

    王守仁是担心明中信狮子大开口,令这刚刚建立的情谊化为炮影,此番云南平乱出现问题。

    而黎敬甫却是担心明师爷不卖给他。

    终于,明中信抬头了,却见他一脸的肃然,望着黎敬甫,“黎世子,既然有钦差大人为你说话,那某也就给你交个实底,此乃是大明的秘密武器,虽然是处于实验阶段,但是其威力你也算看出来了!”

    “当然,当然!”黎敬甫听着明中信的话,眼前放光,明中信此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要卖与他,那自己的皇位不就十拿九稳了吗?哪里能不兴奋异常!自是连连点头应承。

    “相信黎世子定然也心中有数,朝廷让我等拿来试验,自是很放心咱们,但也必然要求咱们要保守这个秘密,故此,某与钦差大人想卖与你却是要担极大的干系的。”

    “黎某明白!黎某明白!”黎敬甫此时自是深表感激,点头不已。

    “而咱们拿来试验的自然没有多少,毕竟,不是正式成品,故此,”说到此处,明中信稍稍停顿一下。

    “故此如何?”黎敬甫却是心中一紧,追问道。

    “故此,咱们也还需要再进一步确定这利器的威力,而且咱们接下来攻城也还需要这利器,所以只能卖与您三十颗!”

    “三十颗?”黎敬甫面上泛起一点失望,但眼中那点闪光却是一闪而过,显然,他心中另有计算,“明师爷啊,能不能再多点?这点东西不够用啊!”

    明中信却是满眼的惊诧,另外眼中闪过一丝怒意,“黎世子,就这三十颗,咱们也是冒着要掉脑袋的天大干系才能够给你的,你还想多要?如果不行,那咱们就不用做这笔买卖了!”

    “啊!”黎敬甫瞬间傻眼了,看,自己还想得寸进尺,再争取点,这下,傻眼了吧!人家不与你做这笔买卖了!

    却见明中信说完之后,怒气未消,拨马转身就要走。

    “大人!”不得已,黎敬甫将哀求的目光投向了王守仁。

    王守仁在旁边看得都快要笑出声了,明中信这家伙真是太坏了,斟酌半天,就给人家三十颗,这还得让人家求着,唉,真是奸商啊!

    此时见黎敬甫如此可怜地求到自己头上,无奈,只好出言,“明师爷,且住!”

    明中信勒住缰绳,但却并不回头,仿佛怒意未消,“钦差大人,既然人家如此没诚意,而咱们又不用担当干系,皆大欢喜,您就不要再枉做好人了!”

    “冤枉啊,冤枉啊!”黎敬甫一听,顿时就面色大变,只怕人家还真心不想卖与自己了,要知道,如果自己有这等利器,岂能相送与人,即便你拿万金来,也决然不会卖的,要知道,有此利器,就是实力的展示,那是有钱也得买得到才行啊!

    此前有得买就不错了,亏自己还想真是得寸进尺,多买一些!真真是鬼迷了心窍啊!此时的他后悔得肠子都要悔青了!

    “明师爷,某绝对没有不想买,只是想与你打个商量,多买点,其实即便是十颗二十颗咱也买啊!”瞬间,他赌咒发誓,深怕买不到。

    “好,就十颗了!多了没有!”明中信瞬间回头,一口敲定。

    啊!瞬间,黎敬甫傻了,十颗,这就打个三折了?

    然而,之前是自己作啊,人家要卖给自己三十颗,是自己得陇望蜀的啊!

    “明师爷,十颗真心太少了啊!”不由得,他面泛苦笑道。

    “那就算了!”明中信面色一变,拨马便要走。

    “好,好,就十颗,就十颗!”黎敬甫瞬间色变,连忙敲定,此时的他不敢嫌少,只要买到就好!

    “明师爷!”王守仁终究在旁边看不过眼,叫了一声。

    “大人!”未曾想,他话才出口,明中信瞬间转过身来,向他行礼。

    “不要慢待了黎世子!”王守仁使个眼色,面沉似水道。

    明中信苦笑道,“慢待?明某岂敢!也罢,咱就还按三十颗算吧!谁让钦差大人发话了呢!咱可不敢承担这慢待之名!”

    什么?黎敬甫一听,瞬间如同从地狱升天一般,被巨大的惊喜充斥了心胸。

    “不过,咱们可得说好,这价格方面黎世子你可得公道啊!”明中信转头望着黎敬甫道。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黎敬甫深怕明中信再改变主意,点头连连,连连应承。

    “罢了!”明中信看一眼王守仁,摇头叹息道,“钦差大人,你就不要再有意见了,我改,我改还不行吗?”

    黎敬甫不由得望向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感激,看来,是钦差大人在给明中信使眼色,让他不要太过份了啊!还是钦差大人仁义啊!

    我说什么了?王守仁也是一脸的懵样,看着明中信,不明所以。

    “看在钦差大人的面子上,咱们就不要那些财物了,不如咱们打个商量,我有一个建议,不知黎世子能否做主?”说着,明中信望向黎敬甫。

    一听居然不要财物,黎敬甫瞬间眼光大亮,冲明中信一躬身道,“当然能够做主,还请明师爷赐教!”

    “就是,咱们以城易物!”明中信缓缓道来。

    啊!这下,不只是黎敬甫有些懵,就连一旁知晓明中信打算坑黎敬甫的王守仁也是一脸的懵样,这家伙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何为以城易物?”黎敬甫小心翼翼地问道。

    “以城易物就是,如果黎世子能够依靠咱麾下的勇士们夺回一座城池,那咱就多给十颗那东西!”明中信缓缓言道。

    啊!王守仁大吃一惊,这明中信还真敢承诺啊!不知道这家伙打的是什么主意?

    而黎敬甫却是眼前一亮,一城换十颗?这可真是划算啊!如果自己手中那种利器多一些自然能够更多一些把握了,至于攻城,那不是小事吗?他心中自有一番算盘。

    “明师爷此话可当真?”但他依旧不敢肯定明中信所言是否属实。

    “明某自是一言九鼎,如果世子不信,咱们可以立下字据!”明中信却是将眼睛一瞪,深深被黎敬甫怀疑的问话激怒。

    “非也,非也,黎某岂敢质疑明师爷,只是确认一下而已!”此时的黎敬甫可不敢质疑明中信,深怕他又收回所言,而且,他也怕立下字据啊!如果被国内知晓,自己居然拿军士的生命换取物事,只怕自己就得被盯在耻辱柱上,遗臭万年了!更不用说继承皇位了,那就更是水中望月了!立下字据,这不是落人口实吗?他岂会如此不智!

    “那咱们就说定了,钦差大人做证,只要黎世子做到,明某是决不会赖帐的!”明中信满意地点点头。

    这还有自己的事?王守仁此时才明白,这小子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这终究是好事,他岂会破坏明中信的如意自盘!

    于是,三人击掌为誓。

    于是,接下来的攻城之事就尽皆成了后黎朝军士们的任务。

    当然,黎敬甫看到后黎朝军士一个个倒下,心中自也是痛惜不已,然而,想到自己的皇位以及自己可以拥有那些利器之后的锦绣前程,狠狠心也只当看不见了。

    而在黎敬甫攻下一座城池之后,明中信立刻兑现诺言,给了他十颗。

    望着这十颗利器,黎敬甫心中唏嘘,就这小小的东西,令得自己将后黎朝的军士们卖掉,当然,他对这些利器珍视不已,令手下郑重其是地收了起来。

    明中信也没有保留,痛快地将这些利器的用法教授给了后黎朝军士,当然,这些军士乃是黎敬甫的心腹,别人他也不放心啊!

    这些情形让本以为明中信绝对会赖帐或者拖帐的王守仁万分不解,更兼他心中也有些不舍,毕竟,自己都没有那些利器,这明中信凭什么就会将这些东西给了黎敬甫呢?要说是真心为的平定越南,或者是为的感谢黎敬甫的援助同,那要就太假了,他明白,明中信绝不是这样的人!

    “对了,黎世子,还有一事,我得说清楚,您可得小心了!”明中信叫住了得到了梦想之物想要退出去观赏的黎敬甫。

    “哦,明师爷还有何吩咐?”黎敬甫此时真心的太过兴奋了,幻想着自己的美好前程,差点笑出声来,自是对给了他美好希望的明中信笑脸相迎。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明某想要提醒您一下,这些利器可千万不能拆卸啊!否则,就会自动引爆,千万小心!”明中信摸摸鼻头,讪讪道。

    什么?不能折卸?黎敬甫如遭雷击,愣在当场。

    旁边的王守仁也是变得目瞪口呆,弄了半天,明中信在这儿等着咱们呢?亏自己之前还担心,如果这黎敬甫聪明一些,将这些利器带回后黎王朝,让工匠拆卸掉,弄明白他的原理,到时造出一批,再反攻大明,那可就大事不妙了,未曾想,明中信居然留了后手,让自己的担心变为了炮影,好,太好了!

    王守仁心中大声叫好!

    而黎敬甫却是欲哭无泪,他本来还欣喜能够获得这些利器,他也确实存了拿回去研究的心思,未曾想,这些东西居然能看不能吃,这是怎么话说的?显然,明中信的意思就是,这些东西乃是一次性用品,根本没有研究的可能!

    但他现在不能说出自己的心思啊!如果说了,岂不是让人家一下明白了自己的目的,上当了,上当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