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敌踪突现-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五十二章 敌踪突现

    “怎么?黎世子不敢?”明中信戏谑的声音响起。

    “谁说的?”黎敬甫的火气瞬间被激起来,反问道。

    “那就好!”明中信笑笑,一缕奸计得逞的表情浮现于脸上,拨马而去。

    “明师爷,什么加注啊?咱们可没有打赌啊!”黎敬甫反应过来,更是一头雾水,冲明中信的背影喊道。

    “无妨,只要黎世子答应,咱们城中再议!”明中信的话语远远传了回来。

    黎敬甫一皱眉,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这家伙要干什么?

    “世子,小心中招啊!这明中信太过奸诈!”黎永彦在旁皱眉提醒道。

    “嗯,我明白!”黎敬甫微微点头。

    虽然他很是疑惑,这明中信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此时此地也没办法询问,罢了,回城再说吧!

    一行人催马进了城中。

    安民整顿,消除城中遗留的奸细,终于城中肃然一清,众人坐于县衙之中,等候霍将军统计的伤亡情况,毕竟,这决定了接下来咱们的平乱步伐。

    众人一脸沉重地望着主席上的王守仁与黎敬甫,任谁也知晓,此战胜得艰苦,胜得惨烈。

    而霍将军却是身背绷带,一脸沉重地向二人回禀伤亡情况。

    “什么?居然伤亡过半?”黎敬甫一脸的愤怒,恶狠狠望向霍将军,厉喝道,“你是怎么当主帅的,居然令军士们伤亡如此惨重,你该当何罪?”

    “卑职该死!”霍将军瞬间弯下了腰身,单膝跪地,请罪道。

    当然,他低着的头颅眼中闪过一丝怨恨,在场之人谁也没看到。

    自然,明中信不包括在此列,毕竟,这家伙就是一个妖孽,逆天的神识只需展开,任何事情皆无所遁形。

    但他能说什么,只希望这霍将军呆会不要太过抵触吧!

    “来人,将这失职之人押下去,重责五十大板!”黎敬甫厉声喝道。

    左右的军士瞬间面色大变,要知道,本来,这霍将军在攻城之时就受了重伤,现在只不过是一口气撑着,还未来得及救治,如果再被责罚五十大板,旧伤不去,新伤添加,只怕他就会一命呜乎了!

    “世子,还请开恩!”一位偏将上前一步单膝跪地,求情道。

    “世子!”一时间,全身皆伤的军士们纷纷上前求情,跪了一地。

    黎敬甫面色大变,望着眼前跪了一地的军士们,脸色阴沉下来,“怎么,你们觉得我处事不公?”

    啊!偏将率先面色忽变,看看旁边的霍将军,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却低下了头,不敢再行求情。

    要知道,这质疑世子的罪名可是不轻,如果再行求情,就相当于是将这世子处事不公的名声落到了实处,这可是下属的大忌。

    而且,质疑世子处事不公,相当于陷世子于不义,破坏世子的名声,更会打击到世子接替皇位的根基,那可就要出大事了!到时,世子震怒,受罚的将不只是霍将军,只怕求情的人一个也逃不掉,都将受罚,那样会陷黎世子于不仁,毕竟,这些军士刚刚在攻城之时立下功勋,随后就受到了世子的责罚,如此之多的人受罚,传之出去,又座实了这一不仁之名,那时可就真心不好再收场了!

    如果此时黎世子收回成命,那不就等于是说他之前申斥霍将军的罪名不成立,这不就是说,黎世子之前的责罚乃是无中生有,无理取闹,这会令他的威严一朝丧尽!

    而且,即便世子现在收回成命,今后要如何再行带兵,但想责罚将士,有人求情,他就收回成命,他掌的权又起什么作用。故此,现在的世子相当于被他们架在火上烤,真真是进退两难啊!

    显然,那位偏将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偃旗息鼓,不敢再行争辩求情。

    但是,后面的军士们却不明白这些,依旧是求情之声不绝。

    眼看着黎敬甫的面色越来越阴沉,凶狠的眼神扫视着跪于地上的军士们,痛恨交加,即将要爆发,只怕要出大事。

    而旁边的黎永彦也没想到,不过就是一点报复,居然落得如此局面,但他作为黎世子的心腹之人,岂能任由别人将世子架在火上烤而无动于衷,一时间,手按兵刃,目露杀机地望着这些军士,要知道,他与黎世子的利益乃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黎世子的名声在此受到严重打击,断绝了继承皇位之路,他也会被打落尘埃,相形之下,这些军士的命却是那般卑贱,那是断绝自己前程啊!黎世子但有所命,他岂能轻饶得了这些家伙!即便将此地杀个血流成河,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黎世子!”却在黎世子即将爆发之时,明中信笑着上前,一拱手。

    嗯!黎敬甫抬头望向明中信,但眼中却是凶光毕露,毕竟,现在的场面已经失控,杀机只在他一念之间,如果明中信一言不对,只怕他也会挥刀相向。

    “黎世子,还请看在咱们钦差大人的面子上,饶了这厮,毕竟,现在正值打了胜战之时,责罚大将,实在是不太吉利,到不如,将这厮的功过相抵,甚至将他一撸到底,也彰显世子的仁义之心啊!”明中信笑言相劝道。

    “这?”黎敬甫一阵沉吟,眼神闪烁不已,显然,有所意动,毕竟,现在的局面是他一手造成的,相当于自己挖坑将自己埋了,他岂能甘心,况且,他也只是找个借口打压一下霍将军,却不想与他同归于尽,现在造成这种局面,他心中后悔不迭,但却毫无借口予以改口,他总不能现在吐口,不再责罚霍将军,虽则这是应有之义,但他却不想自己打自己脸,况且其中牵扯到了自己的名声,更甚至还影响到自己的皇位继承,这就更不能妥协了。而且还是被军士们相逼妥协,这显然绝非他所愿。他下不了台,还给自己的前程添加一个污点,岂不是自己找不自在?

    而此时,明中信插言,以大明钦差大人的名义向他求情,再辅以将功折罪的话语,这是给他作个台阶让他下啊!

    他心中意动,但立刻转变,终究面子上有些过不去,有所顾忌实属正常。

    “这样吧!”明中信笑笑,“霍将军虽则有错,但终究是为咱大明夺回了一座城池,而且受了重伤,不如,就由大明为他出五颗利器,以作补偿,抵扣他的责罚,世子您看可好?”

    什么?一瞬间,黎敬甫眼光骤然一炽,明中信居然为了这家伙放了大血,要知道,即便是攻下一座城池,他才给咱十颗啊,这一下居然补偿五颗,真心是大手笔啊!

    不对,这家伙是不是看中了这霍将军,想要收买人心?黎敬甫终究不是草包,心中一动,不由得狐疑地看了一眼明中信,再看看跪于当地的霍将军。

    不过,在他心中,一百个霍将军也抵不过一颗利器,要知道,那可是他实力骤增的依凭,多多益善!就算明中信收买霍将军又如何!想及此,他也就不管了,瞬间,脸上笑意浮现,“钦差大人的面子,黎某岂能不给!明师爷说笑了!”

    明中信却是洒然一笑。

    “黎某自是遵从钦差大人的命令,让这霍将军将功折罪,功过相抵。”黎敬甫满脸笑意地看了一眼王守仁,继而望着明中信,但他话峰一转,正色道,“不过,这利器可不能少啊!”

    王守仁在心中翻个白眼,这家伙,还真是奸商,锱铢必较啊!

    明中信却是笑着点点头,“那是自然,明某岂能失言!”

    “说笑,说笑而已!我岂敢不相信明师爷!”黎敬甫一听明中信做出保证,瞬间春风满面,至于霍将军,他自是看都不再看一眼。

    黎永彦也是在旁暗暗欣喜,这真是意外之喜啊!本以为此番必然会血流成河,未曾想居然峰回路转,不只是这场危机安然渡过,而且还有这等收获,此番赚大了!作为黎敬甫的心腹,他自是明了这利器对黎敬甫的重要性!这可是增强实力,继承皇位的有力保障啊!

    “明师爷,咱们进城!”黎敬甫满面春风,上前一把抓住明中信,想要与他把臂而行!对于霍将军,根本就看都未看一眼。

    对于黎敬甫的示好,明中信自是不会推辞,笑意盈盈地与他同行,却也丝毫不看那霍将军,仿佛这个人无足轻重一般。

    黎永彦作为黎世子的亲随心腹,自是紧紧跟随。

    王守仁在旁边看着这一幕,轻声笑笑,毫不妒忌,毫不在意,摇头而行。

    他们身后的霍将军却抬起头颅,眼中包含碰上万种的情绪,意味难明地看着黎敬甫与明中信的背影。

    “将军!”旁边的军士们却是未管这些,他们只是知晓,咱们的霍将军无事了!虽则功勋一空,但相比责罚来说,可就太轻了!

    众军士一脸欣喜地围着霍将军。

    霍将军眼神中饱含感激地望着这些生死兄弟们,虽然大家不明白,但他却是心中万分明白,刚才的情势有多凶险,如果黎敬甫心一横,只怕在场的这些生死兄弟真的就要成为生死兄弟了!但他现在还无法明说,只能将这份感激放于心中!

    霍将军环形绕了一圈,躬身为礼,“霍某在此谢过兄弟们!”

    “霍将军客气了!”众军士连忙诚惶诚恐地回礼,要知道,霍将军平时可是待他们如同兄弟一般,这也是为何今日他们才这般求情的缘由所在。未曾想,霍将军居然得到如此的大礼,自是觉得有些难以承受。

    唯有那位偏将心中明了霍将军为何行此大礼的缘由,但他却无法诉诸于口。

    “好了,大家早些安歇,养精蓄锐,以备来日再战!”霍将军直起身形,恢复了以往的刚毅果决。

    “诺!”众军士们齐声应诺。

    望着远去的众军士,霍将军皱眉不已,同时眼中闪过一丝不舍,是啊,这些军士不了解,而且没有注意,刚才黎世子可没有任何的关于是否将责罚取消或者改弦更张的吩咐,只是想当然地认为黎世子同意了明师爷的意见,但他作为当事人却不敢如此认为,只因为,他心中清楚,咱这位世子的禀性,即便明中信给他求情,也予以了补偿,但是如果他理所当然地认为已经功过相抵,只怕日后秋后算帐在所难免。即便在这大明境内不处置于他,但回归后黎王朝,或者在回转后黎王朝之时,只怕自己难逃罪责啊!

    他现在考虑的是,接下来要如何做,才能够让黎世子暂息找他算帐之心,毕竟,军中有很多机会令自己死得悄无声息,更何况,他的职位只怕不会保留太长时间,等黎世子腾出手来,那狗腿子黎永彦也必会找机会收拾自己,绝不能给他们这个机会!但如何做才能躲过呢?明师爷?王钦差?求外人?

    不由得,他在心中摇头,虽然人家已经向自己表达了善意,但是这般求上门,只怕随后付出的代价自己也绝对无法承受!而且,作为后黎王朝的人,求救于大明人,岂不是卖主求荣?当然,也算不上,最多算是卖主求生而已!

    但这左不是右不是,自己要如何做呢?一时间,霍将军陷入了为难境地。

    就在他为难之际,突然,他看到,那些大明将士居然用一些不明的东西在向城墙之上浇筑,那是何物?他心中闪过一念,然而,他自己的麻烦甚多,哪还有心思去考虑这些,继续思考吧!

    不错,大明军士们正在接收城池防务,修筑城墙!毕竟,由于人家后黎王朝负责攻城之责,王守仁所领大明军马则负责起了打扫战场,收罗城池,建设城池防务之责,一切事务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而王守仁、黎敬甫、明中信等人自是将城防等务一一整理交接给那即将接领此城的官兵。

    “报!”就在王守仁等人正在县衙当中安静地处理事务之时,突然一声厉喝划破长空,刺入了大家的耳中。

    “传!”王守仁一声令下,传令官快步进入了堂中。

    “报,城南发现敌踪!”

    “报!”

    “城北发现敌踪!”

    “报!”

    “城东发现敌踪!”

    “报!”

    “城西发现敌踪!”

    一时间,王守仁等人面色大变,从何处出现如此多的敌人?还是四面围城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