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四章 解困条件-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五十四章 解困条件

    明中信目光稍凝,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同时一丝恍然闪过。

    却原来,他在那敌阵之中,居然看到了那位特使!

    不错,那匹白马上面驼着的,正是特使!

    但他为何在这叛乱的紧要关头却来到了此处,还动了如此大的阵仗,这是要干什么?

    “明师爷,怎么了?”无意中转头看到明中信皱眉不已的样子,王守仁好奇地问道。

    要知道,这位明师爷可是一直以来,处变不惊,无论遇到何事,好似任何事都难不倒他,但如今居然难得地见到他这般模样,真是稀罕啊!岂能不问个明白?

    钦差大人问出口,城头上的诸位瞬间将目光投向明中信。

    明中信笑笑,“没什么,只是遇到一个熟人而已!”

    王守仁瞬间秒懂,将目光投向城外那匹白马上的骑士。

    相应的,大家的目光也紧随而去。

    却见那骑士虽然身骑白马,眉目无法看清,只因为,他脸罩黑巾,但身形却稍显瘦弱,显然,并非战阵大将,众人心中不以为然地撇撇嘴。

    也唯有王守仁在细细观察,毕竟,能够令明中信色变的人可真心不多,显然,这平平淡淡书生模样的人一定有过人之处!

    然而,终究他没有明中信那逆天的神识,根本看不出个四五六来,转头望向明中信。

    “明师爷,那人是?”

    “那位估计就是这次将云南行省搞得风声鹤唳,四处大乱的幕后黑手!正是此番那位特使!”明中信将之前的那份讶异收敛,轻声道。

    什么?特使?就是那位一路追杀自己,不,追杀明中信的那位?一瞬间,王守仁的心也不好了,皱眉不已,经过明中信及诸位将军的描述,他自是知晓那位特使的本事,那心思,那计谋,一环扣一环,杀机暗藏,令人防不胜防,他可真心是如雷贯耳啊!此番前来,必有一番谋划,而且,王守仁明显意识到,这“幕后黑手”特使都来咱这儿了,说明了人家对咱这儿的重视,当然,这种重视王守仁绝对不会想要!

    他也意识到,只怕这家伙还真是冲着自己来的,最不济,也是冲着这支后黎王朝的援军来的!

    同时,他意识到,今次只怕不好过关,只因为,人家能够将整个云南行省放下,还调重兵前来这儿,只怕是势在必得,如果是想要捕杀自己,那必然是妥妥的一场硬战啊!绝对绝对的势不罢休!

    想及此,看看那纵马在前的特使,再看看他身后那漫山遍野的军队,他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忧虑。

    “明师爷,夸大了吧!就他,还是幕后黑手?”旁边的黎敬甫自是听到了明中信的轻声细语,但却是一脸的不屑,毕竟,就特使那富家公子般的模样,怎么也不能令人相信,波澜壮阔的云南叛乱是他一手策划的!

    明中信笑笑,“我只是与其打过几回交道,他的智计确实是出类拔萃的,至于说是云南叛乱的幕后黑手,我也只是估计而已,当不得真!”

    既然明中信都如此说了,黎敬甫自是不会再咄咄逼人,也是轻笑一声,自得地转头望向王守仁。

    在他想来,明中信这般说话,乃是向自己的示弱,而且,人家毕竟是手握利器这种大杀器,说不定今后还得求到人家,自是不好逼人太甚。

    “大人,虽然那小子不一定是云南叛乱的幕后黑手,不如,乘贼寇们刚刚扎营,立足未稳,就由霍将军率军出去冲杀一阵,涨涨士气,如果截杀了那家伙,那是意外之喜,即便不能,如果打个胜战,也能够提升一下士气!”黎敬甫冲王守仁一拱手,请命道。

    王守仁回过神来,看看黎敬甫,再看看旁边的霍将军,眉头一皱,心中不悦,他自是知晓这位黎世子心中的小算盘,确实贼寇们刚刚安营扎寨,立足未稳,如果此时予以冲杀,很有可能获得大的战果,但是,要知道那特使可是计谋出众之人,岂会防此等错误,也许人家已经在城外埋伏好了重兵,就等咱们出阵,好来个下马威。

    当然,他也不认为这黎世子看不出来,这黎世子必然是心中有所盘算,如果霍将军立了功,自己这推举之人自是第一功,如果失败,不过是将一个眼中钉肉中刺除去而已,无论如何,对自己绝没有什么坏处!

    而旁边的霍将军自是听到了黎世子的建议,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及悲愤,看来,黎世子还真是处心积虑要将自己置于死地啊!自己还真心无法推辞!这就令他无比憋屈了!

    也罢,就让咱在战阵之上冲杀,马革裹尸也好过被阴死强吧!就是可惜了那些随自己冲阵的兄弟们!

    “黎世子,咱们还是从长计议的好,毕竟,如果此时出战,虽则能够给贼寇们一个下马威,但是却也可能令他们抓住此等机会攻打城门,咱们虽则不怕,但终究有些风险。这个风险咱们不能冒啊!而且,咱们可是有外援的,只需要坚守数日,援军到来之时,就是咱们反攻之时,无谓此时损耗兵力,现在最好是用在守成之时!您看呢?”未等王守仁回话,明中信却是笑着插言道。

    “嗯,不错,明师爷言之有理,而且咱们现在城防还在建设,如果就因为这下马威激怒贼寇,现在攻城,只怕会令咱们仓促应战,变数增加,还是安全为上吧!”王守仁瞬间接话,点头不已。

    黎敬甫一听,就知晓自己的小心思被人家看破了,虽然那霍将军乃是自己的部属,不敢反驳自己,但钦差大人的话咱也不能驳斥啊!更何况自己有求于人,不好太过强硬,收拾那霍将军有的是时间,又何必急于一时!

    黎敬甫笑笑,“某自然是遵从钦差大人之令,之前不过是一个建议而已,自是以守城为要!”

    此事就此揭过。

    “明师爷,有何良策?”王守仁冲黎世子笑笑,不想再与他纠缠,毕竟如果这家伙再出什么幺蛾子,自己还真心没办法应对,只好转头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自是知晓现在的情势紧张,也不客气,开言道,“大人,明某以为”

    就在此时,突然,城外有人高喊,“城头上的人听着,咱家特使要与王钦差对话!快快去禀告!让那王钦差前来拜见!”

    明中信所言一滞,望向王守仁,人家指名道姓了,你要如何应对呢?

    拜见?王守仁面色瞬间沉了下去,不过是一贼寇,有何资格让自己拜见,这些家伙,太过嚣张了!

    看到王守仁面色阴沉,明中信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举手向旁边一招。

    噔噔噔,一人上前,将一把弓箭递给了明中信。

    明中信接过弓箭,弯弓搭箭,直射城外。

    嗖-----噗-----啊,快速得令人都来不及反应,随着城外一人的惨叫,瞬间城头城外一片肃静。

    而城头上的黎敬甫、黎永彦、霍将军一脸的呆滞,不可置信地望着明中信,这,这,明,师爷,居然,还有如此,神技?

    相反,王守仁却是脸色由阴转晴,上前拍拍放下弓箭的明中信肩膀,笑意盈面,“好久没看到明师爷的神技了,此番还真得感谢那克厮了!”

    “不错,不错!明师爷,神技啊!”旁边钦差一系的将军们纷纷应和。

    “杀!”

    “杀!”

    城外突然从宁静当中暴发出来一阵喊杀之声,一片群情激愤,显然,贼寇们在稍稍震惊之后,看到同僚被如此射杀,鼓噪起来。

    王守仁笑着转头望向城下。

    却只见那特使将手一举,瞬间,贼寇们停止了鼓噪,这般的令行禁止,令看到这一幕的王守仁心中一寒,如此军纪,只怕大明精锐军队也不过如此啊!此番,只怕不容易过啊!

    “城上的将军,你与一小小兵卒计较,是不是太过气量狭小了?”城外白马之上的特使大声喝道。

    “特使大人,辱人者,人恒辱之!”明中信上前一步,冲城下扬声道。

    城外特使一阵愣神,望向城头,然而,有城垛守护,城头之上谁人他根本看不清。

    “城头之人发话之人,可是明师爷当面?”特使扬声道。

    哟!居然对咱如此熟悉?明中信也是一愣,这特使大人还真是聪明,一下就猜到了是咱?

    王守仁等人也是一愣,他们可未想到,特使居然如此熟悉明中信,只凭声音就猜到了是他!

    黎敬甫却是目光怪异地望着明中信,一则,之前明中信向他言明,怀疑这特使乃是云南叛乱的幕后黑后,二则,这特使居然对明中信如此熟悉,这二人互相如此熟悉,这还真是有意思!不由得,他望着明中信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正是明某,一别经年,特使大人还真是硬朗啊!”明中信回道。

    “哟,还真是明师爷!”特使沉吟片刻,“明师爷,想必,刚才那一箭就是你所射吧!”

    “不错!明人不做暗事!明某就是那斤斤计较之人,听不得别人口出污言!”明中信承认道。

    “看来,还真是祸从口出啊!”特使扬声道,“不过,明师爷的箭技还真是精湛啊!”

    “特使大人过奖了,不过,不知道,特使大人请见咱们钦差大人所为何事?”明中信也不与他纠缠那,毕竟,那事无足轻重!只不过是为王守仁找回面子罢了!

    “要是我说,我想请钦差大人允许你前来我营帐之中叙旧,不知明师爷是否相信?”

    “信,怎么会不信呢?”明中信满面笑意地扬声道,“不过,钦差大人只怕不会允许的!”

    “你就这么自信,如果我许下诺言,只需要钦差大人让你与我前来营帐之中叙旧,本公子立刻撤军,你说,钦差大人会否同意呢?”特使双肩耸动,笑道。

    什么?只需要叙旧就会退兵?一时间,城头之上的人尽皆震惊了,同时,他们将目光投向了当事人明中信。

    是啊,这明中信何德何能,能够只需要现身一叙就会令贼寇们退兵?难道,这家伙与贼寇有关联?不对,如果有关联就不会在此当众提出来了!

    在场之人尽数是聪明人,转眼间,想到了,不由得瞠目结舌,张大嘴巴望着明中信。

    他们不敢相信,这特使前来,居然只是因为明中信,而非他们之前猜想的,贼寇们大兴兵戎为的是将钦差大人在此围杀,令云南行省的平乱形势瞬间变幻,从而解除这场危机,毕竟,后黎王朝,甚至北面驻守的外来兵马只是冲着钦差大人的面子前来的,如果钦差大人身死,这些军队无人节制,只怕会军心大乱,必然会令云南形势形成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可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了!

    不过,这个建议还真心不错,只需要将明中信交出去,这围城之危瞬间立解,这笔买卖还真心划算啊!

    继而,他们将希冀的目光投向了一旁的王守仁,是啊,只需牲牲明中信一人,围城立解,就等钦差大人下令了!

    而此时,明中信却是笑而不语,目光稍凝,望向城外,看都未看王守仁一眼。

    旁边的黎敬甫此时却是皱眉不已,他虽然也想要造成抛出明中信解了这场围,但想到明中信手中的利器,却是不能淡定了,如果明中信被抛出去,那谁还能够为他提供利器,要知道,之前他也私下里问过王守仁,想直接对钦差大人负责交易,然而,王守仁却告诉他,那利器乃是明中信全权负责,他甚至不知晓利器在何处!这就令他无奈了,只好与明中信这奸商来往,受他盘剥!一方面,他希望能够将明中信这个奸商打杀,出那口被盘剥的气,一方面,他又想要为自己的继位增添力量,确保自己顺利接位。真是两难啊!

    不过,这一切都尽数取决于王守仁!

    而此时大家的目光投向了王守仁,希望他做出决断!

    而城外的特使仿佛也感受到了什么,保持着沉默,目光炯炯地望着城头!仿佛也在等候着王守仁的决断!

    众目睽睽之下,王守仁笑了,心花怒放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