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破城危机-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五十六章 破城危机

    “怎么?有什么发现吗?”旁边的王守仁一见明中信如此神色,不由得也是面色一变,连忙追问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明中信口中念念有词,面上浮现出一丝惊骇之色。

    原来如此?王守仁一头雾水地望着明中信,但他知晓,明中信定然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否则,他绝不会如此!

    “大人,请看!”明中信回过神来,指向城下。

    “什么?”王守仁顺着他的手指向方向望去,咦,这不是护城河吗?有什么不对?

    王守仁一皱眉,转头望向明中信。

    哦!明中信瞬间恍然,是啊,人家钦差大人可没有自己这逆天的神识,唉,怎么向他解释呢?

    明中信脑海之中一转,有了,“大人,我发现那护城河水面好像降了一些!”

    是吗?王守仁就是一愣,回头望去,却并无甚发现。

    “您看,咱们是否以吊篮送人下去查探一下?”明中信自是知晓,即便如此说,只怕王守仁也看不出来,只好建言道。

    “也好!”王守仁知晓明中信不会以言诓他,点头应了一声。

    明中信一挥手,叫过守城的明义,令其派遣军士下城查探。

    旁边的黎敬甫却是一脸的不以为意,他就不知晓,这明中信与王守仁是怎么回事,现在贼寇退兵,你们不探讨一下如何守城,却去管什么护城河,还真是闲得啊!

    但周围知晓明中信一贯神奇的诸位钦差系将士却是不敢怠慢,而且甚是好奇,此番明师爷又有何新的发现,让咱们惊奇一番呢?

    众人在城头望向城下,一时间,浮想联翩,同时也充满了期待。

    须臾之后,吊篮中的军士来报,还真是,从水面上岸边的苔藓情况来看,护城河水还真的降了一些!

    一时间,众人震惊了,这明中信居然从这么高的城头之上就看出来护城河水面有所下降,难道他的眼神就这么好?

    “明师爷,给咱们解释解释吧?”显然,王守仁关心的不是这,而是明中信暗中隐含的意思。

    明中信笑笑,环视一圈,轻声道,“咱们还是回衙再说吧!”

    瞬间,王守仁明了,这是觉得此处人多嘴杂,耳目众多,不方便啊!

    “好,咱们打道回衙!”王守仁一声令下,众人留下守城将军打扫战场,城头之下的严主簿等人立刻组织人手,修葺城头城墙,另有吴御医率领的太医们为受伤将士们包扎伤口,一应事务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回到衙门,将衙役斥退,王守仁迫不及待地望向明中信。

    “明师爷,有何发现?快讲!”

    明中信沉吟一下,思索着,如何向他们解释。

    旁边的黎永彦冷哼一声,“故弄玄虚!”

    黎敬甫狠狠瞪了他一眼。

    黎永彦才有所收敛。

    而明中信却似没有看到一般,毫不理会,抬头望着王守仁开口就是一句石破天惊的话,“大人,如此下去,不出三日,咱们这座城池就会被破!”

    什么?一时间,在坐的所有人尽皆懵了,他说什么?不出三日,就会被破城?

    他又是从何得知的?难道就因为那护城河水面稍稍下降?

    “明师爷何出此言?”王守仁虽然相信明中信不会危言耸听,但却也得问个明白。

    “大人,我有两种猜想!不知当讲不当讲?”明中信一抱拳,面色肃然道。

    “但讲无妨!”王守仁自是不会阻拦于他。

    “我之前说的,不出三日,必会被攻破城池,实则是我已经猜到了贼寇们打的算盘!”明中信环视一圈,他知晓,钦差大人必是相信自己的,但其他人可就不一定了,此时,他以诚挚的目光给予他们一种信念,自己此乃言之有物,以回深其印象。

    众人神情各异,眼神中充满了疑惑,是啊,任谁也想不到,明中信想要说什么,他到底猜到了什么?

    “明师爷,你就说吧,到底猜到了什么?还让咱们赶回来?”明义皱眉问道。

    身边的李兵、吴起、沐将军、邵绩等眼巴巴望着他,希望得到解释。

    至于黎永彦,可就没那么客气了,阴阳怪气道,“明师爷,你究竟发现了什么,就说吧,不要再如此故弄玄虚了!”

    王守仁等人一听,不由得面色一沉,毕竟,不管怎么说,明师爷这段时间的表现可是在咱们钦差一系中首屈一指的,更何况,王守仁还表现得如此倚重,这黎永彦的话可就太不客气了。

    而王守仁不由得将目光投向黎敬甫,是啊,黎永彦乃是黎世子的人,自己不能直接呵斥于他,唯有让这黎世子出面了!

    然而,黎敬甫也不知道是没看到王守仁的眼色,还是怎么回事?居然将听若罔闻、视若无睹,在那儿低头品茗!

    王守仁不由得面色阴沉,显然,这家伙默认了黎永彦的问话,否则,他一个护卫如何能够有此胆量在此提出置疑,还如此的冷嘲热讽!

    几位钦差一系,与明中信同患过难的将军,如明义、李兵、吴起一脸的愤然,尤其是吴起怒目而视,就待起身向黎永彦发难。

    明中信轻声笑道,“吴将军,不要这般怒气冲冲啊,明某知错,不再卖关子了,说就是了!”

    吴起一愣,看向明中信,看到他的眼色,心中一动,怒气稍滞。毕竟,能够在军队之中混到他这步,自然不是傻子,瞬间明了明中信的意思,不要起冲突!但依旧恶狠狠瞪了黎永彦一眼,缓缓将抬起的屁股坐了下去。

    明中信看都不看那黎永彦一眼,缓缓说出了他的猜想。

    “其实,那护城河水下降,有几种可能,一则乃是如今时值冬季,水源枯竭所致!”

    黎永彦一听,不屑地冷哼一声。

    这下,不只是吴起,就连李兵、明义也有些怒气上涌了,皱眉望向那黎永彦,这家伙,几次三番挑衅,这是看咱们钦差一系好欺负吗?就待站起发难!

    明中信却是冲他们微微摇摇头,几人强自按捺下怒气,重重一哼!

    黎敬甫这下可坐不住了,毕竟,本来他只是想要让黎永彦打压一下明中信,未曾想,这家伙的战斗力爆表,居然将几位钦差一系的将军也得罪了,这不是找揍吗?而且,他也没想到,明中信居然如此受这些将军们爱戴,心中甚是惊讶!

    再这般任由黎永彦发挥下去,只怕会令局面失控,他却是不敢再让这黎永彦做那得罪人的事!不由得,冲黎永彦重重一哼!

    黎永彦瞬间心领神会,低头不再言语!

    这下,大堂之中出现了难得的安静,唯余明中信清朗的声音响彻于大堂之上。

    “当然,这第一点我却是瞬间排除了,只因为,那护城河中的水滞乃是新的印痕,这是经过军士确认的!”明中信环视一眼,看看他们的反应,随后继续道,“二则,乃是有人在打护城河的主意,想要将护城河中的河水排泄干净,为攻城做准备!”

    随着明中信的猜测出口,沐将军、明义等人不由得眼前一亮,陷入了沉思,不错,如此猜测还真有可能!但是,仅只是这,也无法佐证明中信的危言啊!那明中信所言三日破城又是何故呢?

    “其实,这一点我也想过,只能够起到辅助作用,但却无法对城池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甚至能够起到什么决定性作用!”明中信缓缓道。

    哦,原来明师爷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沐将军等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那他如此说的用意为何呢?又为何如此的危言耸听?

    这下,本来不以为意的黎敬甫也是眼中寒光一闪,看来,这明中信还有后话!

    唯有王守仁紧锁眉头,盯着明中信看个不停。

    “其实,我的猜想还有第三点,就是,那贼寇们其实是在挖地道,通入城中的地道!”明中信重重断言道。

    什么?这个消息如雷霆在耳,将在场之人尽数震得发懵。

    是啊,如果是挖地道,那可就真的是灭顶之灾了!

    如果被贼寇从地道摸进城来,打开城门,放贼寇大军进城。依现在城中军力与城外贼寇的军力的比例,只怕咱们根本就不顶个,即便有明中信的利器在手,也无法阻挡那如洪流而来的贼寇大军啊!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依那特使谨慎小心,算无遗策的尿性,只怕这城中也有贼寇的探子,无论是军队,还是百姓,到时,必会在城中四处作乱,里应外合之下,试想,咱们又如何能够幸免于难!”明中信提示着最可怕的一幕。

    不由得,在座的这些城中首脑尽数打个寒颤,是啊,如果依他所言,只怕后果不堪设想啊!

    就连那黎敬甫也是面色巨变,眼中闪过深深的忌惮,无论是谁,终究是惜命的啊!更何况,他这位世子还未享受那皇位带来的荣耀与权倾天下予取予夺的快感!就这样丧命,他可是深深不甘啊!心中自然是怀着深深的戒惧!

    不过,既然明中信提出来这种猜测,想必,他定然会有办法解除这份危机!不由得,大家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不对啊!咱们有护城河,他们又如何能够悄无声息地将地道挖入城中?如果挖掘,不是会令护城河倒灌入地道,令挖地道的贼寇溺死于地道之中?”突然,旁边的黎永彦提出了疑异,而且,他在提出疑异之后,满眼的得意。

    一时间,大堂之中众人一片讶然,他们的目光投向了黎永彦,不得了啊,咱们都忽视了这个问题,这小子居然想到了!

    而黎敬甫却是眼前一亮,望向黎永彦,这小子行啊,这么为自己长脸,一瞬间,他与有荣焉!得意地看了一眼王守仁。

    王守仁却是看都不看他,只是望着明中信,他深信,以明中信那谨慎缜密的思虑,对此必然会有所解释!否则他又何须如此担心,还放出如此危言!

    作为当事人的明中信却是轻声笑道,“黎将军此项疑异提得好!”

    大家心中一怔,显然,明中信定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其实,刚开始我也想不通,所以刚开始我倾向于第一种猜测,就是贼人想将护城河水排泄走,为攻城扫清障碍。然而,细想之下,突然发现,咱们其实来到这座城池也许是贼寇们设计的!只因为,这里的山势地形不同于以往的城池,而且我猜想,这座城池的设计以及构造,那些贼寇们必然了如指掌,他们也必然是在护城河水浅的地方挖掘,但也许是不小心,居然将护城河水泄入了地道,令我查觉到了破绽。故此,黎将军的担忧可说是并不存在!”明中信继续道。

    黎永彦本来得意非常,以为找到了明中信的漏洞,未曾想,这家伙居然给出了解释,细想之下,还真有些道理!这下,他也无话可说了。

    而余人也深以为然。现在,就是看明中信是否有解决之道了?

    而明中信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当务之急,第一,乃是派有经验的军士斥候,判断出贼寇们挖掘的地道的出口,当然,四门皆得查探!”

    众人皆是点头,至此,他们才知晓,为何明中信要将他们召集在此!原来人家已经提前想到了,故此才召集咱们前来做出应对!

    “第二,揪出城中的内应,将其计划了解清楚,看是否还有后绪更加阴毒的手段,再作应对!”

    众人深以为然,但随即他们皱眉不已,如今这种情形之下,应对城外的贼寇就够大家忙乎的了,又指派谁人前去甄别那内应啊!而且,又如何甄别?一时间,大家面面相觑,就连王守仁也有些麻爪。

    大家的目光不由得又向明中信看去!毕竟,一事不烦二主,既然明中信提出来,想必他定然有解决之道吧?!

    看到众人希冀的目光,明中信不由得一阵苦笑,拜托诸位,你们也算是一方豪强了,就这么没主意?为难咱一位秀才,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