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 君臣入套-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五十八章 君臣入套

    “如果我真的查出来了,你怎么说?”明中信望着黎永彦,目光之中寒光一闪。

    “什么怎么说?”黎永彦有些不解。

    “黎将军如此置疑我的人品,相必是有所定见,那如果明某拿出证据证明我查出内应之事,到时,黎将军是否要给我个交待?”明中信直直望着他,一字一句道。

    交待!这下,黎永彦明白了,这明中信是想让自己给他个说法,但他心中赌定,这明中信必然是在吹牛,只因为,他这些时日已经派人紧紧跟着明中信,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他根本就没有探查内应,只是找百姓聊天,如果这样都能查出内应来,自己就砍下脑袋给他。

    心中虽然如此想,但看明中信那般赌定的模样,心中不由得有些打鼓,也许这家伙真的查出来几个?

    不经意间,他不由得将目光投向明中信。

    突然,他心中一动,他发现,明中信看到他的犹疑居然在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不错,就是得意,他很确定!

    难道,这家伙是在虚张声势,想将自己吓退?

    一时间,他心中惊喜非常,同时,也下定了决心,大不了自己再加些要求,相信他必然无法完成!

    一瞬间,他变得信心满满,自信地望向明中信。

    “好,我就给你交待,你说吧,要求我给你什么交待?”黎永彦气势汹汹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懊恼,这丝懊恼被黎永彦看在眼中,心中更加认定,明中信就是一个纸老虎。

    “好吧!如果我拿出来证据,证明我已经找到了内应,就请你向世子要求拿出那些利器,让咱们好好坑一把这些贼寇,毕竟,那些地道必须毁掉,依现在看来,咱们唯有用那些利器才能达到目的!”明中信缓缓道。

    在黎永彦看来,明中信有些心虚,有些色厉内荏,故此,想要拿这个条件拿捏自己,顺便将自己将军,令自己知难而退,到时,他就可以蒙混过关了!

    但是,他可是知晓世子对那些利器的爱惜,那些东西可是能够增强世子的实力,能够保证今后顺利继承皇位,此时绝不会为了自己拿出来的,这可怎么办?不由得,他将目光投向黎敬甫。

    果然,黎敬甫却是一脸的戒备,而且狠狠瞪着自己,显然,他必不会拿出来的。

    这可怎么办?

    “当然,也不需要多少,只要能够拿出十枚即可!”明中信在旁笑道,“不如,你与世子商议商议!”

    黎永彦心中一动,十枚?

    “世子!”黎永彦以哀求的目光投向黎敬甫。

    然而,黎敬甫却是坚定地摇摇头,示意不可!

    黎永彦心中长叹,看来,世子不可能支持自己的,心中有些气馁,但是,自己明明胜券在握啊!真是不甘心啊!

    明中信眼中那丝得意再次出现在他的眼中,仿佛在讥笑他一般,令他心中刺痛。一时冲动,脱口而出,“如果你无法证明,你就以二十枚利器补偿于咱们!”

    “可以!”明中信迅速点头同意。

    啊!这下,黎永彦眼光大亮,本来,他只是想用这话将住明中信,进而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却未想到这家伙居然应下了!

    “世子,还请同意属下与明师爷打这个赌!”黎永彦转到黎敬甫面前,单膝跪地,请命道。

    “这?”黎敬甫自是听到了他们二人的话,本来是不想同意的,但一听明中信居然输了要赔二十枚利器,不由得有些犹疑,毕竟,那可是二十枚啊!

    “世子,属下有必胜信心,还请同意!”黎永彦一见,有门,如果自己真的赢了这二十枚利器,只怕在世子心中,自己的地位会瞬间攀升,到时,自己这一支只怕在世子接替皇位后会青云直上,这可真是一举两得之事啊!“如果属下输了,属下就将那些商铺送于世子!”

    商铺?黎敬甫瞬间眼中一亮,自己重用这黎永彦,虽则有考虑这家伙对自己忠心耿耿,同时也有考虑他那一支经商的天赋,能够为自己提供钱财的支撑,但别人的终究不如自己的顺手啊!如果自己有了那些商铺,到时,可就如虎添翼,对自己的大业有极大的帮助啊!

    至此,他不由得心动不已,毕竟,在他心中,也认为明中信没有可能查出内应来,如果黎永彦赢了,那自己可就又增加二十枚利器了,即便输了,自己也还有黎永彦家的商铺作为补偿,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亏啊!如此好的买卖自己不做真的是傻的啊!

    “黎将军这话就有些见外了,即便你输了,本世子岂能要你家那商铺!”黎敬甫一脸的不悦,仿若一个为臣子误会的君上。

    “是属下有些鲁莽了!”黎永彦连忙低头认错。

    “行了,你就答应明师爷的,不过,切莫伤了和气!”

    二人一副君臣相得的模样,令在座的各位心中呕吐不止。明明就是看到了利益有些心动,还这般做作,真是虚伪啊!

    当然,这些想法他们是不会宣之于口的,只是鄙夷地看着这二位小丑。

    “好了,既然世子也同意了,不知黎将军意下如何呢?”明中信插言道。

    黎永彦自信满满地望向明中信,“既然世子同意了,那咱们”

    他注意到,明中信手臂一抖,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慌乱,在他认为,明中信这是心虚的表现,深怕自己同意这场赌搏。所以,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再试探一下明中信。

    显然,明中信的慌乱令他更加的赌定,也更加的信心十足。

    他却不知,旁边的明义、李兵与吴起以同情的目光投向他,深深为他的智商着急。

    在座的人中,除了王守仁信心满满外,也唯有这几位对明中信,这家伙可不是吃亏的主,显然,这必然是给黎永彦挖下了坑,如果他同意这场赌搏,只怕他会被坑到怀疑人生。

    当然,这些他们是不会提醒的,反而乐见其成,谁让那黎永彦的嘴脸实在是太可恶了呢!

    “好,黎某就与明师爷打这个赌!”黎永彦豪气万丈地应道。

    明义等人不由得以手掩面,无法看他接下来的惨状。心中暗叫,又一位被明师爷坑的家伙诞生了!

    明中信一脸的讶异,眼神瞬间呆滞,仿佛受到了十二万分的打击。

    “你同意了?”他吃吃地问道。

    黎永彦见他如此模样,心下得意,点头道,“当然,这般郑重之事,黎某岂能儿戏!”

    明中信就待开口,黎永彦突然出手制止了他,“但是,你必须得将城中的内应尽数找出来才算数,否则如果只需找到一个,就说你赢了,岂不是让你钻了空子,故而,遗漏一个都算你输!”

    明义等人点头称是,哦,还算不傻,知晓这个重点!依他们看来,如果这黎永彦没有这个声明,明中信还真有可能为他找出一个,耍赖说是赢了,这事明中信还真能做得出来!这一下声明,显然杜绝了明中信的耍赖行为!但是,即便如此,你也输定了啊!他们尽皆在心中叹息,同时以同情的目光投向了黎敬甫与黎永彦这一对主仆君臣!真可怜啊!

    “好,就依黎将军!”明中信瞬间面色红润,抬头应是。

    望着明中信信心满满,红光满面的样子,黎永彦心中涌起一丝不妙的感觉,然而,此时再行后悔已经晚了!

    “对了,你要如何判定咱们的输赢呢?”明中信突然皱眉道。

    啊!黎永彦瞬间麻爪了,是啊,这内应可不是别的,自己要如何判定哪些是内应呢?又如何能够判定内应已经尽数被找了出来!一时间,他有些懵。

    “看来,黎将军心无成算啊!”明中信叹息一声,“这样吧,我提一个建议,就是,我向你提供一个名单,而这些内应就由黎将军负责抓拿归案,到时依照名单,如果名单之外再有内应,明某自然认输,如果在贼寇攻城之时,城内没有发生动乱,就算明某赢,你看呢?”

    黎永彦看看黎敬甫,二人眼神交流片刻之后,“好,就依明师爷!”

    “不过,那十枚利器可不可以现在就交给明某,当然,如果明某输了,自会向黎世子奉上三十枚利器!”明中信提议道。

    本来,黎敬甫听了明中信的前半段话,面沉似水,就要呵斥,但一听后面,瞬间精神大震,“明师爷说笑了,黎某岂会信不过你,即便没有你与黎将军的打赌,如果有需要,本世子自会献出!”

    话虽说得漂亮,但在座的众人又不是傻子,只能心中鄙夷一下他。

    明中信微微一笑,冲黎敬甫一拱手,“明某在此谢过黎世子!”

    “客气了!”黎敬甫大气地一挥手,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本官代州城百姓谢过黎世子的慷慨!”旁边的王守仁笑意盎然地冲黎敬甫拱手道。

    “大人客气了!此乃本世子应有之意!”黎敬甫连忙谦逊道。

    “世子,请收好此份名单,接下来的搜捕工作就由咱后黎王朝的士气接手吧!”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份名单递给黎敬甫。

    还真有?黎敬甫一愣,望着手中的名单抬头看向黎永彦。

    黎永彦却是将嘴一撇,他就不信这真的是内应名单,但现在他可不会说什么,自有与明中信算总帐之日。

    “对了,这搜捕工作还请黎将军推辞到咱们发动的前一日,不可现在就打草惊蛇!”明中信正色嘱咐道。

    嗯!黎敬甫与黎永彦自是明白,此事不能急,不能打破总体布局。

    “对了,明师爷,大家这些时日也没有找到地道出口,不知你有何建议?”见事情已经完结,王守仁皱眉问道。

    明中信苦笑不已,刚才他进来之后就知晓,这件差事还得着落在自己身上,虽然只要给各位将军一些时日,必然能够找到地道出口,但现在他们最缺的就是时间,毕竟,谁知道什么时候贼寇们就将地道挖进了城,如果到时还找不到,只怕在座的各位都会被包了饺子。

    罢了,能者多劳吧!

    “大人,此事就交给明某吧!两日之内,明某找出来!”明中信点头应道。

    啊!这下,大家可不淡定了,毕竟,大家这些时日都没找到,而明中信居然就此打包票,两日之内找出来,这可太令大家吃惊了。

    当然,作为最了解明中信的明义、李兵、吴起,只是有些吃惊,但随即就相信了明中信。而沐将军、邵绩以及黎世子君臣却是不淡定了,尽皆将惊诧的目光投向了他。

    反而是王守仁,只是定定看着明中信,确认道,“你真的如此有把握?”

    “大人,您就瞧好吧!不过,如果中信找到了地道出口,希望能够由中信决定何时发动!”说着,明中信满面肃然地请求道。

    “这?”王守仁有些为难,毕竟,在他想来,如果找到地道出口,自然是在第一时间将其破坏,堵死,他绝不能拿全城百姓的性命开玩笑,但这是明中信的请求,他自是不好直接相拒。

    “大人,我只是想送贼寇们一份大礼,但绝不会令全城百姓陷入生死攸关的关头,但请大人放心!”明中信自是知晓他在担心什么!出言保证道。

    王守仁沉吟半晌,抬头沉声道,“明师爷,你保证,不会出纰漏?”

    “我保证!”明中信无比坚定地点头道。

    “好!”王守仁轻声出了口气,点头道。

    黎敬甫君臣却是讶异非常,这钦差大人答应了,他居然如此相信这明中信?而明中信凭什么能够得到钦差大人的这般信任?

    然而,王守仁既然答应了明中信,他们自不会再说什么!

    唯有旁边的沐将军等各位将军满面的惭愧,人家明中信已经将他的任务完成,而自己等人却是连一半都没有完成,还得让人家帮忙,真心惭愧啊!

    于是,尽皆站起身形,冲明中信躬身行礼致谢。

    明中信笑笑,出言安慰道,“各位将军,每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们负责守城就令得心力交瘁了,而明某闲人一枚,自是效率比你们高,万万不要心中有所芥蒂啊!而且,随后明某还有些事情要拜托你们,希望你们不要推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