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即将发动-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五十九章 即将发动

    “明师爷但请吩咐,某等必不会推辞!”各位将军纷纷承诺。

    “好!到时,就拜托各位将军了!”

    “明师爷有何需要招呼的,请说?”明义拱手问道。

    “现在不需要,待我找寻到地道出口之后,咱们再行商讨!”明中信摇头道,随即他面向王守仁,拱手道,“大人,事不宜迟,明某现在就去找寻了!”

    “明师爷小心些!”王守仁自是不会阻拦,点头应道。

    “世子,还请将那十枚利器交与钦差大人,好让钦差大人到时统一配送。”明中信转头冲黎敬甫抱拳道。

    黎敬甫看看明中信,面现犹疑,是啊,无论今后如何,但现在却是要自己出血啊,他岂能不心疼?

    “世子但请放心,如果明某输了,必不会赖帐!”明中信一见之下,自是知晓他的心病,立刻给了他一粒定心丸。

    人家都说到这份上了,黎敬甫也不好再行推辞,难意地点点头,“明师爷放心,回头本世子就会送交钦差大人。”

    “世子,明某还有一事相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啊,明师爷但讲无妨!”黎敬甫一愣,这明中信居然还有求于我?这倒得听听!

    “世子,那明某就先行谢过了,查探地道出口,还得找位将军辅助,不知能否将霍将军派与我?”说着,明中信紧紧盯着黎敬甫。

    这?黎敬甫一阵犹疑,不错,他确实不待见那霍将军,但是,他还真心不愿意让霍将军与明中信接触,这明中信古灵精怪的,谁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是人家如此相求,也不好失推拒,不由得一阵沉吟!

    “大人!”明中信见他犹疑,将目光投向王守仁求救。

    “世子,还请看在大局的份上相助,本官在此代明师爷谢过!”王守仁心领神会,出言相帮。

    这下,黎敬甫不好再拔他的面子,只好无奈地点点头,“好,稍后我会让霍将军前去寻找明师爷!”

    明中信欣慰地点点头,冲王守仁深施一礼,转身而去。

    众人皆望着明中信远去的背影,突然发现,明中信的身躯居然如此瘦弱,不由得心中一阵感慨,虽然他们不自觉地将这位少年当作一位成熟的成年人,但是,终究他只是一位十五岁的少年,将这一切重担托付于他的身上,真的好吗?

    而王守仁却是心中一阵痛惜,他一直以来,就对明中信存在一种愧疚,之前自己将那个烂摊子丢给他,自己却易装而行,来到云南行省,本来他都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再让明中信顶在前方,为自己顶雷,但如今却又将如此重担托付于他,虽则是能者多劳,但是,他终究心中更加的内疚,没办法啊!没有明中信别人真心办不成!但他现在才发现,明中信的身躯却是如此的瘦弱,那瘦弱的肩膀上却担负着如此重任,自己究竟要压榨他到什么时候呢?

    虽然心中痛惜,但现在他却没办法不依靠明中信,此时,他才恍然发现,在不经意间,明中信早已经成为了他的左膀右臂!成为了他身边不可或缺的那一个!

    唉,现在也没办法,只能依靠他,谁让只有他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找到地道出口呢?也罢,只有今后再找机会补偿他吧!

    黎永彦却是目光中闪烁着凶光,直愣愣望着明中信的背影,心中涌起一阵恨意。这家伙,就这样走了?难道他不知道自己输定了吗?还这般心大,接下如许重担!他真的能够确定一定能办成?

    明义等人却是万分惭愧地望着明中信的背影,是自己等人的无能才令得明师爷接下如许重担,一个个心中纷纷下定决心,一定要配合明师爷,将挖地道的贼寇一网打尽,当然,能够坑一把贼寇是最好的!

    明师爷,加油,坑贼寇没商量!这是吴起的心中所想。

    暂且不说心思各异的众人,且说明中信出了衙门,一招手,瞬间,赵明兴等学员围了上来。

    明中信一阵轻声吩咐,随后,学员们四散而去。

    明中信轻笑一声,迈步向城门行去。

    正当明中信正在寻找地道出口之时,远在云南府昆明城的布政使梅老头却是怒目圆睁,气势汹汹望着眼前的王都指挥使,“你说什么?钦差大人被围?”

    “是啊,这是沐王爷传来的消息!千真万确!”王都指挥使苦笑着点头回应。

    “那他呢?现在何处?”梅老头一副热锅上的蚂蚁般,转着圈圈,“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说实话,即便云南真的被贼寇们占领了,他的责任也不大,但是,如果朝廷派来赈灾的钦差大人被贼寇围杀,那对他可就是天大的事了!要知道,他乃是文官一系,作为文官系的王守仁来到云南,自是由他接待,而且,王守仁降临云南府昆明城之时,就是他与沐王爷牵线搭桥,介绍王守仁与沐昆联系,从而获得了沐家铁骑的护卫到宜良去赈灾的,如今,如果钦差出事,他也绝对跑不掉,谁让他接待不利呢?反而是人家沐王爷已经派了军队跟随,而且就算是那云南都司都已经下令,从陆良卫调派军队前往护卫,故而,人家两个衙门的责任并不是太大,反而自己这边没有什么作为,相形之下,自己这对口单位的责任可就太大了,故此,他自是心中大急!

    王都指挥使却是满面的不屑,现在急了,早干什么去了?

    但随着梅老头将目光投向他时,却见他迅速收敛那副不屑,恢复了淡定之色。

    “王大人,既然钦差大人有难,为何你却回转了昆明城呢?”梅老头一脸疑惑地望着他。

    “不瞒梅大人,末将回来,乃是催促粮草,毕竟,现在云南行省境内四处乱起,根本就没有办法收集粮草,故此,要想平乱,必须确保粮草供应充足,否则,即便是收复失地,也无法确保平安啊!况且,咱们云南都司的军队所带粮草无法满足供应,接到这消息之后,沐王爷立刻将所有粮草收集,率领兵马前去救援,而咱们云南都司的粮草也被他收集而去,无奈之下,末将只好回来筹措粮草,率军前往应援啊!”

    “啊,你是说,沐王爷已经前去救援钦差大人了?”梅老头惊喜交加,一瞬间满面春风。

    显然,他听到的重点与王都指挥使强调的重点不同。

    大人啊!咱强调的不是这啊!粮草,粮草,粮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咱是来此向你要求粮草来了啊!王都指挥使满心的无奈。

    “是,沐王爷在第一时间听到钦差大人被围的消息,立刻就发兵救援而去,顺便将末将营中的粮草尽数收罗而去,故此,末将回来向布政使大人求取粮草来了!”王都指挥使无奈地回道。

    “给,必须给!”梅老头一脸激动地应道,“来人!”

    梅老头一声令下,整个布政使衙门立刻运转起来,为王都指挥使筹措粮草,效率惊人啊!真可谓是雷厉风行!

    而旁边的王都指挥使却是目瞪口呆,他从未见到这梅老头居然如此的办事利索,而且他那劲头真心与年轻人有得一拼。

    “王大人,待粮草齐备,还望你立刻出兵,前去征剿贼寇,救援钦差大人!”梅老头吩咐完后,转头望向王都指挥使,满脸堆笑,拱手道。

    混迹官场谁也不是傻子,王都指挥使望着梅老头的笑容,秒懂,原来,这位是担心钦差大人有失啊!怪不得如此痛快呢!原来自己还真是承了钦差大人的情啊!

    一想及这些,王都指挥使对梅老头的痛快不再心中感激,反而心中存了一丝鄙夷,相信如果不是钦差被围,他怕自己被连累,只怕还真的会再行拿捏自己一番,罢了,自己还是领钦差大人的情吧!

    “那是自然!”王都指挥使敷衍地点点头,“梅大人,末将还得回去进行修整,以备再战!粮草准备好后,运到大营,末将自会立刻起程前往救援钦差大人!”

    说完,也不等梅老头回应,王都指挥使大步流星地转身而去。

    这家伙!梅老头摸摸鼻头有些难堪地嘴里嘟囔一句,要知道,他本来还想要向王都指挥使打听一下详细的消息,但他却没有给自己机会,罢了,反正还有邸报,自己看吧!

    于是,他返身回到座位细细观看王都指挥使拿回来的邸报,细细观瞧。

    而此时,城外的贼寇大营中,大供奉一脸难看的望着特使,“公子爷,真的要在明日进行计划吗?”

    “那是自然!”特使一脸的凝重。

    “公子爷,这几日,密集的攻城之战,令得弟兄们伤亡惨重,而且那城中的官军们士气正旺,还未呈疲惫之色,更何况,那城墙不知为何,居然如此的坚固居然连床弩等攻城器械也无法憾动分毫,无法造成损坏,如果此时进行计划,只怕攻城的兄弟们会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啊!”

    “大供奉,我也不想让弟兄们如此牺牲啊!但真的是时不我待啊!那沐昆已经起程赶来,而且,那些后黎王朝的小队也会不时骚扰咱们,如果不早些将这座城池拿下,如果后黎王朝的大股军队汇集赶来,再等那沐昆赶到,只怕咱们的计划将会功亏一篑啊!某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特使轻声叹道。

    “公子爷,话虽如此,但那沐昆只怕还得几日之后才能赶到,而且即便他赶到,也是人困马乏,根本无法对咱们形成威胁,只需好好布置安排,相信造成不了什么太大的影响。至于后黎王朝的军队,不过是一些土鸡瓦狗罢了,对上咱们的精锐,只怕也不过是螳臂挡车,咱们又何必怕他们?”大供奉万分不解,这形势分析相信公子爷比自己在行,为何他却如此急切地推行计划呢?几日之后,计划也就水到渠成了,那时,岂不是十拿九稳,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将钦差与明中信拿下,为何公子爷如此急呢?

    如果这般急地推行计划,只怕会对日后的云南行省统一大业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啊!

    特使看看大供奉,心中轻叹,如果自己不把真正的原因道出来,只怕大供奉也不会死心啊!

    “大供奉啊!”特使环视一遍周围,见营帐之中没有别人,轻声叫了声。

    大供奉知晓公子爷这是要向自己说明真正的原因了,不由得竖耳倾听。

    “我要说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如果再拖几日,只怕城中会出现变数,你信吗?”特使目不转睛地望着大供奉。

    什么?大供奉一霎间傻眼了,公子爷居然这般说?

    特使望着直愣愣望着自己的大供奉,苦笑一声,“我知道,这般说,无法说服任何人!但是,我就是觉得,有明中信这个变数,心中总也不踏实,总觉得这家伙有些邪,如果迟了,总会破坏咱们的计划,故此,我想不顾一切,提前发动,减少他引来的变数,不给他反应时间,这,就是我的真正担忧的!你可理解?”

    这下,大供奉无话可说了,他之前觉得那明中信是公子爷的心魔,但他确信,依公子爷的智计无双,早晚必然会克服,却没想到,这个心魔居然如此严重了,还令公子爷如此心怀忐忑,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即便人家不做什么都令公子爷这般心绪不宁,唉!

    “公子爷!那明中信真的这么重要?您就这么没信心?”营帐之中没人,大供奉也不再隐藏自己的担忧,紧紧盯着特使,郑重地问道。

    “也不是没信心,只是,觉得那明中信终究是个变数,心中总不踏实,必须早早解决,否则”说到此,特使苦笑一声,再轻叹一声,在心中将未说完的话补齐,否则我心中总是不安,总之,我就是不放心!

    至此,大供奉心下了然,罢了,就陪公子爷疯一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