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书坊思变-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九十一章 书坊思变

    “少爷,暂时您还不能离开l县旁边一个弱弱的声音道。

    众人皆转过头去,原来是兰云轩。

    “为何?”兰景泽恶狠狠地望着兰云轩,仿佛要将他吃掉。你小子,吃里爬外啊,要是说不出一个过得去的理由,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您是被明少爷从锦衣卫手中保出来的,他还写了保书,您在锦衣卫调查期间,不能离开l县这是规矩!”兰云轩解释道。

    一提锦衣卫,兰景泽瞬间蔫了。

    明中信可不知道这些,听到此,一时间也是心绪沸腾,眼神热烈地望着兰馨儿。

    “明哥哥,你签了保书?”兰馨儿却一脸震惊。

    她未想到,明中信为了保自己大哥居然向锦衣卫写了保书。

    她当然知道,明中信与大哥水火不熔,岂会因为他而写保书,只可能是为了自己,一时间她百感交集,明哥哥对自己太好了。

    老夫人也是一脸震惊,写了保书可是在锦衣卫挂了号,如果兰景泽有任何事,可都要牵扯扯到明中信的。

    “大母,表妹,无妨,写了就写了,只要表兄不与那件事牵连,我一点事都没有。”明中信宽宽她们的心。

    “大哥,你确定没有犯事?”兰馨儿紧张地问道。

    “没有,没有!”兰景泽快疯了,本以为能够摆脱明中信,没想到,自己还越来越和他牵扯不清了。虽然是自己的原因,但他就是对明中信不爽!

    “那怎么办,我还得回家备考呢?”兰景泽终于说出了真正的原因。

    确实府城书院的先生水平比起县城来说要高一些,在明年就将举行县试、府试、院试的重要关头,自己得回去接受先生的专门指导,以兰家的财力地位找一个好的教书先生那可是易如翻掌。

    自己却因为莫须有的原因要留在这个人才凋零的l县这不要了他的小命嘛!

    要知道,一个好先生与一个差先生对考生的作用简直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如果自己得不到指导,虽然自己学识不错,但一级一级考下来,可真的不保险啊!

    兰景泽心中越想越憋屈,越想越难受。

    “好了,既然走不了,你们兄妹就都在府上住下吧!景儿与信儿一起备考,互相也好有个照应。”

    “不行!”明中信与兰景泽二人异口同声地道,而后互视一眼,“哼”,再次同时发出一个声音。

    “看看,你们很有默契嘛,就这么定了!”老夫人都被他俩逗笑了,立刻一锤定音,不容反抗道。

    此时的兰馨儿可是眉开眼笑,欢欣雀跃,强烈支持姑奶奶的决定!

    “阿福,去为表少爷准备房间,让表少爷住下!”老夫人吩咐。“还有,为表少爷多订做几身衣裳,这也太不成体统了。”老夫人望着兰景泽的装扮摇头叹息道。

    就这样,兰景泽住在明府成为了既定事实。

    明中信再次开始了他的三点一线生活。

    这一日,明中远、陆明远到访。

    “少东家,这几日,来听说书的人越来越少了啊?”陆明远抱怨道。

    “这是为何?”明中信疑惑道,本以为那两本说本起码得一两个月以后才会过时,这还没几天呢,就过时了?

    “少东家啊,这两天茶楼酒肆的说书人也逐渐说起了《武松传》和《虞舜大传》,而且其他书坊也在印刷说本,现在顶得我们没法干了。虽然咱家的说书效果好,但这些茶楼酒肆书坊也逐渐分薄了这个人群啊!毕竟说本逐渐不新鲜了!”陆明远眨巴眨巴眼睛,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见旁边的明中远笑而不语,瞬间心中了然,哪是说本过时了,这是陆明远自己对说本太熟悉了,觉得烦闷,就想要新的说本了!

    “这,”明中信一脸为难地道,“我也没新的说本啊!要不先将就将就,反正也对生意影响不大!”

    陆明远闻听此言,一脸地失望之色,瞬间精神萎靡了下来。

    “好吧!我先坚持坚持!”陆明远懒洋洋地道。

    明中信与明中远对视一眼,笑了。

    “给!”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摞纸,扔给了陆明远。

    “这是什么?”陆明远手拿纸张,无精打采地道。

    明中信一抬下巴,意思是你自己看。

    陆明远低头一看,《白眉大侠》四个字印入眼帘。

    没听过,这是什么?陆明远好奇地翻开看看。

    “第一回,长安侯仗势霸民女,白眉毛除暴惩顽凶。”

    说本?陆明远惊喜地抬头望向明中信,却见明中信与明中远望着他一阵大笑。

    “你们啊,就知道调戏老人家!”陆明远指着二人,感叹道。

    不过,调戏得好,有说本就成,我先看看!陆明远不再理他们低头看书。

    “北宋仁宗坐汴梁,君正臣贤民安康。可恨西夏来入侵,致使中原遭祸殃。三月的天气,万物复苏,八百里秦川,绿柳成行,风景如画。这时顺着大道来了一个人。此人长得真是与众不同,身高八尺左右,溜肩膀,两条大仙鹤腿,往脸上看面如紫羊肝,小眼睛,鹰钩鼻子,菱角嘴。最显眼、最特殊的是长着两条刷白刷白的眼眉!---------”陆明远瞬间入了迷。

    “族兄,最近酒楼生意可好?”看着认真读书的陆明远,明中信摇摇头,回到正题。

    “最近生意不错,你那些百花宴、药膳席现在风靡全城,其他酒楼还无法模仿,生意简直火得不得了!”

    “那就好,书坊呢?”

    “书坊自从印制说本后,不再是入不敷出,逐渐地也在营利了。不过,”明中远犹豫道。

    “有什么事?你说!”

    “不过,就是咱们书坊是不是有些不务正业,那么多孔孟之书,咱们不印,却只印这说本,这总觉得有些------”明中远说不下去了。

    哦,毕竟族兄是读书人,一直印说本,虽是赚钱,但他定是心中不舒服,觉得这铜臭味太浓了。

    看来还真得印一些读书人的书籍了。

    印什么好呢?四书五经?程朱专注?此时翻印,虽有考生买,但这些书注各位考生皆是常备,需求量并不大,印了也不划算。

    科考,科考,对了!明中信眼前一亮,心中下了决定,摸摸袖口,就印“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