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 局势变幻-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七十七章 局势变幻

    “连兄啊,此番云南行省局势严竣,必须特事特办,必须群龙有首才行,否则一盘散沙,令云南行省的大业失败,只怕本使也得吃尊主挂落啊!故此,还请连兄为本使分担一些,本使必有后报!”特使满脸肃然,躬身施礼道。

    “这不是有特使大人您吗?连某惭愧,无法担此大任啊!”连姓首领眼中含笑,但口中却是推辞不已。

    “连兄,您这是不想相助于本使吗?”特使面色一变,皱眉道。

    “哪里,哪里!”一见特使变脸,连姓首领心惊不已,连忙改口。

    “那就好,还请连兄不要推辞,待尊主令到,本使必第一时间传达给兄弟们!”

    “连某就靠特使大人提携了!”连姓首领连连谄笑道。

    “好,接下来,还请连兄回去安抚一下兄弟们,只要守住现在的地盘,本使必会给大家一个交待,不,是给大家一个锦绣前程!”特使肃然道。

    “那是,那是!”连姓首领连连点头,如同磕头虫一般。

    “连兄,还有事吗?本使还有些事情要安排!”特使看看连姓首领,笑道。

    “没啦,没啦!特使大人你先忙!连某告辞!”连姓首领岂能不知人家这是送客了,连忙告辞而去。

    望着连姓首领的背影,特使连连冷笑,“笨蛋,棒槌,被人家拿枪使还如此上心,真是蠢啊!凭你们还想逼宫?如果不是本使还得安排一番,今日必让你溅血五步!”

    “他虽然是笨蛋、棒槌,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突然一个声音传出。

    特使却是并不惊讶,并不愤怒,头也不回,沉声问道,“李先生此话怎讲?”

    “你又何必与他们虚与委蛇,直接钉死他们即可!还为他请功,惊动尊主,这不是浪费工夫吗?”李先生淡然道。

    “李先生错了!虽然我可以以雷霆手段将他们镇压,但哪里能够有让他们主动出力来得有效!”特使轻笑道,“更何况,我惊动尊主?谁说的?”

    “那你刚才?”李先生愕然。

    “哼,我刚才最后一句说的什么?”特使问道。

    李先生皱眉回忆道,对了,他刚才说的是,将此信件送出,十万加急!

    难道,这句话有什么玄机在里面吗?

    “不错!十万加急!玄机就在里面!”特使点头解释道,“既然是十万加急,哪里有这么简单,那竹筒上面岂能没有我的印章,所以,军士一见之下,自然明了我对他的吩咐乃是应急之言,也就不会发出,所以,谈不上惊动尊主!”

    李先生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里面居然还有这样的玄机,真是想不到啊!

    “至于对他承诺让他统领云南行省各坛,这话还真是不假,毕竟,虽然这家伙有些头脑简单,但是,好在好胡弄,也是好控制啊!相形之下,那些鼓动他前来的家伙心思太过细密,出容易出茬子。”

    “嗯,这些都是小道,不知道特使接下来要在这云南如何行事?”李先生点头,转移话题道。

    “李先生,不知道你去而复返,所为何事?”特使不答反问道。

    “哦!”李先生一愣,随即一笑,“本来某是想回南京,却未曾想,半途之中接到了王爷的信件,里面有些事情,想回来与特使探讨一番。”

    “啊!王爷?”特使眼中一亮,“不知王爷信中说的什么?”

    “王爷说了,咱们的大事已经发动,不知道特使有几成把握?这云南行省多长时间能够拿下?而且,还让我派人跟随特使,随时将云南行省的进度回报!”

    特使眉头一皱,看了一眼李先生,“如今,云南行省的情势复杂,虽然后黎王朝世子已经被我设计诓走,各地官府的援军也即将撤退,但是,那王守仁与沐昆却似打了鸡血,凶猛异常,将咱们打得步步后退,故此才有了那些首领鼓动那笨蛋前来逼宫,想要我做个决断,是战是退!”

    “这事我也想要问一句,你究竟如何打算的?”听到此处,李先生眉头一皱,问道,“还有,我已经将人送到你处,如今,官府的援军尽去,时机成熟,但为何你却是并没有尽数投入到战斗当中,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唉,李先生你是不知道啊!”特使轻叹一声,“我正在传信回京师着人打听,大明究竟什么时候有了那般厉害的武器?还有没有,为何这次要让王守仁带出来?这些我必须弄清楚,知晓这些之后,才能制定后绪的计谋,否则,我终究心中有所挂碍,而且无法掌握大明的动向,心中终究有些打鼓。”

    “什么武器?”李先生一头雾水,疑惑地看向特使。

    “对了,李先生禀为南京都察院御史,不知道有没有听说大明有这些武器?”特使望着李先生突然眼前一亮,询问道。

    “究竟是什么武器啊?”李先生更是懵逼。

    “哦!”一看李先生这表情,特使瞬间知晓,这李先生确实不知,不由得轻叹一声,眉头紧锁。

    “就是那些能够连发的短铳,而且能够投掷炸裂的武器!”但他依旧抱着万一的心绪,向李先生描述道。

    “那不就是火铳与轰天雷吗?”李先生一听,眼中恍然。

    特使一听,眼光大亮,“您知晓?”

    “对啊,我知晓!”李先生点头道,“大明火器从其分类来看主要有两大类:第一类是用手持点放的火铳和鸟铳,其形体和口径都较小,一般筒内装填铅弹和铁弹等物,其射程仅数十步至二百步;第二类是安装在架座上发射的口径和形体都很大的火炮,多数筒内装填石、铅、铁等物,俗称“实心弹“,少数则装填爆炸性的球丸,射程一般在数百步至二三里距离,主要用于守寨和攻城,也用于野战、水战和海战。”

    “嗯!”特使点头不已,这些他知晓。

    “大明成祖皇帝当年与建文帝争夺帝位之时就运用过火箭作战。永乐年间(1403-1424年),大明王朝还专门组建了神机营。但是,这些火器一直无法运用于常规作战当中啊,只因为这些武器短处极多,在战场之上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李先生疑惑地看着特使,“现在你所说的武器难道都将短处克服了吗?”

    “不错,现在那钦差王守仁军中正是运用几种改良版的轰天雷以及改良版的火铳,杀伤力巨大,所以才势如破竹,将咱们占领的城池一座座攻陷,故此现在我才陷入了这种纠结当中,必须弄清楚,大明是否确实已经研制成功这些火器,到时咱们得改变策略,另起炉灶,才能谋成大事,相比之下,即便这云南行省丢失,咱们也得弄到那些方法啊!”特使满眼放光,向李先生描述道。

    “真的?”李先生一听也是满眼惊骇之色,急问道。

    “不错!我也很是怀疑是否如此,但从军士斥候们回报的情形看来,有些像啊!所以,咱们的谋划策略必须改变,也必须弄清楚这些,否则,触不及防之下,如果大明军队大量装备这些武器,即便咱们谋得这云南行省,甚至这整个南疆,只怕也守不住啊!”特使轻叹道。

    “不行,此事必须立刻报送王爷!”李先生收敛惊骇之色,沉声道。

    “对,先回报一下,让王爷那儿也打听一下,必须动用多方力量,尽快摸清楚这些情况,而且还得是详细情形,随后咱们才能制定相应措施!”特使点头道,“所以,我才安抚那笨蛋棒槌,让各坛试探试探这钦差王守仁军中的武器究竟是什么成色!即便丢了云南行省,如果咱们得到那些武器的信息,也是值得的!”

    “好,我去回禀王爷,你在此试探,再让京师那边打听,多管齐下,务必弄清楚此事!”李先生猛点头。

    二人意见一致,一阵细语,制定了细节,一道道命令从大帐之中传出,一只只信鸽冲天而起。

    而此时的沐家军营帐之中,沐昆大笑不已。

    “王爷,看来,咱们得加快速度了,否则被钦差平乱军抢先,可就丢了咱们沐家军的脸了!”沐将军也是一脸喜色地建言道。

    “不错,不错!没想到啊,没想到!”沐王爷摇头叹息道,“钦差大人还真是给力,就凭那些人力,居然取得如此大规模的胜利,太不可思议了!”

    “看来,钦差大人军中必然出现了什么变故,当然,这变故是好的!”沐将军点头道。

    “变故?”沐昆怪异地看了一眼沐将军,“这词不错,应该如此,不过这变故是好的,这样的变故多一些,咱们就爽了!”

    “王爷,那钦差大人的来信中就没提出了什么事吗?”沐将军问道。

    沐昆摇头道,“王大人信中并未提及,他只是言道,咱们加快进度,速速前去会师,平定这云南叛乱,否则,这南疆还真的要变天了!”

    “什么?”沐将军一听,脸色一变,“南疆要变天?”

    “是啊!这些狗娘养的,居然在整个南疆发动叛乱,而且如火如荼,引得那北疆的援军回返各自行省平乱,可真是大手笔啊!”沐昆轻叹一声。

    “这定然是那特使的手笔,不过,他真的有那么大的野心将这整个南疆都收入囊中吗?”沐将军表示怀疑。

    “哼!不过是一些诡计而已,他们的最终目标定然是在这云南行省!不过,南疆的整个叛乱必然也有其目的,不过咱们现在并不清楚而已!否则,即便那弥勒会特使脑子发热,发疯,那弥勒会的尊主也绝不会如此轻易地发动叛乱,令其南疆实力暴露得如此彻底!”沐昆冷然断言道。

    嗯!沐将军点头沉思。

    “南疆也是时候该动动了,这样也好,一次性暴露彻底,咱们就可以整肃一下南疆,让那些南京朝廷的官僚们动动,不然,他们还以为处在清平盛世呢!”沐昆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脸上浮现出一丝幸灾乐祸。

    沐将军也笑笑,同意地点点头,“就是不知道,那南京朝廷是否能够担得住,如此大的动静,只怕京师朝廷也必然惊动,那些尚书们可是要吃挂落了!”

    “唉,咱们那位皇帝陛下可是心软得很,只怕不会有太大的挂落,最多申斥而已!”沐昆轻叹一声。

    这下,沐将军可不敢接话了,低头不语。

    “罢了,与你说这些做什么!”沐昆一见他低头,轻轻摇摇头,“人家朝廷之事自然有人烦恼,用不着咱们这样!”

    “那咱们现在?”沐将军一听王爷揭过这个话题,不再低头,抬头看向沐昆。

    “立刻开拨,前往下一座城池,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与钦差大人会师,平定整个云南叛乱。”沐昆语言森冷道。

    “诺!”沐将军应道。

    他们不探讨朝廷之事,但现时的南京朝廷可是忙得焦头烂额。

    一道道命令从南京各部发出,一队队军马开拨。

    而此时的兵部大堂中,魏国公却是眉头紧锁,扫视着眼前的地图。

    旁边一位位兵部的官员眼巴巴望着他。

    南京六部是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后,仍然在南京保留的吏、户、礼、兵、刑、工六部。每部只设一个尚书,两个侍郎。

    南京兵部负责南京地区的守备,南京地区的49个卫,都隶属南京兵部尚书指挥。南京兵部尚书一般挂“参赞机务”衔,会同镇守太监和南京守备勋臣共同管理南京的全部事务。

    南京虽然也是京城,也有六部都察院等全套中央班子,但却是有名无实,一直以来,这里是被排挤、养老退休官员们的藏身之处。但兵部却是一个例外,南京兵部尚书又称为南京守备,手握兵权,负责南直肃地区的防务,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位置。

    南京兵部尚书倪岳看着魏国公徐俌的背影,皱着眉头问道,“徐国公,不知你有何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