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手稿风波-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九十三章 手稿风波

    “这是何人?”石文义一皱眉头道。

    “此乃明某族叔,想必有些重要的事吧!”明中信不好意思地回道。

    石文义偷看一眼陆明远,见其并无不满,也就不再说什么。

    咣当一声,房门大开,明有仁冲了进来。

    “中信,此书决不可刊印出售!”明有仁大喝道。

    明中信尴尬地看了看在座众位。

    明有仁打眼一看,哟,这么多人!

    咦,中远不是说只有陆先生一人吗?明有仁愣在当地。

    明中远跟进来后,见此情形,也傻立当场。

    一时间,众人皆无话可说了。

    “好了,族叔,那件事以后再说吧!”明中信打圆场道。

    也行,以后再说。明有仁也知现在不是谈那件事的时候,转身就要走。

    “明家主,这是什么意思?防着我们啊!难道有什么不可对人言的事?”张采看不过去了,刚才明家的客座都能听取他们的秘密,此时明府的一个刊印之事,居然要瞒着他们,这太不公平了吧!

    石文义也是打眼望着明中信。

    “既然张大人想知道,族叔,那我们就现在说吧!”见此情况,明中信笑笑道。

    明有仁一听,明白了,自己让中信难为了,算了,说就说吧,反正只要此书不在外面传就行了!回身坐下。

    “其实,也没什么,本来我就准备将此书刊印出售,哪有什么不能说的!”说着,明中信从明有仁手中取过手稿递给石文义。

    石文义打开一看,哦,原来是关于科举的事,这与自己无关!

    不再看,递给了张采。

    张采却不同,详详细细看了一遍,一时间竟然无语,这这不就是教别人如何通过科举吗?还真没什么需要保密的!

    “这是什么,我看看。”钱师爷早就在旁看到了,一看字迹明显是明中信的,这可是好东西,拿回去给东主,说不定东主会很高兴,直接从张采手中拿了过去。

    兴致勃勃地观看书法,哦,还真好,草书、楷书、小楷皆有,啊赚大了!一时间,钱师爷心花怒放。

    咦,这是什么?高兴过后,再看内容,一时间钱师爷愣住了,这,这是科举八股文的写作技巧?

    再行细看,越看越吃惊,一时间眼睛竟然湿润了,如果自己当初见到这份手稿,那岂不是高中有望,也不用现在寄人篱下讨生活了!

    不对,明中信要将此手稿公布!钱师爷一惊,那岂不是说这份手稿即将面世?那对l县科举将会是何等冲击?不行,此事得让县尊大人知道!提前布局!

    钱师爷下定决心,抬眼望向明中信。

    这小子到底还有什么好东西?他的师傅究竟是何许人?这些东西真的就是他师傅教的吗?一连串的问题在钱师爷脑中响起。

    “中信,我赞成刊印但不赞成售卖!”明有仁严肃地道。

    “族叔,这是为何?”

    “此乃一个读书人的感悟,根本就不是金钱这种铜臭之物所能比拟的,更何况如此深的文学功底,所含的科举经验真的是万金难买啊!如果外卖,岂不是为他人作嫁衣,你将我明家置于何地?”明有仁激动地道。

    “不就是怕外传后,明家没有这些优势,会在科举中遭遇强敌嘛,何必说得那么好听!”张采阴阳怪气的话响起。

    “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明有仁涨红着脸承认道。

    “这是人家明中信写的,自然是由他作主,什么时候你能做得了主了?”

    “你!”明有仁为之气结。

    “张大人,这可是我明家的事!”明中信一句话将张采说得面色无光。

    “明家主,我这可是帮你呢!”张采冲着明中信一瞪眼道。

    “当然,明某心领了,谢谢您了!”明中信一施礼。

    张采讪讪地不再说话。

    “族叔!”明中信诚恳地望着明有仁,“书,我是一定会刊印的!”

    “你!”明有仁待要说,却被明中信伸手制止了。

    “但是,我会分成十份售卖,而且,我会在一月后售卖!”

    众人一听,稍一细想,太黑了!分成十份,就是赚十份钱,真是太会做生意了!

    而一个月后售卖,打个时间差,一个月后离县试只有一个多月了,那时就算别人买回去研习,时间上太紧了,也不会学到多少,即使学到了,也不会有多精,这就照顾到了明家学子。

    高,实在是太高了!众人为之叹服。

    明有仁眼前一亮,是啊,我明家现在就可以刊印学习啊!

    石文义和张采则是一阵恶寒,这明中信真是太会做生意了!这心思,真是太精明了!以后可得好好注意,千万别被他卖了还替他数银子!

    不会是,前段时间已经上了他的恶当了吧!二人现在都有些疑神疑鬼了。

    明中远则无限佩服地看着明中信,还是中信厉害,两句话就解决了问题。

    “来,给我看看。”陆明远也有些好奇了,究竟是什么手稿,居然这般争论?

    钱师爷无比不舍地递给陆明远,但他却紧紧贴着陆明远站在那里。

    陆明远也是奇怪地看看他,但钱师爷只当不知道,依旧站着,双目紧紧盯着手稿。

    咦,陆明远看了一页后,脸色一变,快速翻阅,看完后,继续回到第一页,继续看,越看越有味,竟然沉浸在其中。

    今日的气氛太奇怪了,明中信心中奇怪,不就是一篇手稿嘛,众人怎么这么神经过敏?难道自己这篇手稿有什么不对吗?

    如果众人知道他这种想法,一定会将他掐死的!要知道,他这篇手稿可是能够对本次科举造成重大冲击的!

    此时,并没有系统地将科举考试经验总结成书。也不能说没有,大儒们还是很有些经验的,但大明的各位大儒都敝帚自珍,将这些经验都深藏起来,除非是自己的亲传弟子,否则绝不会向外吐露!这就造成了现如今的文化垄断,从而令他们垄断着官场的后备干部资源。

    众人现在并不知道,这些书稿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炸弹,如果放出去,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倒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