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 陆续援来-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六十四章 陆续援来

    援兵?大家眼前一亮,对啊!怎么忘记这茬了?要知道,这云南行省毕竟乃是大明国土,更何况现在钦差大人被围在此处,任谁也无法无视啊!就算爬,相信云南行省的各级官员也必然会前来营救,这是应有之义啊!谁让王守仁同在代表的是朝廷呢?

    更何况,钦差大人已经下发了召集令,谁敢不来?

    不过,这赶来的援兵究竟是哪一支他们却是猜想不到!

    “唉!”吴起在旁边叹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怎么,你又有什么幺蛾子!”李兵冲他一瞪眼。

    “你急什么?我只是感叹,如果道路通畅,咱们是不是能够两相夹击,令这贼寇留下足够的代价,这般让其逃脱,真心不甘心啊!”吴起翻个白眼,解释道。

    众人一想,还真是,如果那些道路通畅的话,只需要一个冲锋,只怕这些贼寇就得大乱,到时大杀一番,岂不快哉!

    然而,这都是意淫!作不得准的!如果真的道路通畅,只怕人家贼寇之前就会蜂涌而上,城池危矣,岂能等到此时让他们这般清闲!

    这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王守仁与明中信对视一眼,心中感叹不已!

    这些家伙,还真是!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贼寇们撤得一个不剩,唯余一地的狼藉。

    王守仁一声令下,斥候尽出,一则查探贼寇们是否真心退兵,二则查探那来援之军乃是何方军队!

    继而,军民合力,抢修那被炸毁的城外护城河,贼寇们不管不顾地撤退,咱们可不能不管。

    “哟!黎世子!”王守仁一番安排之后,突然,发现,大家身后,黎敬甫也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正在旁边立着。

    黎敬甫讪笑一下,拱手道,“钦差大人!”

    “黎世子!”吴起眼前一亮,叫道,“不知道内应肃清没有?”

    黎敬甫面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但吴起的话还真心不能不回答,只因为,之前,他们后黎王朝就是负责那肃清内应之事,此时人家询问,你岂能不交待一下,更何况钦差大人可就在眼前。

    而旁边的众将也是满面的兴致盎然,毕竟,此事涉及到了明师爷与黎永彦,虽然黎永彦不过是后黎王朝的一位普通将军,但是,他身后站的可是黎敬甫黎世子,这事涉大明与后黎朝的面子,无论是谁输谁赢,都能够压一头,别看当时只是一时意气,但却事涉国家荣誉,他们岂能不关心!就是不知道,此事究竟如何?

    一时间,大家的目光投向了黎敬甫,黎世子瞬间压力山大,喃喃无语。

    “不如,就由在下来回答吧!”就在此时,旁边一位偏将上前解围回道,“一应内应依照明师爷提供的名单已经尽数被抓!无一遗漏!”

    黎敬甫一脸无奈地望着偏将,这位偏将就是钦差王守仁派到后黎王朝军中协助他的,但他知晓,这员偏明面上是被派来协助于他,但其实就是在旁监督自己,防止搞鬼的,一切事情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办的,自己都没办法搞鬼。

    本来,他抱着驼鸟的心态,一直在旁拖延,不想立刻回报,希望明中信一时疏忽遗漏掉一位内应,到时城中只需要一点小小的混乱,自己就可以借题发挥,否认这结果,未曾想,直到贼寇们撤退,城中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混乱,万般无奈,只好认输,前来回禀。

    此时的他,后悔不迭,想当初,自己以为胜券在握,所以忍痛拿出十枚利器,却未曾想,那明中信居然如此妖孽,将内应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更兼,钦差大人还派了监督自己怕自己做假,而城中也确实在战时没有再行发生内应捣乱之事,众目睽睽之下,如今自己想要赖帐都找不到理由,更何况,东西已经给了人家,还如何赖帐?

    都怨那黎永彦,如果没有他,自己岂能如此,虽然那家伙必定会将国内的商铺给予自己,当作补偿,但相形之下,那些利器对于自己来说更加有用,那都是**裸的硬实力啊,有它在手,必然会对兄弟们形成威胁,更甚者会令得朝堂之上那些墙头草瞬间倒向自己,对于自己的继位真可谓是助力极大!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一切已经成为定局。

    罢了,只好再行讨好那明中信,希望今后再从他手中置换一些吧!想到此,他的面色缓缓平和下来,望着旁边的明中信,眼中不再有犹疑之色,今后得转变思路了!必须与之打好交道,心中拿定主意,心境越加平和。

    随着偏将的回话,吴起眉飞色舞,众人也是满面喜色。

    “对了,黎世子,黎将军哪去了?”吴起左顾右盼,却未曾发现黎永彦的身影,疑惑地问道。

    “他?”黎敬甫心中苦笑,还能哪去,不过是输掉了这赌注,没脸见人罢了,更何况,他可不只输掉了这场赌注,就连国内的商铺也输给了自己,他岂有脸见人,“黎将军将内应抓了之后,深怕有人营救,请命严加看守,只待与大明进行交接,好为接下来的平乱打开缺口!”

    哦!吴起长长的哦了一声,这下,任谁都知晓,这家伙是故意的,但众人心中很爽,之前那黎永彦那般对待明中信,众人心中就有气,只不过碍于人家后黎王朝派了世子前来助咱们大明平乱,不好太过给人脸色,但心中却是极其不爽。

    现在有这厚脸皮的吴起为咱们挣挣面子,大家自是乐见其成,一时间,目光中包含深意地望着黎世子,看这位世子如何应对!

    然而,黎敬甫居然面不改色,冲明中信一拱手,“明师爷,之前的赌注就算咱后黎输了,我代黎将军向你承认,至于赌注,咱之前已经付过了,此事就此揭过,你看可好?”

    “那是自然!黎世子客气了!”明中信淡然拱手道。

    “吴将军,你且去找黎将军接收内应!”王守仁给黎敬甫面子,连忙转移话题,并将吴起支开,如果有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在此,还不知道要出什么幺蛾子呢!

    吴起不情不愿地应诺而去,临行前,幽怨地看了王守仁一眼。

    王守仁眼中怒意一闪,令吴起再不敢有所怨言,作个谄媚的笑容转身而去。

    王守仁哭笑不得,这家伙,真是个棒槌!

    “黎世子,现在贼寇虽然已经退兵,但是,想必随之而来的疯狂报复肯定会异常狂暴,所以,还请黎世子立刻传令后黎王朝的各路援军,必须提高警惕,万不可掉以轻心,做好应对!”王守仁转头望着黎敬甫,满面凝重地告诫道。

    黎敬甫也不是白痴,自然知晓钦差大人此番叮嘱乃是好意,自是点头应是,但心中依然有些问题,开言询问道,“大人,那咱们赶来的援军如何处置呢?”

    “援军?”王守仁一听,皱皱眉头,是啊,之前不只是他发出了求援之令,就连黎敬甫也向附近的后黎王朝军队发出了来援命令,但如今围已解,敌已退,这些援兵可如何安置呢?是继续让他们前来,还是让他们在各地留守,这是个问题啊!

    而且,还不知道贼寇们是因哪路援军离去,如果是后黎王朝的援军呢?那又要如何安排呢?不由得,他沉吟不语。

    黎敬甫也不催促,眼中闪过一丝光芒,转头看了一眼明中信,眼中意味深长。

    明中信抬眼与他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笑笑,并不言语。

    黎敬甫尴尬一笑,低下头去。

    却不知,此时他心中惊讶异常,看那明中信的表情,显然,他对自己的心思有些猜测,就是不知道猜对了没有!如果猜对,那这小子可就太过妖孽了!

    而旁边的众将却也是各怀心思,沉吟不语。

    就在此时,“报!”一声叫喊,打破了这沉静。

    众人不由得将目光投向声音来处。

    “报,已经探明,城北援军乃是沐家军,打的旗号乃是沐王爷的旗号,现在已经在离此五时之地!”斥候上前单膝跪地,回禀道。

    黎敬甫一听,面色一暗,眼神游疑不定,充满了遗憾之色。

    王守仁却是听得面色一喜,沐王爷居然亲至,就待开口。

    “报!”又一声传来。

    “报,城南之处十里之外,有援军赶来,打的旗号乃是后黎王朝军队。”

    这一瞬间,黎敬甫转忧为喜,看向王守仁。

    “好,好!”这下,王守仁更是喜上加喜,“再探!”

    斥候转身而去。

    “大人,本世子就此前去迎接军队,还请允准!”黎敬甫拱手道。

    “此乃应有之义,黎世子客气了!”王守仁自是无有不允,冲黎敬甫点头后,转头吩咐道,“明义将军,你且随黎世子前去迎接援军,切记,要妥善安置!”

    诺!明义应诺,望向黎敬甫。

    黎敬甫满面春风地冲王守仁施了一礼,大踏步走下城头。

    明义紧随而去。

    “沐将军,咱们前去迎接沐王爷!”王守仁冲沐将军吩咐道。

    “诺!”沐将军应道。

    “诸位将军,各自守城,防止宵小作乱!”王守仁回身吩咐道。

    “诺!”众将纷纷应诺。

    “走吧!明师爷!”王守仁冲明中信笑笑。

    明中信点点头,伸手延请道,“大人请!”

    王守仁一马当先,向城头之下行去。

    “霍将军,咱们走!”明中信回身,冲一直在旁不语的霍将军,轻声道。

    霍将军轻叹一声,点点头,无语地紧跟明中信下了城头。

    之前,黎敬甫,咱家的世子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真心令人心寒啊!此际人家明中信却是随时照顾自己的心绪,两相对比,更是天差地别,即便自己知晓,这明中信乃是离间咱们君臣,但自己与世子之间需要离间吗?也许,人家是要救自己脱离火坑也说不定,但是,自己真的要叛出后黎王朝投入大明的怀抱吗?他心中无比纠结。

    明中信神识随时注意着霍将军,见此情形,哪还不知道他心中的纠结,看来,得下剂猛药了!否则,这家伙还不清醒!心中拿定主意,明中信步履轻快地下了城头。

    一行人快马加鞭,出城北向北而去。

    五里之地,须臾即至。

    却只见前方,旌旗招展,一个大大的“沐”字旗出现在大家眼前。

    紧随其后,乃是一面“黔国公”的旗帜,不是别人,正是那沐昆沐王爷当面。

    “对面可是沐王爷当面?”王守仁催马赶到近前,在马上拱手道。

    当然,王守仁出行,自然是钦差旗帜高悬,对面的沐王爷沐昆自然是看在眼中,早已拨马奔出。

    二人相拒不远,沐昆抱拳为礼,“征南将军沐昆见过钦差大人!”

    沐王府,虽然镇守云南,世袭公爵,受封黔国公。始祖为开国功臣沐英,首封黔国公为沐晟,传袭十余世,世代以总兵官挂征南将军印,镇守云南,现在他赶来援救钦差大人,只能是以总兵官,征南将军衔见钦差,此乃官场之职,至于黔国公乃是公爵,在钦差大人当面无法以其示之,故,沐昆自称征南将军。

    “沐王爷客气了,此来援助,王某实在是感激之至!”王守仁笑道。

    “此乃沐某本份,钦差大人客气了,倒是沐某维护不周,令钦差大人身陷危局当中,实乃是沐某的失职啊!”沐昆一脸的惭愧道。

    “不说了,不说了,且请前行,到城中再叙!”王守仁连连摆手道。

    “好!”沐昆自是应允,毕竟,随后有些事宜还得相商,岂能在此浪费时间。

    “众将,原地驻扎,安营扎寨!”沐昆回身吩咐一声。

    “诺!”一声震天的应诺之声响彻云霄。

    王守仁就是一惊,回身望去,只见这支沐家军,应诺之后,井然有序地兵分几处,各自安营,整齐划一,无一丝乱象。

    不愧为沐家军啊!王守仁心中感叹!

    “见过王爷!”此时,沐将军得空,催马上前向沐昆深施一礼。

    “哼!”沐昆一见他,冷哼一声,理都不理,甩袖拨马而去。

    沐将军丝毫不以为忤,反而是一脸的自责,低头不语。

    “沐王爷,这是?”王守仁深为不解,与沐昆并骑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