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五章 南疆乱起-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七十五章 南疆乱起

    “本来,依本王的想法,既然病疫无法清除,而且这病疫还是那些贼寇存心将咱们困于此地的手段,另有诡计,那就索性将染疫之人尽数除去,以火焚之,消灭隐患。毕竟,当前最主要的任务是将这云南叛乱平定,这是一等一的大事!自古以来,对待瘟疫之事,本就是如此处理的,但钦差却派来了你与太医,还拿来了药,本王依旧不以为然!”沐昆叹息一声。

    沐将军在旁静静聆听。

    “之前我认为,钦差此乃是妇仁之仁,照此下去,是成就不了大事的!毕竟,现在是战时,战机稍纵即逝,如果因这些染疫之人而耽误了云南平乱之事,令那贼寇阴谋得逞,将南疆拖入战时,那可就百死莫赎了!却原来,人家钦差大人心中有数,更有着通天手段,能够应对此时复杂的情势,进而消除这场云南的这场灾祸,还是本王小瞧了天下英雄啊!”

    沐将军在旁深以为然,频频点头。

    不说这钦差大人,居中领导,领袖着这样一个团队。就说自己这些时日所听所见,那明中信手段层出不穷,一个个问题被他所解决,那家伙真的就是一个妖孽啊!再说那吴起虽然有些二有些愣,但却是一员冲锋陷阵的猛将,即便自己对上了人家,都不一定稳赢。那李兵居中呈现一个润滑的作用,能够及时消除吴起这个不稳定的因素,令这个团队很好地运转,细想下来,这个团队居然是如此的和谐,确保了钦差卫队时刻保持着最稳定,最有战斗力地姿态。即便是那位南京魏王爷派来的明义将军,也是不鸣则已,一鸣之下,将局势分析得极是透彻,很好地起到了一个辅助的作用。

    这一段时日的相处,钦差大人身边的每一位将领以及百姓官员被他暗暗关注,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脾性,但唯一相同的一点,就是齐心协力,将事情办好,围绕着这个目的,这个小团队各极运作,配合得无比默契,事务也极是顺畅地被办妥,这种氛围他极是羡慕。

    甚至,他内心中是深深羡慕钦差卫队当中的那种彼此合作无间的氛围的,如果让他选,他倒是宁愿呆在钦差卫队当中的!然而,此番事关云南局势,不得已他必须回归沐家军,这对他来说还真心是个遗憾,当然,这些话他自是不会与沐王爷说的!

    “你在钦差卫队军中也呆了这么长时间了,你觉得,钦差大人会有什么手段呢?”沐昆究竟忍不住好奇,询问道。

    沐将军稍加思索,抬头苦笑一声,“王爷,末将还真心猜不到!”

    “猜不到?”沐昆一皱眉,“你在那儿呆了那么久,难道就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吗?或者有所疑惑的地方?”

    沐将军再次低头沉思,细细回味,然而,最终依旧是摇头,他还真心没有发现,不,要说没发现也不能这样说,出奇的疑惑的也就是那位明师爷了,不错,难道,是那位明师爷?想到此,他眼前一亮。

    沐昆一见他眼中闪光,就知晓他想到了什么,期待地望着他。

    “回禀王爷,要说奇怪的地方,疑惑的事情,也就是那位明师爷了!”沐将军眼中闪烁着奇怪的目光。

    “明师爷?”沐昆口中嘟囔着这个名字,“就是那个被百姓称为万家生佛的明师爷?”

    “不错!正是他!”沐将军一提明中信,连他都不知道,眼中居然熠熠生辉,“钦差卫队中无论发生什么事,那位明师爷好像总能找到解决办法,而且,好像钦差卫队中的每一个人,包括钦差大人,都对他异常信任,不,是超乎寻常的信任,好像他无所不能,也许,这次的事情也与他有关?”

    “明师爷!”沐昆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这个名字他早已经听说过,就连钦差大人王守仁第一次与自己见面谈得最多的也是这位,看来,自己还真的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位明师爷了!

    “这位明师爷真的有那么厉害?”沐王爷依旧心存疑惑,询问沐将军道。

    沐将军笑笑,将他知晓的明中信的一系列举动事迹一一道来,听得沐王爷是一惊一乍,目瞪口呆,他可真心没见过这般人物,居然如此神奇?

    “故此,我才猜测此番手段乃是明师爷所为!”沐将军做出了总结。

    “哦!”沐王爷点点头,若有所思,照沐将军此番描述,自己终于有了个具体形象,但他是否有些夸大呢?他深表怀疑。

    罢了,终究有见面之时,现在就不想了,依照沐将军的描述,此番钦差卫队为主组成的平乱军如同打了鸡血般,这般凶猛,还真有可能就是这明中信所为。

    “王爷!王爷!”沐将军打断了沐昆的思路,轻声叫道。

    “嗯,正事要紧!”沐王爷面色一正,缓缓道。

    “王爷,那咱们接下来?”沐将军望着沐王爷,满眼的期待,毕竟,当前最重要的事就是接下来的行动,这一点必须明了,时不与我,再不行动,就会落后于钦差卫队了啊!这绝不是沐王爷所能容忍的!

    “接下来?咱们自然是加快进度,将土司那些跳梁小丑震压下去,尽早北上,接应钦差大人!平定叛乱!”沐昆豪迈一笑,定下了基调。

    沐将军一听,眼中精芒毕现,这些时日,他早已经憋屈坏了,如果不是那些土司频频找事,就凭自己带来的丹药及太医,病疫早已经被控制了,沐王爷只怕也早已经北上平乱了,只不过是因为这些土司频频掣肘,令得咱们缩手缩脚,沐王爷早已不耐烦他们,但因为云南行省境内的局势太过严竣,不想得罪这些可能成为盟友的土司,还指望他们出兵协助,才忍至今日。

    时至今日,也是时候给他们一些颜色看看了,而且现在的局势不能再容忍了,否则云南行省的局势只怕会进一步恶化,到时,可就是亲者痛仇者快了,必须以雷霆手段解决这些了!

    现在沐王爷下令,他自是心中欢畅。

    于是,土司们遭殃了,沐王爷乘势发起了清洗,当然,做了两手准备,一手是雷霆手段,将不听话的,频频掣肘的土司予以震压,一手则是分化手段,从土司当中找出代言人,予以扶持,令其掌握权柄。

    一时间,云南南部的土司可就倒了大霉了,不管是心中有无龌蹉的,望着屠刀尽起的沐家军,尽皆心惊胆寒,时至今日他们才明白,人家沐王爷不愧是在云南经营了近百年的云南王,这把虎须可不是好摸的。

    虽然他们心中不愤,但是谁让人家的武力值爆表呢,自己根本无力抵抗,这年头,拳头大的就有理,于是,臣服的臣服,归顺的归顺,被震压的震压,反正土司当中一片寂静无声,皆为沐王府马首是瞻。

    沐王爷将土司收服,得到一个令他为之色变的消息。

    那特使居然向土司中超过九成的首领许下过承诺,只要牵制住沐家军,过后如果功成,必然会分封他们为云南各地的土司王,而且奉上了许多的好处。这些好处中金银珠宝就数不清,否则,这些土司岂敢冒犯这么多年来威震云南的云南王,就连沐昆见了这些珠宝都心惊不已。

    继而,沐王爷沐昆悚然心惊,看来,这弥勒军所图甚大啊!要不然,只为了将自己的沐家军拖在这南疆,就这般下血本,不合逻辑啊!

    随即下了严令,严刑逼供那些被收买的土司首领,然而,得到的消息却是令他无比沮丧,只因为,这些土司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转头想想,也是,这些土司根本就成不了什么气候,弥勒会岂会将那么大的计划说与他们知晓,充其量也不过是将他们当作棋子,为的就是扰乱自己的视线,起到迷惑的作用罢了!

    不行,必须尽快北上,破除贼寇们的阴谋!沐王爷心急如焚,被这些土司们耽误了极多的时间了,必须立刻行动。

    霎时间,沐家军如同打了鸡血,不计代价地攻城拨寨,一路向北,当然,防疫之事与消灭贼寇不矛盾,不过,沐王爷却是再没有机会理会这些,一心只想着北上平乱,顺便与钦差大人的平乱军会合,粉碎贼寇的阴谋!

    就在这一夜之间,云南行省的局势突变,各地的军队,无论官兵还是贼寇,尽皆有了极大的改变。

    无论敌我,齐齐发力,不再留手,云南行省境内战火连绵,血流成河!

    这一日,正在围困楚雄府的平乱军中。

    “报!”

    正在议事的王守仁等一怔,很久没有听到这急报了!

    王守仁一声令下,从外面进来一位探子,躬身回报,“云南布政使司送来邸报一封!”

    王守仁松了口气,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了!只不过是云南布政使司邸报而已!

    在座的众将也是心中一松,相视而笑。

    这段时间,大家都快神经了,只要是有探子来报,就马上精神紧张,只因为云南行省境内叛乱四起,不时会有不好的消息传来,他们都已经习惯了这报忧不报喜的探子,听得只是云南布政使司的邸报,那就没什么事发生了!大家自是松了口气。

    王守仁接过邸报,展开观看。

    瞬间,他的脸色变得煞白。

    正在注视着他的众将心中一紧,难道又出什么事了?

    不会啊!沐王爷传来的消息,他已经快要打到孟定府了,马上咱们就要会合了啊!只要咱们会合,弥勒会贼寇在云南行省的局势就会瞬间大变,转攻为守了,到时,合力将其剿灭,云南叛乱就会平定!

    难道,是云南府出什么事了?也不会啊!如果是云南府出事,那必然是云南都司通知大人啊!绝不会是云南布政使司啊!

    至于弥勒会贼寇,应该也不会啊!要知道,经过咱们与沐家军这一轮的打击,攻城掠地,无所不能,而且损失极小,即便是沐家军没有咱们那么逆天的武器,但是,也是势如破竹啊,只不过是伤亡有些惨重,但也不至于被贼寇所乘啊!那这是怎么回事?钦差大人为何如此?

    大家带着疑问望着王守仁,静候他言语。

    王守仁面色阴沉,环视一圈,沉声道,“诸位,咱们只怕得加快攻势了!否则,迟则生变啊!”

    众人一惊,还真的出事了!

    但是什么事呢?居然让钦差大人如此郑重其是!

    纷纷将目光投向桌上的那封邸报。

    “大人,是否是那特使又使出了什么阴谋?”明中信微微一皱眉,轻声问道。

    “唉,你且看看吧!”王守仁苦笑一声,伸手将邸报递给明中信。

    明中信起峰上前接过邸报,低头一看,眉头更是紧皱,口中自语道,“还真的来了?”

    什么真的来了?大家一头雾水。

    明中信却是将邸报随手递给了他身后的明义。

    明义也是面色一变。

    “大人,究竟出什么事了?”吴起却是急性子,不等观看邸报,大声问道。

    王守仁却是不说话,只是看着大家。

    “吴将军,南疆各省变乱频出了啊!而且旗号相同!”明义苦笑一声,回道。

    什么?在座的其他人瞬间色变,云南叛乱就够可以的了,南疆各行省居然尽皆发生变乱?而且,还是那弥勒会搞出来的?

    这下麻烦可大了!大家心中一沉,不由得将目光重新投向了王守仁。

    “大人,只怕那些援军会立刻离去了!”明中信苦笑一声,冲王守仁道。

    “是啊!毕竟,人家得先顾着自己的地盘啊!”王守仁也是苦笑不迭,“接下来,咱们的压力可就大了!”

    “是啊!”应和一声,明中信皱着眉头低头沉思。

    大家更是一头雾水,这二位怎么了?打什么哑迷?

    明义眼中闪过一丝明悟,抬头问道,“大人,是否是北面那些警戒的军队就要回拨了?”

    “不错!本来那些就是临时帮忙的,现在各省出事,他们自然会回拨!”王守仁苦笑点头。

    一瞬间,大家心下明了,可不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