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布局生意(二)-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章 布局生意(二)

    “族兄,这些我都和祖母商量过了,她也同意。”

    “但这-------”

    确实,这时代,有一门手艺,都是传子不传女的,都是为后人着想,都信奉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就算教授徒弟,也都会留一手。象明中信这么大方的还真没有。

    当然,明中信也没有那么傻,真的就将这些技艺无偿教授给外人。而是他有底气,这些却不能对明远明说!

    “好了,族兄,不说其他了,书坊那边今后还得仰丈您经营。”

    “有这两个说本,都编辑成册刊印出来,卖到城里和四周的乡镇,生意一定不错。”一直以来,书坊不死不活,仅只是印一些四书五经等教学类书籍,受众很低,只是给社学提供教材,也只是收取学生半价,每年入不敷出,还得明家其他商铺贴补。如今如果有这些说本,市场能够打开,至少能够供销平衡,明远有信心大展拳脚大干一番。

    “族兄,这却不忙,待得酒楼生意红火后,再刊印即可。我有事相询。”明中信看到明远热血沸腾的样子,有些好笑,明白他在想什么,但理实不一定如他那般称心。

    “你说。”明远

    “书坊现如今如何印书?一日能够印制几册?能否印制彩色书籍、彩色图画?”

    明远定下心神,为明中信一一介绍。

    此时印刷为雕版印刷,技术已经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木活字、铜活字也得到了广泛应用。书籍统一为字型方正的宋体字,印刷完之后通过工人排列页码用线进行装订。

    明家书坊工作时间短,待遇好,明家在乡里声誉不错,技术一流、工作娴熟的工人都愿意为明家服务,所以工人工具材料都是现成的,只要说本到位,马上就能开工。

    明远将样稿也带来了,说着,从袖中取出一本线装书递给明中信。

    明中信接过样稿,哦,字体太大,句里行间没有标点符号,一书通读,还得自行通过语感、语气助词、语法结构进行断句,这样读起来太费力。

    说本本就是休闲读物,面向的读者也是市井中人,照老样子印的话,会影响故事的可读性,阅读效果不佳,进而会影响到销售情况。

    不行,看来真得引进标点符号了!

    想及此,明中信从袖中拿出一张纸,递给明远。

    明远好奇地望望明中信的袖口,信弟这真是百宝箱啊,一张接一张,真是神奇啊!

    明远观瞧纸张,却发现正是一些奇怪的符号,“这是------”

    明中信一一为其解释,纸上正是一些常用的标点符号,主要有逗号、句号、冒号和引号,它们主要在书中负责进行断句。

    “族兄,请看!”明中信将说本再次指给明远看。

    “哦,-----”明远再次观瞧,却感觉加入这些符号后,一部说本读起来更加的通顺流畅易于理解。

    “如何?”

    却没有反映,却原来明远已经又一次进入了说本的世界,只顾看书,哪里还记得明中信。

    明中信失笑,推一推明远。

    “族兄,如何?”

    “噢,不错,不错-------”明远十分不舍地抬头望着明中信,眼中一片折服。

    “咱们商量一下,这两个说本如何推向市场?”明中信向明远询问道。

    “这----,正如你所说,我们先印十回一本,再印二十回一本,依据说书人的说书进度来推向市场!将所印说本分别放在酒楼的二楼三楼,以此来吸引客人!”

    “这都是我说的,你有什么建议?”

    “这-----,可以,可以在酒楼外墙张贴一些纸张写明说本章回,还有将我们在二楼三楼的优惠写在纸上张贴,另外,---------再在酒楼门前放放鞭炮,吸引老乡们,---------再让小二大声念,争取让所有老乡们都知道。”

    不错,不错,这位族兄管理书坊有些屈材,也是一位经营能手啊!但让他去经营酒楼,肯定不会去,这些读书人将身份看得很重,不会屈尊的!可惜了!不过以后书坊的经营倒是可以放心地交给他了!

    “咱们可以雇佣闲人在大街上到处敲锣打鼓,将这些意思大声宣传,那不是更能让老乡们知道地快吗?”明中信补充道。

    “是啊,还可以将我们的计划进一步告诉他们,隔一段时间就这样搞一次!”

    ………………………

    二人不断讨论探讨,明远也不断给予明中信思路,明中信也不断对明远提出的思路进行补充。不知不觉中,明中信将各个商铺的一些思路拿出来,一起与明远探讨,明远也往往能提出一些有建设性的意见,对明中信有很大的启发,毕竟明远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啊!

    不管如何,二人对将明家的书坊打造成集编、刻、售为一体的专业书行充满信心。

    “好了,族兄,具体事宜你与吴掌柜联系吧,这里有件东西请你看看!”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摞纸,递给明远。

    “咦,信弟真是百宝箱吗?!”明远接过,一看,首页却是四个大字“幼学琼林”。

    “好书,好书!”明远看完后连连称“好”,“这是你所作?!”

    明中信点头应是。

    “一朝开慧,不得了啊!”明远望着明中信,摇头叹道,然后再次低头沉溺于“幼学琼林”。

    “族兄,族兄------”

    “啊?”明远不明所以地抬头望向明中信。

    “族兄,你可以拿回去观瞧!”明中信言道,“此书可还能用于启蒙?”

    “能,太能了!”明远瞪大眼睛,“这书不能,何书可以启蒙?!”

    “那族兄可以拿回去慢慢观瞧,但却需先印两百本,用于学堂授课!”

    “好,好!”明远将“幼学琼林”入袖中转身就跑,好似后面有人追赶一般。

    “族兄,还有这-----”明中信一指旁边的《虞舜大传》、《武松传》两本说本。“这些也需印制两百本。”

    “哦”明远尴尬地看了一眼明中信,拿起说本转身就走。

    明中信好笑地看着远去的明远。

    “少爷,还有何吩咐!”福伯请示道。

    “对了,你选择一些忠心的、机灵的仆役,也进入学堂吧!”

    “是!”

    “还有,你将这拿去,按照上面准备!”明中信递给福伯一摞纸,吩咐道,“下去吧!”

    福伯欠身退下。

    明中信起身前往为祖母治病疗养。

    此地民风淳朴,自然没有什么夜生活可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夜晚格外静谧,一夜无话。

    翌日,明府门前。

    “请问,明府学堂是在这儿报名吗?”却见一位身着短衫,头戴四方巾,脚踏皂靴,年约十一二的少年上前探问。

    “是啊!”看门仆役回应道。

    “学生前来报名。”少年腼腆地说道。

    “啊!”仆役转身冲向宅内,“有人报名来了,有人报名来了!”

    “大呼小叫的干吗!成何体统!”福伯阴沉着脸望着仆役。

    “管家,外面有人要报名!”仆役一指外面。

    “好了,前面带路!”福伯说着往外就走。

    福伯来到少年面前,“是你要报名吗?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