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四章 中信遗泽-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八十四章 中信遗泽

    王守仁就是一番吩咐,将打扫战场的众将召集回来,安排布置迎接沐王爷,与沐家军会师之事。

    一番忙碌之后,城中一应事务皆处理得井井有条,一番检查之后,王守仁异常满意。

    这下,万事齐备,而沐家军在沐王爷的率领下,也来到了城外。

    王守仁自然是倾巢而出,一应众将整顿装束迎出了五里之外。

    相见之后,自是一番寒喧,沐王爷沐昆不经意间却是不断左顾右盼,好似在找寻什么人。

    王守仁微微皱眉,难道沐王爷有什么事?

    然而,值此之时,却也不好相询,于是,在一片详和的气氛当中,沐王爷进城了。

    待众人在衙门大堂坐定,王守仁冲沐王爷一拱手,“王爷,此番会师,不知你随后的打算是什么?”

    “好,钦差大人既然开门见山,本王也就不客气了!”沐王爷沐昆一脸笑意,拱手道。

    “王爷请讲!”王守仁点头道。

    “不瞒钦差大人,虽然,现在咱们势如破竹,那弥勒会贼寇们看上去如土鸡瓦狗一般,但是咱们心中清楚,其实,那弥勒会暗中还不知道有什么底牌,故而,本王在此请钦差大人继续率军咱们一起平定这云南叛乱!”沐王爷站起身形,郑重其是地抱拳向王守仁恭请。

    王守仁一听,为之愕然,久久不语。

    而沐王爷沐昆也在那儿站着,抬眼望着王守仁。

    王守仁稍作沉思,微微一笑,笑容中充满了歉意,“王爷,实在是抱歉啊!”

    “怎么?”沐王爷沐昆为之一愣。

    “其实,之前本钦差已经想过了,此番会师之后,就得向王爷表示歉意,不能再与王爷携手平乱了!”王守仁解释道。

    “这?”沐王爷沐昆一怔,疑惑地看向王守仁,那眼神中充满了探究之色。

    “实不相瞒,王某本心实在是想要与王爷共同携手将这云南平定,但是,毕竟本钦差皇命在身,不敢再耽搁,否则赈灾除疫没有完成,王某可是要受到惩治的!”王守仁笑言道,“故而,接下来,本钦差将会致力于赈灾除疫的后续事宜,不敢有所懈怠!”

    “原来如此!”沐王爷沐昆笑着点头。

    这次,沐王爷可是由衷地笑了起来。

    王守仁看得出来。

    “所以,还请王爷体恤!”王守仁一拱手。

    “钦差大人客气了!”沐昆连忙抱拳,“钦差大人皇命在身,本王自是不敢强求!不过”

    说到此处,沐昆面现一片为难之色。

    “王爷有话,但讲无妨!”王守仁笑道。

    “本王听说,钦差大人军中有一利器,故而势如破竹,不知能否借与本王,当然,事后必然归还,也可以用银钱稍借!”沐昆小心翼翼地看着王守仁,时刻观察着王守仁的表情。

    “王爷此言差矣,不知王爷从何处听得此信。本钦差破城乃是凭借的诸军将士的勇猛无敌,根本没什么利器!也不知道是谁的谣言,这令我军将士情何以堪!”王守仁立刻摇头否认,还一脸的义愤填膺。

    啊!沐昆没有什么表情,依旧是深深望着王守仁,看王守仁的表演。

    当然,王守仁之前已经得过明中信的嘱咐,本就已经将那些蛛丝马迹抹得一干二净,而且心中早有准备,自然是毫无破绽,哪里能令得沐王爷看出来。

    故而,沐昆根本无从探寻,更别说是从他的表情中发现了。

    沐昆毕竟身份特殊,也不会在此事上一直纠缠,笑笑,并不深究,主动转移话题道,“对了,不知道咱们那位万家生佛明师爷现在何处?本王还真想见识一下这位拯救万千百姓的功臣!也好代云南百姓好生谢谢他!”

    说着话,他四下打量,想要找出明中信来。

    然而,就在他的话音刚落,一瞬间,众人的面色瞬间转为阴沉,不,可以说是沉痛!

    沐昆愕然了,他不知道,为何这些人一听自己想要见见明师爷,就如此的一番表情,难道?

    他不敢想像,也不敢故乱开口,毕竟,此时的明师爷在云南百姓中的声望高不可攀,他也不敢随便猜测,深怕触碰了什么忌讳。他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王守仁,等候他的解释。

    “唉!”王守仁未语先叹,“其实,明师爷就在后堂!”

    “那就请明师爷出来,我好生谢谢他啊!”沐昆一听,面泛喜色。

    “只怕他无法出来了啊!”王守仁轻轻摇头道。

    “怎么?受伤了?”沐昆一脸震惊,但随即就是一阵疑惑,不对啊,明师爷是文人,绝对不会上阵杀敌啊!他又是如何受伤的?难道,钦差大人知晓他的小心思了?

    沐昆不由得一阵心惊。

    “不错,明师爷真的受伤了,而且是重伤,能否醒转,还真是得看老天爷是否开眼了!”王守仁一脸的沉痛,一脸的悔恨。

    “究竟是什么伤?军中不是有御医吗?难道还不能治疗明师爷的伤势?”沐昆疑惑不已。

    “王爷见笑了,吴某还真的无法治疗明师爷的伤势!”吴御医在旁就是一阵尴尬,站出来为其解惑。

    啊!沐昆心中一阵失望,难道,自己与那明师爷真的就缘悭一面吗?

    “王爷还请宽心,其实,明师爷受的伤已经给予了治疗,也没有生命危险!”王守仁解释道。

    沐昆一听,为之释然。看来,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但是,”王守仁踌躇一下,还是将实情告知了沐王爷,“明师爷自己也醒转过,他言明,自己的伤势太重,必须静养,而且他随后就会昏迷不醒,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行醒转,但还是告诉咱们不用担心!”

    哦!沐昆面泛失落之情,不过,人家都已经昏迷了,自己还能如何?罢了,看来,自己真的是与这明师爷无缘啊!

    至此,他也就死心了!

    “钦差大人,既然本王与明师爷无法相见,那就待日后明师醒转之后,请钦差大人代本王向明师爷抱以诚挚的谢意!”沐昆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一拱手,诚恳地向王守仁拜托道。

    “好,本钦差应下了!”王守仁自无不允。

    至此,这个话题揭过。

    “钦差大人,既然你已经决定率军前去赈灾除疫,那么,这些城池?”沐昆瞅了一眼大堂外,冲王守仁道。

    王守仁自然明白,这是向自己询问这些城池今后的归属,也是询问这平乱的功劳要如何算!自然想到了明中信之前的嘱咐,心中轻叹,还真是应了明中信的话,再这样攻城掠地下去,只怕人家心中真的会对自己有意见啊!

    “接下来,自有邵绩将军向你说明我们一路之上的情形,那些城池的情况也会予以详尽说明,当然,随后也就没咱们钦差卫队的事了,自然由沐王爷派人接手!”

    话说到此处,沐昆自然知晓,王守仁没有与他争功的心思,这是将功劳尽数卖与他了,当然,他不会那么不懂事,自然会在随后的上奏当中提到钦差大人在云南平乱之中的贡献,分一杯羹又如何,只要王守仁识趣就好!

    本来,来之前他还担心,这王守仁少年得志,少年气盛,想要立下大功,毕竟,这是王守仁第一次受命钦差出来办差,想要大的功劳,也无可厚非,但如果动的是自己的地盘,抢的是自己的功劳,那他可就不会客气了!

    但现在见王守仁居然如此的知情识趣,自然不介意将功劳分润一些给他!

    于是,在谦和愉悦的气氛当中,二人达成了一致意见。

    随后,就是一系列繁琐的交接仪式,之后,两队人马分道扬镳,各忙各的。

    接下来的日子,就简单了。

    沐王爷沐昆继续带着沐家军驰骋在云南行省,平乱,安定人心。

    而王守仁则是安心带着吴御医等太医们组成的防疫队,在明义等钦差卫队的保护下,沿着沐王爷一路行来的路重新上路,开始了新一轮的赈灾除疫活动。

    一时间,钦差大人在云南行省的声誉瞬间爆棚。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云南行省好像陷入了极其和谐的氛围,而令人吃惊的是,那些弥勒会的余孽好似再也没有了心气,一个个都抵抗乏力。

    而沐家军在云南行省势如破竹,逐渐收复着各府。

    这一日,终于,吴御医带着满脸的笑意来到王守仁面前,汇报病疫已经尽数除去,一时间,王守仁为之恍惚,待他醒转,感觉真的是恍如隔世啊!

    从自己出得京师,一路之上,弥勒会的阴影就徘徊在自己周围,威胁着自己的安全,而自己在战战兢兢中,怀抱着赈灾防疫的目的,来到了云南行省,真可谓是举步维艰!

    但是,自己在明中信、李兵、吴起、明义、沐将军、邵绩、吴御医等人的辅佐之下,一一踏过了这些深坑,几败那弥勒会,将弥勒会的阴谋一一破坏,当然,这其中明中信可谓是劳苦功高,这一点,自己是不会忘记的!

    而今,自己居然将这赈灾防疫之事尽数完成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既然事情已经完结,王守仁自然没有再在云南呆下去的想法,虽然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但是,官场中人,各司其职,自己绝不能越权管这云南之事啊!之前自己已经管得够多了,幸亏当是云南行省没有能力回天,自己也算是帮了他们一把,当时他们不会有所怨言,但如果自己现在在人家已经胜券在握的时候再插一手,只怕任谁也不会再心存感激之情,反而会怨恨自己,抢夺人家的功劳!

    故此,王守仁立刻与云南布政使司取得联系,要求云南布点政使司派人前来宜良县城,将事情交接清楚。

    接下来的日子,王守仁就在宜良城内安心静候,一则,待明中信醒转,二则重新检点一下自己的赈灾除疫的成果。

    这一检查,他嚯然发现,明中信居然在不知不觉当中,将宜良城建成了一座坚城,而且城内的一应建筑尽数被明中信用那种叫什么“水泥”的东西建成了,还将大道尽数筑实,而且分布得极是合理,令宜良肃然一新,这可是意外之喜了!

    而且,据赵明兴等人讲述,这些建筑如果是小的地震天灾,也能够抵抗一阵子,而不会立刻倒塌,也算是为宜良百姓做了一件有利之事!

    更甚者,明中信居然还嘱咐过赵明兴,将这水泥制作之法教给了那位赵秀才,让他在这云南开枝散叶,令这项技术传遍这南疆之地。

    这可就令得王守仁更加心神震荡,毕竟,这个时代,如果你有一项技艺,这可是能够传承百代的,能够成就百代的富贵,而明中信居然眼睛都不眨地就传给了赵秀才,他的心还真大啊!

    然而,这些还不算什么,最令他震惊的是,明中信之前在宜良鼓捣的那些学堂,也有了一定的规模,要知道,当时他以为明中信只不过是想要建立学堂,令那些百姓心宽不再受那些弥勒会贼寇的蛊惑,毕竟,将那些小孩束缚在一起,让百姓心宽,同时令他们心生忌惮,不敢随意屈从那些弥勒会贼寇!起到安定人心的作用!

    当时自己就是这样想的,故而也就任由明中信施为。

    未曾想,现在学堂居然被那位李员外等富户资助,成为了宜良的一座私立私塾,而且任由百姓小孩前来读书,当然,王守仁心中清楚,正是明中信的那些言行,令这些富户良心发现,更兼明中信对他们还有救命之恩,故此,才这般慷慨地出资资助,而且,明中信还建立了明确的制度,重新将私塾分为了几大块。

    一则为学堂,学习四书五经,走那读书人的科考道路,而且明中信许诺,回京师之后,必然会每年将一些印好的书籍捐赠给宜良这座学堂,而这一条路却是那些乡绅富户的子弟的必走之路,明中信不怕他们不心动,毕竟,如果与明中信、王守仁建立了关系,今后在京师他们也算是有了人脉,相信今后如果走科举之路,必然会有所借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