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 南疆乱势-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八十五章 南疆乱势

    二则为武堂,学习武艺,参与武举,卖与帝王家,这一点,他已经与沐将军达成了一至,沐将军将会派将前来教授,在此,不得不说一句,那位沐将军不是别人,正是下一任的云南王,之前只过是派来与王守仁打好关系,建立自己在京城的人脉,当然,这一点王守仁与明中信心知肚明,所以明中信才将如此重要之事拜托于他,毕竟,无论如何,沐将军今后在京师必有借重之处。

    三则为数堂,也就是培养帐房人才,这些人才今后将会服务于那些富户,同时也令得那些百姓子弟今后也有了谋生技能。

    四则为医堂,也就是培养医者的地方,而这一点,明中信协调,与吴御医达成了一致,如果医堂中出现人才,可以前去南京找他,到时,他也能够为其谋取一官半职,这也算是另辟蹊径,给宜良百姓指明了另一条官路。更何况,明中信还捐了一些医书,这也令得之前明中信让吴御医将防疫之法传与这宜良城中百姓的嘱托有的放矢,为云南天灾做了一把贡献,相信这宜良城中的百姓会很乐意的!

    当然,明中信的谋划不只于此,但他却已经向这学堂的负责人赵秀才承诺,之后他在京师也必将会援助这座他亲自建立的学堂,只要能力所及,必然有所帮扶。

    这真可谓是宜良的百年大计啊!宜良百姓后代有福了!王守仁心中感叹!怪不得明中信那般嘱托呢!他之前那些嘱托虽然没有提及这个学堂,但却在字里行间已经做出了对这个学堂最好的安排,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而且,有此学堂在,只怕明中信在云南宜良的烙印要深深印于宜良百姓的心中了啊!再配以明中信万家生佛的尊称,只怕这明中信在这宜良要飞啊!

    当然,这些他也羡慕不来,毕竟,他在宜良心中,不,在云南百姓心中,也是有着浓重的一笔的,只因为,明中信无论做什么,都是在他的领导下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他在宜良百姓后代当中,却没有明中信的威信高,这是没办法的,这,就是百年大计的威力!

    在王守仁感慨之余,终于云南布政使司的特使来了,与他一番交接,官方凭印,走了一番过场。

    其间,特使代表梅老头向王守仁致歉,言明本来布政使大人想要亲至,但确实是走不开,只因为现在的云南行省一大堆事务都必须处理,毕竟叛乱之后的一切都得大治,否则,出了茬子,对不起朝廷,对不起百姓。

    这些,王守仁自然表示明白,表示理解。

    经过一系列繁琐的交接仪式之后,终于一切事务齐备。

    终于,王守仁率钦差卫队无事一身轻地向南京进发。

    当然,明中信定然是要带上的,不知为何,明中信居然不是未醒,到现在,他可是已经躺倒十余天了啊!

    但是没办法,不能等他啊!于是,只好备上马车,由兰馨儿照顾,学员们在内护送,钦差卫队在外警戒,严密的安保措施,确保明中信再不会遭逢不测,起程!

    至于云南境内的叛乱,与咱们钦差卫队又有何关系呢?人家地方官府都忙不过来呢!

    当然,沐王爷也听说了王守仁要回京师复命,令沐将军送来了礼品谢礼,王守仁再三推辞,但人家言明,其中有一部分是给明中信的,他也就不再推却,只好代其收下!

    于是,钦差卫队的车队又增加了一长溜!

    在这赶往南京的一路之上,钦差卫队中的李兵、吴起、明义警惕万分,深怕弥勒会再来个偷袭,昼夜警戒,确保卫队不会遭袭。

    然而,还别说,回程居然是如此的安稳!毫无袭扰!真是令人不可思议啊!

    当然,一路之上钦差卫队也确实见到了一些贼寇们在劫掠百姓,于是,出手了,在无比强力的实力之下,这些贼寇如同土鸡瓦狗一般,被杀了个人仰马翻。

    对生擒的贼寇们进行了一翻刑讯逼供,却郝然发现,这些贼寇们居然并非弥勒会余孽,而是一些流寇,只不过乘着南疆大乱之际,出来刨食而已。而且,像他们这样的还真的极多,只不过规模太小了,无法攻城掠地,只能冲落单的百姓出手。

    王守仁不由得感叹,南疆一乱,这些牛鬼蛇神都出来了,这还真是乱事之秋啊!

    这一刻,王守仁心中有了决定,这一路之上,如果没有遇到贼寇们还则罢了,如果遇上了,就必须除恶务尽,不管是落单的贼寇,还是弥勒会的贼寇,杀无赦!绝不能让这些老鼠屎,将这大明的南疆搞得乱七八糟!

    于是,这一路之上的贼寇们就遭殃了,被钦差卫队扫荡一空,当然,这只是在钦差卫队前往南京城的路上,其它地方的王守仁也顾不过来,还是留给地方官府官军去操心吧!

    而令人想不到的是,这本来就没有功利心的举动,却获得了广大百姓的拥戴,一时间,南疆流传开了钦差卫队的传言,说是钦差卫队前来帮助南疆各地平乱来了,这下,令王守仁始料未及,但传言已经传开,他也无法进行避谣,很是无奈,只好默认了。

    至于各地官府官军如何想,那就也由得他们了!

    当然,如果再遇到贼寇,他自然还会出手,这是毋庸置疑的!

    于是,钦差卫队的名头更响!

    而与此同时,在贵州的一处边境处,一队人马正在缓缓前行。

    当先两人正在攀谈。

    “特使,为何咱们不再云南坚持,反而撤了呢?”那李姓神秘人皱眉向驱马走在前方的特使问道。

    “怎么?有疑问?”特使却是一脸的轻松,淡淡然道。

    “不错,我不理解,既然那王守仁已经收手,而且,明中信已经被袭,现在生死不明,为何咱们却不再致力于云南行省的独立大业呢?”李姓神秘人点头表示不解。

    “独立大业?”特使嗤之以鼻,“李大人还真是心大,你觉得,咱们现在还能够谈及这个大业吗?”

    李姓神秘人皱着眉头望向特使,这是怎么个意思?难道其中还有什么不对吗?

    但是,他知晓特使不会无的放矢,皱眉细想,抬眼无意间看到前面扛旗有些无力的军士,心下稍稍有些恍然。

    “你是说?”他一指身后的士气全无的贼寇们,探寻的目光投向特使。

    特使也不再故作神秘,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觉得咱们现在云南行省内还有多少兄弟?”

    “这?”李姓神秘人有些迟疑,眼中的恍然之情更加明显,“你是说,现在咱们的兵力已经不够掌控云南行省了?”

    “嗯!”特使眼中闪过一丝痛楚,点点头,“之前咱们如果攻城掠地,想要掌控云南各府各城,在各地的兄弟还算够用,而且,我也有所考虑,才向王爷借了兵,想要将那沐家军一网打尽,将其这么多年的声誉打落尘埃,到时,这云南行省就由得咱们随意驰骋了。但是,经过这王守仁一番掺和,再加上那后黎王朝的援兵插手,令得咱们的兵力捉襟见肘!”

    李姓神秘人微微点头,表示认可。

    “这倒也不怕,只因为,咱们还联络了一些土司,给他们一些好处,令其到时帮助咱们控制这些府也算有所仗侍,只需要小心布置,控制各府各城倒也足够。况且,咱们还有那疫病之毒,能够令官军忙得焦头烂额,拖住他们,无法腾出手来阻止咱们。而咱们乘此时机将整个云南的核心----云南府拿下,到时,即便他们不被病疫拖垮,只怕也会后继无力,阻止咱们独立云南而不得。但是,随后钦差卫队居然拿出了那些武器,这就令得战事有所倾斜,令得咱们的伤亡惨重,无奈之下,我只好转变了思路,想要试探出这些武器的来源,到时再派人抢夺那制作之法,如果有那些武器支撑,只怕咱们的大业会无比顺利,又何愁这云南行省一地,到时,南疆在只手之间被咱们独立也不是什么难事!”

    “未曾想,那钦差王守仁居然临时收手,居然前去完善赈灾除疫,令得咱们无力攻伐,毕竟,人家是在占领城池的腹地展开,再加上之前的偷袭未成,王守仁身边的防卫必然严密,这下,咱们就无力再进行偷袭,想要获得那些武器更是难上加难,但同时咱们的兵力也损伤极是严重,根本再也无力在云南行省有所作为,故此,我只能退兵,好在,咱们的另一个目的已经达成,不然,此次一番忙碌,却空手而回,只怕我也无法向尊主交待了!就算这样,只怕一场责罚也是躲不过去的!”特使苦笑道。

    “但您真的甘心吗?就不想去报复一下那王守仁,再确认一下明中信是否身死?”李姓神秘人若有所思,目光闪烁,口中试探道。

    “不是我不想去,而是如今的情势变化,只怕无法如咱们的意愿啊!你应该知晓,更何况,那王守仁既然能够调来各行省的援兵,即便他们未曾真正出手,但他们的到来,也预示着,南京朝廷只怕已经有了警觉,咱们这次的目的要大打折扣了!尤其是还有王守仁军中所持的那些武器,更是不能轻举妄动。此番前来,尊主重托于我,我必不能令他的心血尽废,尤其是与王爷的约定,我必须亲自检查走访一番,才能确认,咱们的目的是否真的已经达到!否则,我无法安心!相比之下,还是咱们的大业为重啊!”特使摇头不已。

    提及尊主与王爷的约定,李姓神秘人深以为然,也就不再对此有何意见了。

    “对了,不知道李大人在南京的座探是否有信传来?”特使突然转头问道。

    “据都察院获得的消息,此番魏国公那老匹夫确实之前就已经与这王守仁暗通款曲,只怕在南疆已经插下暗桩了,即便之前南京朝廷没有应对,此番也必然就坡下驴,为了平定叛乱,与魏国公必有苟且,咱们举步维艰啊!”这下,轮到李姓神秘人苦笑了。

    “这样啊!”特使轻轻点头,丝毫没有一丝焦虑。

    “怎么?特使已经知晓?”李姓神秘人有些疑惑了。

    “据线报,之前那在南京城内与魏国公打交道的正是那位钦差大人乃是明中信所扮,依明中信的尿性,只怕他必然察觉到了我的布置,有所建言,也在所难免。让我惊讶的是,那魏国公居然没有因丧子之痛与王守仁决裂,还与之能够达成协议,这还真是出乎我的预料!”特使轻笑,“不过,有那明义在王守仁之侧保护,我倒是之前就有所猜测,魏国公必然有所布置,果然,后续的事宜验证了我的想法。”特使耐心解释道。

    李姓神秘人面色阴沉,看了特使一眼,这家伙,既然之前有所猜测,就应该及早告诉咱们,让咱们有所准备啊!现在这算怎么回事?事后卖好?还是事后敲打呢?

    他心下明白,自己代表王爷前来与之接洽,送兵源与他,这是王爷对尊主的示好,也是他们的协定,但要说王爷与尊主之间就一点嫌隙也没有,他是不信的!

    但这特使居然放着大好的合作不顾,也不通知咱们提前做好准备应对,而是看咱们的笑话,这却是有些过份了!当然,今时今日,自己身在人家军中,也无法责难啊!不过,小子,我记下了!日后有你瞧的!

    “唉,特使啊,你既然有了信,就立刻告知咱们,让咱们提前知晓,相信能够令那魏国公吃个大亏啊!”李姓神秘人转换为一脸诚恳,亲切地埋怨道。

    特使笑笑,冲李姓神秘人一拱手,“李大人,你有所不知,其实,我不告诉你们,这是为的王爷好啊!”

    啊!李姓神秘人呆住了,这让咱们损失人手,还无所应对,损失惨重,居然是为的咱们好,这可真是天下奇闻啊!

    “内中深意,特使教我!”李姓神秘人也是玲珑剔透之人,瞬间反应过来,一脸的请教表情,冲他一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