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伏兵四起-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九十二章 伏兵四起

    就在大家尽皆在找钦差卫队之时,钦差卫队却是来到了沂蒙山区,正在艰难跋涉着。

    沂蒙山,古称“东蒙”,又名“云蒙”,是沂蒙山区最高大的山脉。它横跨费县、平邑、沂南、蒙阴四县,东西长约150华里,南北宽30华里。蒙山有三主峰:东面海拔1001米的叫望海楼,旧称东蒙;中间海拔1026米的叫挂心橛子,又叫云蒙;最为险峻的是西边海拔1156米的龟蒙顶。

    在龟蒙顶的南山根,有颛臾国遗址。据史书记载,周王封伏羲氏的后裔在此建国,负责祭礼蒙山,叫做颛臾,附属于鲁国。传说颛臾王在蒙山下的万寿宫举行过祭礼蒙山的典礼,后来,人们就在这里修建了一座庙宇,叫做谒蒙祠,这就是郦道元在《水经注》上所说的“蒙祠”。

    巍巍八百里沂蒙,主要由沂山、蒙山、北大山、芦山、孟良崮等高山携带无数丘陵组成。沂山、蒙山、鲁山都在海拔千米以上,山高坡陡,崮险岭峻,峰峦连绵,山崮层叠,悬崖峭壁,巨石嶙峋,古木参天,飞瀑流泉,涧深溪清,沂河、沭河萦绕如带。文峰山、浮来山、羽山、马髻山以及七十二崮,雄奇秀幽,风光旖旎。

    沂蒙山区,自古名人辈出、灿若群星,令人叹为观止,孕育了宗圣曾子、孝圣王祥、智圣诸葛亮、书圣王羲之、算圣刘洪、东晋名相王导、一代名相匡衡、一代名将蒙恬、羊祜、著名书法家颜真卿、著名教育家《颜氏家训》作者颜之推、《文心雕龙》作者刘勰、孔子师郯子、著名天文学家何承天、书法家王献之、著名文学家公鼐、鲍照等众多历史名人。

    王守仁为防止前路之上有弥勒会贼寇袭扰报复,在接到陆明远让赵师傅带给他的山东情势分析信件之后,他不敢冒险,置大家于险地,临时改变了行程,折向了沂蒙山区,希望能够躲过袭扰。

    当然,王守仁他们没有心思观赏这风景,以及领略这历史人物的风貌,只是一心赶路,真真是暴殄天物啊!

    一路之上钦差卫队警惕万分地缓缓前行,必须确定前方没有危险,李兵与吴起才下令前行,但是山路崎岖,甚是难行,军士们则甘之如饴。

    但护卫王守仁的官军却是叫苦连天,本以为此次护送钦差大人是份优差,未曾想,这位钦差大人还真能折腾,放着好好的官路不走,却是折到了沂蒙山区,非要走这崎岖山路,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然而,他们既然身负护卫之责,自然不敢怠慢,只好咬牙坚持了!

    而明中信却是受罪了,只因为,这山区之中可不能再行在马车当中躺卧了,于是,明中信的行进就换了一种方式,被人用担架抬着!只因为,他是昏迷的,其他方式对他的身体皆会有所损伤!这,是大家一致议定的。

    于是,兰馨儿自然无法再在一旁照顾,于是,她也享受了这种方式,当然,她就不是用担架了,而是坐于箩筐之中,被轮流背着。没办法,谁让她是明中信的红颜知己,今后更是明家主母来着,学员们死说活说,让她上了箩筐,当然,这也是王守仁许可的!

    虽然中途辛苦,但还别说,这一路之上却是安全无比,并无人袭扰。

    这也令得王守仁安心不已。

    而这,也是官兵们无法找到他们的缘由,只因为,他们尽皆找那些能走的羊肠小道,当然,也有当地的山民带路,不然,迷路了怎么办?

    就这样,他们顺利地走出了沂蒙山区。

    “大人,前面出了尧山,就是青州府,不知道大人是否要去青州府城进行报备?”李兵来到王守仁面前,低声询问。

    王守仁瞬间眉头紧皱,陷入沉思。

    尧山,山东省临朐县境内名山,相传为远古大帝尧的出生地。山上有洼地,内有尧诞生处、古寺等名胜古迹。

    地处青州府内,出了西南角山口,就是青州府城。

    青州府,明朝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置青州府,治所益都,即今青州市益都镇益都城。属古九州之一;汉武帝元封五年(前106)置青州刺史部;西晋怀帝永嘉五年(311)筑广固城;东晋安帝隆安三年(399)为南燕国都,义熙六年(410)筑东阳城;北魏孝明帝熙平二年(517)增筑南阳城。

    明朝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改元代益都路为青州府,辖潍州、莒州、胶州三个州和益都、临淄、博兴、寿光、昌乐、临朐、安丘、诸城、蒙阴、沂水、日照、昌邑、高密、即墨、高苑、乐安(广饶)16个县。后将潍州、胶州、高密、昌邑、即墨划归莱州府,仍领13县1州。府的长官为知府,另设同知、府判等官。知府掌管“一府之政,宣风化、平狱讼、均赋役”,同知为知府的副职,通判仅负责粮运及农田水利之事。

    如果是为的安全起见,根本不用去见青州府知府,毕竟,青州府内人多眼杂,消息必然会泄露,如果被弥勒会贼寇们知晓自己等人的行行踪,如果有心,必然会前来截杀。但是,即便咱们不去与青州府接触,但只要出了这沂蒙山脉,必然会与百姓们有所接触,行踪暴露也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更何况,还有那护卫军士们需要与青州府交接,毕竟,他们可是南直隶的军士,此番前来也是护卫自己周全,但现在已经进入山东行省境内,自然得与山东行省内的府县进行交接,好回去复命,人家可不会再与自己一起潜行而去。毕竟,各有职司,自己不能强制性要求人家听自己的!

    如此想来,也罢,还是去见见吧!这一路咱们行来,也需要补充一些粮草了!见见又何妨!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不信了,云南那么大的叛乱都走过来了,如今还能在这山东行省,朝廷控制的地区出什么事?

    王守仁拿定主意,一声令下,大军开拨,直奔山外。

    当然,必要的斥候探子自然是先行一步,前去查探。

    临近山口,大军停下了前进的步伐,安营静候。

    探子来报,并无异样,王守仁一声令下,钦差卫队开拨出山。

    钦差卫队小心翼翼前行,四面派出了斥候探子,务必保证如果有贼寇袭扰,能够及时反应过来,御敌于十里之外。

    然而,一切风平浪静,并无乱象。

    王守仁等松了口气。

    大军前行,远远的,炊烟袅袅,人声鼎沸,一片祥和之气。

    众人望去,哟,居然来到了一个小镇外,小镇内一切如常,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但王守仁不敢大意,派了吴起带兵进入小镇,看能否补充粮草!

    吴起应命而去,倒也回来得快,而且带来了好消息,小镇之上的百姓甚是好客,而且有那富户将储存于家中的粮食取出来,要卖与钦差卫队。

    王守仁一听,面色一沉,望着吴起,沉声问道,“吴将军,你所说确实?没有一点虚假之事?”

    吴起讪笑不已,目光闪躲,显然,他有未尽实言。

    “说!”王守仁这下不悦之极。

    吴起一见王守仁变脸,不敢再行隐瞒,将事实一一道来。

    却原来,他刚刚带兵进入小镇,百姓们一片惊慌,如同惊弓之鸟,纷纷躲回了家中,从门缝当中探查着他们。

    吴起一阵疑惑,连忙抓住一位百姓,询问这是为何?

    却原来,年前已经经历过了一场变乱,而且山东行省各地皆有贼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尤其是那些河南江北行省分派来的灾民中,居然有些贼寇乘机作乱,虽然后来经过官军插手,平定了叛乱,然而,百姓们心中的阴影可是太深了!一见有军队前来,自然是躲避不及,哪敢上前答话。

    吴起一听,皱眉不已,心中理解百姓的苦衷,也就不再骚扰百姓,问明镇上大户所在,上门而去。

    吴起不想惊扰百姓,但再不补充粮草只怕咱们真的要喝西北风了。于是,就想要到大户门上,用银钱买些粮草,以供急需!

    然而,正如之前百姓所言,河南江北行省的灾民前来,需要安置,于是,知县大人派人前去各县各乡各镇募捐钱粮,尤其是大户,一番消耗之后,到现在,刚刚过冬,任谁家中也没有多少粮食了,就连自给自足都快不够了,岂能向他售卖?

    于是,大户自然是推辞不卖。

    吴起心中理解,也就不再急躁,反而向大户打听哪里有粮食?

    他本想向大户打听消息,如果有大户家中余粮甚多,他就上门去买。

    然而,人家乡里乡亲,自然不会出卖乡邻,百般推托。

    这下,吴起被激怒了!

    大怒之下,他将大户扣押,令其管家前去邀请小镇上的大户们,要求每家出一点粮食,当然,他是用银钱买的。

    于是,大户们在他的威胁之下,无奈同意售卖。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吴起望着王守仁讪讪而笑,“大人,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如果咱们再不补充粮草,只怕不只是马匹要被饰饿死,就连咱们,只怕也够呛啊!”

    “这,就是你的理由?”王守仁怒目而视,这吴起做的是什么事?居然如此对待百姓?真是可恶!

    吴起一听,知晓大人真的怒了,不敢再行诡辩,低头认错不语。

    “走,咱们进镇去向百姓赔罪!”王守仁见他认错,也不为已甚,缓缓道。

    “不行!”未等吴起说话,旁边的李兵面色一变,反对道。

    “怎么?吴将军犯错,我带他前去认错道歉也不行?”王守仁紧锁眉头,怒视李兵道。

    “大人,安全第一啊!”李兵收敛神情,凝重道,“现在小镇中虽然没有危险,但谁能保证没有刺客呢?毕竟,人是活的,咱们也无法一一排查。如果您亲涉险地,遇到危险,让咱们如何自处?”

    “这?”王守仁一阵沉吟,他清楚,李兵说得有道理,但这吴起做的真心不妥,自己总得为他擦屁股吧!

    “大人,不如,你在此歇息,就由末将陪吴将军前去认错道歉,安抚一下百姓,您看如何?”李兵提议道。

    “也好!”王守仁沉吟一下,点头同意。

    “那末将就快去快回,还请大人千万注意安全!”李兵一拱手,拨马向后退去,拉过偏将一番吩咐之后,拉着吴起而去。

    王守仁望着这二位的身影,长叹口气,这吴起还真是不省心啊!如果明师爷在的话,哪还用这吴起出马,一切就都办得妥妥贴贴了!

    想到此,他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身后那被担架抬着的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之前在沂蒙山区当中,由于山路难行,他们早已将马车弃用,只留下马匹,故此,现在可没有之前那么舒服了!但如果为的安全起见,倒也不亏,就是这明师爷的身体可还吃得消吗?也不知道,明师爷什么时候能够醒转?

    看看去!终究心中有些忧虑,他拨马,就要前去探望明中信。

    然而,就在此时,突然,有人惊叫一声。

    快看!

    王守仁心下一惊,望向那人。

    却只见,一位军士正手指小镇方向,满面的惊骇之色!

    难道小镇出事了?王守仁心中咯噔一下,抬头望向小镇方向。

    却只见小镇之中火光四起,喊杀之声隐隐传来,不绝于耳!

    遇伏了!王守仁立刻判断到,吴起与李兵这是遇到埋伏了,难道,这小镇之中还真有弥勒会余孽作乱?同时,他心中深深庆幸,幸亏刚才李兵拦住了自己,否则,只怕自己也中了伏了!

    既然中伏了,那咱们就必须得立刻营救啊!

    王守仁心中有了决断,立刻冲偏将招手。

    偏将也已经面色大变,一脸的焦急之色,毕竟,李兵、吴起虽然是他的上司,但更是他的战友,此时遇伏,他岂能不担忧?

    “马将军,立刻率军前去营救二位将军!”王守仁沉声吩咐道。

    偏将张口就要应诺,突然面色大变,一跃而起,扑到了王守仁马上,一把将其推下了马匹。

    嗖!一声箭响,噗!一串鲜血。

    血光四溅!

    偏将张张嘴,呵呵无声,满眼的遗憾,翻身栽倒于地。

    而王守仁一个驴打滚,站起身形,灰头土脸,望着偏将倒的身躯,一脸的骇然之色,满眼的愤怒。

    “迎敌!”王守仁厉喝一声。

    军士们早在偏将落马之时,就已经呈盾字阵形,作战斗态势,将王守仁与马偏将的身躯围在当中。

    四面喊杀之声响起,一时间,杀声震天,伏兵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