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 回马枪-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九十四章 回马枪

    王守仁最后看了一眼身后,只见那亲卫队长正声嘶力竭的指挥着军士断后。而那些贼寇们却是蜂拥而上,瞬间就将亲卫队长他们淹没于人海当中。

    王守仁眼圈一红,轻叹一声,转头看向那护卫自己的南直隶军士。

    却只见南直隶军士们紧紧跟在自己人身后,边战边退,井然有序,自己还真是小瞧了天下英雄了。

    此时他才知晓,人家南直隶派遣来的军士自然有其过人之处,否则,绝不会派来护卫自己,自己之前有些目光短浅,以貌取人了。

    既然大家撤退有序,他也就不再关注,将目光投向前方的明家诸人。

    此时的明家诸人大杀四方,令得前方的贼寇们欲哭无泪。

    还没有靠近人家,就被一阵箭雨弹雨杀灭,这还怎么玩?

    幸好,明家诸人只是前进,并不纠缠于一时一地。

    就这样,在明家诸人的带领下,王守仁等居然不费吹灰之力,突出了重围。

    当然,身后是贼寇们的跟踪追杀。

    而亲卫队长他们早已经陷入了重重包围当中,估计,此番绝无生还的机会了。

    王守仁整理心情,指挥着军士们撤退抵御。

    一路上,且战且退。

    当然,王守仁已经派人前去附近的衙门求援,毕竟,这是大明的天下,岂能被一群贼寇追杀得如此狼狈!

    人家贼寇们也没有那么傻,岂能会一直追击?

    更何况,明家诸人在带领着王守仁等冲出重围之后,前队变后队,立刻为王守仁他们断后,这下,贼寇们的乐子可就大了!

    一时间,轰炸之声不绝于耳,枪弹之声不绝,箭矢之声不绝,杀得贼寇们尽皆哭爹喊娘,退缩不前。

    贼寇们望着眼前的残肢断臂,心中一阵胆寒,眼前的这一幕幕太过可怕了,还未接近大明军士,咱们的兄弟们就一个个栽倒在地,更甚者,居然在人群当中有如天雷般的轰炸令兄弟们粉身碎骨,这可真是太可怕了!

    一时间,他们畏缩不前,就算是贼寇首领下令斩杀畏缩不前的贼寇也无法令他们向前,毕竟,前进就是身死啊!也许,如果咱们都不前进,法不责众之下,就逃过了这一劫。

    他们的想法是正确的,就算那贼寇首领万分不愿,但也无法强行驱使大家上前送命啊!

    这就令得他们眼睁睁看着王守仁等从容撤退。

    当然,虽然他们心中畏惧,但却也远远地紧紧地盯着钦差卫队,并未放弃,而只是吊着,他们就不信,这些武器他们能够无限制的使用。

    还别说,王守仁等还真的没办法!

    无奈,他们只好沿途向邻近县城求援。

    然而,这些县城中却是并未派兵,毕竟,各县没有府县的命令,不敢擅离职守,故此,也无法为王守仁等提供什么应援。

    而王守仁他们更不可能将这些贼寇引到县城,令百姓生灵涂炭,于是,这一逃一追之间,大家只能相互无可奈何了!而前往青州府城的求援探子却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王守仁等早已经断了此念想

    追逃之间,王守仁稍稍回头看看穷追不舍的贼寇,无可奈何地轻叹一声,看来,得想办法摆脱这些跟屁虫了。

    他皱眉思索,同时在脑海中回忆着山东省的地形,看看有无能够摆脱追兵的有利地形,然而,却是一无所获!

    毕竟,现如今他们可是被贼寇们衔尾追杀,而且毫无应援之人,只能依靠自己,又如何逃脱?

    而且,显然,这些贼寇们已经发出信号,相信,咱们前方必然正在集结着贼寇们的援兵,前来围剿咱们。

    这可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

    “大人!”正当王守仁愁眉不展之时,突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哦!王守仁转头望去,不是别人,正是那位陆明远。

    “陆先生有何指教?”

    “大人,当前情势危急,不如,就兵分两路,由陆某引贼寇们而去,明家主等则由钦差大人引领!”陆明远望着王守仁建言道。

    “不行!”未等陆明远说完,王守仁勃然变色,厉声喝道。

    啊!陆明远吓了一跳,吃惊地望着王守仁,他可没想到,只是一个建议,钦差大人居然如此激动,这可是出乎他的预料了!

    他却不知,王守仁之前在前往云南之际,迫不得已之下,让明中信代他受过,那般屈辱,他至今依然记得,而且时时刻刻在提醒他,万不可再将部属抛弃,自己独自逃命,如今陆明远的提议可以说是正好戳在了他的心窝上,他岂能不变色?

    而且,他早已在心中暗暗发誓,遇到险情绝不再抛弃部属自行逃命,今后,只有战死的王守仁,而没有狼狈逃窜的王守仁!

    陆明远一提,他就予以否决,此番绝不能再由别人替自己承担这个责任了!毕竟,自己才是钦差!自己才是那个最应该承担责任的人!

    陆明远望着王守仁坚定的眼神,知晓无法劝说他,虽然心中有些遗憾,但更多的却是钦佩,试想有哪一位文官能在这兵凶战危之地拒绝最安全的逃困之路,反而选择与将士们同甘共苦呢?

    看来,中信没有帮错人啊!此番受伤也不冤!陆明远心中欣慰不已,反而坚定了维护王守仁的决心!

    但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前无援兵,后有追兵,这可怎么是个头啊!

    陆明远心念电转,再次思虑起这路人马的前程来。

    “大人,这样下去可不行了!”陆明远正色道。

    “那是自然!”王守仁苦笑一声,他心中也明白,这样下去,弹药迟早会耗尽,军士们迟早会疲累,那时候,就是这支军队的末日了。

    “不知陆先生有何见解?”

    “咱们必须找一个妥善之处拒敌,否则,尽早得被他们累垮拖垮!”

    王守仁自然无比同意。

    “如果钦差大人相信陆某,那现在就由陆某指挥这支军队!”陆明远目光炯炯地望着王守仁。

    这?王守仁一阵犹疑,毕竟,这陆明远虽然是明家人,但现在已经退出了,虽然前来援救,但终究不是明中信,能否信任呢?

    陆明远自然知晓王守仁的顾虑,一言不发,静候王守仁决定。

    王守仁看看身后那些正在浴血阻敌的军士,虽然有明家利器相助,但终究利器的有限,而且之前突围阻敌已经用了无数,这般消耗任谁也承受不了啊!

    现在,就出现了后继无力的态势,而贼寇们岂能放过这个机会,自然是不遗余力地进攻,力求将钦差卫队拖垮!

    王守仁一咬牙,也罢,就信他一回!相信明师爷的目光!这陆明远绝不简单!罢了!

    “好,就由陆先生暂时统率这支军队!”

    陆明远笑容一闪即逝,居然在一个官员身上看到了这决断,还真是难得啊!

    他自然是当仁不让,接过指挥权之后,一阵协调调度!

    哪队断后,哪队伏击,哪队护卫,哪队轮休,一应事宜,井然有序!

    王守仁心惊不已,很是欣慰自己的决定没错,确实,相比之下,人家的安排比之自己更加妥贴,而且,更加合适的将大家的优点利用了起来。

    但这陆明远怎么会有如此本事?怎么之前并没有听说呢?难道,明家真的是藏龙卧虎之地?随便出来一位就如此妖孽?

    他也终于放下心来,这陆明远绝非瞎指挥,更何况人家安排得井然有序,最大限度地令大家得到休息的机会,还能够保持战力不失,但就一点,这利器确实无法再行运用了。

    而陆明远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居然下令明家所有的利器从下一秒就不再使用,以备后用。

    明家人自然是听令而行,相比于王守仁,他们更加相信陆明远这个“自己人”。

    于是,令行禁止,虽然丧失了利器的加成,但是,钦差卫队的战力居然并未受损,还与贼寇们斗得旗鼓相当。

    这一点,尤其令王守仁钦佩,也庆幸自己及时决断,让位于陆明远,真心是让对了!

    当然,这些都是小节,最重要的,那陆明远居然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钦差卫队行进的方向。

    就连王守仁也没感觉到,但当他感觉到之时,却发现,已经再无力改变了!

    “陆先生,您这是?”王守仁一指前行的方向。

    “大人,原谅陆某未曾与你商议就改变行进方向!”陆明远倒也承认,点头解释道,“相信大人已经看过了陆某提供的山东地图情势,自然知晓,咱们如果再向北行进,那可是一马平川,更兼有河流湖泊阻道,如果不慎进入一条死路,到时前路断绝,只怕会陷入赶来援助的贼寇们的重重包围当中!全军覆没不在话下啊!”

    王守仁点头认可,但目光却并未稍离,依旧在等他的解释。

    “故此,为今之计,乃是找到一个可靠安全之地,驻地而守,等候山东行省各府县前来援救,毕竟,这山东行省可还是大明的天下,贼寇们即便围困于咱们,只怕也无法长久,毕竟,他们乃是大明的叛乱者,无法光明正大的长久呆于一地。这,就是咱们的优势!”陆明远轻声解释道。

    “那你这?”王守仁虽然点头同意,但指着大军前进的方向,一脸的疑惑。

    “不错,咱们正是前往尧山!”陆明远点头承认。

    却原来,陆明远居然带着贼寇们绕了个大圈子,重新回到了尧山附近。

    那尧山已经近在眼前了!

    “那尧山有一地易守难攻,咱们尽可以据守此地,静候援兵!”陆明远终于将目的说了出来。

    王守仁虽然不认可,但事已至此,只能同意,毕竟,当前陆明远的方案是最好的!不能再跑了,否则弹尽粮绝之时,就是咱们全军覆没之时!

    就在此时,突然,军中出现一阵骚乱。

    二人不由得将目光投向那处,而且尽皆显露怒容,如此时机,居然有人在乱我军心,可恨!可杀!

    却只见一骑飞马而来!

    二人凝神望去,哟,居然是那位南直隶的护卫将军。

    如此时机,他怎么会这般轻率,要知道,后面可是还有贼寇尾随,随时会出现状况的!二人一皱眉,勒住马匹,静候他前来,要问个明白。

    “大人!”护卫将军一拱手,冲王守仁道,“不知此番这是前往何方?”

    二人面面相觑,行啊,这护卫将军居然在防备贼寇之时还能注意到咱们的方向,不容易啊!

    “咱们此去乃是前往尧山,择地而守!”陆明远简明扰要地解释道。

    尧山!护卫将军双眉紧锁,望向陆明远。

    “将军久经战阵,想必知晓,咱们之前一直向前,但贼寇们却是穷追不舍,显然此番乃是志在必得,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再这般下去,只怕会弹尽粮绝陷入贼寇的包围当中,到时,不只是钦差大人会身死,咱们也逃不出去,无奈,我与钦差大人商议回转尧山据险而守,静候援兵!”陆明远笑道。

    护卫将军轻轻点点头,认可了他的说法!

    “当然,如果将军想要回转南直隶交差,那封信依旧在本官怀中,可以给你,回去交差!”王守仁补充道。

    他心中明白,此番虽然是想要据险而守,但是否能够找到险地,即便找到险地,能否坚持到援军前来,这都是不可预测之事,他也不想将人家南直隶派来护卫自己的军士们拖在此地,一同赴死!

    趁现在这个机会,他们可以分兵而去,有自己的书信解释,回去交差,虽然少不了责罚,但总比在此陪自己身死要强得多吧!

    护卫将军眼前一亮,望着王守仁从怀中取出的书信,双眼放光。

    然而,他看了半天,却并未伸手接过书信,只是苦涩一笑,摇头道,“大人,您这是说笑了,王某此来护送大人,自然会尽忠职守,岂能临阵脱逃!罢了,王某这就坚守岗位,只望大人脱险之后能够为这些军士请功!”

    说着,他一指那正在身后随时准备拒敌的南直隶军士。

    王守仁与陆明远面面相觑,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不错,不错,身遇险境,而且还有机会脱险,但这位王将军却是并未临阵脱逃,反而为身后的军士们争取!

    如此重情重义的将军,真早不可多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