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 冤家见面-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九十六章 冤家见面

    却只见,一骑驱马而出,来到谷口,冲谷内扬声道,“兀那汉子,通报你家钦差,故人来访,还请出来相见,吾有话说!”

    陆明远看向王守仁,以目示意,你认识?

    王守仁看到来人,先是一惊,随即苦笑不已,这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却原来,是那特使赶到了!

    本来自己这钦差卫队就已经即将弹尽粮绝,快要坚持不住了,再有这特使到来,依他那般智计,运筹帷幄之下,只怕咱们撑不了几日了!

    同时,他心中产生一种明悟,怪不得这些山东贼寇如斯聪明,能够猜到自己要从这沂蒙山区通过,还会从尧山出来前往青州府,现在见到特使,一切都清楚了,必然是他猜到的!毫无疑问!

    想想自己与明中信在云南行省将特使的各种阴谋破坏殆尽,令其在云南狼狈逃窜,这可是不共戴天之仇啊!

    相信这特使必然对咱们恨之入骨,否则,也不会有如此多次的偷袭暗杀了!

    此番前来,必然是想要一血前耻,那还有咱们的好?

    此番,咱们可真是山穷水尽了!

    王守仁心中绝望异常,然而,作为三军统帅,他岂能露劫?

    站于山坡之上,扬声叫道,“哟,居然是特使大人,不知特使与本官有何要说的?”

    特使一听,抬头望去,见正是王守仁,笑了,“钦差大人,云南一别,别来无恙乎?”

    “托特使的福,吃得饱,睡得足,甚好,甚好!不知特使为何来到山东,怎么不在云南继续大业呢?”王守仁笑着回道。

    特使一听大业二字,瞬间眼角紧缩,寒光毕现。

    “怎么?特使大人莫非遇到了什么难处?”王守仁故作询问状。

    特使一听,面色更加阴沉,深吸一口气,压下了上涌的怒气。

    “钦差大人说笑了,萧某怎么会有难处呢?倒是钦差大人,如今身陷绝地,不知道是否有意脱困而去呢?”特使压压怒气,强装笑脸反问道。

    “本官在此甚好,倒是让特使大人费心了!”王守仁自然不会在嘴上吃亏。

    “是吗?”特使笑笑,“经过此战,不知道钦差大人还剩下多少兵卒?不知还能不能挡住咱们几次攻击?”

    王守仁一时为之语塞,是啊,眼见的情状谁人不明白,虽然有陆明远的精妙指挥,但是终究在人数上就有差别,此番那智计近妖的特使前来,咱们唯一的优势,陆明远的智计优势也消失殆尽,此消彼涨之下,咱们终究无法抵御几轮攻击了!这一点,谁也无法否认,更何况否认也没有什么意义!

    “倒叫特使大人操心了,咱们钦差大人自然是有后手的!”突然一个声音突兀地从王守仁身后传来。

    王守仁一听,目光一滞,一脸的难以置信,缓缓转头,看向声音来处。

    而陆明远也是兴奋不已,急忙转头望去。

    而对面的特使却更是满眼呆滞,望向那声音来处,一脸的震惊之色。

    王守仁身后,一个少年正巧笑盈盈地望着他,虽然脸色苍白,但那笑容却是令他心中阳光大盛!

    “中信!”王守仁眼中瞬间充盈着泪光,颤抖着声音叫了出来。

    “见过钦差大人,别来无恙乎?”明中信笑笑,拱手问道。

    同样的问候,特使的问候令王守仁心中有气,但明中信的问候却是令他心中五味杂陈。

    当然,其中欢愉的情绪那是满溢而出。

    一瞬间,王守仁咧嘴而笑,大步上前,一把将明中信抱在怀中,重重地捶打着明中信的脊背,口中嘟囔着,“好小子,好小子!”

    陆明远也是满面笑容,看着眼前这温馨的一幕。

    而明中信旁边的兰馨儿也是热泪盈眶地望着这一幕,笑颜迎面。

    而随后的赵明兴等学员庄丁们却是满眼复杂地望着教习家主,眼中充满了激动,没有什么比明中信醒来更加令他们精神振奋的了!也是在这一瞬间,主心骨重新回到了大家的心中!

    然而,总有人破坏这温馨的一幕。

    只听得一声,“明中信,恭喜你醒来!”

    不是别人,正是那特使在扬声祝福!

    “托特使大人的福,明中信才能在这等关键之时醒来啊!”明中信轻轻拍拍王守仁的肩膀,将他推开,迈步上前,冲山谷外的特使扬声道。

    “也好,明师爷在此关键之时醒来,还真是适逢其时啊!不然,萧某会遗憾无法看到明师爷绝望的样子!不知道明师爷是否做好了身死的准备?”特使面色一肃,扬声道。

    “放心,明某绝不会比萧特使更早身死的!”明中信笑道。

    “咱们不用逞口舌之争了,钦差大人!”萧特使回敬明中信一句,扬声冲王守仁叫道。

    “哟,不知萧特使有何见教?”也不知道是不是明中信的醒来令王守仁心情大畅,他居然冲特使作个鬼脸,一脸的戏谑之色。

    “萧某也不为已甚,与钦差大人打个商量,如果钦差大人能够做到,萧某立刻率军退去,绝不再行纠缠!”萧特使正色道。

    啊!不只是王守仁愣了,陆明远也是为之一愣,这萧特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什么条件居然能够令他放弃王守仁这块肥肉?毕竟,王守仁无论如何也是朝廷钦封的钦差大人,如果萧特使能够率队将王守仁擒杀,那可真的会天下震动,同时也是对大明朝廷一个极大的打击,到时,只怕真的会动摇大明的军心民心,而且萧特使的大名绝对会风传天下,这样只会对弥勒会的大业有利,然而,是什么条件,居然令他放弃这个扬名天下的大好机会?大家对此基是好奇,不由得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萧特使。

    唯有明中信却是满面笑意,摇头轻叹。

    而王守仁却是眉头紧皱,一脸的忧虑,此时此地,他是应也不行,不应也不行,进退两难啊!

    他心中清楚,特使这个条件定然十分苛刻,绝不会容易!应了,会令得人心尽失,不应,依据现在的情势,在场的众人定然会全军覆没,绝无幸运逃脱!

    “看来,明师爷定然知晓我的条件!不如,就让明师爷替我说吧!”萧特使却是眼中无人,只是望着明中信。

    “萧特使就如此的有信心,不怕明某胡乱说一个荒谬的要求?”明中信却是笑道。

    “明师爷不会的!”萧特使斩钉截铁道。

    这下,众人震惊了,这萧特使居然如此的信任明师爷,这可真是奇哉怪也!

    要知道,此次南下一路之上,萧特使无所不用其极地算计钦差卫队,而明中信却是一个接一个地破坏,令得萧特使的诸般算计尽皆成空,按说,他们应该是势如水火的关系,这萧特使居然如此地信任明中信?这真是匪夷所思啊!

    然而,明中信却是不以为意,反而满眼的欣赏,缓缓点头,“萧特使既然如此地信任明某,那明某岂能让你失望!不过,明某毕竟脑力有限,如果明某猜错,却也怨不得我啊!”

    “我相信,明师爷定然会猜对的!”萧特使却是无比的有信心,肯定道。

    众人一时间居然为之一滞,这二人,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惺惺相惜?敌对的两个知音?

    在场之人,唯有那陆明远却是一脸的苦笑,轻叹不已。

    明中信却不理会这些,笑道,“萧特使还真是看得起中信啊!罢了,我就猜一猜!”

    环视大家一眼,面色突然一肃,沉声道,“萧特使的意思是,如果钦差大人将明某的人头献上,萧特使自然就会立刻退兵,不知道我猜的是否正确?”

    一听之下,众人为之哗然,明师爷居然猜到是这样?难道这是真的?

    不由得大家将目光望向萧特使,等候他的确认。

    而唯有陆明远一脸的果然如此,轻叹着也望向了萧特使。

    “明师爷此言差矣!”萧特使却是一脸正色地否认道。

    啊!明中信一愣,眉头一皱,不解地望向萧特使,难道自己猜错了?不会,绝对不会!

    一瞬间,他将目光投向了萧特使,静候他的解释。

    而旁边的陆明远也是一愣,一脸的出乎预料,眉头一皱,看向萧特使。

    大家却是长出一口气,原来不是啊!同时,也是一脸的庆幸,明师爷终究有一次猜错了!

    “但是,大体方向却是没错的!”萧特使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道,“不过,我不会想让明师爷身死的,只不过,是想要请明师爷前去萧府做客而已!”

    这家伙,大喘气啊!你就不能一次性地说完吗?大家心中痛骂不已,继而心中涌现出一股寒气,原来,这萧特使还真心想要明师爷啊!

    陆明远却是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不行!”王守仁一听之下,坚定地大声回绝道。

    不错,绝不行!大家虽然未曾言明,但在眼光当中却是异常坚定地否决了这个建议!

    “还请钦差大人考虑一下,这可是用一人换取几十人甚至几百人的身死啊!大人三思而行啊!”萧特使却是一脸的为大家考虑的模样,劝道。

    “那贼子,你妄想!”赵明兴满脸激愤地大声喝道。

    然而,萧特使却是不以为意,只是望着王守仁,苦口婆心地劝道,“钦差大人,大丈夫当断则断,绝不可自误啊!如果弘治知晓你将这么多朝廷的栋梁置于明中信一人的性命之下,即便你逃出这生天,只怕也会被处以极刑的!倒不如,用这一人换取大家的安全,这笔买卖可是真心划算啊!”

    “放屁!”这下,王守仁也忍不住放出了粗话。

    一时间,众人为之震惊了,钦差大人这位温文尔雅的书生居然放出了粗话?这可真是希罕事啊!

    然而,王守仁却是不以为意,冲萧特使扬声道,“萧特使,你不用再使这离间之计,你明知道,大明的官员绝不会将同僚出卖,以换取自己的苟且偷生的,如果王某是那般样人,你以为,陛下怎会派遣本官任这钦差?而且,如果咱们这些人以出卖明师爷换取自己的偷生,回京之后,只怕陛下也会立刻派人将咱们尽数斩绝,岂会让咱们令大明朝廷蒙羞!你不要妄想了!此路不通!”

    霎时间,在场之人恍然,是啊!当朝天子虽然是温文尔雅的君子,对朝臣也是极度的宽容,但是,这般出卖战友同僚的行径他却是深恶痛绝的,相应的,朝堂之上的诸公也是对此深恶痛绝的,如果咱们今日真的做了那般事,只怕还真会如钦差大人所说般,尽数被斩绝!

    那些心中动摇,想要以明中信换取息偷生的军士们也瞬间将这个心念抛诸脑后,反而恶狠狠望向萧特使,这家伙,真心歹毒啊!居然想要不费吹灰之力,一石二鸟,既抓了明师爷,还兵不血刃地将咱们置于死地,居心何其歹毒啊!

    萧特使却是满脸的遗憾,自己的如意算盘居然没有打成,看来,真心不敢小瞧这位一直站在明中信身后的钦差啊!

    他的心思还真是如此!如果王守仁真的将明中信出卖,救了大家,回京之后,即便不被弘治治罪,只怕也会被打入冷宫,永不录用了!更何况,他还能够不费吹灰之人就将明中信这个隐患擒获,那可是天大的好事啊!自己也范不着为这些无关痛痒之人大费周张,令弥勒会的精英们有所损伤,毕竟,之后还有大业要完成,现在在此折损,那可是得不偿失啊!此番要不是为了这明中信,自己岂能如此不智,深入这大明腹地做下如此大事!

    唉,真是小看天下英雄了!罢了,就费点力气吧!

    想到此,他也不再装作伪善,冷笑道,“既然钦差大人如此气重明师爷,那就与明师爷一起下地狱去吧!攻城!”

    他扬手一挥,城外的贼寇大军瞬间如同打了鸡血般,兵分几路,冲向山谷。

    王守仁眼光一缩,看来,这场战事无法避免,那就让咱们在此一决高下吧!

    “众将听令,迎敌!固守!”王守仁大喝一声,当先上了山坡,手执兵刃,望向谷外的贼寇,目光炯炯,等候着这场惨烈战事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