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七章 固守待援-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九十七章 固守待援

    当然,现在的指挥权在陆明远的手中,王守仁只不过是做了个表率作用而已。

    具体安排部署得由陆明远下令!

    陆明远上前一步,就待安排防守。

    “慢着!”明中信轻声喝道。

    陆明远一脸疑惑地望着明中信,此时的明中信虽然已经清醒,但是他那单薄的身体在寒风中飘摇,看上去真的是弱不禁风,就这,难道明中信还能在得上什么忙吗?

    明中信并不说话,反而回身一挥手。

    赵明兴等学员弯腰搬过一些箱子。

    此时陆明远才发现,赵明兴他们脚边居然还有些箱子,这是何物?从何而来,记得咱们随队前来之时,早已将那些累赘之物尽数抛弃了啊!

    “陆先生,不用怀疑,这些乃是我在昏迷之前就嘱咐明兴他们要保留到最后,万不可用尽的利器,此时,正当其时,故而搬了出来!”明中信解释道。

    陆明远一听,眼中精光大冒,他可是对明中信所造利器异常心红,之前在突围固守中见识到了利器的威力,他还很是遗憾这些利器带得少了,未曾想,居然还有!

    虽然他心中依旧有些疑惑这些利器的来路,但现在情势危急,也不是深究这些的时候,反正这对于咱们来说是有利的!

    陆明远一时间信心大增,有这些利器,相信起码能够挡住几轮贼寇们的攻势。

    “陆先生,中信身体欠佳,无法帮上什么忙,此番全仗陆先生了!”

    “中信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了?”陆明远难得心情好,打趣明中信道。

    明中信笑笑,看情形,陆先生的信心大涨啊!否则他绝不会开自己的玩笑的。

    陆明远也只是调笑一句,立刻安排部署,毕竟前方贼寇即将攻伐,必须立刻应对啊!

    当然,既然有了利器,那之前他所制定的对策就得随之变换了。

    陆明远一阵安排部署,当然,单凭利器而言,毕竟是明家诸人熟悉用法,值此之时,每一分战力都富贵异常,一丝一毫也不能浪费。故此也只能以明家诸人顶了上去,利用这些利器阻挡贼寇,而其余军士们却是利用明家诸人制造的弓箭擂石,从旁辅助。形成几道防线,力求能够多阻挡贼寇的攻势!

    部署完毕,他心中轻叹,终究人手太少了啊!也只能护住大面,剩下的,就看明家的利器逞威了!

    而谷外的贼寇们却是激动异常,手执兵刃叫嚣着冲向谷中。

    在他们想来,之前已经将明家利器消耗得差不多了,而且山谷内的资源制作的弓箭滚木擂石也即将用罄,单凭这些残兵败将,只怕一个冲锋就会将其冲挎,此时正是立功之时,岂能甘于人后!

    事情倒也符合他们的预期,他们即将冲到谷口了,也只是有些零星的弓箭射出,根本无法阻挡他们的前进步伐,这下,他们更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眼中冒着精光,尽皆争先,冲向谷中。

    不好!远处的萧特使看到这一幕,却是面色大变,如此情形,岂是那钦差卫队的所为,必然有所埋伏,他一挺身就待下令。

    然而,晚了!

    却只见从那山谷旁边的两侧山脉上飞出了无数的白色石包。

    萧特使面色一沉,口中嘟囔道,“完了,又上当了!”

    而此时即将靠近谷口的贼寇们却是无法意识到,反而认为那些白色石包只是擂石而已,还是如此小的擂石,这不是小瞧咱们吗?

    根本就看也不看,挥动兵刃,冲来到面前的石包就是一击。

    这样想法的贼寇还真心不少!

    然而,随着他们的兵刃与石包击撞,只听得几声轰天炸响,残肢断臂横飞。

    这一下,可将贼寇们炸懵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钦差卫队居然还有利器!

    然而,一切都晚了,之前大意之下,贼寇们是一拥而上的,毕竟,之前他们断定钦差卫队没了利器,根本就没有防备利器,反而想着一拥而上,将这山谷拿下。

    而且,萧特使也是经过了诸般分析,断定了谷中已经没了利器,大意之下,才令贼寇们如此列阵,却未曾想到,意外发生了!

    此时的萧特使却是后悔得差点肠子都悔青了!

    却也没什么卵用,无奈,只好鸣金收兵,以图后计了!

    而那些听到鸣金的贼寇恨不得多长两条腿,在轰隆作响之中抱头鼠窜,丢下了无数的残肢断臂,逃回了本阵当中。

    此番虎头蛇尾地攻击,令得萧特使面上无关,灰溜溜地回转了大帐当中!

    山谷之上的钦差卫队军士们欢呼雀跃不已,他们本来准备好了迎接惨烈战斗的,却未曾想,明师爷一醒来,就给了他们这么大惊喜!

    而王守仁也是满面惊喜地望着明中信,这家伙,一醒来就给咱们带来了胜利,还得是明师爷啊!他心中感叹不已。

    然而,陆明远与明中信却是面色凝重地望着谷外的贼寇大营,他们明白,此番退敌,只不过是小憩而已,接下来,底牌尽出的钦差卫队再无秘密仪仗可言,接下来,才是硬战啊!

    王守仁一见二人表情瞬间明了,此时可不是松懈的时候,他迅速收敛笑容,望着陆明远,看他还有何应对安排。

    陆明远看了一眼王守仁与明中信,一举手,欢呼雀跃的军士们瞬间鸦雀无声,静静望着陆明远,等候他的指示。

    毕竟,这些时日的领队阻敌,令得军士们对陆明远佩服得五体投地,此时陆明远在军中的威信可以说是一言万应。

    “大家轮番休息,力求保持战力,斥候探子轮番观测查探贼寇动静,切不可松懈!”陆明远一声令下,各队依令而行,井井有条地安排着阵地。

    陆明远见没什么纰漏,招呼一声明中信,与王守仁等一起回转了营帐当中。

    大家坐定,陆明远一脸的忧虑,冲王守仁道,“大人,援兵再不来,只怕咱们无法再支撑几日了!”

    “是啊,我也没想到,求援信件送出了这么些时日了,却没有一支援兵前来,这可真是太奇怪了!”王守仁皱眉不已。

    “这些咱们也没什么办法,最紧要的是咱们现在可真的快要山穷水尽了!”陆明远沉声道。

    “是啊!此番虽然咱们暂时保持了胜势,但要知道,咱们的劣势可是极其明显的!”明中信点点头。

    “中信说得没错,此时,咱们一则没有资源,二则没有人手也在逐渐减少,接下来,更是会迅速减员,到时,咱们没有人,可就真的是撑不住了!即便有利器在手,也不过是多撑些时日罢了!”陆明远分析道。

    王守仁紧锁双眉,深深无语,这些情形他自然心知肚明,但现在的情形异常明朗,你让他有什么办法!

    明中信也是深深无奈,自己醒转得还真是时候,偏偏在此等危急时刻醒来,如果早醒来几日,凭借手中的利器,只怕远遁千里了,哪需要现在在此伤神。

    但现在的情形异常恶劣,谷外的萧特使必然不会善罢甘休,毕竟,之前的恩怨太过深厚了,根本无法化解,当然,明中信也未曾想过要化解。

    如果实在不行,只能暴露自己的秘密,运用一些前世的手段来脱困了,总不能在此等死吧!当然,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不到生死关头,不能暴露啊!

    这可不同于利器,总能够解释,那些手段可没办法向人解释!

    “不如,咱们突围?”王守仁突然眼前一亮,抬头道。

    啊!陆明远与明中信看向了他。这是什么个意思?

    “此番,就由我在此断后,拖住贼寇们,陆先生带领明师爷,以利器开路,突围出去,请来援兵,再来救我!”王守仁满面泛光道。

    二人上下打量着王守仁,满眼的讥笑,却笑而不语。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王守仁心虚地看着二人。

    “馊主意!”二人异口同声道。

    王守仁涨红着脸,反驳道,“为什么?凭借现在的力量根本无法持久固守,倒不如,能跑几个是几个,更何况,那萧特使的目的很是明确,此番前来,绝对就是冲着明师爷这个人,以及他手中的利器,明师爷绝对不能落入他的手中,否则,大明只怕危矣!所以,最重要的是明师爷逃脱,那就是咱们的胜利,我的安排有什么问题?”

    “说得倒是有理!”陆明远点点头。

    王守仁脸上浮现出笑容,难得陆先生能够同意自己的意见。

    “唉,大人此言错矣!”明中信双目微闭,轻声叹道。

    王守仁不由得皱眉望向明中信,看他如何说服自己。毕竟,从总体形势而言,自己的建议是最好的,而且能够保全一些力量,否则,尽数折在此地,真心不值啊!

    “大人之错有三!”明中信看着他轻声道。

    “有三错?”王守仁目光一滞。

    “一,大人难道将那萧特使看成是傻瓜了吗?他会不知道现在咱们山穷水尽?既然他知晓,必然会防止咱们狗急跳墙,突围,必然会有所应对,而且,我敢打保证,这应对必然异常恶毒!我认为,在山谷外的路上,必然布满了机关消息,咱们只要一踏上,必然身死,没有第二个下场!”明中信缓缓道。

    陆明远在旁轻轻点头。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不服,然而,自己想想,也无法反驳明中信啊!还真的有这种可能,而且他知晓萧特使的智计是如何的阴毒!这一点是无法反驳的!

    “二,如果咱们突围,却让钦差大人断后,那么,我敢保证,未等咱们突围,军心定散,到时,你还能够保证,军士们如同现在这般同心协力吗?如果那般做,只怕萧特使会笑傻的,咱们这是自毁长城!”

    “不错,如果让钦差大人断后,咱们却是突围,不说别的,就说王将军所率领的南直隶军士们就不会答应,毕竟,人家的职责是护卫钦差,如果你在此断后,他们算怎么回事,他们还会如同现在这般拼命吗?毕竟,您可是一军首领,此番如果你身死,咱们这支钦差卫队还有存在的意义吗?我们又如何面对朝廷,如何面对百官!到时,只怕京师、陵川的明家也会被朝廷深度打击!”陆明远认可道。

    王守仁哑口无言,眼中闪过一丝懊恼,这些他不是想不到,而是他将其抛弃,一心只想还明中信的人情,而且,还有那利器,绝不能落于弥勒会手中,否则,他百死莫赎,死后也无法面对王家的列祖列宗!

    “三,不说上面两条,你认为,中信与陆先生是只顾自己却不顾大义的人吗?此番打算你是将咱们二人钉于柱子上打脸啊!”明中信轻叹一声。

    “更何况,你也知晓,那萧特使前来报仇只是一点,但更重要的是咱们手中的利器,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所以,你认为,如果我带领学员们冲出重围,他就会放过我们吗?最大的可能是他倾巢而出,追击咱们,到时,咱们这些残兵败将又如何能够躲过,在无所凭仗之下,咱们只会更快地被杀被俘。”

    “我知道,你是想要保全那利器,不想让弥勒会获得,助纣为虐,这一点你放心,我向你保证,如果咱们身死,那些东西必然会随着咱们长埋地下,绝不会让它们被弥勒会得到的!故而,你不要再提这一点了!”

    事已至此,王守仁也没办法,只能不提此节。

    “接下来,咱们只能听天由命,坚守待援,力争能够多撑些时日,等候那第一拨援军的到来!”陆明远见王守仁已经不再提,也不为已甚,面色一正,沉声道。

    王守仁与明中信面色沉重地点点头,认可他的说法。

    然而,他们知晓,这援军很是渺茫啊!他们想到了,那萧特使既然出现在此处,必然对山东贼寇们有所安排,即便有援军想来,只怕也被他派兵袭扰,令其无法成行了!

    三人抛弃其他不必要的念头,在帐篷之中商议着固守之策。

    “报!贼寇进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