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千钧一发-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七百九十八章 千钧一发

    三人对视一眼,轻叹一声,该来的总要来的!

    这次,必然不同于前几次了!

    他们明白,既然那萧特使下令进攻,那么,必然是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也必然想到了会有惨烈的损失,此番必然是一场血战,不同与之前的一场惨烈无比的血战。

    然而,他们却避无可避,因为,这次进攻乃是由人家贼寇们发起的!

    无他,应战而已。

    三人立刻赶赴了谷口,准备指挥这场惨烈的战事!

    事已至此,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一切外部条件已经尽显人前,接下来只能是见招拆招,合理利用现在的一切资源,争取能够支撑多一些时日,也许,援兵就会赶到了!到时,自然是一片艳阳天!

    反之,不外乎全军覆没罢了!

    事到如今,大家也只能抛弃一切负面情绪,豁出去了!爱谁谁!

    贼寇们也仿佛是得到了什么保证,或者是被灌了什么迷药,尽皆不再那般的畏惧,悍不畏死的冲锋向前。

    当然,这也是有条件的,只因为,贼寇们身后有一群人,正张弓搭箭,时刻准备射击。

    明中信见此情形,一皱眉,眼中闪过一丝忧虑,喝道,“明兴,注意那些弓箭手!”

    陆明远转头望向明中信,“你是说,他们会用弓箭兵针对咱们抛射的利器?”

    明中信满面凝重道,“不错,看情形,萧特使那家伙必然已经有了应对之策,而且不只是这些弓箭兵,你看!”明中信将手指向前一指。

    陆明远望向谷外正冲杀而来的贼寇。

    “那些冲锋在前的贼寇们是否皆手持一面盾牌?”明中信沉声道,“那必然是在准备防御咱们利器,而且在弓箭兵时刻防着咱们抛射的利器,以弓箭射击咱们抛出的利器,令咱们的利器在半空中就炸裂开来,再辅以盾牌防御利器炸裂之时激射而出的弹片,这样,就能最大限度地防止这利器的威力!”

    陆明远凝重地点点头。

    贼寇们这样的话,就最大限度地将利器的威力减小了,他们的伤亡也必然减小了很多,不亏是那智计而出的萧特使啊!王守仁在心中感叹,唉,有些对手,也不知道是咱们的幸还是不幸啊!

    即便他们知晓贼寇们的打算却也无法防止,故而明中信吩咐赵明兴注意那些弓箭手!

    虽然明中信他们已经料到了贼寇们的应对,然而,现在再多说其他,已经无益。

    却只见贼寇们冲锋到了谷口左近,纷纷将盾牌立于身前,防止着谷内军士们的弓箭攻击,放缓前行,显然他们还是惧怕那利器的杀伤力。

    “放!”赵明兴一声令下,一件件利器抛射而出。

    与此同时,对面的贼寇们的弓箭手射出了弓箭,直奔那些抛出的利器。

    明中信与陆明远眼神凝重地望着这一幕,这一幕与他们的预料丝毫不差。

    就看那些弓箭手的准心如何了?

    然而,萧特使既然能够想到此法破解利器的威力,岂会有所漏洞?

    那些弓箭手的准心居然是这般的逆天,一支支利箭直插利器,同时引爆它们,一瞬间,轰隆隆之声不绝于耳!

    当然,再精确的弓箭手也不可能百发百中,必然会有遗漏的,然而,这些遗漏的利器却是少之又少,就算在人群中爆炸,但之前他们的准备工作充分,根本无法造成致命的伤害。

    有的,也仅只十余人被炸飞,剩余的只不过是被飞溅而起的石块弹片所伤,但这伤却是微乎其微,与之前相比,可谓云泥之别!

    见到这一幕,本来战战兢兢的贼寇们瞬间士气大振,要说之前他们还被利器的威力所惊,现在却是信心大增,冲锋更加的坚决了!

    而萧特使在大军之后望着这一幕,欣慰地点点头,自己的点子还真的有用,虽然不能百分之百地克制住明中信的利器,但却也有八分的效力,拿下山谷,弹指可见了!

    而山谷内的军士们,包括王守仁他们都有些绝望,这样下去,贼寇们迟早攻下山谷,毕竟,人家的兵力可是咱们的十数倍,甚至百倍啊!

    利器的威力被消弱到了极至,但大家没办法,只能尽量地避免被射中,还得抛啊!

    不过,随着贼寇们的接近,利器也就不需要抛多远了,这下,利器的威力才尽显,毕竟,现在贼寇们与钦差卫队的距离缩短,抛射的路线也在急剧缩短,贼寇们的弓箭手在后方,根本无法赶得及,故此,一瞬间,贼寇们的伤亡大增,但在他们的悍勇冲锋下,这短短的距离造成的伤害也是有限,终于,贼寇们在用人命填充出来的道路延伸到了谷口。

    一瞬间,两军短兵相接,这下,可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拼死肉搏了!

    陆明远与明中信相视苦笑,此役非战之罪,实则是贼寇们的应对方法得当,再加上人家的兵力是咱们的无数倍,这就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未曾想,这肉搏之战来得这般快速!

    “火器上膛!”陆明远一声令下。

    学员们、庄丁们纷纷从怀中取出一些短铳。

    “射!”

    随着陆明远的一声令下,枪声大作,贼寇们一排排倒下。

    然而,贼寇们到了这个田地,岂能再行退缩,一个个更加的凶悍无比,冲锋向前。

    须臾之间,冲入了庄丁们的阵中。

    庄丁们一阵大乱,纷纷躲向一旁。

    而随后的学员们却是淡定无比,举起手中的短铳,继续齐射。

    然而,毕竟贼寇们太多了,死尸填成的过道根本无法阻止贼寇们的进击。

    反而激起了他们更加凶悍的戾气,一个个凶狠无比地冲进了人群当中。

    于是,一场肉搏战开始了!

    而远在谷外的萧特使见此一幕,大喜过望,他也未想到,此番进攻居然如此的给力,一下就冲到了钦差卫队阵中,接下来,就简单了,只要自己不断地投入兵力,耗也能耗死这些钦差卫队!

    令旗一挥,贼寇们全军出击,冲向了山谷口。

    显然,他想毕其功于一役!

    陆明远、明中信、王守仁却是苦笑连连,他们也未想到,他们苦心布置的防线居然就这样被突破开了,当然,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人员的差距,资源的短缺,令得他们捉襟见肘,无法布置有效的防御!

    天意如此,奈何,奈何!

    在贼寇们的如潮攻势之下,钦差卫队撑不住了,只能节节败退,如果不是短铳呈威,令得贼寇们有些束手束脚,只怕此时钦差卫队的阵脚已经大乱了!

    当然,此时离全军覆没也已经不远了,毕竟,人员劣势人人皆心中明了。撑是撑不住的!

    钦差卫队的士气低落无比,如果不是有王守仁、陆明远、明中信在旁督战,只怕这支钦差卫队已经彻底崩溃了!

    相反,贼寇们的士气却是急剧飙升,尽皆嗷嗷大叫,显然,立功之心昭然若揭!

    钦差卫队在陆明远、明中信、王守仁的指挥之下,虽败不乱,缓缓后撤!

    而人群当中的明中信却是皱眉不已,难道,自己真的要暴露那最后底牌?

    他踌躇不已,无法下定决心!

    然而,随着钦差卫队人员逐渐减少,就算是庄丁们也已经损伤过半,唯一未有损失的学员也已经人人带伤了,再拖下去,只怕就会真的全军覆没了!

    明中信一咬牙,眼中闪过一丝坚定,缓缓闭目,就待施雷霆手段。

    然而,就在此时,突然,谷外传来一阵轰鸣之声。

    明中信一愣,难以置信地望向谷外。

    而陆明远与王守仁却是满面焦急之色,指挥着大军后撤,显然,他们没有感觉到谷外的变故。

    明中信停下了即将施展的雷霆手段,断喝一声,“大家撑住,援兵已到!”

    陆明远与王守仁一愣,望向明中信。

    难道,明中信发疯了吗?此时哪来的援兵?

    “听,谷外的轰隆之声,正是明家特有的利器之声,显然,明家有人来援!”明中信满面惊喜地一指谷外,冲二人叫道。

    二人侧耳倾听,哟,还真是!

    二人一时间精神大振,厉声喝道,“大家顶住,援军已到!”

    二人的断喝之声令得钦差卫队精神大振,力气猛增,眼前的贼寇仿佛瞬间变得没那么厉害了!

    相反,贼寇们却是疑神疑鬼,手中的力量逐渐减弱。

    一波攻势过后,钦差卫队居然挽回了颓势,与贼寇们战了个平分秋色。

    就在此时,谷口传来了轰鸣之声,而且是接连不断,显然这是有生力军来了!

    众人大喜。

    “攻!”陆明远大声喝道。

    钦差卫队精神大振,挥动手中的兵刃冲杀向前。

    而学员们更是不要命地将手的短铳接连射出,一时间,居然打得贼寇们毫无招架之力。

    此消彼涨,兵败如山倒,有的贼寇居然返身而逃。

    这下,更方便了,钦差卫队奋起直追,杀得贼寇们哭爹喊娘,抱头鼠窜。

    陆明远、王守仁、明中信轻舒一口气,相视而笑。

    这援军来得可真的是时候啊!

    “大人,咱们得立刻冲出谷外,接应援军,否则,被那萧特使反应过来,只怕局势会有变化!”明中信正色道。

    “不错!”陆明远点头附和。

    “那就冲!”王守仁一脸刚毅之色,下令道。

    “冲!”陆明远点头应承。

    在他们三人的带领下,钦差卫队虽然人数不多,但却如同一柄尖刀一般,直插贼寇心脏,势如破竹,冲贼寇分成两半。

    贼寇们也许是被那轰鸣之声吓破了胆,居然并不阻挡,反而是向两侧奔逃,之前那些悍勇之色居然不复一见。

    突然,王守仁他们眼前一亮,再无一个贼寇,而谷口却也是空无一人。

    钦差卫队在陆明远一声令下之下,冲出了山谷。

    抬眼望去,却只见一队队大明人马冲杀围剿着到处乱窜的贼寇。

    当然,中间那不断抛出物事,炸得贼寇们哭爹喊娘的队伍,可真心是所向披糜,无所匹敌!

    而他们,却是心无旁骛,一心冲往谷中而来。

    定睛望去,明中信与陆明远笑了,这队人马不是别人,正是京师的明家众人。

    显然,他们是想要营救钦差卫队,哦,不,准确的说是想要营救明中信,这位明家的家主,明家的主心骨!

    而与他们一起的却有两位狼狈不堪之人,也是熟人!

    王守仁更是睁大双目,一脸的不可置信,当然,最主要的是惊喜,一瞬间,他居然满眶盈泪,激动不已。

    那两人不是别个,正是那身陷小镇当中的李兵、吴起!本来,大家以为他们已经被围困于小镇当中,必然是身死无疑,却未曾想居然在此再次见到,真好!

    但他们为何与明家人搅和在一起呢?而且,那些大明军队又是怎么回事?

    这一切,都在王守仁、明中信、陆明远脑海之中盘旋!

    当然,现在不是叙旧之时,还是先行围剿贼寇吧!

    明中信笑着驱马冲向前,与来援的明家众人打个招呼!

    明家众人,包括李兵、吴起二人一见明中信,一个愣神,瞬间被惊喜填充了心胸,原来明家主、明师爷醒转了,这可真是太棒了!

    虽然大家心中惊喜,然而,此时哪容得分神,“杀!”明中信一个断喝,冲锋向贼寇。

    此前积累下来的怨气此时不发泄还更待何时!

    而紧随明中信的,是那以护卫明中信为已任的赵明兴,随后是学员们,一个个如同乳虎下山,冲入了敌阵当中,好一番砍杀!

    明家援兵自然不会甘于人后,紧紧跟随其后,冲杀围剿贼寇!

    而旁边的李兵、吴起却是没有跟随,反而策马奔向了王守仁。

    “大人,恕末将援救来迟!”二人热泪盈眶地望着王守仁,翻身下马单膝跪地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王守仁也是热泪横流,哽咽不已。

    陆明远却是在旁勒马策立,欣慰地望着远处正在四处围剿贼寇的明家诸人。

    “对了,李将军,你们是如何逃出生天的?”王守仁收敛情绪,疑惑地问道,“还有,你们又是如何与这支援兵搞到一起的?”

    陆明远瞬间侧耳,他也想知晓,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