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准备刊印-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九十七章 准备刊印

    “刊印可以,售卖不行!”明有仁强硬地道。“即便陆先生为我们顶雷,那我们也不能现在就售卖!”

    “好,就听族叔的!先在社学中推广看看!”明中信应和道。

    “中信,刊印后,我是否可以先与友人分享此书?”明有仁想到与自己相同科考不第的友人,不好意思道。

    “这?”明中信沉吟,毕竟,明有仁虽信得过,但他的友人就不保险了,这时节谁没个三五友人,谁知道最后传来传去,是否会影响自己的计划,何况现在读书人们手抄本可是很多的。

    “我会让他们保出保证,不外传的!”

    明中信转念一想,人都是自私的,像族叔这至诚君子可是很少的,想必他们也不会外传来增加自己的竞争对手?

    “这到也无妨,但必须是你口授,不得让他们见到书,而且不得流出只言片纸。在社学中也是如此!”明中信嘱咐道。

    “好!”明有仁心中为之一喜。

    “族兄,你先印一百本吧!”

    三人一番私语,定下了刊印售卖基调。

    ------------------------------------------------------

    “明中信有科考用书手稿?还准备刊印售卖?”柳知县一阵惊讶。

    钱师爷将自己默写下来的几篇呈给柳知县。

    “我估计应该是他那位师傅教授的他,他经过整理编撰,才得以成册!”钱师爷猜测道。

    柳知县越看越觉得有理,毕竟,他也是正经科考出生的,对科考的各类型题还历历在目,与之印证,越加证实了明中信这本手稿的价值。

    如果科考用书推到市面上,只要秀才们稍加留意,就会有所收获,提高应试水平,进而提升此次科考中第的机会。到时,l县秀才们的科考中第机会将会突飞猛进,整体水平得到迅猛提升,甚至在整个济南府力压各州县,一举夺魁。

    而l县科考中第秀才数量增多,不就说明l县教化有功吗?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政绩,甚至比《幼学琼林》见效都快。

    这可是正而八经的教化之功啊!他甚至都不能够想像,到时那盛况,那画面,不要太美了!

    “但是,现在被陆明远老先生给卡住了。”钱师爷将陆明远的表现说了一遍。

    “陆老先生也介入了?”柳知县也是一皱眉,这可就难办了。

    “不过,陆老先生倒是没说不让刊印售卖,只是要了手稿。”

    “陆老先生到底什么意思?”

    “不清楚,不过明中信决定的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他说自己要再写一份!”钱师爷一摇头道。

    柳知县长出一口气,那就是说教化之功还没跑掉。

    “这事用不用上报?”钱师爷问道。

    “当然不上报,只要等府试、院试出来,自然会见分晓!”当然不上报,上报了的话,这份功劳可就分薄了,而且上报后哪来的教化之功。

    “对了,那手稿作序否?”柳知县忽然想到一事。

    “未曾吧!”钱师爷不确定道。

    “不好吧,上面那些大人不会有意见吧!”钱师爷提醒道。

    一言惊醒梦中人,柳知县秒懂钱师爷的意思,自己还是不要出这面的好,闷声发大财,这才是官场中人应有的作为!

    柳知县打消了这个念头。好吧,自己先静观其变吧!

    “对了,提学大人有信了,要求县试之前发售《幼学琼林》,而且写了一篇序文,你送去明中信那儿,让他酌情发售吧!”

    “恭喜东主!贺喜东主!”钱师爷接过应声道。

    “另外,记得告诉他,提学大人还要一百本,在府城进行推广!告诉他,给我也准备一百本,我准备在县学推广。给,这是我的序文!”柳知县又递过一页书稿。

    “提学大人要亲自推gd主这是要马上飞黄腾达啊!更加得恭喜啊!”

    “你就不用拍马屁了,先去办正事吧!”柳知县一脸笑意地道。

    “好,学生这就去!”

    有《幼学琼林》作底,再加上科考成绩,这教化之功跑不掉了!想必这升迁也有望了!说不定还能千古留名呢?这明中信真乃福星是也!柳知县越想越美,禁不住哼起了小曲,转身步入后宅。

    “什么,提学大人做序,县尊大人也做了序?”明中远瞪大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明中远拿着手中的书稿,一阵懵逼,这是什么书?居然如此火爆,要说陆明远作序是为了顶雷,他们又为的是什么?

    明中信浅笑道,“族兄,你印就是了,何苦如此这般模样?”

    明中远反应过来,先看看再说,《幼学琼林》!伸手翻开。

    “卷一,天文。混沌初开,乾坤始奠。气之轻清上浮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

    再往后翻,“地舆、岁时、朝廷、文臣、武职。”

    越翻越惊讶,越翻越震惊,这本书内容广博、包罗万象,将前朝人物、天文地理、典章制度、风俗礼仪、生老病死、婚丧嫁娶、鸟兽花木、朝廷文武、饮食器用、宫室珍宝、文事科第、释道鬼神等诸多方面的内容一网打尽。

    明中远抬头望着明中信道,“这是你所作?”

    “非也,非也!此乃我师傅所作,但他老人家淡薄名利,不想受到惊扰,所以让以我的名义刊印”

    我就说嘛,从小到大,自己看着中信长大,他根本就未离开过家,如何能够写出如此广博、包罗万象的书籍?明中远心中释然。

    “咦,你什么时候有了个师傅,我怎么不知道?”

    “此事以后再说。”明中信转过头,从袖中取出一页书稿递给钱师爷,“小子斗胆,为《幼学琼林》写了一篇后序,其中提到了县尊大人,请将此后序交予县尊大人,予以斧正!”

    “好,那钱某就先告辞了!”钱师爷叹了一口气,自己还真成邮差了,这怎么话说的!苦命啊!

    钱师爷回到县衙,直奔后宅。

    “东主,此乃明中信作的后序,请您予以斧正!”

    “是吗?看来这明中信还是懂事的!”柳知县喜悦地接过书稿。

    “这,这个明中信啊!”柳知县脸色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