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 殊荣临府-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零三章 殊荣临府

    “启禀陛下,之前微臣的奏报中提到过,明师爷在云南行省平乱之时,被弥勒会余孽袭击,重伤昏迷几近月余,前些时日刚刚醒转,身体虚弱,无法前来觐见陛下,臣在此代他向陛下请罪!”说着,王守仁缓缓跪伏于地,请罪道。

    “罢了,罢了!”弘治一听,深深看了一眼王守仁,这小子,自己还没有发雷霆之怒,他就直接请罪了,这是要堵自己的嘴啊!

    想不到啊,想不到,他与明中信居然如此相得!

    “起来吧!那明中信也是因公负伤,无法前来,恕你无罪!”弘治摇头道。

    “谢陛下宽恕!”王守仁规规矩矩磕头谢恩,随后归座。

    “那明中信伤势可还很是严重?”弘治询问道。

    旁边的陈准瞅了一眼弘治,这不明知故问吗?您还不知道吗?早在之前,咱就已经将明中信的伤势情形告知了您!您可是一清二楚啊,现在却在这儿装傻充愣!

    然而,这些话语也只能在心中腹诽,无法宣之于口,否则,自己这项上人头只怕早已被砍了。

    “谢陛下关心,明师爷已经清醒,只需要静养,不日即可痊愈!”

    “嗯!那就好!记得,要代朕,向他表示慰问!”弘治轻轻点点头。

    “臣领旨!”王守仁连忙站起身形,冲弘治行礼,同时,心中有些羡慕,这家伙,陛下亲自下旨代他慰问,这是多么大的恩典啊!

    “对了,你也走了一趟南疆,对南疆形势有何见解?”弘治不以为意,转移话题道。

    王守仁沉吟片刻,抬头看看弘治,眼中闪过一丝犹疑,终究没有忍住,探手从袖中取出一物,双手高举过头,“启禀陛下,此乃是微臣对南疆形势的一些拙见,呈请御览!”

    啊!弘治愣了,不由得看了一眼刘健等阁老大臣,这家伙,居然早有准备?

    刘健等人也是心中一动,这还真是个有心人啊!

    陈准自是上前取过那物呈递给弘治。

    “启禀陛下,此奏章乃是微臣依据明师爷的分析,再加上自己的一些拙见整理而成!”王守仁朗声道。

    弘治目光一凝,怎么哪哪儿都有这明中信呢?

    “另外,明师爷也有奏对让臣代为呈递陛下!”王守仁从袖中再次取出一份奏折,躬身呈递。

    这还没完了!弘治眉头紧皱,望向王守仁。这小子,究竟还有多少奏折藏着,想着,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王守仁的袖子。

    陈准再次跑下去,接过奏对,呈回龙案之上。

    终究王守仁此番功劳过大,他也不好责备,低头先行观看明中信的奏对,毕竟,他也很是好奇,那明中信还有什么奏对呈上!

    然而,待他看过之后,双目圆睁,不由得抬眼望向王守仁,颤抖着声音问道,“这,这,真的是明中信所呈?”

    “启禀陛下,微臣不敢歁君!”王守仁连忙躬身回道。

    那意思就是,真的是了!弘治心下明了,但面上的震惊之色并未褪去。

    刘健等阁老大臣不由得一阵疑惑,究竟是何奏对能够令得陛下色变,难道这明中信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而李东阳却是一脸的紧张,那家伙,又要闯什么祸吗?

    而谢迁却是面上泛现笑容。

    “陛下,难道那明中信有什么大逆不道之言冲撞陛下吗?”刘健忍不住开口问道。

    “刘卿自己看看!”弘治却是并不答话,反而拿起奏对,递向刘健。

    陈准自然接过奏对,过去递给刘健。

    刘健也顾不得自持,接过奏对,低头观看。

    片刻之后,刘健也是双手颤抖,面现激动之色。

    这下,大家更加好奇了,这明中信究竟出了什么幺蛾子,居然令陛下和首辅如此激动?

    “行了,让大家都看看吧!”弘治发话了。

    一瞬间,李东阳迫不及待地从刘健手中取过奏对,低头观瞧。

    随后,李东阳面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摇头叹息不已。

    之后,奏对在大臣们手中传递。

    片刻之后,御书房当中一片赞叹之声,而谢迁却是满面的震惊,这,这是真的?

    “陛下,大喜啊!”刘健站起身形,满面激动地冲弘治躬身恭贺道。

    “陛下洪福!”众大臣纷纷站起身形恭喜道。

    弘治抚须而笑,志得意满。

    王守仁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明悟,一丝钦佩,还是明师爷明智啊!

    “王卿,明中信说何时进献?”弘治按捺不住,询问道。

    “启禀陛下!明师爷说了,此事事关我大明百年基业,不敢懈怠,而且万不能泄露,故此,在此奏请陛下成立专门的机构,接收这些技术,否则泄露的话,于我大明危害甚大啊!”王守仁躬身回禀道。

    “嗯,不错,不错!”弘治连连点头,转头望向刘健等道,“刘卿,你速速组织阁老们商讨成立一个组织,接收这些技术,万万不能泄密!”

    “臣遵旨!”刘健自然应诺。李东阳、谢迁等自无异议。

    “明师爷说了,不只是要成立机构,他还想着,将那些工匠也进献于皇上,并入那专门的机构!明家一个不留!今后,也绝不会再制造一枚一把!”王守仁继续回禀道。

    啊!这下,刘健等眼中精芒大盛,这家伙,明中信还真是贴心啊!居然进献得如此彻底!

    那般厉害的利器,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如果依然被掌握于明家,只怕明家不日就会大祸临头了!毕竟,哪个皇帝也不会允许能够危害到社稷的武器掌握于个人,甚至是家族手中,不会有好处,反而是一枚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引爆,倒不如光棍一些,直接尽数进献于皇上,那样的话,也许还能得到一些实质的好处!

    这家伙,聪明啊!众大臣久经官场,皆是老狐狸,此时也不由得在心中对明中信竖起了大姆指。

    李东阳更是欣慰地点头不已。

    谢迁却是有些恨得牙痒痒,他知晓,明中信如此聪明,尤其是经此一事之后,现在这般简在帝心,今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啊!如果知晓自己所做的事,日后只怕会对自己不利,不行,必须想办法打压这小子,不能让他泛起来!心中暗暗下定决心!

    当然,他也不会蠢得在弘治帝龙心大悦的情状下给他添堵,这笔帐今后再算吧!

    “好,好!陈准,你且派御医前去明宅为明中信诊脉疗伤,争取让他早日痊愈!”弘治冲陈准吩咐道。

    哟,这就是简在帝心了!看,立刻就有待遇到了!众大臣心中暗叫。

    虽然他们也都获得过此项殊荣,但要知道,现在的明中信不过是一个秀才而已,虽然他也有过官阶待遇,但随着他回京,那份官衔已经被除,如今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秀才罢了,却得到了陛下亲许御医前往诊疗,这可真是天大的殊荣啊!

    “王卿,你且去明宅看看,明中信有什么要求,皆来回报,朕会心量满足他的!”弘治此时对王守仁,那可真的是和颜悦色啊!

    令王守仁受宠若惊,陛下居然如此温柔地冲自己说话,说出去都没人信啊!

    “微臣遵旨!”当然,他也不会手足无措,毕竟,家学渊源,自然能够克制激动的心绪。

    随着王守仁的退去,弘治也恢复了正常。

    “诸卿,你们说,此番是不是对王卿等的封赏有些薄了?”弘治望着大臣们皱眉道。

    陛下哟!您是想说对明中信的封赏薄了吧?大家心中明白,但也无法宣之于口啊!

    “陛下,此时不宜再节外生枝啊!”刘健正色回道。

    “臣附议!”李东阳也深知过犹不及之事,连忙躬身道。

    “臣附议!”谢迁则是单纯的不想这明中信太过得意。

    一众老臣各怀心思,但意见统一,此时绝不能让明中信冒头,纷纷附议。

    弘治一想,也是,还是不要将明中信推出来了,自己记在心中即可,今后有机会的!

    于是,也就不为已甚,转移话题,议论别个。

    御书房议事暂且不提,单说陈准与王守仁二人相携带着御医前往明宅。

    当然,王守仁早已提前一步派人前往明宅报信去了。

    毕竟,陛下虽然仅只是派御医前往为明中信治病,但这也是相当于口谕恩宠明中信!陛下随意不怕,明府可绝不能等闲示之啊!必须隆重相迎,更何况这其中还有一位大内总管,皇帝身边的红人相随,必须礼仪周全,不能失礼啊!否则,就是一个歁君之罪!

    消息传回明宅,这下,可是全宅震动啊!

    要知道,明宅可是第一次迎接如此盛事啊!毕竟,这个时代,皇帝陛下居然亲自开口让御医前往府上为主人治病,传出去的话只怕全京师都得震动啊!毕竟,圣旨寻常,但陛下的金口难开啊!而且还是一个秀才,说得不好听一点,不过是一介布衣而已,让御医前往府上治病,这就是向他示好,这就是隆恩哪!

    多少年了,明宅哪里接到过这般隆重的重视啊!一时间,上下鸡飞狗跳,隆重相迎。

    正在歇息的明中信也被吵醒,无奈,迎接吧!

    于是,明中信在赵明兴的搀扶之下,迎出了明宅。明宅众人齐出,珍而重之,出府相迎。

    陈准望着这隆重的一幕,暗暗点头,这小子还算知礼!

    “明师爷,这位乃是陈准陈大总管,这位乃是李御医,奉陛下旨意前来为你诊病!”王守仁自然充当了介绍人。

    毕竟,这么高级的官员,明宅中人哪个认得啊!

    “见过陈大人!”明中信自然礼数周全,上前施礼道。

    “明师爷客气了,咱家只是奉旨前来,带领御医前来为你诊病,走吧,回府吧!”陈准倒是不客气,一马当先,领着御医进了明宅。

    明中远皱皱眉,看了一眼明中信。

    明中信却是丝毫不以为意,淡笑一声,冲李御医、王守仁一伸手,延请二人进府。

    王守仁本来见陈准如此作派,还担心明中信心高气傲,一时不愤浮于面色,现在见明中信毫不动容,心中暗暗点点头,还好,还好!

    行,还沉得住气!偷眼看明中信反应的陈准,心中暗道。

    一行人陆续来到了大厅,当然,明宅够资格进去的不过聊聊数人,明中信、明中远、赵明兴、福伯,当然,陆明远陆先生没有出现。

    明中信乃当事人,自然在,明中远乃是明中信族兄此时乃是明宅的主事人,自然得在,赵明兴搀扶明中信自然也可,福伯则是管家,负责奉茶递水,必须在。

    余下的,不过也就是陈准、李御医、王守仁。

    “呸!呸!”陈准取过福伯奉上的茶水,深深看了一眼福伯,见福伯低眉顺眼,并不与他对视,轻轻抿一口茶,眼神一变,吐向当地,一脸的嫌弃,“什么茶啊!是人喝的吗?”

    明中远为之色变。

    赵明兴也是一脸的愤然,就待上前理论。

    明中信却是一把抓住他,轻轻摇摇头,制止了他。

    赵明兴恶狠狠瞪了陈准一眼。

    陈准一见,面色一沉,就待借题发挥。

    “陈大人,不知陛下还有何指示,草民在此恭听圣谕!”明中信连忙截住了他的话头,拱手道。

    陈准目光一凝,行啊,这小子,会接话茬子啊!本来还想借题发挥,将那小子揍一顿呢!这就截过话题了?心中暗赞,但面上却是依然是一脸的严霜,恶狠狠瞪了一眼赵明兴。

    面色一正,“陛下口谕!”

    明中信、明中远、王守仁、李御医立刻站起身形,恭恭敬敬冲陈准施礼,聆听圣谕。

    “明中信因公负伤,功在社稷,劳苦功高,着御医前往为其疗伤!”陈准一脸正色道。

    “谢陛下隆恩!”明中信自然是三呼称谢。

    一番繁文缛节之后,大家在大厅中重新坐定。

    “李御医,先为明师爷诊治吧!”陈准冲李御医道。

    李御医点头应是,上前为明中信诊治。

    明中信言听计从,任由李御医施为。

    一番诊治之后,李御医震惊了。

    看书就搜“书旗吧”,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