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 街头遇袭-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零四章 街头遇袭

    李御医越诊越惊,来之前,他就向王守仁询问了当时明中信是如何受伤的,如何昏迷的,大家是如何治伤的?一切的一切,他问了个底朝天,本来,他以为,即便这明中信已经清醒,也必然是重伤欲死,却未曾想,一番诊脉之后,这明中信居然脉象有力,根本就不似一个受过重伤之人,这是怎么回事?

    不由得,他将目光投向明中信。

    之前他就听说过明中信的大名,毕竟,之前刘大夏刘大人的病症太医们谁也治不好,但听说被这是肿信治好了,他之前还以为人们是夸大其词,未曾想,现在自己亲自体验了一把!心中信了几分!

    但这也太快了吧!

    “明师爷,你,你的伤势?”李御医有些结巴地望着明中信。

    “是否大好了?”明中信望着李御医,一脸的惊喜。

    李御医瞬间无语,你的医术比我都高明,还问我?你的心到底有多大啊!

    “对啊!李御医,明师爷的伤势究竟如何了?”陈准也很好奇,更何况,这是陛下交给他的任务,查清楚,明中信究竟是真病还是假病?

    李御医看看明中信,轻叹一声,“明师爷只需静养,不日就会痊愈!”

    福伯、赵明兴喜笑颜开,公子(教习)马上就会痊愈了,这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之前未经确认,终究有些担心,现在吃了定心丸了。

    陈准一皱眉,看向李御医,“行动是否方便?能否现在前去谢恩?”

    “这?”李御医一阵迟疑,看看陈准,再看看明中信,“应该可以吧?!”

    李御医的犹疑令陈准皱眉不已。

    “你可要想清楚!”陈准深深看了李御医一眼,沉声道。

    这下,李御医更是拿不定主意了,眼中闪过一丝瑟缩。

    久历宫庭的他自然知晓有时候一句话说不对,就会引来杀身之祸,看此时这位大内总管陈准陈大人的态度,好似其中有些难以言明的味道,吓得他不敢再行说话。

    陈准不由得苦笑不已,这家伙又多想了!他无奈之极。

    “李御医,不要有顾忌,其实,此番我询问明师爷是否能够进宫谢恩,其实是陛下有事情要问明师爷,必须确认让明师爷进宫是否会令他伤势复发,造成伤害而已!”

    李御医一听,心中松了口气,原来如此啊!吓死宝宝了!

    “依明师爷现在的身体状况,进宫谢恩是没问题的!”

    随着李御医的话说完,陈准面上浮现出笑容,看向了明中信。

    明中信苦笑一声,本来今日还想要躲过这场觐见,没想到,咱们这位陛下居然派了人前来催促,去吧,既然躲不过,那就迎接吧!

    “陛下恩宠,明某自然得前去谢恩!”

    “好!咱家等你!”陈准点点头。

    明中信点点头,转头冲赵明兴吩咐道,“明兴,扶我前去更衣!”

    毕竟,觐见皇帝,总不能如常般随意吧,必须得沐浴更衣,庄而重之,才能显得对陛下的尊重啊!

    赵明兴上前就要扶明中信回后宅沐浴更衣。

    突然,只见明中信面色一变,眼神凌厉异常,同时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不,准确的说是一丝激动。

    却原来,就在赵明兴接近他之时,他突然感觉到识海之中一阵震动,那已经凝炼成形的七彩烟罗罩开始了自转,明中信大惊之下,神识瞬间移至识海当中,细细观察着这异于常时的变化。

    却在此时,那隐藏在七彩烟罗罩之后的归元塔若隐若现,好将显现的模样。他心中大喜,这段时间七彩烟罗罩虽然已经逐渐凝成原形,但却依旧笼罩在识海当中,屏蔽那归元塔,令他无法动用那些手段,心下极是郁闷,现在显然有了一丝希望能够重现识海,心下自是惊喜异常,但同时心中也是疑惑不已,究竟是什么引起的这份变化?难道,是那来人?

    想到此,他迅速退出了神识,看向大厅外。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嚣张的声音传了进来,“起开,我要见明中信!”

    明中信听得这个声音,面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扬声道,“不要阻拦,进来吧!”

    旁边的陈准与李御医却是面色大变,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忌惮。

    “哼,看,我说了吧,明中信不会拦我的!”那声音依旧嚣张。

    蹬蹬蹬,一阵急蹄之声传来,一个少年闯进了大厅当中。

    只见他一眼望见了大厅中站着的明中信,眼前一亮,一丝惊喜之色闪过,但随即收敛而去。

    “哟,真的醒了啊!”却只见他嘴角一咧,一脸的嫌弃之色,仿佛明中信醒来令他很是不爽,那副欠揍的样子令人恨得牙痒痒。

    然而,明中信却是不以为意,满眼的宠溺之色,“你怎么来了?”

    “看看你还活着否?”那少年淡然道。

    “令你失望了!”明中信笑道。

    “无妨,总有一日会来的!”这话,真心欠揍啊!

    赵明兴不由得回以怒目。

    然而,少年却是不以为意,直奔大厅上的一个座位。

    “可惜啊,你来得有些晚了,我要出去了!”明中信一脸的遗憾之色。

    “无妨,我等着你!记得,快点回来啊!我想吃那些好吃的了!”少年摆摆手,回了一句。

    啊!大家愣住了,原来,这家伙是来蹭吃的?

    “好!我先让他们准备一些糕点,你先等等!”明中信温和地吩咐道,“福伯,为他准备一些吃食!”

    福伯看看少年,古怪地看了一眼明中信,但却没说什么,应了一声。

    “走!”明中信不再说什么,冲赵明兴吩咐道。

    明中信不顾而去,少年旁若无人地坐在那儿,左瞅瞅,右瞅瞅,没有一刻停歇。

    令人奇怪的是,那陈准却是一言不发,低头不语,静静等候。

    李御医却是古怪地看看陈准,低下头看向地面。

    唯有福伯忙前忙后,出去为少年准备茶点。

    一时间,大厅中陷入了沉静当中。

    半刻钟之后,陈准听到脚步声,抬眼望去,哟,好一个少年郎!

    却只见明中信星目朗目,一身白衫在赵明兴的搀扶之下走了出来。

    “陈大人,请!”明中信伸手延请。

    陈准点点头,偷眼看了一眼那少年,见少年并未留意,站起身,冲李御医点点头。

    几人相携而去。

    少年在他们出了大厅之时,嘴里嘟囔一句,切,真虚伪,居然假装不认识!不过,正合我意!

    且说明中信等人,出了明宅。

    明中信上了明家马车,赵明兴乘马在旁护卫,陈准、李御医却是坐轿在前引路,旁边一些番子护卫,一队人马缓缓前行。

    一行人穿街走巷,缓缓而行。

    突然,嗖嗖嗖,一声声破空之声响起。

    “敌袭!”番子们一阵大吼,纷纷列阵对外,护向陈准他们的轿子,当然,明中信乘坐的马车也在此列。

    在暗色的天色之下,一条条身影从暗影之中冲出,不声不响地冲向了大队,当然,最主要的是冲向了明中信乘坐的马车。

    而此时的赵明兴面带寒霜,挥动着手中的兵刃,左挡右拦,护佑着马车。

    嗖嗖嗖,几道身影跃空扑向了他,同时,另一面也有几道身影砍翻了几个护卫的番子,扑向了明中信乘坐的马车,。

    赵明兴大急,然而,他却被几人围困住,根本抽不出身前去护卫教习。

    厉喝连连,急切之色泛起,汗珠滚滚而下,之前一路之上自己就未尽全责,未能护卫教习周全,总不能在这京师之地,还让教习受害吧!

    牙一咬,赵明兴从马背上一跃而起,不管不顾正砍身自身的兵刃,和身扑向了另一侧的敌人。

    噗噗噗,几道血光乍现,赵明兴冷哼一声,毅然决然地挥动兵刃,挡住了另一侧砍向马车的利刃。

    噗噗噗,然而,赵明兴顾此失彼,更何况贼人众多,顾前不顾后,虽然他甚是武勇,但是却双拳难敌四手,伤痕越来越多,鲜血越流越多,身形越来越迟滞。

    但是,贼人们要想靠近马车却也是暂时不能,只因为,他此番乃是搏命,纯粹的以命换命,即便这些杀手早已抱定了不全身而退的念头,但正主还未见到,他们也不想将命丧于此。

    见靠近不能,这些贼人将兵刃尽数砍向了赵明兴。

    赵明兴终究力有未逮,伤势渐多,血流如注,渐渐无法抵挡了,甚至随时会丧命于此。

    前面带路的陈准现在已经冲出了轿门,在那儿大喝连连,急切至极,呼喝着番子们回身救援明中信,却在杀手们的攻势之下,无法成行,急得喝叫连连。

    如果在京师地面,在自己的保护之下,令明中信有所闪失,只怕不等陛下将自己杖毙,自己也得一头撞死了。

    噗!一柄钢刀重重砍在了赵明兴身上,赵明兴一个趔趄,与此同时,噗噗噗几柄钢刀连连中的,砍在了他的身上。

    他无力地跪倒在地,眼睛却是望向马车,眼中一片绝望。

    “教习,恕明兴无法护你周全!”赵明兴绝望地大喝一声,奋力就要跃起。

    然而,杀手们岂能让他如愿,一柄柄钢刀接二连三地砍向他。

    眼见着赵明兴就要命丧当场,一声叹息响起。

    一阵弓弦之声连续响起。

    一个个正在狰狞地笑着想要砍向赵明兴的杀手面色一滞,身形一凝,停在当场。

    而一道身影如旋风般闪到了赵明兴身前,一把将其扶住,闪过一旁。

    “教习!”赵明兴第一时间看清了来人,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然而,随即就闪过一丝黯然,自己居然还要教习搭救,亏自己之前还夸下海口,要护卫教习周全,唉,惭愧啊!

    随之,心中一股冲动涌起,眼中一丝坚毅闪过,腰一挺,闪到了明中信面前,紧握钢刀,环视杀手,想要拼死护卫教习。

    “行了,明兴,先看教习的手段!”耳边响起明中信的声音,一个温暖的手掌按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教习,你的伤?”赵明兴一愣,回头看向明中信。

    “早好了!”明中信笑笑,同时,顺手一箭将要靠近的一个杀手立毙当场。

    看着赵明兴,他心中一阵感慨。自己的伤势早就好了,本想再行隐藏一段时日,却没想到,这些杀手还真是如影随行啊!一丝松懈就乘势而起。

    记得早在他身陷昏迷之时,身处一个黑暗当中,隐隐约约感觉自己的神识震动不已,此时他才知晓,那次袭击对他造成了多大的伤害。然而,为时已晚,此时此地的他,也只能听天由命了,毕竟,他所有的一切逆天手段此时已经尽数被限制,根本无法使用。

    然而,心思坚毅的明中信却是不会放弃,依旧在黑暗中寻找着那一线生机,努力调动着身体内的每一分潜力,一点点积蓄力量,力图有所突破。

    然而,一日日的努力,感觉不到一丝的进展,令他有些灰心,好在前世养成的坚毅性格帮了大忙,令他不至于绝望无助,静静等候着那一丝契机的出现。

    一日复一日,他还有心挣扎,想要挣出一线生机,然而,却有心无力,根本毫无用处,于是,他渐渐息了那份契机到来的心思,只是静静等着死亡的来临。

    然而,黑暗之中,那份死亡却是迟迟不至。

    就在他耐心将要丧失之时,这一日,突然,他隐隐感觉到识海之中有所震动,但却不为所动,毕竟,心已死,识海之中有什么变化又有什么打紧的!

    然而,在他心如死灰之际,这一日,突然识海之中感受到了一丝刺眼的光芒,照亮了他的神识,这,这是何故?

    前世几千年他也未曾见过此番情形,心中讶异异常,反正就要濒死了,去看看又有何妨!

    抱着这种态度,他凝聚神识,缓缓探入了识海之中,还别说,这次虽然有些吃力,但却没有阻碍地进入了识海当中。

    只不过,越靠近识海,越感觉到了一丝抗拒之力,但却柔和无比,而且是那般的温暖,缓缓包围住了他的神识,令其他瞬间变得清晰。

    他心中大惊,这是什么东西?居然有此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