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刻不容缓-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零五章 刻不容缓

    按捺不住好奇之心,不顾前方的危险,他缓缓驱使着神识伸向识海。

    终于,进入了识海,小心翼翼地前行,突然,前方亮光大起,刺眼无比。

    稍稍闭眼,慢慢得,感觉不再那么刺眼,他微微张开一条缝隙,看向前方。

    嚯,却只见一个伞形物品正在空中滴溜溜乱转,散发着强光,逼人至极。

    这一瞬间,他有些瞠目结舌,这,这,这不是那七彩烟罗罩吗?

    它怎么变成了这般模样?

    却原来,之前那碎片状的七彩烟罗罩此时却是已经完成了一大半,而且还在缓缓地修复,正是这修复之时散发出了丝丝毫光,令这识海震动不已。

    明中信细细观察着七彩烟罗罩,想要弄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它的变化!而那温暖的柔光究竟是什么?

    哟!明中信眼前一亮。

    还别说,经过他的仔细观察,还真发现了一丝丝不同。

    在那七彩烟罗罩的根部,一缕缕的黄色光芒,缓缓流入了七彩烟罗罩当中,每每进入七彩烟罗罩就会凝实一分,这黄色光芒是?

    明中信有些不解。既然不解,那就弄清楚!

    明中信神识凝聚,小心翼翼地探向那缕黄色光芒。

    越接近黄色光芒,明中信的神识感觉越是平和,压抑住心中的讶异,深深感觉到,那黄光居然正是自己之前神识初进识海感觉到的光芒,而且居然有修复神识之功能,这,这,这是什么?

    他心中无比惊讶,从前世的经历经验来说,他也没有见过如此神奇的东西!

    但是,他却也有些疑惑,这黄色光芒究竟是什么呢?居然能够修复那七彩烟罗罩?边思索,边感应。

    随着他的感应一步步加深,一丝明悟从心底升起,这,这黄色光芒之前见过,不错,见过!

    究竟是什么呢?他紧锁眉头,细细思索。

    脑海之中,灵光一闪,不错,是那物事!

    明中信心中大喜,想到了!

    功德小碑!四个字在他脑海之中闪现。

    不错,正是功德小碑,之前他在赏善罚恶殿中感应过,功德小碑中的功德输出输入,那丝感觉与现在自己的感觉如出一辙。

    难道,这缕黄色光芒真的是功德?心下疑惑,那就付诸行动。

    明中信谨慎异常地控制着神识,深入黄色光芒当中,深切感受着那缕光芒,予以确认。

    不错,真的是功德!最终,他无比确认!

    但为何功德居然能够修复七彩烟罗罩呢?有疑惑,大不了再感应思索!

    明中信毫不气馁,神识缓缓靠近七彩烟罗罩,缓缓深入其中,感应着那缕黄色光芒,以及七彩烟罗罩的变化。

    哟!明中信眼前一亮,不错,正是那缕功德在修复着七彩烟罗罩,但是却又有所不同,他并非无根无据的修复,而是从识海之中抽取一缕精魄,以之为根基,再辅助以功德,慢慢修复七彩烟罗罩。

    原来如此!

    明中信心中震惊,这七彩烟罗罩难道与神识,与精魄有关?

    要知道,人有三魂七魄。魂:指能离开人体而存在的精神;魄:指依附形体而显现的精神。道家语,其称人之魂魄由“三魂七魄”组成,科学尚无法证明宗教所言魂魄可离体或轮回,以及魂魄组成是否正确。

    三魂:道家谓人有三魂:一曰胎光,二曰爽灵,三曰幽精,见《云笈七签》卷五十四。

    儒家谓人有魂魄《左传昭公二十五年》:“心之精爽,是谓魂魄;魂魄去之,何以能久?”《昭公七年》:“人生始化曰魄,即生魄,阳曰魂;用物精多,则魂魄强。”孔颖达疏:“魂魄,神灵之名,本从形气而有;形气既殊,魂魄各异。附形之灵为魄,附气之神为魂也。附形之灵者,谓初生之时,耳目心识、手足运动、啼呼为声,此则魄之灵也;附所气之神者,谓精神性识渐有所知,此则附气之神也。”

    一名胎光,太清阳和之气,属于天;二名爽灵,阴气之变,属于五行;三名幽精,阴气之杂,属于地。胎光主生命,久居人身则可使入神清气爽,益寿延年;源于母体。爽灵主财禄,能使明气制阳,使人机谋万物,劳役百神,生祸若害;决定智慧、能力,源于父。幽精主灾衰,使人好色嗜欲,溺于秽乱之思,耗损精华,神气缺少,肾气不足,脾胃五脉不通,旦夕形若尸卧。控制人体性腺,性取向。因此,养生修道务在制御幽精,保养阳和之气。如在黎明时分或夜间入睡前,叩齿并呼三魂,反复三次,即可神气常坚,精华不散,疾病不侵,鬼神畏惧。三魂呈红色,人形。

    七魄:道家谓人有七魄,各有名目。第一魄名尸狗,第二魄名伏矢,第三魄名雀阴,第四魄名吞贼,第五魄名非毒,第六魄名除秽,第七魄名臭肺,见《云笈七签》卷五四。

    七魄名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指喜、怒、哀、惧、爱、恶、欲,生存于物质中,所以人身去世,七魄也消失。之后再随新的肉身产生“**及魄”则属于“阳世的物质世界”。

    七魄为人身的血,第一就是眼睛的血,眼睛的血是涩的,第二就是耳朵的血,耳朵的血是冷的且不容易凝固,第三就是鼻子的血,鼻子的血是咸的,第四就是舌头的血,舌头的血是甜的,第五就是身体的血,身体的血是热的比较容易凝固,前五项为五根的血,分别是眼、耳、鼻、舌、身等五根,五根以外就是脏腑内脏之血,我们的脏腑分成红内脏和白内脏,红内脏就是心脏、肺和肝等,白内脏就是胃、大肠和小肠等,红内脏的血是腥的,白内脏的血是臭的。

    三魂七魄本来在人死之后游离于体外,但如今明中信并未身死,也就固存于识海当中,只等识海崩溃,再行四散,而这七彩烟罗罩正在识海当中。

    他想起来了,那七彩烟罗罩,正是人的精魄凝炼而成,如今正是由这七魄为根,再以功德为辅进行修复,正当适合!

    在这天然的环境当中,七彩烟罗罩前世早已被他凝炼为自身一体,与他的灵魂、神识、**早已合几为一,息息相关,本来,他身体无事,这七彩烟罗罩在他识海当中,倒也无妨,但如今他的身体受损,神识更是虚弱到了一定的程度,相反,这七彩烟罗罩正在不断的修复,这就给其创造了一个极其适宜的环境,再加上七彩烟罗罩前世已经修出了一丝真灵,自然也就有了自私之念,最先想到的就是修复自身,恢复前世荣光,于是,缓缓吸收着识海当中的精魄,再有功德相助,缓缓完善,只待真正完善之后,也许还可能直接夺舍成人呢?

    当然,这是现在明中信的想法,至于七彩烟罗罩的真实想法,谁也无法探知!

    但有一点,毋庸置疑,就是这七彩烟罗罩的成形乃是适逢其会,由不得人啊!

    不过,现在明中信既然神识尚存,而且已经猜到了七彩烟罗罩成形的秘密,自然不会坐看这种情形的发生。

    明中信眼珠滴溜溜乱转,良久,眼神一亮,自己还真是笨啊!既然七彩烟罗罩能够凭借功德、精魄修复,那自己难道就不能凭借这功德修复自身的神识吗?尤其是自己本来就是这一切的主人,自然比之其他无论是人还是东西物事多了一缕先机。

    恍然大悟之后,明中信立刻行动,吸收功德,修复神识,当然,这也只是他的想法,至于是否有效,那得看这老天爷是否给面子了!

    好在,他前世掌握了那么多的功法,虽然无法尽数修炼,但却也心记熟读,此时想要找出一个合适的吸收功法自然是不难,难的是,这功德如何转换,这却没有成法可依,只能自己摸索。

    不过,他之前已经在自主吸收,现在只是想一个功法能够加快吸收而已。

    多番尝试之后,他不由得沮丧无比,这功德还真心无法加速吸收,毕竟,前世他也没听说过能够吸收功德的方法啊!

    无奈之下,他也只好将神识停留在这功德与七彩烟罗罩之间,尽最大可能地吸收功德!

    时间一分一秒地移动,七彩烟罗罩修复的速度惊人,到现在,完整体已经尽数呈现,那上面的光芒也是越加逼人。

    明中信心中一阵绝望,如果这七彩烟罗罩真的成形,只怕会将归元塔包围得更加坚不可摧,到时,自己想要进入归元塔只怕会更加难比登天!

    但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人家七彩烟罗罩修复的速度远远快于明中信神识的修复速度呢?

    明中信绝望地望着正在修复完整的七彩烟罗罩,心中叹息,自己与归元塔的缘份终于要尽了吗?

    七彩烟罗罩却不会以明中信的意志为准,依旧向完整状态进发。

    轰!明中信感觉神识之中有如天崩地裂一般,一阵天悬地转,那七彩烟罗罩霞光四射,照耀明中信的识海,明中信的神识眼中电光连闪,只能微微闭目,才能稍稍看到一点物事,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明中信终于第一次陷入了前世那在九九天劫之后的无助绝望当中,闭目等死。

    然而,久久,识海之中却是并无动静,反而身上越加的暖和,一阵阵惬意的感觉充斥着心灵,明中信心中一阵讶异,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现在不应该是七彩烟罗罩大发神威,自己再无法与归元塔取得联系,神识逐渐虚弱,直至消亡吗?

    但是,事实却是与他的猜想迥异,不但并未将他的神识消灭,反而是阵阵暖意充斥着他的神识,而且,神识还在不断地壮大之中,这,就令得他更是惊异。

    不过,这终究是好事啊!

    他只能默默注视着神识的变化,时刻警惕着神识突变,予以应对!

    然而,这一切根本没有发生,神识逐渐巩固,意识也越加清晰,与身体的联系也越加紧密,对身体的控制也逐渐恢复。

    当然,这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完成的。

    所以,当他能够听到赵明兴与兰馨儿的对话,以及担忧之时,他也无法对他们发出信号,只能在黑暗当中默默加油,争取早日苏醒,令亲人们早日摆脱伤心!

    而且,他虽然无法向外传递消息,但自己却能够接收到外界的消息,故而,他了解到,原来,自己早已经到了山东境内,却被困于一个尧山的山谷当中,无法脱身,只能固守待援,但那援兵却是迟迟未至。

    而钦差卫队的粮食被给武器也在以极快的速度在消耗着,不日就将用尽,情势到了万分危急之时。

    他心中急切无比,想要帮忙,但却也无能为力,毕竟,自己无法立刻醒来,就算有通天的手段,也无法运用啊!

    快,快,必须快!否则,自己就真的再也无法见到这些可亲可敬的朋友亲人了!

    明中信暗暗加油,而且,竭尽全力地催动自己的神识,想要早日恢复,为大家出一份力!但是,这一切努力也不过是让自己苏醒的日子缓缓靠近,但却依旧地无法苏醒。

    明中信感受着外界的情势越加严竣,但却毫无办法。只有急速催动着神识,希望能够赶得急吧!

    终于,这一日,萧特使赶到了,而且催动了最后的攻势,眼看着山谷就将要被攻破了。

    外界的王守仁已经准备与敌俱焚了,众人也誓死要与钦差卫队共存亡。这一切,明中信清晰无比的了解,再无法淡定,拼尽全力催动着自己的神识。

    最终,他感应到,贼寇已经近在咫尺了,再有片刻,山谷就将被攻破,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轰隆一声,明中信脑海之中一阵轰鸣之声响起,霎时间,明中信眼前亮光闪过,在这刻不容缓之际,他醒了,终于醒了!

    未等守在他身边的兰馨儿、赵明兴激动无比地要上前询问,他第一时间发布命令,赶往山谷口,援助钦差王守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