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 腥风将起-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零七章 腥风将起

    “这?”那中年儒生疑惑地望着公子。

    “弘治明知明中信此番身负重伤,依旧要在夜里召见明中信,显然是有重要的事情相商,想想,会是什么呢?”公子反问道。

    中年儒生紧锁眉头,思索片刻,眼前突然一亮,望向公子,“难道是那件物事?”

    “嗯!”公子爷轻轻点点头,“正是!试想,如果那件物事被大明朝廷官兵掌握在手,形成的战力只怕会翻倍增加,到时,咱们的大事还有成就的可能吗?”

    中年儒生缓缓点头,认可公子爷的说法!

    “而且,我已经确认过了,那件武器乃是明中信所创,而非之前咱们猜想的,由大明朝廷所造,由王守仁带往南疆找机会进行实战试验。而且,那王守仁已经向陛下言明,明中信会将这利器进献给朝廷,你想,此次觐见会不会就是进献的时机,那明中信会不会就将图纸带在身上?”公子爷看看中年儒生。

    中年儒生眼前一亮,一脸兴奋,接话道,“不错,我怎么没有想到?如果那明中信真的带在身上,此番咱们袭击之后,如果在他身上搜出那份图纸咱们可就发财了!到时利器在手,咱们的大业指日可期啊!公子思虑周全啊!”

    “不错,这就是我的想法!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更何况,此番那陈准带的番子极少,防卫力量极弱,而且此乃京师,有多少年没有发生当街袭击之事了,他必然极其大意,如此的话,没有比这更好的时机了!咱们成功的机会极大啊!”公子爷越说越兴奋,眼中泛光,那缕光芒令人心寒,“当然,最重要的是明中信这个人,如果他还存在,谁知道能不能创造出更加恐怖的武器,到时,还有咱们的活路吗?故此,此人必须除掉!”

    中年儒生深以为然,点头不已。

    之前云南行省一番布置被这明中信搅和得一团糟,虽然咱们即将达到之前预定的目的,但这明中信却真心不能留了,这个变数太大了!之前是一直没有重视于他,今后,必须对其高度重视了。否则,如果再被他破坏了咱们的好事,那可就恶心了!

    不过,相信咱们此番布置的兵力,必然会得手,毕竟,此番已经将尊主驾前的护卫供奉也请动了,如果这都不能成功,那这明中信可就再也无法克制了!

    不会,一定不会!中年儒生连忙将心中的这个念头摆脱出脑海!开玩笑,护卫供奉已经出手,就不信那明中信能够利害到如此地步!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之声传来。

    “来了!”二人齐齐眼前一亮,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按时辰来说,袭击已经发动了,此时应该出结果了!

    啪一声,房门被大力推开。

    一个身影冲了进来。

    公子眉头一皱,难道事情出了意外?不然,绝不会如此莽撞的!

    “公子爷!”来人一进门,怒气冲天地叫了一声。

    “什么事如此大惊小怪?”公子爷不悦地看了他一眼,“难道是事情失败了?”

    “不是!”来人摇头不已。

    二人心中一喜,难道事情成功了?

    不由得将目光投向来人。

    “是事情被破坏了!”来人气愤道。

    什么?二人面色为之一滞,被人破坏了?这是什么说法?成功失败,只有这两种可能啊!怎么会被破坏了?

    来人显然也知晓他的话语有些令人摸不着头脑,来到桌前,抓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

    二人不由得对视一眼,疑惑不已,但看他有些饥渴,也只能耐着性子等候他的解释。

    却只见来人剑眉星目,如果不是眼角的一道刀疤,只怕还真是一位美男子,不过,鬓角稍有些斑白,人已中年,显然年轻之时也是一个迷倒少女的美男子!

    他稍稍打个嗝,满面肃然,开口解释,“本来,咱们已经埋伏好了,但是接到陈准他们出门的消息之后,久久等不到,甚是疑惑,故此派人前去探听,却未想到”

    说到此,他看看公子爷与那位中年儒生,面上浮现出一丝气愤。

    “未想到什么?”中年儒生满面不悦地催促道,“不要大喘气!”

    “未想到,居然有抢先在路上伏击了陈准他们!”终于说完了。

    不过,这话可是令得公子爷与中年儒生震惊了。

    居然有人抢先袭击了陈准?

    “那些人得手了吗?”相较于中年刀疤男的气愤,公子爷更关心结果。

    中年刀疤男看看公子爷苦笑一声,“如果成功了,我就不这样气愤了!”

    这话令得公子爷眼中寒光电闪,“没得手?!”

    中年儒生也是满面严霜,看看公子爷。

    “嗯!”中年刀疤男苦涩地点点头。

    “那随后你们也没机会再行袭击了吗?”公子爷转头看向他,眼中寒光闪烁。

    “唉,本来还有机会,在我们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以为是公子爷你派的人,所以,齐集手下,想要赶往事发地点。”中年刀疤男解释道。

    “然后呢?”中年儒生不由得追问一声。

    “然后?”中年刀疤男苦笑一声,“未曾想,居然看到,那刘大夏府中家丁齐出,赶往事发地点,我们只好抄小路,想赶在他们之前去到事发地点,但是,晚了!却原来,街道之上城卫军也已经发动起来,衙门捕快也赶过去,这一路之上,躲避着这些人,就迟到了,待我们到了,却发现,那些袭击之人已经全军覆没,而明中信却是毫发未伤!到此时,现场已经被城卫军、衙门捕快围住,鸟都飞不进去。”

    “那些袭击之人就没有一人逃出吗?”公子爷问道。

    “尽皆身死,而且”中年刀疤男苦涩一笑,话到嘴边,却是不敢再往下说了。

    “说,有什么发现?”公子爷冷声道。

    “而且,那些人一副死士作派,将咱们的死士的手段展露无遗,看上去,一模一样!”中年刀疤男只能说出了实情。

    公子爷一听,满面严霜,紧闭双唇一言不发。

    “你是说,这些家伙居然栽赃陷害咱们?”中年儒生满面震惊地问道。

    “不错!”中年刀疤男点头道。

    中年儒生不由得看看公子爷。

    久久,公子爷并不说话。二人看着他,也不敢再说什么,房中久久安静,无一丝杂音。

    “查探清楚了吗?那些人是什么人?”公子爷缓缓开口道,但那声音中的冷意却是仅人寒颤不已。

    “没有,根本就毫无线索,咱们的内线已经传出信息,那些家伙身上毫无线索,无从查起!”中年刀疤男苦涩地抿抿嘴,摇头回道。

    “查!务必找出这幕后黑手!”公子爷满面严霜地下令道。

    “诺!”中年刀疤男低头应命。

    “公子爷!”中年儒生担心地望着满面严霜的公子爷,轻声叫了一声。

    公子爷翻起眼睛看了一眼他,其中的寒意令他打个寒颤。

    “公子爷,那些人终究也是想要明中信死,是友非敌啊!不用这么针对吧?”然而,他有些话却不能不说。

    “如果不是他们冒然行动,令咱们如此背动,无法成事!凭借尊主的护卫供奉,再加上突袭,此番咱们必然会将其拿下,甚至能够得到那些利器的制造之法,一举两得,这样难得的机会就被他们这样破坏掉了,咱们损失如此巨大,岂能让他们消遥?”公子爷恶狠狠地咬着嘴唇,恨声道。

    中年儒生可没见过公子爷如此失态的情形,显然,此番公子爷真心怒了。

    “如果只是陷害,我也不会如此生气,毕竟咱们的目的也是将明中信杀死,我生气的是,他们没有成事!而且那般安排根本就是送菜,岂能成功!如此蠢笨的盟友,不要也罢!”公子爷不屑道。

    这?中年儒生苦笑不已,他们可没有咱们的惨痛教训啊!更何况听那当时的情形,明中信如果不是正好恢复,只怕还真的被他们刺杀成功了!

    “行了,不用劝我了,现在最应该的是,严令所有人员隐蔽,不要再出外行走,更不要生事。接下来,只怕这京师又会兴起一番血雨腥风!”公子爷轻叹一声,吩咐道。

    “嗯!”中年儒生点点头。

    房中恢复了平静,公子爷在房中盯着一个地方,紧锁眉头细细思索着。

    皇宫之中,御书房。

    “什么?”弘治双目圆睁,望着眼前回报的牟斌,一脸的难以置信。

    “启禀陛下,陈总管在回来的路上遇袭!”牟斌只好再说一遍。

    旁边坐着的一众大臣满面震惊,面面相觑。

    这是多久了没有发生过有官员在京师遇袭之事了!今天居然有幸得见!

    但此番只怕陛下会震怒啊!不由得大臣们将目光投向了弘治。

    “明中信没事吧?”弘治目光微凝,看向牟斌。

    “他倒无事,安然无恙!”牟斌回禀道。

    弘治轻出一口气,平复心绪,冷声问道,“那些袭击的匪徒呢?”

    “尽数被击毙当场!”牟斌回道。

    “击毙?”弘治一皱眉。

    “也不能说击毙,只能说,这些匪徒皆是死士,见无法脱身,尽数拼命而亡,有那被擒之人也是尽数服毒自尽!”牟斌迟疑道。

    弘治眉头轻挑,“自尽?”

    “不错!”

    “有线索吗?”

    “手法很是熟悉,臣以为,有可能是弥勒会余孽?”牟斌担心地看了一眼弘治。

    “弥勒会?!”弘治面色一沉,看向牟斌。

    “臣有罪,未能尽数剿灭这些余孽!”牟斌连忙躬身请罪道。

    哼!弘治冷哼一声,不悦之极。

    “你们接手了吗?”弘治皱眉问道。

    牟斌苦笑一声,“事情已经被陈总管管制,锦衣卫根本无法插手!”

    “嗯!他遇的事就由他处置吧!”弘治一皱眉,随即自语道。

    “诺!”

    “陈准身边的护卫力量够吗?”弘治看看牟斌问道。

    “微臣已经派锦衣卫沿途护送了!”牟斌回禀道。

    “好!”弘治欣慰地看他一眼,赞许地点点头。

    这处置老成持重啊!并未因东厂与锦衣卫之间的龌蹉而看东厂笑话,这一点值得赞许!

    牟斌看到了弘治眼中的欣慰,心中一喜,自己这招棋走对了!

    本来,他也想看东厂的笑话,但其中有明中信,他也不敢大意,但直接插手又不方便,毕竟,现在由人家东厂负责,自己冒然派人,那陈准必会以为自己取笑于他,起了冲突就不好了。

    于是,他只好暗中派人护送,确保明中信的安全,毕竟,与明中信有那份渊源,自己得上心啊!否则日后见了恩师如何交待啊!

    但未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陛下居然询问自己的安排,这真的是歪打正着,还得到了赞许,这可是意外之喜啊!

    “不过,”弘治话峰一转。

    牟斌连忙身形一正,看向弘治。

    “这弥勒会余孽太过猖狂,必须清查一下京师了!”

    这是敲打自己呢?牟斌自然心中明白,而且这是下令严查呢!连忙躬身道,“臣必会令那弥勒会不敢再在京师生事!”

    “恩!”弘治点点头,话峰一转,“去吧!迎迎陈总管!”

    “诺!”牟斌应诺而去。

    “刘卿,这京师的治安得上点心了!”弘治回身冲刘健意味深长道。

    “臣领旨!”刘健连忙站起身形躬身领命。

    弘治点点头,扫了众大臣一眼,其中的意味令他们心中一颤。

    相关大臣更是心中大震,此番得回去整治了,否则,再有此事,只怕陛下就不只是此次这般轻描淡写了!

    各人心思迥异,弘治却在龙案之后闭目养神,静静等候明中信的到来。

    “回禀陛下,明中信觐见!”陈准急步进了御书房,躬身向弘治行礼道。

    “你没事吧?”弘治却未理会陈准的话语,探着头,上下打量着他,满面关切地问道。

    “陛下垂怜,微臣无事!”陈准满脸感激地躬身回道。

    “那就好!那就好!”弘治满面欣慰地点点头。

    “陛下,明中信还在殿外候旨!”陈准提醒道。

    “召他觐见!”弘治目光一凝,点头道。

    “明中信觐见!”陈准反身扬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