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三章 应对布置-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一十三章 应对布置

    看来,自己还是有些浮躁啊!搁在平时,这般内中情由自己自然是瞬间了然,但今天自己还真心被行动失败的消息误导,丧失了基本的判断!

    他心中暗暗警惕,自己有些懈怠了!

    “不过,这明中信看来不日就会飞黄腾达啊!”中年儒生轻叹道。

    公子爷深以为然,点点头,“这就要求咱们更得将他早日拿下,否则,如果他背后真的有了朝廷撑腰,将他的才华尽数释放,咱们的大业只怕会更加困难啊!”

    啊!中年儒生震惊了,他可没想到,公子爷对此子的评价如此之高!

    “怎么?不信?”公子爷侧目而视,问他道。

    “不至于吧?想那明中信现在不过是机缘巧合,再加上利器在手,所以才几次三番破坏了咱们的计划。”中年儒生看着公子爷轻声道。

    “不至于?”公子爷意味深长地笑笑,“你觉得,我率领的队伍是有人能够凭借运气就将我的事破坏掉吗?”

    中年儒生心中一惊,哟,忘记了,如果自己这般贬低那明中信,在他手下吃了多次败仗的公子爷又如何自处呢?

    “公子爷,属下是”

    “行了,不用辩解了!”公子爷一摆手,厉声道,“你之前小看那明中信不要紧,但之后万不可再小看于他!”

    “是,属下谨记!”中年儒生连忙躬身应道。

    “动用天级情报线,密切注意有关明中信的一切消息,另通知他们传递消息,务必谨慎谨慎再谨慎!”公子爷没理他,只是吩咐道。

    什么?中年儒生更加震惊了,为了一个小小的明中信,居然运用天级情报线?

    要知道,这天级情报线历来都是组织中的重中之重,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动用的,公子爷居然在此紧要关头运用这条线!要知道,他之前可是吩咐过,要将一切活动取消,现在却又如此吩咐!

    “一切照做,不得有误!”公子爷显然也知晓他的震惊,肃然吩咐道。

    “诺!”中年儒生见公子爷一脸肃然,知晓此项命令不可逆,只好点头应是。

    “行了,这些情报的接送就由你亲自督办!”公子爷再次吩咐道。

    这次,中年儒生没有一点迟疑,点头应是。

    “这段时间你就专心此事,不可分心!去吧!”公子爷乏累地冲他一摆手。

    中年儒生深深看了一眼公子爷,公子爷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他却是第一次无从把握,但今时今日,他也不敢再加以询问,还是从明中信的蛛丝马迹当中一一探查吧!看看那明中信究竟有何神奇,居然能够令得公子爷如此谨慎如此关切?

    “用膳了!”一个声音打破大厅中的安静,刘大夏、朱寿、石文义、张采等人以及明家一干人等瞬间满面浮现喜色,望向后厅大门。

    却只见明中信当先而出,一位位学员紧随其后,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大家瞬间鼻孔朝天,深吸一口气,真香啊!

    一个个如同恶狼一般,好似几天没吃饭一般,未等学员们将菜肴放上桌子,就已经垂涎欲滴了。

    明中信看着大家的样子,心中一阵好笑,同时心中好一阵感慨,是啊,这有多长时间没有见到大家如此热闹了,真是怀念啊!

    朱寿早已经坐在了桌旁,举着筷子,就等菜上桌了。

    而其他人乃是大人,也不好如他一般,走向桌子,但他们急切的步伐却是暴露了他们急于吃到佳肴的心情。

    “刘老、石大哥!”明中信上前,冲他二人一拱手,叫道。

    “哦!”二人头也不抬,轻声答应一声,但目光却是望着眼前的佳肴,并不回头,好似深怕别人抢走。

    “二位,还请后厅用膳!”明中信轻轻一笑。

    什么?二人有些讶异地转头望向明中信,再看看眼前桌上的佳肴,眼中万分不舍。

    显然,这二位没有听清明中信所言。

    无奈,明中信只好重复道,“还请后厅用膳!”

    哦!二人一听,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收回了不舍的目光,看向明中信,眼中充满了探寻之意。

    “请!”明中信笑笑,并不解释,伸手延请道。

    “我也去!”未等他们二人起身,本来已经准备动筷的朱寿却是突兀地叫道。

    刘大夏、石文义微一皱眉,他们知晓,明中信让他们去后厅用膳,却并不叫别人,必然有事相商,这朱寿去是怎么回事?

    朱寿却是并不看别人,只是紧紧盯着明中信,此时美味佳肴仿佛对他失去了诱惑。

    “好!”明中信却是毫不避讳,轻笑点头应了一声。

    刘大夏与石文义面面相觑,作为知晓朱寿身份的他们来说,虽然极力做出一副从容的样子,但他们的心中却是一直提着,这位朱寿身份特殊,咱们的事让他知晓,合适吗?

    朱寿却是不管他们心中所想,一听明中信答应,瞬间跳起,来到明中信身前,一把抓住了明中信的手腕,“走啊!”

    明中信笑笑,冲刘大夏与石文义道,“两位,请!”

    一行四人隐去了后厅。

    一瞬间,大厅里算是乱套了,对着桌上的佳肴争抢开,深怕自己慢了就没有了。

    明中信领着三人来到了后厅。

    哟!抬眼望去,刘大夏与石文义就是一怔。

    却原来,在那后厅的桌旁,坐着一位中年人,正在满面笑意地望着他们。

    刘大夏身躯一震,居然是他!他怎么来了?

    石文义却是不解地看向明中信,以目示意,这位是?

    明中信却是也不解释,伸手延请他们入座。

    朱寿却是不理会他人,紧紧挨着明中信,坐在了桌旁。

    刘大夏稍稍整理一下心绪,冲那人一拱手,入座!

    石文义一见刘大夏此番做为,也不再说什么,缓缓入座!

    “陆先生,不知叫咱们来,有何吩咐?”刘大夏稍作沉吟,看向对面之人,一拱手缓缓问道。

    “刘大人还记得陆某,真是难得啊!”陆明远一阵唏嘘,轻叹道。

    “岂敢,岂敢,刘某岂能忘记陆先生!”刘大夏却是面色肃然道。

    旁边的石文义却是一阵惊疑,这位是何人?居然与刘大夏如此熟?

    轻轻拉了一下刘大夏的衣襟。

    刘大夏一怔,看了一眼石文义,见他一脸惊疑,一时恍然,这位还不知道面前之人是哪位啊!

    “石大人,这位乃是”本来准备介绍的刘大夏突然打个停顿,看向陆明远。

    陆明远却是轻轻点点头。

    得到陆明远认可,刘大夏面色一正,“石大人,说起来,这位与你的渊源可是极深啊!”

    文义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都没见过这位,怎么就渊源极深了?

    好在,刘大夏下一句话就令他恍然大悟。

    “这位正是牟指挥使的授业之师!”

    什么?这下,石文义傻了。

    就连旁边的明中信也眼睛一缩,这层关系自己之前有些猜测,可没想到,陆先生居然有如此来头!

    “你,你!”石文义一阵结巴,看着陆明远,一脸的难以置信,这位居然是牟指挥使的授业之师?

    “怎么?不像吗?”陆明远轻声笑问道。

    “不是,不是!”石文义有些手足无措,毕竟,牟指挥使的恩师当面,自己如何做才合适,他可真心没底。

    “行了,既然中信叫你大哥,你自然是心腹兄弟,不必拘礼,就按中信的称呼叫吧!”陆明远轻笑一声。

    “石大哥,这位乃是陆先生,咱们今后就以陆先生相称即可!”明中信为他解围道。

    “陆,陆,先生!”石文义有些结巴地叫了声。

    陆明远轻轻点点头,一指朱寿,问明中信道,“这位是?”

    “我的一位小兄弟----朱寿!”明中信宠溺地看一眼朱寿,轻声道。

    啊!陆明远明显一滞,转头看向刘大夏。

    刘大夏苦笑一声,轻轻点点头。

    陆明远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正拉着明中信的朱寿,再看看明中信,轻叹一声,“唉,还真是缘份啊!”

    朱寿却是头也不抬,根本就无视了陆先生的存在。

    “陆先生,既然您已经回京,那”刘大夏问道。

    “有一点你们要记住,我回京的事情,切不可告诉另外的人!”陆明远面色肃然道。

    刘大夏点点头应诺。

    石文义却是有些懵,口中喃喃自语道,“包括咱们牟指挥使吗?”

    “包括!”陆明远眼中闪过一丝寒光,看向石文义,“在合适的机会,我自然会去见他,但在此之前,为了不令他为难,务必要瞒着他!”

    嗯!石文义虽然心中打鼓,看看明中信,心中有丝明悟,随即点头应承。

    “好,那咱们就谈正事!”陆明远眼中寒光隐去,笑道,“我的行踪不想被多人知晓,毕竟,这京师的熟人太多了,为免无谓烦扰,还请二位遵守诺言。”

    刘大夏、石文义瞬间坐直了身形,看向陆明远。

    “石大人!”陆明远看向石文义。

    “不敢,您就喊文义之名即可!”石文义眼神一紧,连忙道。

    “也好!叫石大人有些生疏了!”陆明远轻轻点点头,肃然道,“文义,现在明家面临的局面将会前所未有的困难,接下来,不能出一丝纰漏,否则明家在京师的基业将会毁于一旦!”

    几人心中一震,不由得精神更加集中地望向陆明远。

    当然,朱寿还在没心没肺地大快朵颐。

    “接下来,文义你负责情报收集,一切细微之事都得送到明家,而且,京师内各府的动向也得送到此处,当然,一些事涉机密之事就不用了,我只是要对京师的形势有个大致了解!”陆明远边思索,边吩咐道。

    “是!”石文义一听,也不算为难,更何况为了中信,一切又有什么不值得的呢!

    “还有,你务必让手下兄弟们注意那些不起眼的宅院,尤其是小院!即便是几代皆是京师之人!也得彻查!弥勒会可能以旧人身份隐匿,藏身于那些地方!”

    石文义一听,若有所思,频频点头。

    “另外,你得注意东厂那边的动静,找出这些死士的身后之人!毕竟,深藏暗处,不知其是敌人的势力才是最可怕的!”陆明远郑重其是地吩咐道。

    “是!”

    “无论如何,现阶段,咱们的情报信息工作,就由你负责了!”陆明远望着石文义的眼睛,沉声道。

    石文义自然知晓这个任务的份量,重重点点头。

    “刘大人,你就将如今的朝堂情势向我分析一下,毕竟,我远离朝堂多年,人事变动极多,无法准确分析了!”陆明远转头看向刘大夏。

    刘大夏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陆明远边听手指边缓缓敲击着桌案。

    明中信更是聚精会神地听着刘大夏之言,毕竟,刘大夏所言自然加入了他自己的分析,这可是难得的经验啊!千万不要小瞧了一位官场老油子的经验,这里面的官场智慧可是无穷尽啊!

    时间,一分一秒地逝去。

    朱寿这个小馋猫已经吃得肚圆滚滚,躺倒在椅子上,打着饱嗝,懒洋洋地望着四人正在那儿谈论。

    “看来,朝堂之上的情势与以往不同了啊!”陆明远轻叹一声。

    “是啊,此时的朝堂可谓是盘根错节,敌友难分啊!”刘大夏附和道,“即便这些,我也不能保证就一定如我所言,毕竟,我也远离朝堂已久,谁知晓如今的朝堂之中还有什么变数!”

    陆明远轻轻敲击着桌案,细细思谋。

    刘大夏他们不敢打扰,只是望着他,静静等候。

    唉!”长久之后,陆明远长叹一声,“本来,我以为中信以及明家面临的局势异常复杂,但却没想到,居然这般复杂!现在,明家面临的敌对势力就如此多,只怕今后会更多啊!”

    “所以啊,还得请陆先生救救明家,救救中信啊!”明中信却是面泛笑容,赖皮道。

    “你小子啊!就是个惹祸精,来了才几天,居然惹了这么多的麻烦,还是超级大的麻烦!”陆明远白了他一眼,笑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