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 弘治深意-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一十八章 弘治深意

    “坏事,就是被朝堂众臣惦记上了!”李东阳轻叹道。

    李兆先有些恍然地点点头,眼中时而闪出一丝惊惧,时而闪过一丝羡慕。

    但总之,看样子,他有所顿悟。

    “怎么,有何心得?”李东阳满脸期待地看着李兆先,毕竟,现在他已经基本处在了朝臣能够到达的颠峰,想再进一步,那得看机缘,强求不得,现在他唯一想的就是希望后继有人,培养长子李兆先是他现在当务之急!

    旁边的刘大夏自然知晓他的心思,也不捣乱,同样望着李兆先,期待他的表现。

    李兆先组织一下语言,缓缓道,“无论好坏,现在都是明中信必须面对的!”

    这句话,令二老面面相觑,眼中闪过一丝欣慰。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是必然的结果!除非明中信今后低调行事,不再想要搅动风云,否则,终究他会面对!但现在虽然有好有坏,但却也给他指明了一条路,那就是只能进,无法退,一退的话,就会死无葬身之地,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令大家生出了警惕之心!”

    嗯!李东阳点点头,眼中一丝精光闪过,看来,自己这些年的培养初见成效啊!

    “但是只要一日简在帝心,这些人就不敢明目张胆地针对于他,这是他好的一方面,而一些朝臣们会因他的简在帝心拉拢于他,但一些利益被中信侵害的,必然会运用各种阴暗的手段针对于他,这就是他即将面临的困境。”李兆先一脸思索模样,继续道。

    “不错!不错!”刘大夏一脸的笑容,赞许道。

    李兆先满面喜色望向李东阳。

    李东阳却是面容严肃地望着他,皱眉道,“这些事任谁也知晓,你就这点见识?”

    李兆先迅速收敛笑容,边思索边分析,“陛下此意实则是将太子东宫伴读之事提上了议程,必然会在近日就会定,这也就将明中信放在了火上烤,令他成为了一个靶子。毕竟,谁也想让自己家的子侄呆在储君身边,成为龙潜之时的臣子,今后即便不能够一步登天,但也会打下坚实的基础。对于中信来说,陛下提前暴露心思,乃是弊大于利。”

    “还有呢?”李东阳继续追问道。

    “实则,陛下也是想未雨绸缪,通过这个契机,为太子选一些未来的俊杰人才!”李兆先若有所思道。

    说到此处,李兆先的眼睛大放光芒,惊疑地望向二老,“陛下身体有恙?所以才提前进行培养太子的班底?”

    二老对视一眼,他们可没想到,李兆先居然能够猜到这个上面,眼中闪过一丝丝惊喜,孺子可教啊!

    李家后继有人啊!刘大夏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真心为李东阳感到高兴。

    李东阳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但却很好地被他隐藏了起来,微微点头,肃然道,“还算有些见地,但此等猜测万万不可说出去!”

    李兆先身处官宦之家,自然知晓此事的不妥之处,如果不是二老是长辈,他也不敢冒冒然就将此等猜测说出来。

    “陛下也是想要就近观察中信,看其是否真如传说般医术精湛?”李兆先突然抬头问道。

    啊!二老这下彻底震惊了,李兆先居然能够猜到陛下这更深层次的心思,这可真是万万想不到啊!

    李东阳再也忍不住那丝得意,冲刘大夏挑衅般地挑挑眉毛,那丝窃喜再也无法隐藏。

    刘大夏竖起大姆指冲李东阳点点头!

    李东阳得意地笑笑,以前所未有的慈祥目光投向李兆先。

    李兆先真是受宠若惊,甚至有些热泪盈框,父亲大人多久没有这般慈祥地看着自己了!一直以来,他就以严父的身份出现在自己身边,任何事情都不会赞赏自己,反而会认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继而以更加严格的要求对待自己!仿佛自己就是前面赶路的马匹,只能向前,不能退后,只要稍稍有些停顿,父亲大人就会鞭策自己,惩戒自己,绝无二话。

    像今日这般慈祥地看着自己,自有记忆以来,可真心不多见啊!

    李东阳的温情也是一闪即逝,面色一正,“陛下此意各大臣应该都有所了解,接下来,围绕太子伴读这个事情必然会有一番明争暗斗,接下来,应该如何应对呢?”

    李兆先一听,就知晓,这是父亲对自己的考验,毕竟,判断出了形势,但却也得有所正确应对才是,否则,岂不是拱手将机会让与别人,那还不如不知晓呢?

    争取?放弃?还是另辟蹊径?这却令他无从选择,毕竟,他现在身处国子监,荫为国子生,根本就未深入官场,经过历练,有这般见识已经是李东阳刻意培养的了,要让他有所抉择,还真心难办啊!

    “行了,咱们今日是来讨论朝中情势如何,中信今后应该如何应对?而不是让你教子的!”见李兆先无所适从的样子,刘大夏插科打诨道。

    李东阳看看李兆先一脸惶恐的样子,心中闪过一丝不忍,毕竟,自己之前对这长子太过严厉了,虽然是有心为李家培养后继,但总得让人喘口气吧!也就不为已甚,就坡下驴,转头看向刘大夏。

    “哼,既然如此,你看面对这种情势,中信该如何应对?”

    刘大夏一笑,“这却不是我应该考虑的,自有陆先生为他担忧,我只负责探听消息,打听朝堂动向,其他就不管了!”

    “你老小子倒好,一推六二五!中信真是枉救你这家伙了!”李东阳却是反唇相讥道。

    “人家中信都不着急,你着什么急?更何况,有陆先生这位大擎在,我操那份心干什么?难道我还能有陆先生那么牛?”刘大夏一翻白眼,并不争辩,反而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你啊,能力不行,就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承认就好!”李东阳满面不屑道。

    “背靠大树好乘凉,我有大树靠,你有吗?”刘大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脸的小人得志模样。

    令李东阳一阵气急,但却又说不过人家,只能憋气练习龟息功。

    二人的斗嘴令得李兆先一阵无语,这二位,正谈正事呢?怎么说着说着就扯偏了呢?

    “刘世叔,中信如何想的?”李兆先只好出题转移二老的注意力。

    “对啊!中信如何想的?”李东阳也是满眼的疑惑,毕竟,明中信才是当事人,究竟如何想应对,总得看他的想法吧!

    一听这个问题,刘大夏的脸瞬间就耷拉下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行了,别卖关子了,依中信那般脾性,定然有主意,只怕陆先生也无法左右他吧?”李东阳皱眉道。

    “还是你了解他!”刘大夏眼中闪过一丝苦涩,“虽然陆先生已经为他制定了一些应对,当然,这是在不知陛下要让他入东宫伴读的情况之下的应对!然而,中信却是一意孤行,依既定的方针,想让陆先生依他的思路制定发展方向!”

    “陆先生就依他了?”李东阳一脸的诧异,毕竟,陆先生既然来了,必然是冲着明中信而来的,而且是明中信相劝而来,岂能不注重陆先生的应对,反而这般慢怠?

    “还别说,这一老一少真心没说的,陆先生只是稍稍愕然之后,也就依了中信,还说,毕竟,中信对商业的把握远超于他,而朝堂之事他也时过境迁,也无法把握,他也只能在大的方向上提些意见,具体还得中信来定夺!”刘大夏满面的无奈,抱怨道。

    李东阳一听,皱皱眉,细想之下,眉宇之间一片清明,笑笑,“也好,想必,陆先生也只是想把握一下方向,令中信不至于有所偏差,毕竟,中信自己的路总得他自己来走,别人谁也无法替代啊!”

    刘大夏虽然白了他一眼,但有陆先生前车之鉴,他自然也明了这个道理,而李东阳这个官场老油子,自然也有自己的见解!只是不谋而合罢了!算不得什么!

    “对了,太子的事是否要告诉中信?”刘大夏一皱眉,问道。

    李东阳一听,也是眉头紧皱,毕竟,此事太过重大,关系着明中信今后与太子的相处模式。

    二人同时陷入了沉思当中。

    太子、明中信,好难啊!这二人相知相交得如此奇怪,但却又如此和谐,现在打破这个平衡,真的好吗?如果不告诉明中信,明中信没轻没重,无法把握全局,到时出事他们知情不报,又如何面对明中信?

    “顺其自然就好!”良久,二人一抬头,异口同声道。

    二人相视而笑,揭过此事!

    旁边同样一脸纠结的李兆先一听,也是深深出了口气,虽然他没有二老想得那么多,但他知晓朋友的重要,如果由外人打破二人默契,只怕二人会心有挂碍,也就破坏了这份缘份,相信二人今后会遗憾的!倒不如,顺其自然!甚好,甚好!心下庆幸不已。

    “来,再透露一些隐秘之事!”刘大夏话峰一转,冲李东阳谄笑道。

    “哪来那么多隐秘,行了,有事情我会通知你的!”李东阳白了他一眼。

    “好,一言为定!”刘大夏点头敲定。

    就在二人商议之时,离李府不远的谢府,一群大臣汇聚于此。

    “阁老,陛下真的有此意?”一位头发花白的大臣满面震惊地望着谢迁。

    未等谢迁回应,旁边一位大臣沉声道,“阁老的话你也不信?”

    “啊,不敢!不敢!”头发花白大臣一阵惊骇,连连摆手道。

    “阁老,咱们要如何应对?”没人再行理会他,反而尽数冲谢迁望过去。

    谢迁将手中的茶杯轻轻放下,轻咳一声,环视一眼众大臣,“诸位,是时候去准备了,千万不要私心作祟,误了大事,回去务必选出杰出俊才,大家再议重点推荐哪位!”

    众大臣一听,面泛激动之色,这个消息可真的太重要了,如果真的成真,那对咱们家族来说可是一次极佳的机会啊!虽然这机会是未来的!

    “阁老,还是您定个章程吧!”旁边一位大臣拱手道。

    “对,对!”

    “还是阁老定个章程吧?咱们可不知晓选何等样人才能入得陛下法眼啊!”

    众大臣纷纷附和道。

    谢迁面泛笑容,环视一眼,轻轻颔首,“好,既然大家如此,那某就大致讲一下!”

    一时间,众大臣竖起耳朵,静静等着谢迁的指点。

    “首先,你们得看,这个位置是为谁准备的?”谢迁面色一正。

    为谁准备的?众大臣一愣,随即面色一变,可不是嘛,这位置乃是为太子准备的!自然,太子的意见大过天啊!如果不被太子喜欢,那即便被陛下选中,只怕也会被太子玩死的!

    谢阁老真真是一针见血啊!

    谢迁望着大家敬佩无比的眼神,心中笑笑,继续道,“其次,得有别于现在太子身边的人!”

    众大臣急思,有别?眼中闪过一丝明悟,对啊,必须有别于太子身边的人,毕竟,人家太子身边已经有了这些人,如果你没有一丝特殊,凭什么被太子记住?如果不被太子记住,这伴读之人无法入得太子法眼,无法近身伺候太子,那不也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高,实在是高!众人心中竖起了大姆指,不亏是阁老啊!

    谢迁却是不理会他们的思索,继续道,“必须有一技之长,能够取悦于太子!”

    这一点大家自然是知晓的,纷纷点头,毕竟,上有所好,下必效之,而且媚上之事,实乃为官的第一要务!

    看着大家一副心知肚明的模样,谢迁眉头紧皱,“此处的一技之长,取悦太子,可不是行那谄媚之事,乃是必须有一技之长,能够令得太子心服口服!那样,才能令太子更加亲近于他,才能坐稳这伴读之位!”

    众大臣收起了然之色,细思谢迁的告诫。

    谢迁点点头,微闭双目,静静养神。

    “阁老,还有吗?”旁边机灵的大臣,上前轻声询问道。

    “接下来,就是你们自己揣摩了!我只能说这些!”谢迁眼也不睁,轻声道。

    大臣们纷纷点头,也就不再询问。他们心中了然,毕竟,人家谢阁老家中也有子侄,岂能不留下一丝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