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一十九章

    毕竟,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啊!

    透露这个消息,人家已经仁至意尽了!岂敢再要求什么?

    虽然一切都得依靠谢迁,但大家心中清楚,任何事情都得有所依,既然现在已经一切有所依,那咱们也不能再行改换门庭,必须得一条路走到黑,即便谢家吃肉,咱们也得喝汤啊!

    不提这群大臣各有心思,但谢迁就没有心思吗?毕竟,任谁都有私心的!

    谢迁望着这群大臣,面无表情,但心中却是暗自琢磨,毕竟,谢家自东晋以来一直都是大族,根深地固。此番弘治帝要为太子安排伴读,虽然是提出让明中信担任,但是,这些老奸巨滑的朝臣们任谁都知晓,陛下这是要为太子安排班底了,自然是心红不已,要知道,自己虽然已经身居高位,但却也只能在弘治手底下混,如果新帝上位,必然会有一番动荡,谢家究竟能否继续享此富贵,这可是谁也说不好的!

    现在不未雨绸缪,更待何时?故此,谢迁在离开皇宫之时就已经在思考,自家哪位子侄适合,竞争力强一些,即便无法成为第一人选,但只要在陛下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下次的机会自然会来临的!

    “诸位,各自回去思谋,明日再行商议,到时,定出十佳人选,到时,咱们自然能够得到应得的利益!”谢迁望着大家,轻轻点点头。

    “诺!”众大臣齐声应是,毕竟,大家都是谢阁老一系的,自然得以谢阁老马首是瞻。

    “啪!”一阵粉碎的声音响起,京师某处宅院当中,气氛异常的沉闷。

    众人皆是面如土色,畏惧无比地望着正房内。

    正房中,一位公子爷模样的人正满脸怒气地望着在座人员,而他手中的茶杯已经碎成了无数瓣。

    自上而下,一片沉静,皆是满面惧色地望着公子爷,静静听候吩咐。

    “一群饭桶!”公子爷满面难看地望着大家。

    “卑职等无能!”众人皆是低头认错。

    “哼!”公子爷冷哼一声,面色异常难看。

    “公子爷,这也怨不得大家,毕竟,一切事情来得太过突然,那明中信又被东厂保护,再加上暗中势力的鲁莽行事,令得一切计划付诸东流,这一切都怨不得大家啊!”一位中年儒生慢条斯理地向公子爷进言道。

    “怨不得大家?”公子爷面色难看地望着中年儒生,转头再看看一众人等,沉声道,“既然大家在京师,一切消息必然有所察觉,但他们却没有及时禀报,这,就是失职!”

    “更何况,正因为他们的失职,令得大家的行动受到了意料之外的阻挠,令计划攻败垂成!这,难道不是他们的责任?”公子爷沉声道。

    “卑职有罪!”一众人等齐声低头认罪伏法。

    “公子爷,现在正当用人之际,即便他们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也还请公子爷赦免!”中年儒生满面悲切地建议道。

    “哼!”公子爷冷哼一声,“赦免?万成不可能!”

    “啊!”中年儒生万般惊诧地望着公子爷,要知道,之前即便云南行省解放事业那般失败,公子爷也没有如今天这般不通情理,今日这是为何呢?居然一点情面也不给?

    “云南叛乱大业与今日之事绝不相同,只因为,云南叛乱大业,乃是咱们经营多时之事,被灭杀,只是因为大家对叛乱大业还不了解,也准备不足所致,故而,即便失败,咱们尊主对大家也是有所宽恕,然而,今日这事情却是截然不同,只因为,此番行刺明中信之事,乃是比咱们弥勒会大业成就更加难以管理之事,只因为,只要明中信身死,那么,弥勒会大业至少会提前二十年成就,但如果他活着,只怕,”公子爷看看中年儒生,沉声道。

    然而,说到此处,中年儒生满面悲惨之色,环视众人,接话道,“只怕,今日所有在场的弥勒会成员尽数会沦为阶下之囚!到时,还有咱们弥勒会翻身的余地吗?故此,明中信活着,乃是弥勒会最大的灾难!尊主下令,不惜一切代价,都得将明中信的人头拿到弥勒会总部,让众人观仰,到时,咱们的大业必然成立!”

    “大业成立?”公子爷轻声叹了一口气,看看中年儒生,不再言语,任由中年儒生震动大家增添士气。

    “大业可成,千秋万代!”一众弥勒会成员齐声呼喝。

    然而,公子爷与中年儒生却是满面凄然,要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令他们无比沮丧,只因为,虽然他们在最初获得大明卫士们并未将弥勒会的指挥机构已经一网打尽的消息。

    大家异常惊喜,毕竟,之前公子爷虽然令大家立刻隐匿行迹,绝不能透露出一丝马脚,但是,大家心中其实是对此有所疑议的,只因为,突然间,将大家经营数十年的网络废弃,这令他们无比心痛,也无所适从,毕竟,之前一直赖以生存的事物突然被废弃,大家岂能不心中有所难为?

    而这些人物还都是精英一类,这就令他们更加难以接受了。

    于是,一众心理表现在他们的行踪之上,虽然公子爷已经下令,但他们却是并未施行,反而是聚集一起,想要给公子爷一个教训!

    然而,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好笑,毕竟,就在他们刚刚立下心意,给公子爷一个教训之时,一队队锦衣卫,一队队东厂番子齐齐围困了他们,目光闪烁着异常凶残的光芒,令他们不寒而栗。

    而且,这些家伙不分清红皂白,上来就是一通屠杀,根本不管是否有所冤屈。

    一场杀戮下来,令弥勒会损失近半人手。

    当然,这只是大致估算,实则比之毙命更加恐怖!只因为,他们享受的凌迟,这一切令他们无比恐惧,无比惊慌!

    然而,他们向何人说理去!

    毕竟,既然已经敌对,他们就没理由抱怨人家施以雷霆手段!施以如此残酷的手段!

    虽然他们无比郁闷,但是,却有比他们更加郁闷的是弥勒会的巅峰战力。

    没有一个合理的要求,合理的解释,却令他们立刻隐匿行踪,这何其荒谬?何其荒堂?

    要知道,大家可是顶峰实力,如果有机会,只要将他们放出去,只怕就会立刻令得京师全体震动,更令得东厂、锦衣卫焦头烂额,转移了注意力,弥勒会就会有更多的精英隐匿行迹,为今后的大业留下种子。

    然而,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京师的城卫军、东厂、锦衣卫以及各类型的缉拿机构人员都是如此的兴奋,如此的渴望,想要在剿灭弥勒会京师余孽的战场上有所贡献。

    而且,他们已经在一些特务机构的提醒之下,尽出精锐,将贼寇们全歼。

    但是,无论如何,大家都没有将心绪调整,丝毫没有全歼贼寇的喜悦,只能更加的失落。

    但是,全歼贼寇,这是大家无比荣耀之事,但谁也没心情以之炫耀。

    只因为,虽然他们已经获得了大胜,但是,百姓们却是对大明军士更加失去了期望。

    在他们看来,这平定叛乱之事已经与明中信,以及王守仁密不可分,但朝廷却是根本对此视之不理,还大肆封赏功臣,这功臣之中却没有这二位最大的功臣,如此虚假的封赏,岂能令百姓信服,而这也令百姓相信,大明朝廷根本就没有亡国在即的紧迫感。

    而作为第一功臣的王守仁与明中信根本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以及封赏,大家岂能服气,反而是怨气冲天,令人耸然而惊。

    百姓们明白,朝廷根本就没有考虑功臣们为何没有得到公正的待遇,却是那些并未做出特殊贡献的军士将领受到了封赏嘉奖,而真正的功臣义士却如此憋屈地承受这般屈辱!

    这,令他们无比的心酸,毕竟,这些功臣其实就是他们的代表,他们的指引方向,如果这些代表、这些烈士、这些勇士都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那他们还期待什么,这大明朝廷还有救吗?倒不如,帝国今日就此沦陷,他们也就再无一丝希望,随这大明一同灭亡,一同永赴黄泉!一同走向毁灭!一了百了!

    当然,这些心思,一应周边的军士包括百姓都有所了然,但这些话岂能诉诸于口,唯一的希望就是大明朝廷能够突然明了,突然了解基层军士们的要求,突然对真正的勇士功臣予以嘉奖封赏,那样的话,这大明朝廷也许还有救,然而,大明朝廷的官僚岂能如他们所愿?

    而百姓这些美好的愿望,真诚的期盼,迎来的,只是一片辱骂,一片申斥,至于愧疚以及后悔却是丝毫没有!这一切,难道不令军士们失望透顶吗?岂能不令百姓对这大明死心吗?

    毕竟,如此不顾百姓,不顾官兵们的朝廷,真的值得大家拥护,值得大家奋力保护吗?

    当然,这些都是公子爷以及中年儒生所希望的,也是弥勒会一直以来的奋斗目标,但却不经意间却被明中信这个不被人称道的家伙做到了,令百姓心中对大明朝廷充满了失望之情。

    这,不可谓不算是意外之喜啊!

    正在狼狈逃窜的公子爷面现惊喜之色,看向中年儒生,而且目光之中充满了希冀之光。

    也许,如果咱们再加把力,这京师的百姓真的会发生暴动,真的会自发的冲锋皇宫,到时,也许,就是咱们的机会!

    这个念头在公子爷的心头盈绕,令他不可遏制!

    中年儒生在看到公子爷的表现之后,自然对他的心思异常了解。

    于不同异常之处,于绝境之处找到希望,无疑,这令得公子爷与中年儒生感到更加的刺激,更加的惊喜,更加的难以抑制,干!这,是公子爷与中年儒生产生的最强烈的念头!他们知晓,如果此时鼓动百姓,将百姓心中的渴望,心中的怨愤暴发出来,那股力量,足以令这京师之内安然享受的朝廷众臣感受到百姓的最大的愤怒之情,激奋之意!

    于是,公子爷与中年儒生一声令下,京师之内的弥勒会会员突然大面积涌现,纷纷义气激奋地向百姓们宣传着朝廷对王守仁以及明中信的不公待遇,以及云南官府,更甚者乃是南疆的各地官府的不作为,正是他们的不靠谱,才令得南疆失控,遭受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叛乱,而且,至今还没有平定。

    如果是王守仁与明中信在南疆领袖群伦,那么,南疆的形势,必然会是另一番模样。

    一时间,京城内议论乍起,百姓们充满了对王守仁以及明中信的同情以及祝愿。

    纷纷上街头请愿,要求朝廷派王守仁与明中信再次前往南疆出使,更得兼任南疆总都督,统管南疆兵事。

    那样的话,南疆的局势必会在即日之间来息,到时,南疆百姓就会获得更加永久的平静,更加永久的安定!

    一时间,这好像成为了全京师百姓乃至全北疆百姓的愿望。

    这个情绪盈绕在百姓的心头,一切令大家情绪激昂,一切令大家胸涌澎湃,但是,就在此时,突然,一众请愿的百姓中间,为首一人却是异常坚定地望着大家,沉声道,“诸位,并不是朝廷不顾及咱们,而是没有能力啊!为今之计,就是咱们齐心合力,将这些贼寇驱逐出京师,令他们在京师无法立足,如此,才能令京师政通人和,路不拾遗!”

    大家一阵迟疑,但人群之中却突然有人大叫道,“这位就是王守仁钦差,他说的,必然不会有错的!大家且听他的!”

    一瞬间,大家激动了,传说中的人出现在身前,百姓们自然是激动异常,纷纷望向王守仁,想看看看他,有何话说!

    而这位钦差大人王守仁却是不紧不慢,缓缓环视一圈,沉声道,“诸位,朝廷确实待咱们很薄!”

    这一句话,令得在场的百姓军士们心头大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