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章 守仁顿悟-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二十章 守仁顿悟

    之前,一众隐藏于百姓当中的弥勒会众见王守仁出面,心惊不已,如果王守仁亲身出面,劝说百姓,只怕咱们的算计会功亏一篑,毕竟,他们就是让百姓认定王守仁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再辅以对朝廷这么长时间都未平定南疆叛乱的不满,鼓动他们向朝廷发难,尤其是那些自命不凡,自诩为朝廷栋梁之臣的读书人,更容易鼓动,希望能够凭此事推波助澜,扰乱京师秩序,到时,他们再浑水摸鱼,达到他们的目的!

    此时王守仁出面,只怕会令咱们的计算成空,岂能不心惊!

    然而,王守仁居然说朝廷待咱们很薄!这,还真心是一个惊喜啊!

    难道,这王守仁对朝廷也有不满,乘此机会予以发难?

    此时的百姓们也是一脸的错愕,他们也没想到,王守仁居然也站出来向朝廷发难,难道,之前传言根本就是真的?

    下一句,王守仁就将他们的疑虑消除,同时,也毁灭了弥勒会众们的妄想,打破了他们的如意算盘。

    王守仁环视一眼大家,转圈拱手道,“诸位,朝廷确实待咱们很薄,但是,这皆是因为,王某并没有做出更大的贡献,所以朝廷的赏赐才如此,这只能是怨咱们未曾立下更大的功劳,王某辜负了大家的期盼!真是惭愧!”

    说着,王守仁一脸的遗憾,惭愧,一时间,百姓们、弥勒会众懵了。

    他们可没想到,王守仁居然将一切都揽在了身上,这一下,他们的一切行动就成了笑话,人家当事人都这般说了,咱们还如何为其打抱不平,再打下去,就是一个笑话啊!

    弥勒会众们却是气愤无比,这家伙的演技居然如此好!要知道,王守仁究竟立下了多大的功劳他们可是一清二楚的,毕竟,他们的兄弟们就是被王守仁率军消灭的,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

    此时这家伙居然红口白牙将一切都推了个一干二净,真真是可恨啊!可恼!

    然而,他们现在能够跳出去指责他说慌吗?这不是送菜吗?于是,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百姓们动摇,瑟缩,迟疑,退缩,最终转身而去!

    一场无形的风波就这样被平息了!

    王守仁望着离去的百姓,暗暗松了口气。

    旁边正当值的城卫军统领、顺天府府尹等官员越过军士、捕快来到王守仁面前,躬身一礼。

    “多谢王大人!”

    要知道,如果京师再发生上访事件,只怕他们这些直属管辖的官吏尽皆逃不了责任!更何况,京师刚刚发生了当街行刺之事,余音未消,现在又发生上访请愿事件。他们要如何平息陛下的震怒?陛下的雷霆之怒可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故此,他们的感激是真诚的!

    王守仁连连拱手谦让。

    一番寒喧之后,王守仁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二位京师的父母官,“两位大人,此番事情闹大只怕其中还有贼人推波助澜的原因,还请二位大人细细查一番!”

    二人眼前一滞,连连点头称谢。之前他们忙得焦头烂额,未曾细想,此番再来揣摩,还真的可能!

    “好了,二位大人,本官就不打扰你们善后了!告辞!”王守仁拱手而去。

    望着他的背影,二位京师父母官心中暗赞,王家真的出了一位麒麟子了!

    “二位大人,陛下有请!”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二人一个激灵,迅速回身望去。

    哟,这不是宫中太监嘛!

    心中一沉,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此时陛下召唤,岂能有好事!

    然而,陛下召唤,岂容他们推辞,二人对视一眼苦笑一声,遵旨而去。

    “呯!”一声,公子爷将一个茶杯摔了个粉碎,怒气上涌,面沉似水!

    中年儒生在旁打量着他,小心翼翼道,“公子爷,此事还得从长计议啊!”

    “从长计议?”公子爷冷哼一声,“从哪计议?”

    这?中年儒生一阵为难,本来他也就是安慰一下公子爷,未曾想,此番公子爷居然较真了,要知道,平日里,只要自己给个台阶,公子爷必会卖这个面子给自己,也就将此事揭过去了,但此次显然公子爷气极了,接连的打击,令他心性大失了!

    公子爷瞅了他一眼,望向他身后的诸位首领尊者,“各位,你们有何要说的?”

    首领尊者们面面相觑,低下了头颅,此番,如果不是公子爷及时发现东厂及锦衣卫的陷阱,领兵前往救援,只怕咱们已经尽成了阶下之囚,甚至是身死之尸,他们岂敢再行说话,认错就好!

    见众人不说话,公子爷面色稍缓,“一群混蛋!”

    一听这声骂,中年儒生心中大放,公子爷既然已经骂了,自然是对此事作了定论,也不会再行追究了!

    “暂且计下大过一次,如果再有不听号令之嫌,二罪并罚,你们知道的,刑堂家法伺候!”公子爷闭眼稍稍平息一下情绪,睁眼,凌厉地环视大家一眼,沉声道。

    诺!众首领尊者齐齐低头应是,毕竟,此番是他们错了,本来,他们虽然知晓公子爷在尊主心中的份量,但看到如此年轻的公子爷,他们自然是心中有了一丝不愤,不服,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是他们固有的理念!而且,大家能够在这京师之地份属首领尊者,尽皆是从尸山血海中拼杀而来,这公子爷不过是在背后出出谋划划策,就骑在大家头上,岂能令他们心服口服?

    故此,此番其实私下串连聚会密谋其实也有着给公子爷一个下马威的意思,但没想到事机不密,差点被东厂及锦衣卫包了圆,真真是后怕不已!同时,也对公子爷有了一丝心服!更何况人家救了自己等人一命,自然不会回嘴!

    “行了,接下来,布置如下!”公子爷也不理会他们如何心情复杂,稍稍思索,下令道。

    这下,可没有人违逆于他了,尽皆是低头垂目,静静听着吩咐,毕竟,之前的惨痛教训令他们记忆深刻,他们可不想再次陷入那噩梦般的境地了!现在想来,都浑身打个激灵啊!

    吩咐完成,公子爷也不看他们,回头冲中年儒生点头道,“严先生,计划可以启动了!”

    “这?”中年儒生一听,满面震惊,要知道,咱们可是刚刚被东厂锦衣卫围追堵截一番啊!现在发动,真的好吗?

    “公子爷,如今情势严竣,是不是稍稍等等?”中年儒生小心翼翼计较着措词问道。

    “正是因为刚刚有了一番拼杀,任谁也不会想到,咱们会在此时发动啊!”公子爷轻声笑道。

    中年儒生一听,眼前一亮,对啊!这次事件虽然是一幕惨剧,但是这可正是最佳的掩护啊!不由得将钦佩的目光投向公子爷,别看公子爷震怒不已,但是却心细如发,能够想到这一切,真心是智计过人啊!

    怪不得尊主如此欣赏公子爷呢!不冤人家如此得宠啊!

    而旁边的首领尊者们尽皆一头雾水,什么计划?但是,他们可不敢再问,经此一事,他们对公子爷的态度不知不觉已经有了转变,而且他们心中有了定计,不管公子爷说什么,咱们都得遵令而行啊!玩头脑,咱们真的不是个!

    “怎么?有问题?”公子爷一皱眉,不悦地看向中年儒生。

    “没问题!”这下,中年儒生不再迟疑,点头应道。

    “好!”公子爷点点头,转头一变脸,“干什么呢?还不去安排事宜!”

    首领尊者们未敢反驳,躬身冲公子爷行礼之后,鱼贯而出。

    中年儒生冲公子爷一拱手,下去安排。

    “明中信,你知道这个惊喜之后,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呢?”公子爷望着一个方向,轻笑道。

    就在此时,明中信在明宅会见了王守仁。

    原来,王守仁离开之后,直接去了明宅,要见明中信。

    王守仁坐定,看着明中信,上下打量一番,满面笑容地点点头,“看来,你真的好了!”

    明中信笑道,“那是自然,都多少天了!”

    “嗯,我还以为你会再休养一段时间,未曾想你居然隐藏得这么深,都已经好了,还装,将大家都给骗得好苦啊!”王守仁摇头失笑道。

    “也不能说骗,只是回京之后,如果我身体康健,必然会有一系列的应酬,我不想麻烦,想要静静,没想到陛下一番召见居然令我暴露,真真是命运作弄人啊!”明中信摇头叹道。

    “唉,是啊!”王守仁深以为然地点头叹息道,“回京这几日,每日的应酬可真心是令人头痛啊!如果不是发生此事,我还脱不了身啊!”

    “哟,王大人这是人在福中不知福啊!要知道,多少官场中人还嫌应酬少呢!”明中信调笑道。

    “行了,你小子就不要调笑我了”王守仁白了他一眼,“你小子,迟早有这一天!我估计,这一日都不远了!”

    “你就不要诅咒我了!”明中信一听打个冷颤,一脸怕怕的感觉。

    王守仁心中一惊,“你小子不会吧!就这么害怕应酬?”

    明中信苦笑一声,前世,他就是独来独往惯了,根本就不适合虚假的应酬,他认为,一切应酬根本就是浪费生命,有那机会,倒不如修炼来得爽一些,自在一些。故此,今世那种习性也被他带了过来,之前如果不是明家面临危机,他才不得不出面整顿挽救,此番明家正在逐渐走上正轨,如果不是那三元合一的希望支撑着他,只怕这一生他就在山东陵川了此残生了!

    但这些可没办法向王守仁解释!他也唯有苦笑以应。

    “中信,这样可不行,以后你可是要进入官场仕途的,如果不参加应酬,只怕会令大家孤立于你,到时,你可就寸步难行了!”王守仕满面忧虑道。

    明中信看着他心中一阵温暖,知晓他是在为自己担心,此番南下,最大的收获反而是结识了这位兄长,见识学识尽数令他心折,更难得的是这份真挚的感情,也不枉他拼命维护于他。但他却不知,自己根本就志不在此,应试也不过是安慰明老夫人,不想给她留下遗憾,至于自己真实的目的,相信这一世的人根本就不了解,说了也不会有人信的!

    就不拿出来吓唬他了!

    “即便我入了仕途,只怕我也做不来!”明中信摇头道,“有那工夫,我还不如投身到正经的事情上去,例如赈灾除疫!”

    王守仁瞬间身躯大震,是啊,有那工夫,真不如投身到正经的事情上去!

    这句话令他心神乱颤,一直以来,他就很是迷茫,他也厌恶这种应酬,但父亲告诉他的是身处官场,必须得与人为善,当然,这里面的为善并不是和和气气,而是要与自己一系之人和善,才不至于被人说是恃才傲物,目中无人,故此,必须得擅于应酬,结交友人,才能做到官运亨通,才华得施!

    然而,这些时日,他终于见识到了官员们的热情,南下回来,他每日赴宴,将一切时间消耗在了应酬上面,表面上笑脸迎送,但他心下却很是迷茫,这样的应酬究竟有何用?又对自己的仕途起到了什么作用!

    如今明中信一番话却是令他茅塞顿开,对啊,有那时间,自己看几策书,习几手武,岂不是比之更强!原来,之前是自己错了!

    王守仁眼中泛光,久久以来的迷茫一朝尽去,眼神之中充满了惊喜。

    口中念念有词,“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来曰宙,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

    吾心便是宇宙!一脸惊喜的王守仁口中连连念道。“万物皆由心而生发!我明白了!”

    一脸惊喜的王守仁抬头望向明中信,欣喜地高声喝道,“中信,我悟了!”

    明中信却是笑脸相迎,眼神之中充满了欣慰之色,连连点头应和。

    “恭喜,恭喜!”

    他明白,王守仁的心结尽去,今后,只要他持之以恒,必然会有一番作为!作为战友,自然是为他感到欣喜、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