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县试在即-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章 县试在即

    县试来临在即,县尊大人发布了要求全县学子到县衙报名的通告。

    今年县试公告发布提前了一个多月,众人皆为之激动兴奋。

    然而众人却不知道,这是县尊大人一石三鸟之计,既可以让读书人有充足时间进行准备,又可以转移人们对他与明中信关系的猜测,还可以为明中信发布科举考试用书提供方便。

    在这股县试提前报名的正确风向中,各方活动再无立锥之地。没办法,这时代,其他一切在科举面前都是渣渣。

    柳知县对此计可谓得意无比,他先让众学子转移注意力,不再注意自己与明中信的关系,再为明家发布的科举考试用书提供土壤,从而达到洪水摸鱼的效果。

    此时,明中信也无法避免,得投入这报名当中。

    亲供无问题,一切自有福伯办妥。

    互结也无问题,在明家社学中自然有五人为他互结保单。

    具结,只好请族叔明有仁具保了,因为明有仁正是本县廪生,可以保其不冒籍,不匿丧,不替身,不假名,保证身家清白,非娼优皂吏之子孙,本身亦未犯案操践业。

    而后,他亲自前往县衙署礼房报名。

    “明兄,你也是来报名的?”一个声音传入耳中,明中信往声音来处望去,却只见黄举、王琪、李玉三人携同而来。

    “正是,黄兄、王兄、李兄想必也是吧!”明中信拱手为礼道。

    “不错,我等三人因在外求学,多次错过县试,今年说什么也得中第啊,否则无颜见爹娘啊!”黄举叹道。

    “依黄兄等的才学,中第那是一定的!何须忧虑!”明中信恭维道。

    “哪里,哪里!明兄才是一定要中的,甚至能够中了案首也不一定!”王琪在旁阴阳怪气地道。

    “王兄,岂能如此说话!”黄举连忙喝道。

    “咦,我都未曾知晓,自己何时有此本事了!”明中信戏谑道。

    “有知县大人为你撑腰,你岂不是中第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王琪依旧一脸不愤道。

    明中信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不再说话。

    看来,那《幼学琼林》序的影响依旧无法避免,这不,王琪还不是因为对他的嫉妒而出言不逊!

    当然,明中信未受任何影响,只是心中有些憋屈。

    毕竟,这场风暴仅只是针对他而已,也是为了他县尊大人才提前发布公告,以让他脱离这场风波。

    然而,他就是心里不舒服,十分不舒服!

    明中信心中明了,自己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何须见人就解释,那不显得自己做贼心虚嘛!

    “明兄,王兄刚才喝了几杯,有些词不答意,请见谅!”黄举连忙打圆场,一边还狠狠瞪了王琪一眼,毕竟三人以他为尊,王琪也不再开口讽刺。

    “无妨,无妨!明某先去报名了!”明中信口中应着,拱手告别,回身走向了县衙内。

    “你呀!”黄举恨铁不成钢地道,本来还想与明中信交结一番,却让王琪给破坏了。

    毕竟,文会上明中信惊才绝艳,文名斐然,如果此时与他交结,以后也许会是助力,

    “我怎么了,本来嘛!人家与县尊大人的关系好,也许真的应了他让他当案首呢!”王琪嘴里嘟囔着。

    “还说!”黄举回身瞪眼道。

    “不说了,不说了!”王琪连忙陪笑道。

    “哼!”黄举带着两人也入了县衙。

    “钱师爷!”明中信远远地见到钱师爷在署礼房门前,好似等人般,连忙上前躬身行礼。

    “嗯!”钱师爷眼神一闪,只是嗯了一声。

    明白,这是要避嫌,明中信马上就明白了,站直身形进了署礼房。

    一套程序下来,终于报名了,接下来就要迎接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次科举考试了。一时间明中信心思百转千回,步出署礼房。

    却见钱师爷仍在门前,见他出来迅速转身走向后衙。

    明白了,这是观察明中信是否报名,回去向柳知县汇报去了。

    明中信心中暗笑,自己肯定要报名的,这还用观察?同时,心中也甚是感动,毕竟有个人心心念念关心他确实让人很窝心!

    日子波浪不惊地过着,明中信三点一线地备考着。

    读书人再度哗然!又一本惊扰世人的书出现了-------学堂文规。

    这次,人们不是惊讶,而是喜悦。

    尤其是在秀才圈中,一个个如打了鸡血般,到处在寻找着学堂文规。

    因为这本书关系到他们科举能否再进一步,其中对科举八股文的写法技巧详细描述令人茅塞顿开,好多秀才本已死去的科举之心再一次蠢蠢欲动起来。

    然而,令他们心中悲愤的是,这本书居然在市面上见不到了!

    而且,购买的读书人皆将其藏得死死的,就是不外借,更不用说手抄了,简直当传家宝般!友人上门求借,居然有人说,要命可以,但想借书,门都没有,总之,四个字:概不外借!

    一时间,破口大骂者有之,割袍断义者有之,大打出手者有之。每日处理读书人之间的这些事,令柳知县头痛不已。

    终于,钱师爷为柳知县出了一个主意,让读书人去求明家书坊加印。

    众人一听,皆是大喜,对呀,都晕头了,让书坊加印即可,何必因为此事弄得如此不堪,还断送了自己温习之机!

    于是,众位读书人纷纷来到明家书坊要求加印学堂文规,否则就不走了。

    明中远既兴奋又苦恼,皆因这些读书人与他几乎都是秀才,平时皆有往来,人情一件件被利用,天天耳边都是友人们的催促。

    不印吧,都是友人,面子上过不去。印吧,他怕正像族叔明有仁所说遗害明家。他真的是左右为难。不得已,得嘞,请示明中信吧!

    明中信却没有那么多顾虑,大手挥,加印,而且顺便将第二期刊印售卖。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明家书坊刚刚加印完,投入市场,居然有人直接一股脑将所有学堂文规皆一扫而空。

    这下,等候加印的读书人们傻眼了,这是怎么话说的!难道有人怕我等学习,超越他,专门断我们的后路?是可忍,孰不可忍!

    再次要求明家书坊加印,但这次他们守在书坊外,就等抢大家饭碗那家伙出现,准备群起而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