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 血雾成区-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三十章 血雾成区

    明中信一边躲闪着砍杀,一边低声安慰道,“无妨,援兵马上就到!”

    赵明兴明白,教习已经有了安排,援兵不用多长时间就会到。

    但自己终究是拖累了教习,他看得清楚,那些寒光乃是周围的东厂中人与锦衣卫中人手中的兵刃,他们现在正竭尽全力地砍杀教习,而且,看那密集程度,只怕这整条街有一半以上的人乃是贼人所扮,或者说这些人乃是这股势力安插在东厂与锦衣卫的内奸,这次居然不惜一切代价令他们尽数暴露,看来,这股势力对明教习可谓是势在必得!

    既然这些家伙已经暴露,那么,这股势力绝不会只是让一些小喽啰出面,毕竟,明教习的本事他们了解,必然是派遗了精英人士,实力必然是极其可观,看那招式那架势,这股势力的力量真可谓是恐怖,毕竟,连教习都被逼得只剩下躲避招架之力,却没有还手之力,虽然有自己拖累的因素,但能够将明教习逼到这步田地,也真心难能可贵了!

    如果自己处在他们的包围当中,只怕早已经被砍翻在地,毕竟,自己习得的武艺终究太过浅薄,根本不足以自保!相信这也是明教习不将自己放开的原因,他是怕自己有了闪失!

    毕竟,即便明中信如此身手,再加上他底牌众多,但现在人家人多势众,明中信的一些手段根本就无法施行,毕竟,身前身后皆是敌人,而且距离如此之近,一些手段也无法施行,更有赵明兴这位累赘,故此,他也只能先行躲避以谋求机会。

    就是这样,更加得令赵明兴感到羞耻,亏自己以前还口口声声要保护教习,原来,当真正遇到事的时候,自己还得教习庇佑啊!自己的技艺真的有待进一步提高了!

    不提赵明兴心中打着鼓,暗自下定决心!且说现在的局势,本来,满大街皆是东厂与锦衣卫中人,但是,就在那远远攻击的攻城弩及利箭停歇之后,大队人马已经奔向那发起攻击之地,谁也没料到,就在此时,团团围着明家马车,保护明中信的东厂与锦衣卫中人居然突施攻击,真真是令人猝不及防啊!

    当然,这些护卫明中信的东厂与锦衣卫中人并非人人皆是贼人!

    就在发动攻击之时,东厂与锦衣卫中人也是有些懵了,他们也未想到,居然有兄弟临阵反水,望着这些平日里称兄道弟的家伙,满眼的不可思议,原来,自己身边居然有卧底的贼人,还是如此熟悉如此亲密之人,一时间,即便对外以阴狠毒辣著称的东厂与锦衣卫也是有些下不了手。

    然而,这些卧底的贼人们却是并没有心慈手软,一个个凶猛异常,攻击明中信,那道道寒光显示他们势在必得的决心!

    就在东厂与锦衣卫反应过来之时,明中信却是已经遇险无数了。

    咻,咻,咻,一道道响箭破空而起,东厂与锦衣卫的信号连连发出。

    继而满街的商贩行人战作一团,当然,他们尽皆是以明中信为主,只要是护卫明中信的,或者是攻击明中信的,皆是敌人,以此来判断,真是好一场混战啊!

    然而,终究人家贼人们有所准备,而且,平时隐藏得极好,本来势均力敌的兄弟友人,但如今他们才发现,这些攻击明中信的兄弟友人们原来尽数隐藏了功夫技艺,一瞬间,他们的实力飙升了几个段位,东厂与锦衣卫根本就无法阻挡这些贼人们的攻势。

    就这样,贼人们一部分外御东厂番子与锦衣卫,令想要援助明中信的根本无法寸进,一部分却是前仆后继攻向明中信,根本就不给他喘息之机。

    眼瞅着,明中信险象环生,东厂番子与锦衣卫却是救援无力,真可谓是咫尺天涯!

    噗噗噗,利箭入肉之声不绝于耳,明中信欣慰地笑了。

    贼人们却是转目四顾,攻势为之一滞,却原来,围攻明中信与赵明兴的贼人们连连栽倒在地,他们在寻找着发射攻击之人。

    哟!找到了!

    就在明家马车前,立着二人,他们现在双手齐齐举着一件物事,寒光连射,这,就是贼人们连连栽倒的罪魁祸首,小弓弩!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明中远与师逸房。

    却只见,这二位镇定自若,连连发射,继而淡定地装着弩箭。

    这二人不是一介书生吗?

    在场之人一阵惊讶,但贼人们瞬间反应过来,立刻从人群中分出几人,面色狰狞地冲向二人,想要将这二人擒杀。

    毕竟,他们乃是一介书生,刚才取得战果也不过是出其不意,只是贼人们没有防备而已,要想将他们二人擒杀,真可谓是易如反掌!

    “教习!”赵明兴面色大变,他自然也看在眼中,见此情形,心惊不已,这二位可真心是一介书生啊!如果他们被这些凶悍的贼人们围攻,性命难保啊!但是他现在自身难保,只能求助于明教习了。

    “好了,稍安勿躁!”明中信淡定地一个闪身,躲过寒光袭击,拍拍赵明兴后背,安慰道。

    这怎么稍安勿躁,下一秒,那二位可就身首异处了!赵明兴急切地望着明中信。

    “看!”明中信也不解释,只是冲明家马车的方向一扬下巴,示意他观看。

    赵明兴见明中信如此镇定,心中一定,毕竟,明教习可从未让他失望过,这番举动必有深意!

    他抬头望向明家马车,这下,他差点将下巴惊得掉下来。

    却只见就在贼人们围杀明中远与师逸房之时,二人淡定地将手中的弩箭收起,从背后抽出一柄钢刀,目光炯炯地望着靠近的贼人。

    更令他惊奇的是,就在两方短兵相接之际,明师无人居然率先发动了攻击,而且,那驱使兵刃娴熟的动作,即便赵明兴也自愧不如,这,这,这还是明先生和师先生吗?

    “我说过吧,无妨的!”明中信此时的话语适时地传入了赵明兴的耳朵里。

    “他们?”赵明兴瞠目结舌地指着明师二人向明中信寻求答案。

    明中信却是淡然地笑笑,“稍后自知!”

    回答着赵明兴的问话,明中信顺手一挥,一个贼人捂着咽喉倒地而亡,从贼人手指缝中流淌出一缕鲜血,显然,咽喉处受了致命伤。

    却原来,明中信一手抱着赵明兴,一手却是手执一柄短小的寒光四射的匕首,连连挥动,抵挡着蜂涌而至的贼人,间或着灭杀一名贼人。

    而贼人们却是连他的衣袖也无法触碰,刚开始那份狼狈再也不复存在。

    此时的明中信更象是一位在百万军中取敌首级的刺客,淡然间取走贼人性命,一众贼人却是毫无办法,只能跟着他转,却无法伤及一根寒毛。

    显然,明中信已经适应了这种围杀的情势,在贼人们露出的缝隙中争脱求存,游刃有余!

    “捆杀战术!”突然,一个贼人厉喝一声。

    一瞬间,贼人们目光通红,眼中闪过一丝疯狂,靠近明中信正与他短兵相接的贼人突然放弃了兵刃,和身扑了上去,看那意思,是想要抱住明中信或者是赵明兴。

    明中信岂能令他如愿,反手一剑将他咽喉斩断。

    然而,这位贼人身死栽落于地,但后面却是一个个疯狂的贼人,不要命地向他扑来,如出一辙,即便明中信的匕首划过他们的咽喉,但他们却是根本无惧,一心只是想要将明中信抱住!

    明中信眉头一皱,眼中第一次闪过一丝忧虑,但手中可不软,一剑剑将贼人们斩杀。

    然而,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这些家伙如此不要命地扑上来,而周围皆是贼人,再也无从躲闪,唯有连连斩杀这些不要命扑上来的贼人,不,现在应该说是死士!

    赵明兴却是一阵胆寒,毕竟,眼望着一具具尸体产生,而且还是如此不畏生死的扑杀,谁也保持不了心境平和。

    甚至,赵明兴的身躯都在颤抖,无法扼制地颤抖,眼中闪过一丝惊惧!

    此番,只怕咱们也无未能摆脱死亡的威胁了!

    啊!一个贼人死死抱住了明中信,赵明兴面色大变,明中信也是闪过一丝阴霾,但却是身躯一振,手指划过,那名贼人的双手齐齐被斩断,明中信与赵明兴挣脱了他的拥抱!

    然而,即便明中信也无法阻止这一瞬间的停歇,就在此时,又有两个贼人一拥而上,抱住了明中信。

    这下,他们根本来不及挣脱,四周围,一柄柄钢刀齐齐从这两个贼人的身上刺入,不管不顾这两个贼人的死活,咬牙切齿地双手紧紧握住刀柄,插向明中信。

    明中信就待作出反应,但是,赵明兴却是突然一使力,明中信突然向左闪了一下。

    终于,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惊怒,然而,事态已经无法挽回。

    噗呲,赵明兴身形一滞,眼服中闪过一丝痛楚,但继而笑着看向明中信,仿佛他的心愿已了一般。

    明中信面色一沉,眼中痛惜之色一闪即过。

    “哼!”明中信眼睛微闭,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冷哼一声。

    这一声,如同炸雷一般,一道波纹以他与赵明兴为中心向周围扩散而去。

    本来已经胜利在望,贼人们面上浮现出一丝丝笑意,但就在这一声冷哼之后,他们的笑容永远地定格,耳眼鼻口齐齐流出一丝丝血线,身躯定在了原地,再也无法移动分毫。

    以明中信为中心,方圆五米之内,仿佛如同静止的世界一般,定格不动。

    而这个圆之外的贼人们却是依旧奋不顾身地冲向明中信。

    就在他们与身边的战友接触之时,嘭嘭嘭,一声声炸响响起,那些凝滞的贼人如同放炮一般,纷纷炸响,一道道血箭喷射而出,一片血雾笼罩在了方圆八米之内。

    而那些冲上前的贼人,更是身躯被这些血箭插了个遍体鳞伤,倒地不起!

    这下,无论敌我双方都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发生如此灵异的一幕?那些贼人(兄弟)们怎么会炸成血雾呢?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声箭羽响起,噗噗噗噗噗,利箭中革之声不绝于耳,喊杀之声不绝于耳,真的,援兵到了!

    反应过来的贼人们却是再无逃脱机会了,纷纷就近与敌人展开撕杀,至于那血雾笼罩的区域,却是再也无人敢于踏足。

    相应的,此时的明师二人却是满眼惊色,奋起手中钢刀,砍杀着周围的贼人,向这方血雾区域冲来。

    与此同时,一声声马蹄之声响起,一队队人马冲入了这大街之中,加入战团。

    这下,贼人们再也无路可逃,只余被歼一途。

    明师二人面前一清,冲入血雾当中。

    在血雾当中,明中信正盘膝而坐,身前坐着的是赵明兴,此时的赵明兴身背一柄钢刀,从后至前贯穿身体,一滴滴鲜血滴落于地。

    赵明兴紧闭双目,面色煞白,如果不是胸前还在起伏,还真是如同死人一般。

    至于他们身前,却是躺卧着无数具贼人尸体,有几具甚至已经被钢刀串成了糖葫芦,当然,是钢刀葫芦,一人被一串钢刀串成葫芦。

    “教习!”明中远与师逸房眼中闪过一丝担忧,齐齐叫道。

    只因为,此时的明中信面色潮红,眼中血色弥漫,眉心跳动不止,胸口如同风箱一般,呼呼作响,身上也有几处钢刀伤口,一身的血迹甚是吓人,当然现在已经没有在流血,虽然他面色平静,但是,这些症状却显示,他现在只怕身体并非安然无恙。

    明中信缓缓睁开双眼,冲他们摇摇头,再次闭上了双眼。

    二人不敢再行呼叫,一左一右,立于二人身边,警惕地望着周围,防止此时有人袭击。

    血雾区域外的撕杀之声渐渐消弥,逐渐地,一阵阵脚步之声停在了血雾区域之外。

    “明师爷?”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

    明中信缓缓睁开双目,以目示意,明师二人前去看看。

    明中远看了一眼师逸房,迟疑一下,迈步走出血雾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