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太子伴读-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三十九章 太子伴读

    他们虽然心中惊讶,但圣旨既然已经来了,那就必须接旨啊!至于心中的疑惑,只要接了圣旨自然分晓。

    福伯一声吩咐,名轩阁上下忙碌起来,摆香案,接圣旨。

    而那些在名轩阁当中的各方势力,自然是前来一楼观礼,毕竟,他们也甚是好奇,这般敏感之时,怎么会有圣旨到呢?

    然而,待明中信、刘大夏、郭小候爷以及明家一众人来到一楼之后,却是吃了一惊!

    却只见大堂中央立着一位小太监,手持圣旨,但却是面含谄笑地望着面前一位少年。

    而是那少年大家都认识,不是别人,正是那位朱寿。

    不过,他现在身着锦衣卫小旗的服装,一脸自得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见状,眉头一皱,上前一步,上下打量一下他的打扮,冲朱寿问道,“你怎么来了?这是要闹哪样?”

    语气中虽然是在责备,但却透露着一丝亲昵,而朱寿也是满面笑容,答非所问道,“我来接你啊!”

    接我?明中信一愣,这是怎么话说的?

    “大胆,怎么如此与太子说话!还不跪下行礼!”小太监却是满眼怒色,喝道。

    太子?一瞬间,明家诸人皆呆住了,这少年是太子?不可能,大家皆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当初那个小乞丐就是太子,不可能!

    刘大夏与郭小候爷却是满面苦笑,终究还是露了身份啊!

    而明中信却是面色不改,只是以探寻的目光望向朱寿。

    “滚蛋,怎么说话呢!”然而,朱寿却是不以常理出牌,抬腿一脚,将小太监踹了个跟头,同时口中喝道。

    小太监翻个跟头,但手中的圣旨却是不敢丢弃,稳稳地拿着,没有沾染一丝灰尘,翻身而起之后,他是满面的懵逼模样,自己可是在给太子长脸啊,为何他要踹自己?但转个念头,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令他差点尿出来的事实,这位对太子是极其重要啊!

    这下,他再不敢直视明中信,低眉顺眼地立于朱寿身后,静候这位发话。

    明中信却是根本不以为意,只是望着朱寿,等他证实。

    朱寿却是直视着明中信,反问道,“如果我是太子你对我就有区别吗?”

    “那倒不会!”明中信一愣,摇头道。

    “那不就得了!各位该怎么来还是怎么来,你看好吗?”朱寿一摊手。

    “好!”明中信理所当然地点点头,还上前拍拍朱寿的头颅。

    旁边的诸人却是看得目瞪口呆,这二位可真是心大啊!

    他们却不知,前世明中信就是那般的桀骜不驯,今世更是一心寻找三元合一的契机,对于俗世的这些礼法根本就不屑一顾,如果不是明家还得在这大明生存,他只怕也不会对弘治有些什么敬畏之心,更何况是这太子朱寿了,如果不是朱寿身上有自己所需要的一件物事,而脾性又对自己的胃口,只怕他也不会如此对待朱寿了!

    朱寿却是满面笑容,毫不以明中信如此大逆不道为意。

    至于小太监却是早已看得呆了,就算是陛下在此,太子也绝不会如此乖巧的,如今这是什么鬼,这个少年究竟有什么魔力,居然令太子如此?

    心中虽然无比震惊,但小太监可不敢再表露出一丝丝不悦之色,毕竟,之前已经给了他教训,如果再叽叽歪歪,只怕自己今日就会人头不保了,还是少说为妙啊!

    至于手中的圣旨,且看太子如何再说吧!

    “中信,还是先接旨,其他再说!”旁边的刘大夏面色不变,轻声提醒道。

    明中信听了,顺眼向太子望去,朱寿一副无可无不可的模样,但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却是令明中信心中一动,这圣旨与朱寿有关!本来他对之圣旨并不感冒,如今见与朱寿有关,就看看吧!

    明中信转身来到桌案前,缓缓躬身抱拳,静候圣旨的宣读。

    小太监却是不敢轻动,抬头怯怯地望向太子朱寿,没有太子的发话,他可不敢擅自作主。

    朱寿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冲小太监点点头。

    小太监轻哼一声,双手捧着圣旨,一脸庄重地上前一步,缓缓展开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日,山东济南府陵县明氏中信为国出谋献策,效力任事,尽职尽责,故,召其入宫伴读太子,以示恩典。钦此!”

    明中信听闻此诏,微微一皱眉,抬头望向太子朱寿。

    而此时的朱寿却是一脸的自得,望着明中信嘿嘿直笑。显然,他对此甚是得意。

    “接旨啊!”刘大夏却是大喜过望,见明中信不言不语,轻轻一捅他的腰眼,提醒道。

    而旁边的明家诸人更是满面喜色,激动异常,如果明家有东宫背景,那咱们还怕什么,起码那些势力必然不敢再这般明目张胆地针对明家了,这是好事啊!

    尤其是家主公子入了东宫,那可就是从龙之臣了,要知道,太子可仅只这一位,继承帝位可是板上定钉的事,到时太子继位,咱们明家可就一跃成为陛下宠臣了,尤其是家主与太子的这般融洽的关系,那可是万金难求啊!

    看到明中信只是愣着却忘记了接旨,不由得一个个急得跳脚,却毫无办法,此时见刘大夏出言相劝,纷纷将期盼的目光投向明中信。

    却见明中信轻叹一声,躬身道,“草民接旨!”

    明中信从小太监手中接过圣旨,转手就递向福伯。

    福伯一见,连忙上前一步接过圣旨,顺手塞给小太监一锭银子。

    小太监却是不敢接受,推拒着福伯,眼睛却是望向太子朱寿。

    然而,此时的朱寿却是一脸的自得,毫不在意他,只是望着明中信,显然在看明中信的反应。此时见明中信接了旨,更是满脸的笑意,眼中闪烁着兴奋激动之情。

    小太监心怀忐忑地接过了银子,缩手缩脚地站于一旁,不再言语。

    “这是你的手笔吧?”明中信来到朱寿面前,摇头问道。

    “怎么,与我入宫不愿意?”朱寿却是笑着歪头问道。

    “有些鲁莽了!”明中信摸摸他的头,叹息一声。

    “嗯!”朱寿面上笑容稍稍收敛,不悦地应了一声。

    “明家主,太子此番也是好意!”旁边一人上前一步,解释道。

    明中信抬眼望去,哟,不是别人,正是那位牟斌牟指挥使。

    “牟大人!”明中信拱手道。

    “明家主,切不可辜负了太子的好意!”牟斌劝道。

    “嗯,中信明白,太子是怕我在宫外遇险!”明中信点点头。

    牟斌眼中闪过一丝欣慰,明中信是明白人啊!也不枉太子这般争取啊!

    “牟指挥使,这是怎么回事?”刘大夏悄然走到牟斌面前,轻声询问道。

    牟斌一见是刘大夏,连忙躬身行礼,毕竟,之前二人同殿为臣,也算是有些交情。此番询问,他也只能回话,毕竟,这也不是秘密。

    却原来,之前牟斌与陈准本来领旨要前去萧府搜查,但就在他们离开御书房之时,太子却是突然跑进来,向陛下请旨要前来看望明中信。

    陛下自然不会同意,毕竟,现在京师当中实在是有些乱,万一有所闪失,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任凭太子百般赖皮撒娇,但陛下却是不吐口。

    最后,太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提到了将明中信接到宫中,担任伴读,借口当然是之前陛下就已经提到过的让明中信入宫伴读,这下,陛下也有些心动了,但想及大臣们的阻拦,又有些犹豫。

    太子见有门,更加肆无忌惮地撒娇卖萌,缠着陛下同意。

    最后,张皇后居然也赶到了,显然是听到太子居然想要出宫,甚是大急,毕竟母子连心,见太子如此撒娇卖萌,也加入了相劝的行列,陛下将这些顾虑摆出来,想要堵住张皇后的嘴。

    没想到,张皇后却是大发雌威,认为为太子找寻伴读乃是皇家之事,与大臣们何干,有陛下旨意即可定夺,何须让大臣们插手,陛下听之为之心动,也就在半推半就之间,下了旨意。

    但太子却是要求自己亲自前来颁旨,这下,不只是陛下,连张皇后也不同意了。

    但在太子死缠卧缠之下,退一步,让他扮为一个锦衣卫小旗,由自己亲自护送前来颁旨,这就有了之前的一幕。

    一番解释之后,刘大夏欣慰地看了一眼正在相互询问的明中信与朱寿,这二位可真是有缘啊!中信也算是有了一张挡箭牌啊!

    同时,他心中也是为随后要与明中信为敌的势力默哀,要知道,这位可是混世魔王啊!如果那些势力将明中信逼得狠了,被这位知晓,只怕就算不死,也得脱一层皮啊!

    只怕今日之后,被那些家伙知道了太子与明中信的关系,只怕也得好好掂量掂量,看能否惹得起这位混世魔王!

    当然,这些欣慰他无法宣之于口,但现在看着这种情况,再想想今后他们那瞠目结舌的模样,心中就是爽啊!

    “刘大人,听说陆先生回京了!不知是真是假?”就在刘大夏心中yy之时,牟斌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声响起。

    什么?刘大夏一个激灵,一脸震惊地望向牟斌。

    不过转念一想,是啊,人家可是特务头子,如果连这点消息也不知晓,可真心就白瞎了这个身份了!

    牟斌一见刘大夏这般神情,瞬间心中大震,难道?

    牟斌眼中激动的神情,令得刘大夏心中轻叹,原来,陆先生在这位的心中是如此的重要啊!也罢!

    “牟指挥使,想见陆,先过明!”刘大夏轻声提醒道。

    牟斌眼中闪过一丝明悟,不由得将目光投向明中信,看来,这位明中信还真是关键人物啊!

    就在牟斌想要上前与明中信攀谈,拉些交情之时,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急奔之声。

    “何人敢闯名轩阁?”一阵喝声响起。

    本来正在观摩圣旨的明家诸人就是一惊,齐齐望向名轩阁的大门口。

    “教习,教习,我可见明教习!”一个声音急切地喝道,那声音中心急火燎之意溢于言表。

    明中信瞬间将目光投向大门,眼神之中的神光电闪而出。

    随之,他的身形也射向了名轩阁大门口。

    “中信,小心!”

    “公子,不可!”

    “中信,有诈!”

    一时间,众人大惊,齐齐喝道。

    然而,明中信的身形却是已经来到了名轩阁大门前,一把将一个身影抓住,沉声喝道。

    “出了什么事?”

    明中信的厉喝显然也吓着了来人,来人抬眼望向明中信,一见是教习,瞬间泪奔,“教习,救救大伙吧!”

    “你先疗伤,稍后再说!”明中信看看他,沉声道。

    说着,一把抄起来人,抱进了名轩阁大堂。

    来到大堂中央,明中信一把将来人按于地上,将一粒丹药塞入他的口中,沉声不语。

    大家将来人围了个水泄不通,齐齐打量,打量之后,大家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震惊无比。

    也怨不得大家心惊,只因为,这位来人遍体鳞伤,衣襟已经成了沾染血迹的碎布条,双腿双臀血淋糊化,只怕这身伤势极其严重啊!

    这是何人下的毒手,难道是那弥勒会余孽?大家不由得猜测道。

    突然一人惊叫出声,“龙兴!”

    却原来,是那福伯认出了来人。

    众人一听,不由得细细打量。

    哟,这不是那些学员中的一位吗?而且是随队前往北疆沙场中的一位,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一时间,大家心中浮想连翩,难道真的是弥勒会余孽?

    然而,大家心中有丝疑惑,毕竟,这些学员可是在军营当中,弥勒会余孽有何理由进入军营呢?难道军营当中发生了变乱?

    不由得,大家将目光投向了牟斌牟指挥使,毕竟,在场中人,要数谁消息灵通,那莫过于牟指挥使了!

    牟斌自然知晓大家的意思,然而,他也是一头雾水啊!毕竟,他对这位学员的身份可是一无所知的!

    “刘老,这位是?”牟斌不由得将目光投向刘大夏,向他求证这位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