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 前因后果-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四十章 前因后果

    刘大夏苦笑一声,我也不知晓啊!但他一拉明中远,轻声问道,“这位是?”

    明中远轻叹一声,对于学员的伤势他也是心有戚戚焉,回应道,“他是那些中了武举的学员中的一员,本来此时应该是在军营当中啊!不知为何变成了如此模样?”

    军营?刘大夏不由得一惊,回头望向牟斌。

    牟斌目光一凝,军营出现哗变?随即面色一变,转头吩咐道,“去,查查这位是从何而来?”

    旁边的一位锦衣卫百户飞身而去。

    全场人员的目光尽数投向了那位遍体鳞伤的学员,只待他醒转过来再行询问。

    那位学员本来还想挣扎着向明中信禀报,然而,明中信却是不给他机会,将丹药塞入他口中令他疗伤之后,静静立着,面色阴沉无比。

    气氛瞬间变得极其压抑,但大家却不敢再发出一丝丝声音。

    须臾之后,学员冷哼一声,醒转过来,面色有了一丝丝红润,显然,伤势有所好转。

    学员缓缓睁开双目,开始有些茫然,但随即如同想到什么一般,转头寻找着某人。

    看到旁边的明中信,满面激动地叫道,“教习,快去救救大家!”

    “不用急,且先将事情经过细细道来!”明中信却是冷静异常,面无表情地应道。

    学员望着明中信的表情,不知不觉之间平静下来。

    低头整理一下思路,急切地将事情一一道来。

    不错,这位学员正是明家学堂那些中了武举之学员,之前说过,他们随平江伯陈锐回京师禀报战果,虽然有假期回家中探亲,但却必须当日回营报到。

    而且,他们就是如此做的!

    虽然心中不愿回转军营,也想与教习他们多呆些时间,然而,毕竟军令如山,他们不敢怠慢,在规定的时间回到了军营。

    回转军营之后,大家闲来无事,也就聚在一起,说些闲言碎语,以渡过这些无聊的日子。一直以来都风平浪静。

    这一日,正当他们在营帐当中闲聊之时,突然,帐帘一掀,平江伯陈锐出现在了营帐当中。

    大家瞬间集结,静候平江伯陈锐指示。

    然而,平江伯陈锐却是不由分说,吩咐军士将他们一干人等绑了,推出营帐,实施鞭刑,这下,他们可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纷纷喊冤,然而,陈锐却是一意孤行。

    一番鞭刑之后,学员们一个个皮开肉绽,还没地方喊冤处。

    不过,大家也在反思,也许自己等人真的在无意间触犯了军规,否则,无缘无故人家平江伯怎么会与咱们置气。

    众学员相互商讨之后,也认为是自己的错,也就不再喊冤,更是小心谨慎,兢兢业业,不敢再有一步行差踏错。

    然而,自那日起,这平江伯陈锐居然好似与他们较上劲了,隔三差五就会找个理由惩戒他们,这就令他们感觉不对了。

    于是,众学员纷纷打听究竟是何缘故触怒了这平江伯陈锐。

    这一打听之下,他们才知晓,原来,自己等人的罪过出在平日里的闲聊之上。

    却原来,正是他们在闲聊中提到了平江伯陈锐在火筛袭扰大同之事上的表现上。

    弘治十三年(1500)四月,火筛七千余人自大青山数道入威远卫(今山西左云西),游击将军王杲及都指挥邓洪率军迎击,中伏而败,九百余人战死。陛下急命平江伯陈锐为靖虏将军,充总兵官,太监金辅监军,户部侍郎许进提督军务,前往御之。五月,火筛又拥众五万骑入大同左卫(今山西左云),游击将军张俊力战。但陈锐怯懦,令诸军坚壁自守,火筛遂所向无阻。

    而他们在闲聊中,无意中对陈锐的怯懦表示了不屑之情,不知为何,居然传到了陈锐耳中,这下,可捅了马蜂窝。

    本来这陈锐就有些小心眼,而且,听说,此次回京禀报战况,陛下就极是不高兴,再加上有人传小话,更是气上加气,才有了这番惩戒。

    听了此言后,学员们甚是后悔,教习早已经教导过咱们,闲谈莫论人非,自己等人却是未曾记牢,这才惹下了此番麻烦,却也怨不得别人!

    经此教训,学员们尽数不敢再行犯错,谨言慎行。

    然而,世事就是如此,你不找麻烦,人家麻烦可是会找上门的。

    从这一日起,也许是有人看不顺眼他们,一时间麻烦不断,时不时有人找上门来,但他们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理念,忍气吞声,陪着笑脸,希望这些人看在他们示弱的份上放过他们。

    然而,还别说,这世上就是有些事情极是奇怪,你越示弱,还越有人登鼻子上脸,越来越过份。

    就算是如此,大家也只是想要平安渡过,待回到大同之后就会好的,强自忍了下来。

    渐渐地,大家也就不再针对他们了。

    大家松了口气,心中庆幸,这番灾祸终于过去了,然而,他们还是小看了自己的霉运了。

    就在大家松口气之时,就在昨日,平江伯陈锐突然召见,大家惊疑不已,然而,军营之中,军令岂能违抗,于是,大家心怀忐忑地来到大帐当中。

    未曾想,陈锐居然满面堆笑地迎接他们,甚至赐下了座位,让他们坐下叙话。

    这种态度令他们心中惊疑不定,小心翼翼地坐下听候陈锐的叙说。

    陈锐和蔼可亲地向他们问寒问暖,甚至询问他们是否再次回家探望。

    慢慢的,大家的戒心消失了,虽然未曾达到有说有笑的境地,但却也放开了心怀。

    陈锐笑意盈盈地询问他们是否曾经谈论自己在大同抗击火筛时的表现,有之前的和蔼可亲的态度,大家也未在意,不好意思地承认是议论过平江伯,同时,也纷纷向平江伯致歉。

    陈锐却是一副大度的模样,不在意地挥手表示不在意,这令大家心中更加羞愧,心中纷纷对平江伯竖起了大姆指,同时对于传闻中的平江伯甚是小心眼表示了极大的愤慨。

    这下,大家更加放开了,也就变得更加活跃。

    然而,不经意间,平江伯陈锐突然问他们是否与明中信谈论过火筛之事。

    这下,突然大家为之警醒,纷纷摇头否认。

    就在此时,突然,陈锐面色大变,厉声喝问,学员们是否将军营中事向明中信透露?

    大家自是否认不迭,然而,陈锐却是一口咬定,学员们定然有所泄露,否则市井之间为何有火筛的传闻?!

    就在大家争辩之时,陈锐一声令下,从帐外涌进来一群军士将他们拿下,刚开始,大家还以为陈锐有些误会,还在尽力向他解释辩解。

    然而,当陈锐下令大刑伺候之时,他们幡然醒悟,这陈锐根本就是诚心的,不然前后的态度为何如此不同!

    有那聪明的,从陈锐的问话当中,发现了一丝蹊跷,他为何一口咬定,自己等人就将火筛之事讲与明中信听,显然是想将这个帽子扣在明中信身上的。于是,大家更是觉察到了他的用心险恶,这是想要将明中信,甚至是明家拖下水的节奏啊!

    一番相互提醒之下,大家更是不敢再行松口,如果咱们的罪过将明家拖下水,那可真的就是百死莫赎了!

    陈锐面色狰狞地对学员们运用大刑,然而,学员们的骨头却是极硬,根本就不认罪,更不吐口攀扯明家、明中信,这令陈锐有些无奈。

    万般刑讯逼供之后,学员们就是不吐口认罪,这令陈锐束手无策,见天色已晚,只好下令将学员们关押,待来日再审。

    学员们被关押在营账之中,虽然尽数是遍体鳞伤,但是,他们却是细细思量商议,一致认为,陈锐此番举动只怕并不简单,只因为,他一直以来,并不在意之前咱们的闲聊之语,但为何今日就如此的在意,还如此将泄露军机之事扣在咱们头上,这事情不简单!而且,从他的话里话外,显然有些针对明家,这是有人在暗中要害明家啊!

    这个猜测令他们惊出了一身汗,更是心急无比,必须将此信息传给教习!这是大家一致的意见。

    唯一有问题的就是,要如何传回去,由谁去传?

    一番计议之后,大家决定,从中选一人回去禀告明教习此事,让教习及早做准备,否则被这暗中敌人势力暗算,只怕不死也得脱成皮啊!

    选出人之后,就准备逃出军营报信。

    至于那些枷锁镣铐,小事一桩!经过明教习的培训,咱们对特种作战可是熟练至极,挣脱这些小东西可说是轻而易举,之前不挣扎,只不过是在军中,不能违抗军令,否则就是杀无赦啊!到时可是会连累明家的!

    此时,既然明家有难,咱们自然不将这些看在眼中!

    于是,龙兴作为被推选出来的报信人,在大家的帮助之下,逃出了军营。

    然而,就在他逃出军营之时,不知为何,就被营中察觉了,军中出动执法队,追击于他。

    万般无奈之下,学员们只好让龙兴逃走,他们断后,为龙兴争取时间。

    龙兴肩负使命,不敢矫情,逃往京师。

    然而,就在他逃往京师之时,半路居然有人围歼他,而且尽皆下的死手,看样子,根本就是想要他的命。

    这下,龙兴更是感觉此番事关重大,就算是将自己的小命搭上,也得将这个消息传回明家。

    奋起突围,几经波折,落得遍体鳞伤,他终于来到了京师之外,然而,此时的京师却是戒严,城门紧闭,任何人都得经过细细盘问之后才能够进城。

    这下,龙兴急了,如此情形,显然京师之中出了大事,也许就与明家有关,不行,必须进城。

    无奈,他只好将明家学堂所学尽数用上,混在了一个商队当中,化装成其中一位伙计,才蒙混过关进入城中。

    然而,就在他以为京师中安全时,突然又遭受了围攻,这次,他受到了重击,拼死逃出生天。

    他一番奔逃,想要进入明宅,却发现明宅外面有那些追杀他的匪徒,再者,他听闻教习来到了名轩阁,他一阵庆幸,没有硬闯,否则,只怕他力尽而亡,也无法见到明教习。

    于是,他只好拼死闯一闯名轩阁,来见明教习。

    但在见到明教习之时,他已经有些油尽灯枯,幸好,明教习深谙医术,看到了他的情状,未曾让他发言,先行喂他服食丹药,养精培元,这才算是捡回了这条小命!

    说完,龙兴望着明中信,等候他的决断。

    众人听闻此番讲述,心中震惊,这陈锐是发疯了嘛!居然如此陷害学员们,不,应该说是武举们,这可是大事件啊!如果捅到陛下那儿,只怕他人头落地都是小事!

    不过,大家细思,又深深感觉此事有些蹊跷,那平江伯也不是傻子,他为何要如此做呢?

    “其他学员如何了?”明中信却是望着龙兴沉声问道。

    龙兴苦笑一声,“龙兴逃出来之时,兄弟们挡住了追兵,现在”

    话语未尽,唯余苦笑。显然,话里话外意思就是他们的处境只怕不乐观啊!

    “那陈锐此时可在营中?”明中信一皱眉问道。

    “应该在!”龙兴一扬眉,点头道。

    明中信一听,猛然一转身,望着牟斌,“牟指挥使,现在咱们能出城吗?”

    牟斌眉头紧锁,望着明中信,并不答话,反问道,“你想去军营当中?”

    “嗯!”明中信重重一点头。

    牟斌苦笑,“你觉得,你能进入军营重地?”

    “也许!”明中信却是模棱两可道,随即眼神一定,沉声道,“不过,学员们在军营当中遭受不公,明某岂能坐视!”

    牟斌看看刘大夏,显然希望他能够劝阻。

    然而,刘大夏却是摇头叹息,他知晓,明中信做的决定,谁也无法阻止改变,自己又何必做这个坏人呢?

    “不错,咱们明家学员同生共死,算我一份!”就在此时,旁边一个声音响起,是那般的坚定。

    大家不由得转头望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