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二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四十二章

    太子一行转过街角,刘大夏一挥手,大家回到了名轩阁。

    就在此时,明中信一行向京师外而去的消息向京师各处传递而去。

    京师之中又是一阵风起云涌。

    毕竟,不知晓明中信所为所向,他们心中不踏实啊!

    一时间,暗探频出,当然,这些暗探是躲着东厂与锦衣卫的,否则,被误认为是之前袭击明中信之贼人,岂不是冤得慌啊!

    于是,暗地里行动频繁,明面上却是一片和气,京师之中就是如此的诡异气氛!

    然而,这一切与明中信无关。

    虽然明中信等一行确实有些奇怪,但是,有锦衣卫备书,自然是通行无阻,就这样出了京师。

    在龙兴的指点之下,明中信等一行找准方向,直奔军营。

    远远地,军营肃然林立,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大明早期军队的来源,有诸将原有之兵,即所谓从征,有元兵及群雄兵归附的,有获罪而谪发的,而最主要的来源则是籍选,亦即垛集军,是由户籍中抽丁而来,属于征兵形式。除此之外尚有简拔、投充及收集等方式。此外,大明正统时期开始使用募兵制度,开始和卫所制并存。

    大明初期,实施的是卫所制。卫所制为在全国各地军事要地设立卫所驻军,卫有军队中,一卫为5600人,其下依序有千户所、百户所、总旗及小旗等单位,各卫所都隶属于五军都督府,亦隶属于兵部,有事从征调发,无事则还归卫所。军队来源为世袭的军户,由每户派一人为正丁至卫所当兵,军人在卫所中轮流戊守以及屯田,屯田所得以供给军队及将官等所需。其目标在养兵而不耗国家财力,但明宣宗以后由于社会稳定,相对和平,卫所军官开始侵占军田,剥削士兵,军人生活水平及社会地位日渐低下,逃兵也逐渐增加,军备因此逐渐废驰

    大明募兵制始于正统年间,和卫所军不同,募兵不世袭,虽然为兵,但隶属于民籍。服役期满即退伍。最开始,募兵没有像卫所军那样拥有正式编制,而且往往随着需求扩编或裁员。募兵完全是战斗部队,不像卫所兵那样需要抽调部分兵员从事屯田人物,募兵的粮食补给,军饷完全来自国家财政直接支出,不用来自屯田所获,而且饷银也比卫所军和民壮要高。

    首先要明确一点,无论是募兵,征兵,还是卫所制度,并无优劣先进落后之分,而是应对不同的情况而采取不同的管理措施。各有各的优势和缺陷,卫所制的优点是在生产力遭到破坏,社会产出弱时,卫所制度可以有效的节省军费开支,能够保证军队自给自足,并减轻百姓的负担。但缺陷是,一方面,卫所军除了要作战还要分出部分兵员去从事屯田任务保证军粮补给,于是,卫所军中区分了守军和屯军,其中守军是作战力量,屯军负责团体。所以相比募兵,同数量的卫所兵能够提供的作战力量有限,另一方面,由于卫所军世袭,一旦和平时间较长,军队中容易老少掺杂,战斗力容易下降。同时,如果军官侵占了国家供给军队的屯田,士兵则会沦为军事长官的私人农奴,这样导致守军数量更少,战斗力也就很难保证。所以说,卫所制度的设计,和唐朝的府兵制度类似。用于在社会生产没有恢复时,作为维持大量武装需求的制度。

    而募兵的优点是,招募士兵的兵员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余地,不一定非得从军户中招募,其中,如果招募很多优秀的兵员,经过训练,选拔,可以形成一支精锐的力量。同时,募兵的来源多来与民籍,因此损失后可以很快补充。另外,募兵不用像卫所军那样需要从事屯田任务,因此募兵可以算是脱产士兵,这就决定,募兵可以在同数额下,动员比卫所军更多的战斗兵员,同时薪水较高,能够让士兵作战积极性更高。但是优点明显的同时,缺点也很明显,由于脱离生产,那么粮食,军饷就都需要国家财政直接负责,因此,相比卫所军,募兵为主的营哨军的维护成本更高。一旦国家财政赤字或破产,则很难保证募兵的工资。另外相比卫所军,也不稳定,由于是来自民籍,因此他们没有卫所军的军籍,于是,在不需要的时候,就可以随时谁地裁撤,无法保证稳定维持。更关键的是,募兵能否堪用,完全在于募兵之人和负责将领,如果训练满足,则可以成为骨干力量,如果训练差,则战斗力非常低下。更关键的是,由于兵源不固定,招募的兵员也是良莠不齐。如果负责招兵的人筛选能力差,那么招募的低素质兵员比例也会增加,这样,军队更容易哗变和溃散。

    之前因为火筛突如其来,自大青山数道入威远卫(今山西左云西),游击将军王杲及都指挥邓洪率军迎击,中伏而败,九百余人战死。在此情势紧急之时,弘治急命平江伯陈锐为靖虏将军,充总兵官,太监金辅监军,户部侍郎许进提督军务,前往御之。

    当然,如此紧急,必然来不及募兵,故此,其实此次的兵源乃是从京师左近的各军中抽调而来,当然,也是与那平江伯陈锐交好的军中抽调,毕竟,此去山西是要直接形成战力予以御敌,这就要求这批军队的素质必须极高。

    说到此,就不由得不说大明的军事体制了。

    大明军事机关体制是经过几度调整变革然后才比较固定下来的。以中央军事领导机关来说,元朝起义初期,明太祖朱元璋以都元帅身份自主行枢密院事,亲自指挥全盘军事。

    以后,改行枢密院为大都督府,设大都督一人,名义上是“节制中外诸军事”,一切大小军政,包括军官任免、军队调遣、战役指挥、战略考虑等,都由都元帅决定,大都督府不过是主持后勤给养、军丁军户管理、考绩、马政等日常事务。

    大都督当然也要统军作战,但只能奉命进止,不许擅作主张。当时,明太祖朱元璋在行中书省内设户、礼等四部,独不设吏、兵二部,正说明人事和军事大权不容假借于人。

    即使如此,到吴元年(公元1364年)还是对此作了部分的调整,虽然仍保留大都督府,但裁免去大都督一职不设,改设左、右都督、同知都督、副都督、佥都督若干人,均为大都督府的长官。很显然,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众设多官而分其事权。

    大明建立后,在中书省下的六部已有兵部,这对一个统一的大帝国来说,是实不可少的。大明初期,将原来由大部督府掌管的武官任免、考绩、荫袭、军队的训练、后勤给养、军丁军户管理等军事行政工作划归兵部掌管,大都督府仅保留统率全**队的职权。

    到洪武十三年(公元1380年),在撤废中书省的同时,朱元璋也宣布彻底改组大都督府,将大都督府分设为前、后、中、左、右五军都督府。

    中书省和大都督府的同时大变动,是当时明王朝中央军政制度大改组的两翼,其重要意义实不相上下。当时还规定,五军都督府互不统辖,应该分别与兵部直接联系工作,而统一奏请皇帝裁定。每一个都督府内又都设有一小群都督,计有左右都督、都督同知、都督佥事、副都督等,俱为负责官员,由朝廷指定各都督府分别统率全国各都司、卫、所,不得随便变动。至此,统军的部门便一分而为五,领导人更是由一个增加到好几十个。任何统军的都督都绝不可能率本部军兵与朝廷对抗了。

    其实,任何一个都督府及其中的任何一个都督,连率领本部军兵的权力也是没有的。因为明王朝还规定:兵部有出兵之令而无统兵之权,五军都督府有统军之权而无出兵之令。有军事行动时,兵部奏请委派某一都督府某一都督率兵出战,而分调其他各都司、卫、所的兵丁归其指挥。

    军事行动结束,将帅即归回原都督府,兵丁归回原工所建制。这种体制显然是为了防范军权旁落,是为了对将帅们的职权有意掣时,其必然结果是,要付出大大削弱自己军事威力的代价。

    所以,此次山西平乱,平江伯陈锐任总兵官,虽然有统兵之权,但却无出兵之令,而太监金辅监军,户部侍郎许进提督军务,正是对其有所掣肘。

    其实,陈锐正好赶上了宣武镇将领率领这届武举人将副都御史顾佐护送回京师,于是,陈锐正好统兵将武举人们带上了战场,前去迎击火筛之军。

    还别说,在平江伯陈锐的率领之下,这支临时组建的军队还真的将火筛之师击退,哦,也不能说是击退,只是火筛之敌已经抢劫够了,所以在四月份退兵了。

    陈锐得袭此情,心中大喜,立刻上奏朝廷,说是大军到处,火筛之军被击退,向朝廷请功。

    朝廷当然会予以嘉奖。然而,在五月之时,火筛又拥众五万骑入大同左卫(今山西左云),这下,平江伯陈锐不敢再行谎报,只好迎击,但他的迎击之策是坚壁清野,令火筛之军长驱直入,劫掠一番,再行退去。

    这下,陈锐得了便宜,立刻上奏朝廷,奏之以大捷。

    弘治大喜,遂令其回京述职,回禀其事,以显大明军威。

    故此,陈锐才率领一支军马回转京师,当然,这其中少不了那些武举。当然,陈锐想要享受此等荣光,必然会带着他的亲信军队,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故此,这支军队正是与他交好的那支部队。

    这也造成了武举人们与他格格不入的格局,所以,武举人们,哦,不应该说是明家的武举人都聚于一堂,才有了之前的事情发生。

    当然,这支军队既然能够被陈锐标榜在击退火筛之敌中建功立业,必然有其精锐之处。

    而现在出现在明中信面前的营帐安置得极其合理。营地形状为长方形,四周以壕沟和土墙环绕。土墙高达35 米,由开壕沟挖出的泥土堆放在紧靠栅柱的地方而形成。营垒大门两侧筑有木制塔楼,在其上可用箭击射来犯的敌人。营地中央为一广场,设有指挥官的帐篷和祭坛,其余地方依次设有士兵的帐篷。

    而此时,营帐之外一队队士兵在巡逻,显得一副森然之态,看上去还真的像模像样。

    当然,据龙兴所言,这陈锐也不过就是外紧内松,做个样子而已。

    毕竟,他此次回京就是显摆与夸耀之用,必须做个样子,好随时迎接兵部及陛下的探查。

    当然,这是之前他的想法,但经过自己与学员们与其一番交锋,他再不敢小瞧这陈锐。

    而明中信更不会,毕竟,此番明显是针对自己及明家,这背后必然有人,唯一无法确定的就是,这背后的势力是弥勒会还是京师中的隐藏势力,这一点很重要!也将决定随后的应对之策。

    当然,现在根本无法确定,但救人是一定的,至于摸清底细,这必须慎而又慎,否则别救人不成反而将自己折了进去。

    明中信细细查看一下军营的布置,再结合龙兴所言,心中有了数。冲前面一招手,那刘将军瞬间回转过来,一脸的询问。

    明中信俯于他的耳边,轻声吩咐一阵。

    刘将军先是一阵愕然,随后点点头,应承了下来。

    明中信一番布置之后。

    刘将军率队转过一个斜坡而去。

    明中信叫过郭小候爷派来的家丁头,又是一番吩咐。

    一番布置之后,各司其职。

    学员们却是满眼的冷然,冷冷看着远处的军营,显然心中有怨,如果此时下令攻打营帐,只怕这些学员们绝不会考虑伤亡直接就会冲进去。

    当然,明中信岂会让他们如此莽干!

    明中信一摆手,大家缓缓借着掩体,慢慢逼近军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