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八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四十八章

    陈锐一怔,怎么说曹操,曹操就到呢?

    这明中信还会自投罗网?

    不对,他怎么会入宫呢?陈锐万分不解。

    要知道,平民百姓想要入宫,那可真是得祖上烧了八辈子香才能够啊!这明中信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就入了宫。

    相应地,弘治、刘健、倪岳也是为之愕然,是啊,现在正说着他呢,他怎么会立刻就来了呢?

    他们却不知晓,就在今日,陛下已经下旨令明中信入宫伴读了!

    当然,刘健是知晓的!毕竟,弘治下达任何旨意,都必须备案,作为三阁老的刘健自然会知晓。

    “启禀陛下,那明中信还带了一些病人在宫外!”就在此时,御林军回道。

    “病人?”这下,大家都懵了,这明中信是要干什么?

    陈锐心中一惊,难道明中信将那些武举人也抬来了?这下可遭了!

    “宣!”弘治虽然有些疑惑,但却正好当事人来了,就听听他如何说吧!

    一声觐见的宣言,明中信大踏步进入了御书房。

    来得这么快,还真得感谢之前他获得的圣旨,毕竟,身为东宫伴读,自然是有入宫的腰牌凭证,直接来到了御书房外等候通禀。

    “见过陛下!”明中信上前一步,拱手为礼道。

    “嗯,中信此来所为何事?”弘治和颜悦色地问道。

    陈锐瞬间就吃味了,看看人家,陛下那个和蔼可亲,自己之前却是被厌恶无比,这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要知道,自己之前可是已经告了他的黑状了,从现在看来,陛下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中啊!

    “陛下,草民现在状告陈锐,虐待属下,私设刑堂!”明中信一拱手正色道。

    什么?这一下,在场的人都懵了,他居然是来告御状的?

    陈锐更是懵逼了,明明是自己吃亏了,他怎么还来告御状呢?对了,武举们!

    陈锐眼前一亮,扬声道,“陛下,臣冤枉啊!”

    弘治定定神,根本不理会陈锐,只是望着明中信,沉声道,“明中信,你来告陈大人,可有证据?”

    “陛下,草民的证人就在宫外候着,还请陛下允准他们前来做证!”明中信正色道。

    “陛下,他胡言乱语!”陈锐厉声否认道。

    然而,弘治却是没有理睬于他,望着明中信询问道,“证人是何人?”

    “正是咱们的武举军官!”明中信拱手应道。

    “什么?”这下,不只是弘治皱眉,就连刘健与倪岳都皱眉不已。

    确实,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明中信口中被虐待的陈锐属下居然是武举军官,要知道,本来这些武举军官就是立了大功的,此番随陈锐前去山西平乱,只不过是仅有一件功劳不好进行大肆封赏,也有再行历炼他们的意思!

    这陈锐居然敢虐待他们?

    不由得,他们看陈锐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

    “陛下,他乃是胡说啊!末将没有虐待,只是被那些”说到此处,陈锐不由得一滞。

    他想到了,之前他向陛下禀报说是明中信劫的营,现在要说实话吗?那岂不是为明中信开脱吗?

    本来弘治与刘健他们还想听听陈锐的辩解,现在一见他哑口无言,不由得更加疑惑,难道明中信说的是真的?

    “陛下,此乃明中信栽赃末将的!”陈锐眼珠一转,话峰一转。

    “陈大人,不知道为何您都没看证人就说是明某栽赃于你呢?难道,你知道这些证人?”明中信轻笑道。

    陈锐面色一变,自己有些着急了,确实,自己都没见到证人,为何就这般否认呢?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陛下,微臣根本没有做过任何事,故此微臣才这般判断的!”他不敢正视明中信,拱手向弘治回禀道。

    这下,面色已经有些难看的弘治、刘健、倪岳才稍稍有所缓和,但却依旧有些疑惑,毕竟,明中信怎么就敢栽赃陈锐呢?而且,他为何呢?

    明中信见陈锐如此,轻笑一声,“陛下,既然陈大人否认,倒不如,当面对峙一下!”

    弘治点点头,他也很是疑惑,这陈锐敢这般虐待自己派去的人吗?他为何要如此做?“明中信,证人有几人?”

    “回禀陛下,共计二十人!”明中信躬身回道。

    “宣,证人入宫!”弘治沉声道。

    自然有小太监下去宣旨。

    刘健与倪岳在那儿低头沉思。

    陈锐面色微微有些变化,但细看之下,却又平静异常。

    一时间,御书房中陷入了安静。

    片刻之后,哗啦啦涌进一群人来,当然,个个受伤个个包扎。

    弘治等人惊呆了。

    这是一副什么样的情景啊!一个个皆是白布包扎,显然是遍体鳞伤!

    不由得,大家将目光投向了陈锐。

    是啊,明中信之前就说过,这陈锐虐待属下啊!这副模样不正是被虐待之后的惨象吗?

    “陛下,这些就是证人!”明中信上前一步,正色道。

    “哦,你且慢慢道来!如果情况属实,朕自然会给你做主!”弘治面色一沉,承诺道。

    明中信缓缓道,“陛下,事情是这样子的!就在今日,突然,有人回到了明宅,向草民报信,说是陈锐陈大人在虐待军官。草民不信啊!然而,报信之人乃是明家学堂出去的学员赵龙兴,也就是今科武举人,草民自然无比上心,相信明家人绝不会妄言。而且赵龙兴遍体鳞伤,根本就频临死亡,草民救活他之后,立刻前往军营,想要求见陈大人,要个公道。”

    “但是,由于明家学堂的学员们念及同窗之情,纷纷要求前往军营查探,看是否如他所言!万般无奈,草民率领着这些学员前往军营,查探事情的真相!”

    众人一阵点头,是啊,如果是自己的家人受到不公正待遇,自己也会前往查探个明白的!

    “然而,就在咱们前去军营之时,突然发现,居然有一队人马从军营中冲出,而且,在马匹之上还带着一些伤员,草民连忙让人查探,却发现,这些伤员居然是明家的学员,也就是在陈大人军营当中的武举人,这下,草民大惊,连忙让学员们拦住他们的去路,与之展开了殊死搏斗。”

    “啊!”弘治等人惊呼一声。

    然而,看到明中信此时淡定异常的神情,随即明白,此番定然没有什么危险!也就放下心来!

    “陛下,他说谎!”陈锐在旁叫道。

    弘治一皱眉,望向陈锐。

    “陈锐,你之前说什么?说是明中信劫营?”弘治面沉似水地问道。

    “陛下,那队人马就是明家人,此番他们乃是假扮锦衣卫前往劫营,他们根本就是接应那些假冒之人,根本就是蛇鼠一窝,沆瀣一气。这不过是明中信掩人耳目的伎俩而已。”陈锐急切争辩道。

    “你有何证据?”弘治看看一旁淡定的明中信,回头皱眉冲陈锐问道。

    “陛下,相信那些假冒锦衣卫的人马绝对就在明宅,末将在此奏请陛下,请让末将前往搜查,一一校认,必然会找出来!”陈锐眼中闪过一丝坚定,拱手请命道。

    “陈锐,原来,你之前一切皆是猜测啊!”倪岳阴沉着脸望着陈锐。

    “倪大人,还请恕罪,末将没有骗您,只是之前没有将事情经过向您一一道明而已!”陈锐连忙解释道。

    哼!倪岳冷哼一声,这家伙,根本就是狡辩,亏自己之前还向他再三确认,是否真的是明中信劫营,他还信誓旦旦向自己保证,千真万确,唉,被人利用,当枪使了啊!

    面色不善地看看陈锐,倪岳扭过了头,不再理会于他。

    陈锐目光闪烁,也不再理会倪岳,虽然他贵为兵部尚书,但陈锐知晓,这老家伙没几天好日子过了,只怕过了这个月,就会致仕归田,何惧之有!

    “陛下,还请允准!”陈锐冲弘治拱手请命道。

    “陛下,还请不要被陈大人这番话转移视线,现在咱们追问的是他有没有虐待属下,而非是鉴定明中信是否劫营!”明中信却是拱手抱拳道。

    陈锐心中暗叫不好,自己的算盘没打响啊!然而,他也只能等候弘治做出决断,如果自己再坚持,只怕真的会被弘治误认为自己在逃避,心中有了成见,那可真的要遭啊!

    弘治左右看看这二人,面色一沉,“咱们一件件来,陈锐,你是否虐待过属下?”

    陈锐心中苦笑,自己能承认吗?

    躬身施礼道,“陛下,陈某并非对这些军官进行虐待,而是他们犯了军规,在执行军法而已!”

    “不知道这些军官犯了什么军规?居然会被如此对待?”明中信沉声问道。

    “他们未经许可,就擅自回京探亲,还迟迟不归!某对他们施以重责,以期能够令他们识得军中之规,不可再犯!有何错误?谈何虐待?”陈锐振振有词道。

    《大明律》中明确规定“无故擅离职役”的、“应宿不宿”的、“漏使印信”的,都是严重的失职渎职行为需要受到相应的处罚,处罚条例非常严厉。

    故此,弘治、刘健、倪岳相继点头,认可他的话,确实,按《大明律》,如果他们真的擅离职守,确实应该施以重罚,这不为过!

    “真的如此吗?”明中信却是轻蔑地一笑,“确实,按大明律而言,《大明律》卷二《吏职律》中对于擅离职守的官吏行笞四十处罚,但是,这些军官究竟受了什么刑罚,居然是遍体鳞伤,而不是行笞之刑?”

    “这?”陈锐一时之间哑口无言,他可不知道,这明中信居然对大明律如此精熟,这下傻眼了。

    弘治、刘健一时间双眼放光,望着明中信惊奇不已,这家伙居然对大明律如此熟悉,这可不是一般读书人能够精熟的!就算是一般的官吏都不一定信口道来啊!

    但现在可不是惜才之时啊!转回此案,不由得他们对陈锐的话有了疑义。

    再行细看那些遍体鳞伤的军官,看上去确实不象是受了鞭笞之刑啊!

    “陛下,如果无法判断,还请召集刑讯之人前来验看,自然一清二楚!”明中信不再理会陈锐,拱手向弘治请命道。

    “好,宣牟斌觐见!”弘治点点头,吩咐道。

    事已至此,陈锐心中叹息,这可真心是一着错漏,满盘皆输啊!

    之前,自己不知晓明中信居然能够入宫觐见,故而没有好好思谋,只是想要恶人先告状,将事情坐实,令那明中信百口莫辩,到时,自己的报复之罪,也就可以揭过了!

    未曾想到,这明中信居然也反应如此之快,与自己前后脚都告到了御前,令自己如此背动,现在居然让牟斌前来认伤,岂能瞒过那位,唉,没办法,认吧!

    “陛下!”陈锐噗嗵一声,跪伏于地,“微臣知罪!”

    弘治一愣,随即大怒,这家伙,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如果不是自己要让牟斌前来认伤,他还不认罪,是吗?

    “陛下,既然陈锐认罪,咱们就按律罚俸惩戒一番吧!”倪岳突然拱手插话道,“况且,这些军官撤离职守在前,惩戒得有些太过,不过是陈大人治军严厉罢了!”

    弘治到口边的话语为之一滞,虽然这陈锐甚是可恶,但这位老臣的脸面还是得给啊!

    “倪大人此言差矣!”明中信却是沉声否决道。

    倪岳一阵不悦,这家伙,如此不给面子,太嚣张了!

    面沉似水地望着明中信,倪岳沉声道,“你有何异议?”

    “大明律乃是为的管束住这大明的每一个人,也是太祖皇帝定下的规矩,岂能不依照执行!这惩罚重了,难道就不是过错吗?如果人人皆在别人犯了过错之后,重重处罚,轮到自己身上,即便是小错,也就直接放过,这大明的律法又如何能够震慑宵小,威慑罪犯呢?”

    “而且,此番姑息,实乃是养虎为患啊!长此以往,律将不成法,人将不遵法,到时,咱们大明的天下又如何能够路不拾遗,言出法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