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九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四十九章

    倪岳一听,人家都上升到了这个高度,自己还怎么说情,罢了!

    倪岳消停了,明中信可没有消停。

    明中信转而望向陈锐,“陈大人,既然你是因擅离职守降罪于军官们,那么请问,你是否离开过军营,那其他的军士们是否离开过军营?当然,这些可以在入城处进行查询,必然有所纪录!当然,也可以向军中军士们证实,这是怎么都不会被人抹杀的!”

    陈锐瞬间色变,依明中信所言,只怕立刻就会将自己的谎言揭穿。毕竟,这些事一查即知,根本就经不起深究的啊!

    “陈大人,你是否承认假公济私,私自责罚虐待军官们?”突然,明中信断喝道。

    陈锐不自觉点点头,但他立刻反应过来,“啊,不!”

    然而,明中信却是不再理会于他,转头望向弘治,“陛下,还请为军官们做主!”

    事已至此,弘治、刘健、倪岳都是官场老油条,自然清楚陈锐根本就是狡辩,虐待军官这是事实无疑!更甚者,虐待的还是今科武举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弘治面色一沉,“陈锐,你还有何话说?”

    事到如今,陈锐想不认罪也不行了,伏地认罪道,“微臣认罪!”

    “倪大人,按律,这陈锐应该如何惩戒?”弘治不再看他,转而面向倪岳,毕竟,这人是倪岳领来的,

    倪岳也是面上无光,自己领来的是个什么家伙啊!还有如此坑自己的吗?然而,他却也不能不出面,维护自己那剩下没多少的面子。

    “陛下,既然陈大人已经认罪,不如,就让他赔偿一下这些军官,再罚俸以作警示,以儆效尤!”倪岳躬身道。

    旁边的刘健一撇嘴,这老家伙,真是老糊涂了!陛下此番的意思是想要对其严惩,你却如此轻描写地为其开脱,唉,如此政治觉悟,真是羞与为伍啊!

    “陛下,草民还有事启奏!”此时,明中信突然扬声道。

    “啊!”在座之人一阵愕然,这家伙还有什么事?你不是已经为军官们找回公道了吗?

    弘治也是一阵疑惑,他还有什么说的?虽然自己想要严重这个谎话连篇的家伙,但却不能让明中信养成这得理不让人的毛病啊!

    弘治面色一沉,“明中信,你可要想好了!”

    “草民奏,那陈锐有亏职守,折损大明军威!”明中信却是满面肃然道。

    “什么?”弘治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明中信居然来这一手。

    明中信不过是一介草民,他居然要上奏一位将军有亏职守,他这是要民告官啊!这是要闹哪样啊?

    至于陈锐更是有些懵逼,要说明中信为那些武举人讨回公道还能说得过去,他又从何来奏自己有亏职守,他有这功能吗?

    随即陈锐猛然意识到了什么,面色大变。

    “陛下,草民奏陈锐任由匪徒在大明军营中任意来往,却不阻止,而且,任由匪徒将军官虏绑而去,却不救援!”明中信继续道。

    这下,倪岳也面色大变,不由得望向陈锐。

    然而,现在的陈锐却是面色苍白无比,望着明中信惊怒交加,他可没想到,明中信居然将此事捅了出去,之前自己可是奏他劫营的,这下明中信却从此处着手,这可如何狡辩啊!

    “陛下,微臣奏那明中信私自劫营!”突然,他眼珠一转,躬身道。

    为今之计只能是以攻为守了!这是自己入宫上奏的根本啊!怎么会忘记呢?

    倪岳也瞬间反应过来,自己陪这陈锐前来是要处理此事啊!这一路之上可被那明中信带歪了!

    弘治一皱眉,是啊,之前他们就已经向自己上奏此事,想要让自己为其作主,只因为明中信劫营之后,立刻回转京师,而陈锐他们在京师不方便动手,故此上奏自己要求作主。

    想及此,弘治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明中信却是淡定无比,望着陈锐微微一笑,转头向弘治拱手道,“陛下,我在此想要问一下,陈大人对自己的手下战力如何评价?”

    这句话一出,倪岳瞬间面色一变,是啊,这是很明显的事情,这句话可问到了关键点!

    陈锐如果说是自己军队的战力极强,那么,明中信如何率队劫营?如果说战力极弱,那么,他又如何能够胜任这平乱之责?这可真是进退两难啊!

    陈锐也是面色大变,“陛下,微臣手下的战力极强,但这明中信却是乘咱不备,冲进营帐,将那些军官抢了去!”

    “乘其不备?”明中信冷笑一声,“不知道陈大人如何理解咱们这乘其不备?还请一一道来!”

    弘治等人也是愕然,乘其不备,大营是那么好乘其不备的吗?不由得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陈锐。

    事到如今,陈锐也只能继续编了,“陛下,各位大人,之前下官就说过,这明中信先是派人冒充锦衣卫查案,进入军营,再诱之以查探奸细,将大营军士们调到了教场,他们再让下官带领他们查探军营,随后在见到军官们之后,乘咱不备,发动攻击,抢了人马直接就冲出了军营,随后,明中信在外面接应,阻拦咱们抢人。对,就是如此!”

    最后,陈锐重重点头,恶狠狠望向明中信。

    还真是人才啊!明中信心中赞叹,不错,自己的打算计策就是如此,亏这家伙想明白了!然而,他能认吗?

    明中信面色一正,拱手问道,“陈大人,你说咱们冒充锦衣卫,那请问,咱们凭什么令你相信是锦衣卫的?你又为何之前那般肯定就是锦衣卫查案?既然是查探奸细,自然是在军中查探,为何你要将咱们带到军官们关押之所?”

    这一个个为什么,也是弘治等人想要知道的,毕竟,此事太过诡异,凭什么陈锐就肯定是锦衣卫?凭什么就相信那些人?

    “他们拿了牟指挥使的令牌!”陈锐望着大家质疑的眼神,不由得大急,万不可让这明中信将此事挽回啊!否则,自己可就要栽在这儿了!

    “牟指挥使?令牌?”弘治等人为之愕然,明中信有牟指挥使的令牌?

    相信他们不会认为陈锐连牟斌的令牌都识不得,但明中信又是如何获得牟指挥使的令牌呢?

    “哈!”明中信仰天大笑,“陈大人真是爱说笑,明某如何能够有牟指挥使的令牌?再说,即便有牟指挥使的令牌,你又为何在咱们没有圣旨之时就让人进入军营?难道,大明的军营就任人随意进出吗?”

    这?陈锐为之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是惧怕锦衣卫,见了牟斌的令牌之后怂了,深怕锦衣卫找他的茬,故此才放锦衣卫入营吧?

    如果他敢那样说,只怕明日他的名声就会臭遍大街了,要知道,这个时代对于名声可是看得极重,即便你在私底下如何龌蹉,但在明面上却必须得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否则,你在朝堂之上根本无法立足!

    “当时,微臣是想着,京师之内正在查缉贼人,而锦衣卫此来必然是有着确凿的证据,为了防止贼人们遁逃,事急从权,故此,微臣才将锦衣卫们放入军营,未曾想,却被这明中信钻了空子,微臣罪该万死。”陈锐不敢再看明中信,转头冲弘治跪禀道。

    “对啊!事急从权!陈大人此举也无可厚非!”倪岳在旁边为作背书。

    骗鬼呢!刘健心中暗道,然而,作为阁老,他此时也不敢武断究竟谁说的是真的!只能继续旁观。

    弘治却是面色微沉,他岂能不知陈锐的小心思,但现在不是深究此事之时,且看这两个家伙如何争辩吧!

    “那你又如何断定,这些冒充锦衣卫之人就是明家人,咱们明明还与匪徒们交手,将军官们从他们手中抢夺回来的啊!”

    “明中信,我且问你,那些匪徒为何什么都不抢,偏偏要抢这些军官呢?还是你明家人,世间有这么巧的事吗?”陈锐反口质问道。

    “陈大人将最重要的一点忘记了!”明中信泰然自若,看看在座之人,自信道,“陛下,各位大人,明家学员当时尽皆在现场,与匪徒们搏斗,而且,伤及了不少人,如果是咱们设计的,为何还要露面?如果是蒙面阻拦陈大人,岂不是更好?也就不会有现在陈大人诬陷咱们这回事了?那样岂不是更加省事?”

    “那本官为何要诬陷于你?”陈锐为之气急,这明中信太可气了,居然如此狡辩!

    “正如明某不知道你为何诬陷军官们擅离职守一般,明某岂能知晓你为何要诬陷咱们?”明中信云淡风轻道。

    陈锐为之语塞。

    而弘治、刘健,包括倪岳也是疑惑地望向陈锐,毕竟,他有前科,明中信此番疑议也无可厚非!他们其实心中已经有所定论,毫无疑问,这陈锐就是在攀扯明中信!想推卸责任!

    “其实,明某更怀疑,陈大人乃是通过攀扯明中信,想要将这有亏职守的责任推掉!”明中信缓缓出口断言。

    “明中信,你不要这般鬼扯!”陈锐急了,有些口不择言,“你才是想要将劫营之责归到那燕山刘三头上!”

    燕山?刘三?弘治、刘健、倪岳目光诡异地望向陈锐。

    陈锐话一出口,也自知有些口不择言,不由得大急,望向弘治,“陛下,微臣有些口不择言,但这明中信真的劫营了啊!”

    然而,如今他再说什么,大家也对其有所保留,从他们看向陈锐的眼神就能够看出来。

    就连倪岳也不敢再行相信于他,满眼的埋怨!

    “咱们再返回来说,明家历来是循规蹈矩的,之前,即便咱们知晓你陈大人对武举军官们有意见,还对他们进行刑讯逼供,但咱们却是没有想过要与你发生冲突,即便咱们率队前往军营,也是抱着想前去军营与你理论的想法,却不想,正好碰到打劫军营的匪徒,咱们本着为陛下分忧的想法,立刻冲上去不顾生死地与匪徒交手。还有那些被劫掠而走的学员武举人,咱们就顺手抢了回来。真心说起来,还算是替你们挽回了颜面,这不得感谢咱们吗?”

    此番诡辩令陈锐差点气得吐了血,但人家说得没毛病,堂堂大明军营,居然被匪徒抢了人,这可真心说不过去。

    如果不是明中信,如果堂堂大明军营居然被那些匪徒劫营,到时,这个消息被传播到各州府,那大明军方可真的将颜面丢尽了!而作为领导机构的兵部岂不是留下了被各部调笑的话柄。算起来,这明中信还真心做了一件好事呢!虽然他不是诚心的!

    想到此,倪岳看明中信的眼神居然有些欣赏了!

    就连刘健也在一旁频频点头,作为首辅,如果大明军方能够不成为笑话,也算是全了他的颜面!

    至于弘治,更是面沉似水地望着陈锐,恨不得将这个家伙碎尸万段!这家伙,一点担当也没有,之前有人上奏说是他在山西就是作威作福,却毫不顾及将士们,平乱也不积极,但自己念在这几次火筛**被他们击退的份上,也对他有所容忍,将那些弹劾的奏章压了下来,看现在的样子,只怕这家伙还真心不适合作一军统帅了!

    “当然,感激就不用了,但您也不能诬陷咱们明家啊!咱们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大明臣子!”明中信不要脸地自我标榜道。

    这话令得弘治差点笑出声来,就你,还算是大明遵纪守法的好臣子?

    “陛下,给微臣作主啊!”陈锐伏地痛哭,显然,他已经没招了,被人家明中信说得这般没理,他还找不到一点回击的错误。

    “陈大人,你这般就没道理了!本来就是你的错,你却倒打一耙,明某上哪说理去?”明中信满天叫屈道。

    “行了,明中信,此番陈大人已经向武举军官们赔偿了,而且他已经得到了他应得的惩罚,就不要再抓着不放了!”弘治冲明中信皱眉道。

    是啊,虽然这陈锐不争气,但他也不想看着堂堂一位候爷,却被一介草民逼得都快上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