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五十章

    “陛下,陈大人虽然受了惩罚,但他却只是针对诬陷武举军官们之事,但这有亏职守却是不能就这样算了啊!而且,他这诬陷咱们明家动营,按大明律,这可就得反座啊!”明中信叫起了冲天屈。

    “行了!到此为止!”弘治面色一沉,“那你为何要带着这么多人前去军营,还带着兵刃,这是要干什么?还随意将大明武举军官带走!这些军官可是军营中人,你这么大胆妄为,即便是情有可大兵小将,但却也令这些武举军官坐实了撤离职守之罪!要不,咱们追究一下此罪?”

    这意思是,别以为咱们不知晓,你就是打着想要劫营的准备才去的军营,否则,你何苦要带着学员们前往,还准备了兵刃!弘治心中腹诽。

    而且,他看得明白,这明中信根本就是在报复!不过,确实,这陈锐太过可气了,不只是领军无方,而且没有担当,本来是一件挺占理的事情,却被他处理得如此龌蹉,罢了,要不是看在他吃亏的份上,此番定然严惩!

    弘治心中已经给他下了定论!当然,这是日后之事,现在还是将这明中信打发走吧!

    “陛下,那咱们这些武举军官就这样被冤打了?还有,明家就这样被人白白诬陷了?”明中信嘟囔着,不甘心道。

    听话听音,明中信可不是陈锐这家伙,心知肚明,弘治这是不想要将事情扩大啊!只能够自己受点委屈了,但是,自己受可以,学员们却不能这般就算了!

    “陈锐,鉴于你屡次三番诬陷明家、武举军官,必须进行赔偿,而且,还打伤了武举军官们,他们的医药费就由你承担,另外,就罚你半年俸禄,罚的俸禄也补偿给武举军官们,你再拿出三个月俸禄补偿给明家,你可服气?”弘治面色一沉,望向陈锐,沉声道。

    “微臣认罚!”陈锐忙不迭地应道。

    事到如今,他也看出来了,虽然自己先进来告的状,但有明中信那三寸不烂之舌,自己可占不到什么便宜,更何况,此番确实自己是有些大意轻敌,自己做的事也确实有些漏洞,被这明中信抓住,这次就算了,如果被咱找到机会,就让你明家永坠地狱!

    陈锐心中暗暗发狠。

    “明中信,你可还满意?”弘治看向明中信,他还真心有点怕这家伙再提出什么赔偿方案,到时,自己可也就面上无光了。

    明中信也不是不知进退之人,见弘治如此处理,也就无所谓了,本来自己此番就是想要向那陈锐讨还一些公道,现在弘治明知道自己也确实有些私心,看这样子,他也应该知晓自己劫营之事,却还是偏袒了自己,罢了!此番就饶了他吧!来日方长,以后再找机会报复吧!

    “陛下英明!中信代表明家及军官们谢陛下隆恩!”明中信一脸的钦佩之色,躬身谢恩道。

    行,小子,还算知趣!弘治心中暗道,点点头。

    “行了,你就将这些武举军官带回家中,好生将养,至于赔偿,就由陈大人亲自送到明宅,你看可好?!”弘治和颜悦色地问道。

    明中信自然应诺。

    “陛下,为老臣作主啊!”就在此时,突然一个凄厉的声音从御书房外传了进来。

    弘治吓了一跳,不由得望向刘健。

    刘健苦笑一下,无奈摊手,表示不知。

    “宣!”弘治一摆手,令御林军出去宣进来者。

    却只见一人满面凄然,踉踉跄跄、跌跌撞撞进入御书房。

    明中信皱眉望向此人。

    哟,这不是谢阁老吗?

    弘治与刘健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对视一眼,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但弘治眼中却是闪过一丝精光,随即散去,恢复平静,吩咐旁边道,“赐座!”

    自有小太监上前为谢迁搬座。

    “陛下,为老臣作主啊!”然而,谢迁却是并不坐,反而上前拱手躬身凄然叫道。

    “谢阁老请坐,有何事稍后再说!”弘治却是面不改色,沉声道。

    未等谢迁有所反应,弘治转头面向明中信,吩咐道,“明中信,你们且去吧!”

    明中信自然应命而去。虽然他也很是好奇这谢迁老儿究竟何事要向弘治求助,却也不想留在此处干耗着。

    望着明中信远去的背影,陈锐眼中闪过一丝痛恨。

    “陈锐!”弘治的话声响起。

    陈锐一个激灵,抬头望向弘治。

    “你且先去收拾你那烂摊子!”

    “诺!”陈锐自然应命。

    “记住,赔偿不日就送到明宅去!不得有误!”弘治厉声道。

    陈锐打个寒颤,本来,他还想拖些时日,但现在陛下亲自吩咐,他可不敢再耍花样!连忙应命。

    “下去吧!”弘治冷声道。

    陈锐连滚带爬地出了御书房。

    这下,弘治、刘健、倪岳满眼鄙夷地看了一眼陈锐,不再理会于他,转而望向谢迁。

    就在此时,一个身影闪入了御书房。

    不是别人,正是那位陈准陈大总管。

    谢迁一见陈准,冷哼一声,转头望向弘治,随即就是满面凄然,拱手道,“陛下,为老臣做主啊!”

    “谢爱卿,究竟怎么回事?你且慢慢道来。”弘治一皱眉,好奇地问道。

    谢迁稳定一下情绪,“陛下,东厂真是歁人太甚,臣请乞骸骨!”

    乞骸骨?一瞬间,刘健、倪岳有些懵,究竟是什么事居然令谢迁生气到这种程度?

    当然,大家可没认为谢迁真的是要乞骸骨,这不过是他的一种策略而已,就是想要将一军陛下,让陛下对他的要求表示同意。

    然而,陛下岂是这般容易就犯之人,且看看吧!

    而旁边的陈准则是眉头紧皱,盯着谢迁,并不以他的话为怒,只是静静看着。

    “哦,谢爱卿为何有此想法?那东厂又做了什么?”弘治淡然地问道。

    “陛下,臣没脸在朝堂呆下去了!臣请乞骸骨!”谢迁依旧拱手请道。

    “谢爱卿,有何话说尽管道来,是否是东厂做了什么不对之事,姑且道来!”弘治一皱眉,眼中闪过一丝不悦,明显,这谢迁是在将军,毕竟他知晓,自己不可能无缘无故同意谢迁的乞骸骨,这般逼迫,还真当自己好说话啊!更何况,明显这是与陈准搜查萧府有关!但他可不能不问啊!

    “陛下,老臣没脸见人啊!”谢迁瞬间老泪纵横,扑倒在地。

    弘治眉头更是紧皱,不由得瞅了一眼陈准,陈准苦笑摇头,显然也是无奈。

    “谢爱卿,不必如此,如果有人针对你,只要有错,朕必不轻饶!”弘治只能如是说。

    “陛下啊!东厂虽然职责所在,但却无视于我,甚至羞辱于老臣,老臣真是没脸见人了啊!”谢迁神情有些颓废,目光含泪地望着弘治,那副欲哭无泪的模样真是令人心酸。

    然而,在座之人皆是朝堂老油条了,这点小把戏谁不知晓,不过这副精湛的演技还真心令他们击节赞叹。

    果然如此!弘治心中暗道,当然,明面上脸色却是怒道,“此事当真?那东厂是如何欺压咱们老臣子的,谢爱卿你且道来!”

    谢迁垂头抚泪,然而,哪里有什么眼泪,不过就是轻轻揉揉眼眶令其发红而已。

    当然,旁边的刘健与陈准已经看到,毕竟,他们早就在细细打量着谢迁,就想知晓这家伙究竟在耍什么花招,自然从他的眼色之中看出了端倪。

    二人心中深深鄙视之,但却也无法揭露。

    至于旁边的倪岳则根本就没有发现,只因为其边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幕,也在一旁思索着什么事,有些走神。

    “陛下!”谢迁抚泪完毕,缓缓道,“之前,陈准奉陛下旨意,前往萧府进行搜查!”

    “对啊!”弘治点点头。

    “这倒也无妨,毕竟,贼人们潜入了萧府,为了大明天下,搜查势在必然。”谢迁看看旁边的陈准,眼中闪过一道精芒,“陛下也知道,老臣与那萧飒有师徒之实,就在当时,老臣正在萧府考校萧飒的学业,知晓东厂要搜查萧府,自然是允准!”

    陈准则是一脸的不屑,老家伙,居然信口雌黄,当时的事实是你这老家伙百般阻挠,认为萧府不可能有贼人,不让咱们搜查!如果不是自己坚持,甚至拿出圣旨威胁说是如果不让搜查,自己就会奉旨搜府,任何人阻拦都会受到东厂的攻击!当时可是剑拔弩张,幸好,最后这老家伙见咱们无比坚定,只能让步。

    谢迁看一眼陈准,自然看到了他眼中的鄙夷,但却不以为意,轻轻一笑,转头望向弘治,“东厂刚开始倒是规矩,并没有做出什么为难之举,然而,在遍搜无果之后,居然将算盘打到了萧家的女眷身上,而且,还让萧府交出名册,一一钉对,这也无妨,在老臣的劝说之下,萧府也同意了!”

    “嗯!”弘治点点头,不经意地瞅了陈准一眼,陈准微微一点头,认可了这段。

    谢迁自然看到了这一幕,却也视若不见,毕竟,陛下找陈准核对也无可厚非,而且自己还不能阻拦,反正自己现在说的九成是真话,无妨!

    “这还不算!”谢迁说到此处,愤愤然地望了一眼陈准道,“陈总管居然将算盘打到了老臣的随从身上,他认为,贼人可能藏身于老臣的随从当中!您说,老臣能忍吗?”

    这下,弘治也有些惊讶了,他可不知道,自己让东厂搜查萧府,怎么会牵扯到谢迁身上?想到此,他不由得看向了陈准。

    陈准苦笑着点点头,认可了谢迁的话语。

    “谢爱卿不要生气,且看陈准如何说!”弘治也不好将屁股坐歪,只能将主动权交回陈准手中。

    陈准心领神会,上前一步,拱手道,“陛下,之前的事情基本属实,但是,微臣向谢阁老作出此种要求,这其中另有缘故,在此,还请谢阁老恕罪!”

    说着,陈准冲谢迁致以歉意地一笑。

    哼!谢迁却是回之以冷哼。

    陈准笑笑,并不以为意,“陛下,当时,微臣已经派属下搜查了整个萧府,然而,属下之人清楚地看到有贼人潜入了萧府,那么,这些人跑哪去了呢?这就耐人寻味了!”

    “陈总管,有话明说,不要再这般含沙射影!”谢迁一皱眉,沉声道。

    陈准笑笑,并没有回他,毕竟,之前自己向他示好,他却那般对待,此时岂会给他好脸色,理也不理,面向弘治道,“微臣是这般想的,那些贼人会否乘乱暗中将谢阁老随从中的一位两位杀害,以之替代,进而蒙混过关呢?”

    说到此,他也不再说什么,反而将目光扫了在座的各位一眼。

    在座之人皆是明白人,自然知晓,陈准这是向自己等要支持呢!他们也明白,在当时的情形当中,既然东厂已经将萧府围困,更亲眼见到贼人潜入了萧府,那么自然不会让贼人在无声无息当中潜出,而既然贼人们没有潜出萧府,那么自然还在府中,陈准如是想也不为过。

    谢迁却是不让了,拱手道,“陛下,如果那些贼人杀害了老臣的随从,不说老臣的随从警觉性极强,就算是被贼人暗算身死,但既然他们身死,那么,尸首呢?要知道,陈总管可是让人将萧府挖地三尺啊!有尸首必然会被发现,但事实呢?总不至于尸首也凭空不见了吧?”

    “哼!”这次,轮到陈准嗤之以鼻了,“谢阁老此言差矣!”

    “怎么?老夫哪点错了?”谢迁却是不乐意了,面色一沉,望着陈准阴沉道。

    这下,陈准继续不给谢迁面子,毕竟,此番已经闹到了这步田地,给不给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更不会将热脸庞贴人家的冷屁股!故此,毫不理会谢迁,只是望着弘治禀报道。

    “陛下,其实,之前已经探到,弥勒会早有能够令人消失无踪的手段,我们判断,乃是弥勒会研制出了一些能够令人消失的药物,更何况,这些家伙可是京师弥勒会的主脑,他们必然有此物!”

    说得这么明白,弘治、刘健、倪岳,包括谢迁心中都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