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二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五十二章

    而弘治也正是考虑着此事,毕竟,他作为一位天子,深通帝王权术,也知晓一家独大的坏处,但是,如果自己开了这个口子,那么,如何安抚那几位呢?

    而自己尽数同意,那么,太子身边就会明争暗斗,这真的好吗?对于太子的成长,没有人比他更上心了!那就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一个不好就会令事情走向不可测的地方,早早在他身边放下如此大的雷,他能承受吗?别到时候没有培养起他来,却将他炸个粉身碎骨,那可真心要后悔一世了!

    故此,他在权衡,他在考虑,他在深究,如何安排才是对太子最好的!

    “陛下!”谢迁不自觉轻声呼叫,提醒弘治可以下结论了。

    弘治抬起头,先看看刘健,再回头看看谢迁,眼中闪过一丝明悟,下定了决心。

    “谢爱卿!”弘治笑笑。

    “老臣在!”谢迁精神一振,连忙施礼道。

    “现在朕刚刚下旨令那明中信入宫,成为太子伴读。再行下旨只怕大臣们会有所顾虑。”

    这话中之意令谢迁心中一沉,这话里话外之意就是要拒绝之意啊!

    而旁边的刘健、倪岳却是一喜。毕竟,他们也不希望谢迁在今后朝局的布局上领先一步,如今陛下不同意,推拒了他的提议,这是好事啊!

    “当然,陈准的承诺应该施行,故此,朕有一个提议。”弘治笑着环视一圈,重新将目光投向了谢迁。

    这话锋一转,谢迁心中又重新泛起了希望,而刘健等人却是眉头紧皱。

    “恭请陛下赠言!”谢迁弯腰拱手道。

    “朕想,就以此次乡试为准,如果萧飒能够榜上有名,名列前茅,朕就下旨让他入宫伴读太子,也好让大臣们领教一下他的才学!也算是为陈准圆了他的承诺。”

    “谢陛下!”谢迁心中一喜,毕竟,依他的判断,萧飒的才学早已经足够乡试中举了,参加乡试,中举可谓是举手之劳,陛下此提议不过是想堵住大臣们的悠悠之口罢了!

    弘治此言一出,刘健、倪岳大惊,明显陛下此言是安抚大臣们的,根本就是应了谢迁的提议,不过是将承诺推迟了一些时日罢了!却也顺便堵了咱们争夺这太子伴读之路!不行,必须阻拦!

    虽然心中有了定计,但他们却也不会表露出来!

    “罢了,你们且退下吧!”弘治疲累地摆摆手。

    “臣等告退!”刘健领头,率领一众人等躬身而退。

    谢迁自然不会再说什么,毕竟,目的已经达到,又何必再惹人厌呢?至于他所言的委屈,那些是事儿吗?

    当然,陈准根本不会退下,毕竟,他还有事!

    “陈准,你可知罪?”弘治见刘健等退下,面色一沉,喝道。

    “微臣知罪!”陈准噗嗵一声跪于地上。

    “行了,情况究竟如何?”弘治面色稍稍缓和一下。

    陈准沉声道,“陛下,此番确实是有些奇怪,明明那贼人潜入了萧府,但却根本就没有蛛丝马迹,而且没有逃出萧府的线索。”

    之前已经向弘治奏报了经过,虽然其中有所出入,但陈准也只是将一些错漏之处一一指出,并提出了他心中最大的疑惑。

    弘治低头沉吟。

    “不过,微臣已经派属下严密监视萧府,有任何动静,立刻就会回报!”陈准继续道。

    “嗯!继续监视!”弘治点点头。

    “陛下!”陈准轻呼一声,话留半截,但目光之中的犹疑暴露无疑。

    弘治抬头望向陈准,“还有何话说?”

    陈准低头有些犹疑。

    弘治面色一沉,“说!”

    “陛下!”陈准一咬牙,“微臣怀疑,谢阁老那些随从当中可能有贼人!”

    “什么?”弘治面色一变,双目圆睁望向陈准。

    事到如今,陈准也没了退路,“陛下,其实,微臣在遍寻不着那些弥勒会贼人之后,心中就有些怀疑,那弥勒会贼人其实根本就是那萧家中人,此番回转萧府,直接就以本来面目示人,咱们自然查不到线索。”

    此言一出,弘治眼前一亮,随即眼神一黯,如果正如陈准所言,那么萧家只怕也深深牵涉其中,他真心不敢相信,堂堂萧家,居然与弥勒会有所牵扯,那自己这大明朝堂当中还有几人是干净的?他心中深深戒惧。

    “当然,这也可能只是自己的猜测,正如微臣猜测谢府随从当中可能有弥勒会余孽接应一般。那弥勒会提前知晓谢阁老会前往萧府,制定了备用计划,从谢府随从当中抽出其奸细,执行刺杀计划,如果刺杀失败,就直接前往萧府,到时正好谢阁老来到萧府,直接混入随从当中,任谁也无法知晓,这,也就是咱们无法找出其中贼人的原因!”陈准见弘治面色骤变,连忙转移话题。

    “谢阁老的随从?”弘治面色再变,听着陈准的猜测,他的面色一变再变,只因为,陈准的猜测一个比一个诡异,也一个比一个令人惊悚,如果真如他所言,那这弥勒会可就太过可怕了,不,而是制定这计划之人就真的太过可怕了!

    简直是将一切事宜安排得妥当无比,简直可以说是算无遗策!如果有这般样人,那这弥勒会可就真的要重之又重了,而且,必须将其找出扼杀,否则,长此以往,让其设下更加诡异奇绝的计策,那咱们这大明天下还真有可能被推翻啊!

    再接合之前南疆变乱,那位特使也是这般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如果不是明中信破坏了那些计划,只怕现在这南疆云南行省已经易主。

    而弥勒会这一南一北两位俊杰,如果再加连手,那这大明?唉,真心不敢想啊!

    “好,你就盯紧了这两处,切不可让其逃脱!”弘治细思极恐,连忙吩咐道。

    “诺!”陈准低头应诺。

    “对了,如果人手不够,就派人向牟斌调人,就说是朕说的!”弘治深怕有变,再次吩咐道。

    “诺!”陈准知晓事关重大,重重点头应诺而去。

    “你说,陈准的判断是否有可能是真的?”弘治缓缓问道。

    空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陈准之言有道理,不过,那萧家确实有些奇怪,而且有些证据虽然无法直接证明他萧家与弥勒会有所勾结,但却令人疑惑,我们正在验证!”

    “至于谢阁老,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是一些小动作而已,有,也仅只是限于谢家外围而已!”稍稍停顿,那个声音继续道。

    “嗯,你确认就好!”弘治点点头,不再言语。

    而暗中那个声音也不再说话,御书房陷入了一片沉寂当中。

    而此时,明宅当中却是一片喜气洋洋,众人纷纷上前恭贺明中信,之前是因为前往京师之外营救学员们,不好庆祝,但现在学员们已经营救回来了,自然得庆祝一番,否则,也当不起这太子伴读如此高大上的旨意啊!

    而学员们更加高兴,只因为,之前在军营当中,虽然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但却也隔绝了与明家的联系,心中总归有些遗憾,但现在不仅回到了明宅,还得到了如此令人兴奋的消息,深深为教习高兴啊!自然是欢呼雀跃不已,也加入了这个庆祝的行列。

    当然,刘大夏、寿宁候、建昌伯、郭小候爷等一系列盟友皆到来祝贺,毕竟,此事不仅仅是明中信的喜事,对于他们来说,这也是天大的好消息!

    毕竟,作为明家集团公司的一股,他们自然希望明家能够越来越好,越来越有势力,那样的话,他们自然能够得到相应的好处。

    此时不来祝贺,何时才来?!

    当然,外面大厅里自然有小一辈的齐聚一堂,欢乐异常,推杯换盏,热闹无比。

    而明中信等人却是聚在书房当中,慢饮品茗。

    “中信,此番圣旨要求你入东宫,伴读太子,这虽然是好事,但是”刘大夏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何话说?刘老请讲!”明中信一愣,问道。

    旁边的诸人一听,纷纷望向刘大夏,想看看刘大夏想说什么。

    “朝堂之事不是那么简单的!而太子身边,就是一个万众瞩目的位置,而且,那就是一个小小的朝堂缩影!”刘大夏整理一下语言,“如果你以为到了太子身边,成为了他的伴读,就能够平步青云,再无忧虑,那你就错了!”

    明中信点点头,表示明白。

    “太子身边,处于朝野诸人的眼中,无论是任何事,皆会被放大,而作为中心的你,更会举步维艰,还得谨言慎行,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否则,满朝诸公皆会攻讦,到时,你就会被万箭穿身,所以,接下来,将是你最困难之时!望你有所准备!”刘大夏沉声叮嘱道。

    “刘大人,别说得那么吓人!”张延龄在旁笑道,“有咱们兄弟罩着他,再有太子帮衬,中信绝对会青云直上,位列朝邦的!”

    对于这个棒槌的话,诸人皆采取了无视。

    而是目光之中深深有着忧虑,毕竟,还有谁比一位老朝臣的叮嘱更令人信服呢?就连寿宁候也是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毕竟,他的背景可以算是顶天了,有着一位独居六宫的皇后姐姐,再有一位权倾天下的天子姐夫,在朝堂之上依旧被朝臣们攻讦不已,甚至屡屡被打压责罚,更不用说只是位列太子身旁的一个小小伴读了,稍有行差踏错,那就是万丈深渊啊!

    “中信受教!”明中信轻轻点点头,拱手道。

    “中信,刘大人此言有理,不过,有刘大人这位老朝臣,一应事务可以向他请教啊!”郭小候爷笑道。

    郭小候爷的提醒令在座一应人等眼前一亮,对啊!

    刘大夏心中一阵苦笑,自己这还真是作茧自缚啊!不过,谁让这在座之人中唯有自己在朝堂之上混迹多年、经验丰富呢?这训教之责还真就非已莫属了呢!

    当然,他心中也有一个人选,但现在这种情形之下,他可不敢提出来!也唯有苦笑一下,默认了这个责任。

    至于明中信,他心中明白,这些人真心为自己好,这些人情皆得领啊!但是,他们并不知晓,自己可是两世为人,前世那千年人生,对一应阴谋诡计无比了解,但自己不能明说啊!否则,吓坏了他们可怎么办?更何况,自己还有归元塔书库这个利器相辅,又何惧之有!

    “中信,虽然今日学员们已经被你带了回来,但却也得罪了那陈锐,虽然陛下已经断案,令那陈锐赔偿,但今后学员们毕竟要回到军中,到时可就真心难了啊!今后他们要如何渡过那难关呢?”旁边的明中远满脸的忧虑,向明中信问道。

    明中信轻声笑道,“族兄无须担忧,今日虽然武举学员们将陈锐得罪了,但那陈锐今日之后却也不会轻松多少,相信不日间就会有人收拾于他!”

    “真的?”明中远表示不信,疑惑不已地望着明中信。

    旁边的刘大夏笑道,“中远,中信此言不差,你有所不知,其实,今日那陈锐已经将兵部得罪,相信他不日就将离职!学员们养好伤之后只管回营即可!”

    “真的?”相比于明中信,明中远明显更相信刘大夏这位老江湖,满眼的忧虑瞬间消失。

    明中信摇头失笑,唉,咱这位族兄啊!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呢!

    “真是的,大好的日子,又何必有这般愁绪!真扫兴!”张伯龄举杯叫道,“今日咱们先庆祝一番就是!”

    “不错,张兄说得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忧来明日愁!”明中信笑道,“刘老,诸位,今日是明府大喜之日,咱们就一醉方休吧!”

    哟!这明中信还跩上文了!大家一阵好笑,咱们是为明家今后担忧,怎么在他眼中却是这般的云淡风轻!

    心中虽然有些腹诽,但大家却也认可明中信此言,今日本就是大喜之日,明日的忧虑终究会有,还是明日再行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