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六十章

    虽然疲累,也有些失落,但兰馨儿却是异常兴奋的,毕竟,这番行礼之后,自己就是明家人了,那位明哥哥就是自己这辈子的依靠了!

    疲累乃是这大婚真心令人感到累,虽然她是新娘子,但是只是一番程序下来,她就身心俱疲了,如果不是那份兴奋支撑着她,只怕她早已经累瘫了!

    失落却是,毕竟,这般大婚,那明中信却不在身边,这是失落,也是遗憾!

    但无论如何,兰馨儿终于得偿所愿了!心满意足才是对她此时的心境的最好的诠释。

    既然大婚完毕,那么,自然是即日起程,前往京师,与明中信会合。

    终究,这些时日,明老夫人对明中信异常挂念,而且明中信身边没有一个人伺候,她终究不放心啊!

    而兰馨儿有了南下照顾明中信的经验,此番更成为了明家妇,那么,她自然是当仁不让前往京师照顾明中信之人选。

    兰家三兄弟自然是心满意足,毕竟,明中信这匹千里马终于被他们拴在了兰家的马车之上了,而且之前的一些误会也算是解除有法了!毕竟,现在明中信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兰家的女婿,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对于兰馨儿上京之事,他们比明老夫人还上心,甚至积极推进此事,催促着兰馨儿上路。

    兰馨儿自然是千愿万愿,于是,在一众长辈们的催促下,一众家丁护送之下,兰馨儿向京师而去。

    一封家书也随着兰馨儿向京师而去,毕竟,现在虽然兰馨儿已经入了明家门,但明中信却是不知晓啊,他们总得向明中信解释,这个重任自然是落在了明老夫人身上。

    兰馨儿等人晓行夜宿,来到了京师。

    望着京师那熟悉的城门,兰馨儿面上终于浮现出了喜悦之情。

    毕竟,明哥哥近在眼前,自己即将要见到梦寐以求相见的人了啊!

    明宅近在眼前,突然,兰馨儿心中浮现出了一阵怯怯的感觉,仿佛自己干了什么坏事,不敢迈步进入明宅。明哥哥会如何对待自己呢?毕竟,之前是咱们先斩后奏的,虽然有长辈们做主,但终究与明哥哥厮守一生的是自己啊!谁知道明哥哥是个什么态度,自己猛然以明家少奶奶的身份出现在他面前,他会怎么想自己,怎么对待自己?

    越靠近明宅,兰馨儿的脑海之中的想法愈加奇怪,愈加情怯,在马车之上久久无语。

    明有仁上前一步,来到马车门帘处,轻声道,“少夫人,丑媳妇终究要见公婆的!”

    此番,明有仁作为明家的护佑之人,也正是向明中信解释事情始末之人,将一切事务交待之后,随兰馨儿前来京师。

    听了明有仁的话,兰馨儿深吸一口气,提起衣襟,缓缓步出了马车,迈向车下。

    旁边自然有丫环上前扶持。

    明有仁上前一步,在旁边护持着,随同兰馨儿向明宅中行去。

    “站住!”却只见明宅当中跳出几人,如临大敌,拦住了去路。

    明有仁眉头一皱,厉声喝道,“大胆,面前乃是明家少奶奶,尔等还不退下。”

    明家少奶奶?那几人懵了,对视一眼,但眼中一丝犹豫闪过,却是并未退下,反而更加紧张地望着明有仁,“说,尔等乃是什么人,前来明宅诈骗,也不想想咱们家主其实根本就未大婚,哪来的少奶奶?”

    明有仁有些好气又好笑地望着这几人,细细看去,却还真心不是明家人,而且是一口的京师口音,怪不得不认识自己也不认识兰馨儿呢!毕竟,兰馨儿之前已经与明家老学员们一同前往南疆经历过了一番生死,如果是明家学员,即便不认这个少奶奶的头衔,但必然会认兰馨儿的,也就不会发生这般误会了!

    “几位小兄弟,还请通禀,就说明有仁、兰馨儿到了!”明有仁知晓是误会,也就不再深究,拱手向几人道。

    几人对视一眼,口中突然响起一阵呼哨。

    哗啦啦,府中一阵声响,瞬间从府中跳出一大群人来。

    抬眼望去,一个个如临大敌,望着明有仁等人。

    明有仁等也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却只听得对面突然惊呼一声,“明先生!”

    抬眼望去,不是别人,正是那赵明兴。

    却见他满眼惊喜地望着明有仁,一个箭步跃到了前方,单膝跪地,向明有仁见礼,“明兴见过明先生!”

    “起来吧!这是?”明有仁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有丝不妙的感觉。

    “啊!”赵明兴此时才反应过来,连忙站起身形,冲身后叫道,“收起来,收起来!自己人!自己人!”

    却见他身后有家丁模样,也有学员打扮,还有一些明显就是武人的家伙,纷纷将手中兵刃收了回去。

    而此时,那几位最先出来的家伙却是满脸的尴尬,瑟缩着看向赵明兴。

    赵明兴恶狠狠瞪了他们一眼,回头看向明有仁,拱手解释道,“明先生,这些乃是明家学堂亲召的学员,不认识您,闹了个误会,还请见谅!”

    “嗯!过来,见过少奶奶!”明有仁知晓现在不是深究此事之时,转身冲赵明兴介绍道。

    少奶奶?赵明兴有些傻了,什么少奶奶?

    抬眼望去,他赫然认出了兰馨儿,眼中瞬间闪过一丝明悟,但眼中又有一丝不解闪过,但他却也不敢置疑明有仁,上前一步,躬身道,“见过少奶奶!”

    兰馨儿瞬间闹了个大红脸,但却也不敢失了礼数,点点头,“明兴,久别可好?”

    “回禀少奶奶,明兴一切安好!”

    既然有赵明兴在此,大家自然知晓这是一场误会,人群纷纷退去,退去的速度异常快速,看着现在明宅前空荡荡的模样,仿佛之前根本就没有人一般,明有仁见之,深深赞叹之,什么时候中信已经将这些家丁学员训练得如此有素了!但他同时也深深担忧,就是这般训练有素的队伍,却如临大敌,明家在京师这是又惹着什么货了?

    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赵明兴头前带路,向明宅内宅行去。

    当然,自然有人前去通报。

    故而,不等明有仁等到了大厅,明中信一行却是已经赶上前来迎接。

    两相见,自然有一番礼数。

    明中信见兰馨儿一身妇人装扮,心中讶异,但面上却是丝毫未变,一应礼数周全,但却对兰馨儿只是轻轻点点头,并不接茬。

    这令得兰馨儿心中更是深怀忐忑,不时偷眼看看明中信的表情,深深担忧明中信不认自己这个新妇。

    但这一切明中信却是故作不知,只是热络地迎着明有仁进了大厅。

    明有仁自然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深深一叹,看来,中信心中有数了,但这态度?只怕有些波折啊!

    但他现在也没办法说什么,只能稍后一一解释了!

    在明有仁的建议之下,明中信屏退左右,大厅中留下了明家诸人,以及兰馨儿,福伯,余者皆退了出去。

    “族叔,不知道让中信屏退左右要谈何事?”明中信淡定地问道。

    明有仁看看他的脸色,轻叹一声,缓缓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明中信。

    明中信面不改色地接过书信,打开观瞧。

    观瞧的过程中,一众人等将目光投向明中信,各怀心思。

    明中远等人好奇信中究竟是何事?

    明有仁则是观察着明中信的反应,希望能够从他的反应之中了解一下他的想法。

    自然,这些人中,就数兰馨儿最是忐忑,毕竟,明中信的态度决定了她今后在明家的地位,她怎能不关心忧心?

    然而,明中信却是一脸的平静,即便将信件看完,也只是轻轻合上,低头沉思。

    这下,兰馨儿面色一变,苍白无比。

    心中不断自问,难道,之前明哥哥对自己的百般温柔乃是假象,不然的话,怎么会在看了明老夫人的信件之后这般平静,难道,他不该是欣喜若狂吗?

    看着明中信的表情,她感觉甚是陌生,这还是那位温柔体贴的明哥哥吗?她的心越来越沉,如同掉入了深渊。

    就在此时,明中信淡然道,“族叔,一路辛苦,今日你们就先行歇息吧!”

    说完,明中信就待起身。

    明有仁一丝怒气浮上来,沉声道,“且慢!”

    “族叔还有何指示?”明中信缓缓坐定,望着明有仁轻声问道。

    “中信,你是个什么态度,老夫人信中想必已经说了,事急从权,才会在不通知你的情况下,为你办了这场大婚,你现在有什么意见,就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清楚。”明有仁强压怒气道。

    “族叔!”明中信沉吟片刻,缓缓道,“此事有些突然,中信心神震荡,想要仔细缕一遍,容中信细细思量,日后再谈如何?”

    “你?”明有仁心中轻叹,看来,即便是明中信这般妖孽之人,也终究有事对他冲击极大,也罢,就先让他平静平静再说吧!终究这件事得他自己想清楚,否则,咱们强逼,只怕会适得其反啊!

    想到此,明有仁望向兰馨儿,看到满面惶恐的兰馨儿,他心中轻叹,唉,苦了这孩子了!

    兰馨儿此时也是六神无主,毕竟,她的年岁比明中信还小,虽然有些主意,但见明中信这般样反应,她心中早已慌了,哪里还有什么反应!只能将目光投向明有仁,想要让这位族叔给自己拿个主意。

    明有仁只能冲她缓缓摇摇头,示意她平静下来,随后开口道,“好,既然你要时间考虑,那我就给你时间,但是,你必须给一个准确时间,要不然,你考虑个一年半载,咱可等不起!”

    “好,三日之后,我给你个交待!”明中信点点头,应道。

    “好,一言为定!”明有仁认可,转头给了兰馨儿一个安心的眼神。

    兰馨儿见有了信,心也终究定了下来,起码,没有当场就否决了这场婚姻,这就是好事啊!事到如今,她也只能自己安慰自己了!

    虽然她身后有兰家明家老辈作主,但不知为何,一见明中信这样,她心中就是不安,异常不安。

    尤其是,明中信在看到自己之后,就是这样一副仿若路人的目光,再无往日的柔情蜜意,这,令她无比绝望,难道,当日的温柔都是假的吗?

    但现在她能有什么办法,既然明中信要思考,那就让他思考吧!为今之计,就是希望能有个好的结果吧!

    一众人等各怀心思,各自安歇。

    当然,这一方面明中信不会亏待兰馨儿的,专门为她找了一个安静典雅的小院。

    当然,明有仁可不会如此安歇,毕竟,虽然他此行最大的任务就是将兰馨儿交到明中信手中,让他承认接受这桩婚姻,但之前他就已经无比好奇,也无比担忧,明家究竟遇到了什么势力,在这京师之地居然这般戒备森严,还如此敏感,一有动静就这般大动真章,无论如何,他都得了解清楚啊!

    于是,他就叫了明中远,了解这段时间明家在京师的遭遇。

    明中远的一番讲述,令明有仁震惊无比,原来,不知不觉,明家居然在京师重地吸引了这般恐怖的势力针对,虽然也有了无比坚实的同盟势力,但终究心下无底啊!

    之前他知晓明中信居然被陛下钦点为太子伴读,与有荣焉!深深为明家有此俊杰而感到骄傲自得,但现在一听,却原来,那般圣眷之下还有这般凶险,不由得再行问明中信此番应对,看是否能够安然渡过这些难关。

    一番追问之下,明中远才将明中信的应对说清楚。

    虽然明有仁还是有些担忧,但终究人家明中信已经安排妥当,自己初来乍到总不能将其推翻吧!更何况,自己也没那个本事啊,于是,他只能懊恼无比,自己居然如此无用,无法帮上什么忙!

    至此,他自以为是地认为,难道,明中信就是因为此时明家局势如此凶险,所以才不想兰鏧儿加入这场博弈当中,深怕她有所损伤,才这般对待这场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