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四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六十四章

    兰馨儿气得浑身发抖,原来明中信是这般想自己的,自己真的是那般样人吗?这不是污蔑是什么?太可恨了!太可恶了!

    “还有,分明咱明中信在回京之时,为你搭了台阶,让你风光地回转济南府,也算是还了你之前在南疆的守护之情。你却这般无耻,居然利用了祖母对你的好感,借祖母不了解南疆之行,让她认为你与我情投意合,认可了你的身份。你还无耻地让你家人出面,蛊惑祖母让其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为我完婚,太无耻了!”明中信一脸的嫌弃。

    兰馨儿气得浑身发抖,但却无语对峙。

    毕竟,这些话语当中真假莫辩,而明中信还如此说,要知道,自己与他的身份相差悬殊,人们只会信他,而绝不会相信自己。

    如果任由他说,只怕自己还真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

    然而,自己要如何辩论呢?兰馨儿却是根本没有办法!

    旁边的明有仁此时听得明中信如此言道,他也不由得将信将疑。

    毕竟,有些话,明中信还真是一点都没说错,兰馨儿真的是有悖常理,根本无法说通。

    例如,明中信真的是与她情投意合吗?包括明老夫人在内,皆以为,兰馨儿此番与明中信一同南下,定然是相濡以沫,共同进退,在这些事件当中不自觉产生了感情,故而,兰馨儿的话,大家一点也没怀疑,包括明老夫人!

    而明有仁也不过是听明老夫人所言,认为确实应该这样办,才主动请樱,前来京师,将这桩美事成真!

    但依明中信现在所言,分明这兰馨儿心计颇深,将明家人,兰家人尽数算在了其中,而且,还将与明中信的情谊进行了夸大,致使明老夫人才同意了此桩婚事。

    但如果按照明中信现在所言,分明这兰馨儿就是借此时机,让大家误会,也许,她是看到明中信此番南疆平乱赈灾获知大功,回京之后必然会声威大振,前途似锦,才想到了予以攀附,故此,耍心机,在明老夫人面前演戏,才令得明老夫人同意了这桩婚事,更甚者还提前举行了婚礼,打明中信一个措手不及。

    这可真是太有心计了!

    这不由得明有仁不想多!将怀疑的目光投向兰馨儿!

    兰馨儿此时可是百口莫辩,只是凄然地望着明中信。希望明中信能够看在一番情谊的份上,口下留情。

    然而,此时的明中信却是一脸的厌恶,分明就是不想见她的模样。

    此时的明中信,在兰馨儿眼中,是那般的陌生,那般的可恶。

    然而,她却无力辩驳,毕竟,明中信所言有些是真的,而且,她也真心存了伺候好明老夫人,让明老夫人为其做主,入主明家的打算。

    但居心险恶却也谈不上,不过就是想要与明哥哥长相厮守,永伴终生而已。

    但现在经明中信一番分析,好似自己真的是十恶不赦,令人作呕。

    一时间,兰馨儿都怀疑了人生,究竟是自己不对,还是这世道不对,甚而是明哥哥心中根本就没有自己,才做出了这般恶事1

    兰馨儿心如死灰地望着明中信,希望再从他口中获知一些真情!

    然而,明中信会吗?

    却只见,明中信一脸的嫌弃,一脸的厌恶,其中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柔情!

    更令她心中震颤的是,旁边观看的众位百姓眼中却也闪过了一丝丝疑惑,毕竟,有哪一位男子能够面对这么多人,却哪此斥责一位女子,而且,这位女子还是与他有婚约在身。

    难道,这个女子真的做了对不起他的事?

    一时间,大家疑惑的眼神令兰馨儿如坠深渊。

    “行了,兰馨儿,给自己一点尊严,给我一点面子,咱们好合好散,我会写封信,向祖母大人禀明,与你并无瓜葛,也不会令你为难,只是一纸退婚之书,当然,由你向我退婚,我不占你这个便宜,这个罪名我担,只要你退婚,我明中信任何罪名都担!即便是我为人不简,或者是有些作奸犯科的行为,也可以!只要你同意退婚即可!”明中信满面深意地道。

    什么?明中信居然自承让写自己的过错,让女方退婚?这,这可真是大善人啊!

    要知道,如果真的如明中信所言,让兰馨儿,啊不,兰家如此写出退婚之书,只怕明中信的名声也会坏掉,对他今后的仕途、前程是有不可估量的打击的!到时,他的升迁只怕是难上加难。

    他这又是何苦呢?难道这不是明中信的为人太过诚挚,太过善良吗?

    一时间,大家看向兰馨儿的眼神一变再变,其中的厌恶之情逐渐增加,毕竟,依大家的听闻,这明中信才华横溢,如果不出所料,今科之后,如果他能够高中举人,他的前程只怕是谁也拦不住的,毕竟,他身处陛下与太子之间,深得陛下与太子信任,这一切都是那般的美好,但他却依然能够将这些舍弃,也不愿意让这位女子为难,这样的风尚,是如此的高洁,如此的高风!

    自然地,大家心中对兰馨儿就有些不满了,你看,你这般做作,居然令得一位前程似锦的读书人这般为难,这般委曲求全,你又是何等十恶不赦啊!

    兰馨儿却是满眼愤怒地望着明中信,虽然,明中信话中之意是为她着想,但看看周围之人的目光,再细想一下,她就不寒而栗,这明中信分明是想要将自己的名声毁掉,让他的名声冲破天际啊!

    要知道,这时代,任何一位女子,如果被夫家休掉,确实是异常的难堪!

    但是,这还不算什么,如果是这位女子是在逼迫男子做出让步,令男子蒙羞之下,那么,这位女子的清誉可真心就被毁掉了!

    再想要找个婆家,那可真是难上加难!

    甚至可以说,根本就不可能了!唯有在家当一个老姑娘,一辈子都无法嫁出去了!

    想到这个后果,再想想明中信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一时间,兰馨儿万念俱灰,天日无光了!

    绝望至极的兰馨儿不解地望向明中信,究竟什么事情,能够令得明哥哥如此对待自己?她万分不解!

    然而,此时的这些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明哥哥真的好了吗?这真的是他的真心话吗?

    虽然兰馨儿心中百般不信,想要证实。

    然而,明中信却是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一扬手,一张纸飘飘荡荡向她飞过来。

    兰馨儿无意识地从空中接过纸张,未等她低头细看。

    明中信的话语传来,“兰馨儿,此乃你对我的休书,如果你没有异议,就在上面签字,从即日起,明某就是你休掉的夫君!咱们就此恩断义绝!”

    什么?兰馨儿娇躯狂震,如此绝情绝义之言,他还真心说得出口!

    兰馨儿睁着泪眼婆娑的眼睛,细细观看,全身再次震颤。

    不错,上面分明讲清楚了,正因为明中信行为不简,令与他有婚约的兰馨儿心痛如刀割,才作出此休书!要与明中信一刀两断,再无瓜葛,即便自己今后再不堪,也不希望与明中信有任何的瓜葛。

    这信中之意,虽然是以兰馨儿的语气所言,但其中之意,表达得非常清楚,这明中信分明是铁了心要与自己划清界限,甚至不惜自污,也要与自己划清界限,这般狠绝之词,他也能想得出来!而且是针对他自己的,将他自己损污了一个满头满脸!

    他自己怎么忍心下得了手,写得出来?

    兰馨儿心中震颤,从这字里行间她能够看得出来,明中信这是铁了心要与自己一刀两断啊!

    旁边的众人望着这二位主人公,心中思量着,这是真的,还是在演戏!

    那明中信分明已经将话说得如此狠绝,分明就是想要恩断义绝之言。

    这兰馨儿为何还不下决心?

    而且,明中信其实已经将事情说得很清楚了,虽然兰馨儿做错在前,但他念在明兰两家世交的份上,他愿意承担起这个毁婚的责任,不想令兰馨儿清誉毁损!这般重情重义之人,还有何话说?

    你兰馨儿就同意了吧!

    这,是在场之人一致的心声。

    然而,他们不知,兰馨儿此时的心中异常的绝望,如果是明中信想到什么其它的借口理由,她也就不说什么了!

    但现在明中信这般说,她真心过不去自己这心中的坎,必须问个清楚明白,明中信为何要如此对待自己?

    这,是她万分不解之意!毕竟,在南下途中,明中信还对她呵斥倍至,如今却这般模样,这是怎么回事?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明中信却是不会与她解释的,而且,不会向任何人解释。

    但是,旁边的众人却是不会理解这其中之意,反而是看着兰馨儿眼中的意味有些深长。

    “明哥哥,究竟是为什么?”兰馨儿凄然地望向明中信,询问道。

    然而,明中信却是一把将旁边的语嫣拉过来,抱在怀中,坏笑一声,轻轻亲了一口语嫣,回头冲兰馨儿道,“怎么样?明白了吗?”

    这一下,却是令得在场之人有些义愤填膺了,显然,之前明中信所言不过是借口而已,现在的一幕解释得无疑是异常清楚的了,分明就是这明中信飞黄腾达之后变了心,另有心欢罢了!这还有什么可说的?

    然而,兰馨儿却是认死理的,望着明中信,“明哥哥,此女子不过是一介青楼女子而已,如果明哥哥喜欢,大不了馨儿愿意让明哥哥将其迎娶为妾,与馨儿一同伺候明哥哥!”

    什么?明中信为之一愣,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兰馨儿。

    他不理解兰馨儿的思维,毕竟,自己一人享有夫君,与几人享有可是概念不同,这兰馨儿居然同决自己纳妾,而且是在她还未过门的情况下,这?

    一时间,明中信愣了!有些懵了!

    他不理解,这个时代,文人墨客有些雅号其实是一件雅事,纳妾,小事罢了!所有的大明女子都认可此事,当然除了那些母老虎,河东狮以外。

    明中信眼神一转,邪笑道,“你真的认可?语嫣入明宅,作小妾?”

    兰馨儿异常坚定地望着明中信,点点头,“古语有云,出嫁从夫,妾身必然以明哥哥的意志为主!此事由明哥哥作主!”

    一时间,旁观之人纷纷赞扬,这位女子还真是识大体啊!未过门就允许丈夫纳妾,太贤惠了!

    大家的赞叹令明中信心中一紧,再看看义无反顾的兰馨儿,他的眼神却更加坚定,必须依自己的意思来!

    “哈哈哈哈!”明中信仰天大笑不已。

    这下,不只是兰馨儿,旁观之人也是有些懵逼。

    这明中信得了失心疯?还是高兴得疯掉了?

    不过,凭心而论,如果自己要娶到这般不吃醋,还主动让自己纳妾的妻子,自己也得乐疯了!

    然而,就在大家揣测其中之意时,明中信面色一沉,一把将语嫣搂入怀中,轻蔑一笑,“兰馨儿,你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为了入得明家门居然这都能忍,你到底居心何在?难不成,你是想入得明家门后再算总帐,令明家不得安宁?别想了,明某定不会让你如愿的!”

    兰馨儿一听,面色再次变得苍白无比,失神地望着明中信,心中暗道,这还是自己那位顶天立地的明哥哥吗?他难道就是如此寡廉鲜耻之人吗?

    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吗?

    不,一定不是!明哥哥必然有所苦衷,否则,他绝不会如此的!

    兰馨儿在心中给自己打气,她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明哥哥是那般样人。

    “好了,兰馨儿,我有一个提议,如果你同意,那么,明某必然让你入门,否则,你今生也别想了!”明中信收敛笑容沉声道。

    兰馨儿一听,目光一亮,明哥哥还是心疼自己的,这不是,马上就为自己找台阶下了吗?

    “明哥哥有何要求,尽管说,馨儿自当遵命!”兰馨儿盈盈施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