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五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六十五章

    虽然兰馨儿听了明中信所言心中雀跃,但明有仁等人却是心中一沉。

    依明中信之前所言,他所要提的条件绝不会这般简单,不由得一个个担忧地望着兰馨儿,深怕她在期盼最炽热之时被一盆冷水浇下来,那样,她真的能撑得住吗?

    就连明中信怀中的语嫣也是满眼的怜悯之色望着兰馨儿,显然,她不认为明中信会这般放过兰馨儿。

    此时的明中信也是满眼的讥笑,缓缓道,“如果你能够屈尊降为小妾,扶语嫣成为正妻,我自然会收你入房!”

    这句话一出,兰馨儿如被雷霹,满眼不可置信地望向明中信,她不相信,此言乃是出自明哥哥的口中,这分明中羞辱自己啊!

    要知道,自己可是他的表妹,更是他至小的未婚妻子,他居然这般安排,还将一个青楼女子安到他的上面,他宁愿将一个青楼女子扶为正室,也不愿意让自己入门,这究竟是为什么?

    兰馨儿眼中泪如泉涌,满眼的伤心痛心,一时间,她居然木木呆呆地立于当场,一言不发。

    所有眼见之人尽皆心中怜悯之心大起,然而,这是人家的家事,咱们也不方便插手,只能眼睁睁望着明中信,痛恨无比。

    这个薄情寡意的家伙,真真是当代的陈世美啊!

    “如何?你可同意否?”明中信却是戏谑地望着兰馨儿,笑问道。

    “明哥哥,她,她可是一个青楼女子!”兰馨儿终于反应过来,哆哆嗦嗦,指着语嫣道。

    “你可是想说,一介青楼女子,如何能够当得起明家的少奶奶,是吗?”明中信嘴角一撇,指出了兰馨儿的想法。

    兰馨儿虽未点头,但眼中的亮光却是表明了她的心意,正是如此想的!

    明中信撇嘴轻笑,顺手搂过语嫣,深情地看了一眼语嫣,回转头,看看周围那些满眼不解地望着他的旁人,随后不屑地望向兰馨儿。

    “世人皆找青楼女子,但他们暗地里却不将青楼女子放在眼中,甚至轻贱于她们,视她们为下九流。”

    这话中听,而且,大家也确实是这般想的。

    兰馨儿眼中闪过一丝希冀,明哥哥原来知晓大家如何看待青楼女子啊!这就好,这就还有救!

    “但是,”明中信话峰一转,环视大家,眼中的轻蔑更加浓重,“他们却未曾看清楚,哪位女子真心想要成为青楼女子,她们可能是被迫的,也可能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但谁关心过她们,谁研究过她们,体恤过她们,她们也有她们的无奈,也有她们的心酸,当然,不可否认其中有一些人安于现状,破罐破摔,就此沉沦。但其中有些青楼女子,她们不想终身成为这令人唾弃的青楼女子,而是想着自励自强,努力凭借着自己的一技之长摆脱这个命运。”

    说着,他深情地望向语嫣,“我家语嫣就是这般样人。她们这些努力自强之女子,不比任何人差,甚至整个环采阁的女子现在尽皆不再从事卖笑之事,反而是潜下心来研究舞蹈技艺之事,努力自给自足。这些怎么不令人钦佩。相比于她们,那些虽然披着人皮,但却行着禽兽之事的人更加可耻,更加可恨。相反,她们却是如此的可敬,如此的可佩!更何况,我家语嫣出淤泥而不染,反而更见可敬,那其之前的身份又有何妨?”

    此言一出,紧紧跟在他们身后,那些环采阁的好子尽皆语不成声,满眼感激地望向明中信,这么些时日,唯有明中信今日说出了大实话,也真心说到了她们的心中。

    不错,谁人自甘堕落,只不过是生活所迫,或者身不由已罢了!咱们环采阁虽然之前确实是青楼,但咱们现在可是正在努力为摆脱青楼这个标签而努力。

    虽然她们是如此的努力,但世人却是依旧拿看待青楼女子的目光看着她们,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这般理解她们,给她们鼓气!正因如此,明中信一人所言令得她们心潮澎湃,激动不已,流下了感激之泪。

    而语嫣也是满眼崇拜地望着明中信,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这光芒,令得兰馨儿心沉入了谷底。

    “其实,咱们环采阁的所有女子,其实大部分是处子,而且,她们现在皆有一身的本事,不会再以笑示人了,她们能够自食其力,自己养活自己,如果有意抛弃那些世俗之见,想要与这些女子结亲之俊杰,尽管上门提亲,环采阁的大门永远为你们开启!”

    好家伙,这是顺便就又替环采阁做了广告,真他妈的是见缝插针啊!今日过后,只怕这些环采阁的女子要成为抢手货了!毕竟,有明中信所言,再有他的以身作则,相信一些人会心动的!

    “行了,闲言少叙!兰馨儿,你意下如何?”明中信收回眼神,看向兰馨儿,质问道。

    “我?”兰馨儿此时面色苍白无比,双目无神地望着明中信,手足无措,再看看旁边的语嫣,更是心酸至极,心丧若死,一时间只是哽咽,却是无法作出回应。

    “行了,老夫来替馨儿回答于你!”就在此时,旁边一人接话了!

    众人一惊,不由得望向那插话之人。

    “刘大人!”明有仁看到来人,就是一怔,他作梦也没想到,此事居然会惊动到刘大夏,而且是如此的及时出现,本来,他以为,今日这场闹剧真心不好收场啊!明中信已经将话语放到了这儿,摆在了兰鏧儿面前,兰馨儿无论如何选择,她都终将会成为一个笑柄,甚至是一个被人唾弃的角色,终身无法翻身。

    他也无法解决此事,但恰好,刘大人居然出现在了这儿,这可真是太好了,明中信对他可是敬重有加,如果这位老大人相劝,也许,会回头也说不定。

    “哦,刘老!”明中信也是一怔,连忙冲刘老躬身为礼道。

    “明中信,你这是要闹哪样?怎么就如此不知收敛呢?”刘大夏满面的不满,语气中充满着痛心,轻叹道。

    “刘老,此乃是明某的家务事,还请刘老不要干涉!”一提此事,明中信瞬间面色一僵,正色道。

    “啊!”一众知晓刘大夏身份之人一阵讶异,这明中信居然哪些不知死活,刘大人当面还如此不知进退,可真心是铁了心要娶这青楼女子啊!

    听得此言,刘大夏眼中寒光一闪,瞅着明中信一眨不眨。

    然而,明中信却是毫不相让,也是怒目相对,并不退让。

    二人对视片刻,刘大夏收回眼神,满眼的痛心,轻叹一声,“也罢,刘某确实不该管你明家家事,不过,我也理解你,语嫣虽然出身青楼,但她确也正是出淤泥而不染之奇女子,有你明中信照看,也算是她的福气,罢了,罢了,是老夫多管闲事了!”

    明中信躬身笑道,“刘老说笑了,训斥明某几句也是理所当然的!语嫣,还不谢过刘老为你正名!”

    语嫣也是满眼感激地盈盈一拜,“谢过刘老!”

    一时间,在场之人尽数明白,只怕今日之后,谁也不能再拿语嫣的身份说事了,只因为,这位刘大人可是朝堂重臣,既然他也认可语嫣乃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奇女子,那么,一锤定音,语嫣的身价瞬间就上去了,虽然还无法与明中信相比,但却也不算是太过夸张了!

    语嫣自是要谢的!而且应该好好地谢!重重的谢!

    旁边的兰馨儿自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更是心丧若死,眼中萌生出了死志。

    刘大夏转身就要走,但随即看到兰馨儿这般模样,身形一顿,眼中闪过一丝犹豫,随即一咬牙,缓步来到兰馨儿面前,直直望着她。

    “拜见刘老!”兰馨儿虽然心萌死志,但却也不想失了礼数,反而是心中有了决定,一脸平静地盈盈一拜。

    刘大夏眼中一亮,“好,好,如此大事当场还如此的不失大体,不愧为大家闺秀,好,好!”

    “谢过刘老抬爱,馨儿当不得如此夸奖!”兰馨儿依旧面不改色,缓缓下拜道。

    “兰馨儿,你真就这般想要入那明家?”刘大夏满眼怜爱,不由得问道。

    “馨儿生是明家人,死是明家鬼!”兰馨儿斩钉截铁道。

    她却不知,就在她说出此话之时,明中信的身躯微微一震,眼神中闪过一丝痛楚,但却被他很快地掩饰了过去,就连身旁迫在咫尺的语嫣也没有察觉。

    “馨儿啊!天涯何处无芳草啊!你就”刘大夏继续安慰道。

    “刘老,馨儿敬您是位德高望重之人,过份之言就不要再说了!”未等刘大夏说出口,兰馨儿眼神坚定地打断他,沉声道。

    “好,好!”刘大夏连声叫好,眼神一闪,望着兰馨儿,“馨儿,老夫有个提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刘老请讲!”兰馨儿平静道。

    “今日这般情状,相信明中信已经是铁了心的,而你也是铁了心要入这明家,你二人根本就无法达成一致。依刘某之见,倒不如,你先退一步,先不入明家,反正你们也未圆房,一切就先行搁置,来日再行商议?”

    兰馨儿缓缓摇头,坚不认可。

    “这样吧!”刘大夏见兰鏧儿一脸坚定,轻叹一声,“这般僵着也不是办法,你先行带发修行,看明中信是否回心转意,如果他回心转意,那也顺理成章,如果他死不回头,那你倒不如就此入得空门,一了百了!”

    兰馨儿一怔,不由得看看不远处的明中信,但明中信却是冷哼一声,并不理会她,反而是一把搂紧了语嫣。兰鏧儿心中一痛,身形一颤,死志复萌。

    “馨儿,如果你在京师觉得无处依身,倒不如,老夫厚着脸皮求你认老夫为干亲,在刘府暂住些时日,也好有所回转!”刘大夏小心提议道。

    兰馨儿一怔,望向刘大夏,眼中闪过一丝感激,在如此恶劣的情形之下,居然有人愿意收留自己,这可真心出乎意料啊!但自己能如此做吗?

    旁边的明有仁眼前一亮,见兰馨儿犹豫,连忙上前一步,沉声低语,“馨儿,此番情形之下,你再回明宅也不合适,正好刘老愿意收你为干亲,倒不如先行如此安排,咱们再从长计议!也许,过几日,中信就会回心转意呢!”

    兰馨儿心中一动,但依旧犹豫,自己这不祥之身真的好入刘府吗?

    “行了,快些吧!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明有仁倒是着急了,沉声轻喝道。

    兰馨儿看看明中信,一咬牙,盈盈下拜,“女儿见过爹爹!”

    “好,好!”虽然刘大夏口中叫好,面上也是激动无比,但心中其实甚是憋屈,别的达官贵人收个干女儿是那般的风光,那般的心甘情愿,自己今日收的这个女儿却是这般的不情不愿,还是自己上赶着的,你说,这叫什么事啊!这些苦楚,他也只能一个人咽了!

    就在兰馨儿同意的一霎那,明中信的身体突然间轻松了一些,面上不自觉浮现出了一丝欣慰的微笑。

    这次,语嫣却是看到了,冲他微微点点头,笑笑。

    明中信却是尴尬地苦涩一笑,不自觉,将身体离开了语嫣。

    这一切,只有几人能够意会。

    既然兰馨儿有了归宿,那么,刘大夏也不怠慢,扬手叫过一人,吩咐一声,马车片刻之后到达他们身前,刘大夏不由分说,将兰馨儿叫上了马车,奔驰而去。

    明中信望着远去的马车,一阵恍神。

    “明家主!”语嫣在旁轻声提醒道。

    “啊!”明中信回过神来,感激地看看语嫣。

    转向大家,目光就变得异常的跋扈,“你们且先行散去吧!”

    说完,头也不回地搂着语嫣回转了环采阁。

    虽然此事先行这般了了,但明中信这当代陈世美的名声却是传了出去!一时间,人人喊打!但诡异的是,朝堂上暂时是安静的,并没有人因此事上奏,弹劾明中信,还真是出人意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