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六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六十六章

    当然,在大家的心目中,此事并未平息,只不过,大家都在等候一个适合的机会暴发出来而已。

    同时,也是静观其变,看众人是如何应对的!毕竟,明中信的身份太过敏感,无论怎样,都得找准时机,在不把自己埋进去的情况下,才能放手施为啊!

    虽然大家知晓,陛下弘治虽然崇尚一夫一妻,而且也终身奉行一夫一妻,但谁知道人家心中是否向往一夫多妻呢?而且,也许人家见明中信这般敢作敢为,还真心欣赏呢!谁能说得准!故此,大家更是在观望着弘治陛下的举动呢!

    当然,他们也不会真的什么都不做,就这样干等着。

    起码,市井之间突然传出了,明家家主、太子伴读明中信乃是一个好色之徒,抛妻娶妾,人品实在不堪!

    这番舆论攻击在往日里,自有报社出面为其证明,但现在却是情况特殊,毕竟,报社的正主当家人乃是刘大夏,而刘大夏乃是兰馨儿新认的干亲,谁敢擅自作主为明中信张目,不黑他就算不错的了!

    故此,报社平静如常,无一丝波澜。

    少了这个喉舌,无人为明中信张目,一任臭名在京师之中传播。

    再有人推波助澜,越来越演变得诡异,明中信居然成了人人喊打喊杀的过街老鼠。

    当然,诡异之事不只是这些。

    就连那锦衣卫与东厂也是偃旗息鼓,并不出面抓捕那些散布谣言之人,这就令得那些散布之人更加起劲,更加地不遗余力。

    而此时,御书房中,陈准、牟斌尽皆立于当地,躬身向弘治回话。

    “你二人可查探清楚,那明中信真有这般恶劣吗?”弘治皱眉问道。

    陈准与牟斌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只可意会之意,齐齐点头道,“臣等查探清楚了,事实正是如传言所说,但有了一些加工,总体上没什么错!”

    弘治一听,皱眉不语。

    二人偷眼打量着弘治,心中猜测着,陛下究竟会如何处置那明中信,难道,直接将圣旨收回,免了明中信的太子伴读?

    还是说,直接就视而不见,顾及面子,不想自己打自己脸,就当作一切没有发生,照原样令那明中信入东宫伴太子!

    要知道,弘治不仅要向朝臣们交待,他还得向太子朱厚照交待啊!让明中信入东宫伴读,这可是太子要求的,他们心中清楚,太子只所以这般安排只不过是担忧明中信在宫外的安全罢了,真心让明中信知晓自己的身份,向自己低头,太子是绝对没有这个想法的!他只不过是想要让明中信呆在自己身边,以策安全!毕竟,作为大明太子自己身边是如何的固若金汤他是知晓的,如果明中信呆在自己身边,自然就会进入这个保护圈,别人想要再行刺杀于他,也就难上加难了!

    而这些小心思,作为大明最顶层的特务头子,陈准与牟斌心中是万分清楚的。

    他们更加清楚的是,太子此前在宫中胡闹,出宫找乐,只是因为他太过寂寞,因为,那个身份令他喘不过气来,没人愿意以朋友待之,而明中信也许正是弥补了他心中这个缺失,故此,才这般令太子依恋吧!

    这一点,弘治也是知晓的!故此,他才加倍地溺爱这个唯一的孩子,真可谓说是有求必应,此番没有在传言散布开来的第一时间处理明中信之事,只怕也是顾及到了太子朱厚照的感受了!

    当然,他们心中也很是疑惑,明中信在大好前程之前,为何要做这自毁前程之事?这一点,无论如何他们是想不通的!

    只因为,此事发生得太过诡异,任谁也摸不着头脑,依是明中信之前在京师立足之时以及他在南疆表现出的智计之事,他根本就没有必要这般大张旗鼓地将自己的私事公布于众,倒更像是诚心,或者说是专门公告天下,自己乃是陈世美,自己就是个混蛋!

    但这样于他有何好处呢?二人百思不得其解。

    如今他们也只能将事实原样复原,回禀陛下,丝毫不敢在其中掺杂一丝丝主观臆断。至于如何决断,如何处置明中信,他们也只能听任弘治下旨了。

    “行了,你们下去吧!记住,密切注意明中信的动向,随时回报!”弘治抬头摆摆手吩咐道。

    二人松了口气,看来,今日陛下还是没有下了决断。

    作为自认是明中信师哥的牟斌更是长舒口气,毕竟,他还想着如果陛下要处置明中信,他要如何保明中信呢?

    现在见陛下没有下论断,他自是松了口气。

    就在他们二人出了宫门之时,一条消息飞速在朝臣当中传播,陛下依然没有下旨处置明中信。

    一时间,朝臣当中也有人欢喜有人忧,但统一的意见依然是静观其变。

    然而,就在次日的早朝,突然,一个人跳了出来,打破了这份平静。

    “有本启揍,无本退朝!”随着太监尖声宣布,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启禀陛下,臣有本奏!”

    望向来人,大臣们一愣,这位不是别人,正是回京的李士实。

    李士实,字若虚,南昌人。成化二年(一四六六)进士,授刑部主事,迁员外郎、郎中,出任按察副使提学浙江。弘治五年(1492)十月以右都御史巡抚郧阳。弘治六年十一月召还理南京都察院事。

    都察院,大明官署名,由前代的御史台发展而来,主掌监察、弹劾及建议。与刑部、大理寺并称三法司,遇有重大案件,由三法司会审,亦称“三司会审”。

    大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改前代所设御史台为都察院,长官为左、右都御史,下设副都御史、佥都御史。又依十三道,分设监察御史,巡按州县,专事官吏的考察、举劾。大明都察院不仅可以对审判机关进行监督,还拥有“大事奏裁、小事立断”的权利,为最高监察机关。

    都察院设左右都御史(正二品)、左右副都御史(正三品)、左右佥都御史(正四品)及浙江(10人)、江西(10人)、福建(7人)、四川(7人)、陕西(8人)、云南(11人)、河南(10人)、广西(7人)、广东(7人)、山西(8人)、山东(10人)、湖广(8人)、贵州(7人)等十三道监察御史(正七品)共110人。其它还设有经历司(经历一人,正六品;都事一人,正七品)、司务厅(司务二人,从九品。初设四人,后革二人)、照磨所(照磨,正八品;检校,正九品)、司狱司(司狱,从九品。初设六人,后革五人)等机构。都御史为台长,与六部平行,合称七卿。

    南京都察院:设右都御史一人,右副都御史一人,右佥都御史一人,司务、经历、都事、照磨各一人,司狱二人。浙江、江西、河南、山东、山西、陕西、四川、云南、贵州九道,各御史二人;福建、湖广、广东、广西四道,各御史三人;凡刷卷、巡仓、巡江、巡城、屯田、印马、巡视粮储、监收粮斛、点闸军士、管理京营、比验军器,皆叙而差之;核后湖黄册,则偕户部、户科;提督操江一人(以副佥都御史为之,领上、下江防之事)。南京都察院共有监察御史30人,两京合计监察御史共140人。

    李士实任南京考察院右都御史,理南京都察院事,他此番回京乃是回京述职,最主要是将都察南疆叛乱之事回奏陛下。论说他之前已经将南疆叛乱之事做了汇报,此番应该没他的事了,此番上朝只不过是例行公事,毕竟,他理都察院事,乃是正二品,位高权重,位列朝帮实属应当。

    但他此时这是要干什么,要奏什么?

    南疆各行省的代表们心中一阵心悸,要知道,都察院监察南疆一切事务,谁手中没有干过一点亏心事,心中自然不会无愧于心,他此番这是要弹劾谁?回想自己之事,大家心中忐忑不已,深怕被这李士实抓住自己把柄整死自己。

    弘治也是心中一怔,这李士实难道南疆还有什么未尽之事?想及,此事定然事关重大,否则,他大可以用奏折将所要奏之事奏明,并不需要这般大动干戈,在朝堂之上这般奏事!

    不由得弘治心中更加的重视,直直望着李士实。

    “李爱卿奏来!”

    李士实正正衣冠,面色肃然,躬身为礼,“臣启陛下,革除那明中信太子伴读之荣宠!”

    此话一出,大殿之上为之一片哗然。

    此前,这李士实在汇报南疆叛乱之事之时,对王守仁与明中信可谓是大加赞赏,对其功绩也是赞不绝口,现在居然这般启奏,他难道不知道此事太过敏感吗?

    而一些南疆行省的代表心中身体一阵舒畅,原来不是想针对咱们啊!

    弘治却是眉头一皱,看向李士实,等待他说出这个提议的根由。

    李士实正色道,“陛下,自我大明太祖皇帝以来,建大本堂,置古今图书于其中,并令四方名儒训导皇太子,教导太子治国理政之法、经纶济世之术,选俊才之士作为伴读,与太子成为良师益友,辅助太子成长。太子乃是储君,储君身边就应该有才俊之士担当伴读。”

    李士实稍稍停顿,“但是,这才俊之士也得德行高洁,才能辅助太子,一些私德有亏之人如果辅助太子,只怕会令太子蒙羞,皇家受辱啊!”

    弘治的面色越来越沉,但李士实却是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直指核心,“陛下,那明中信如今名声响彻京师,当然,乃是抛妻娶妓之名声,这样的人,这样的德行,如何能够匹配得上太子伴读这个高洁的称呼,故,微臣奏请陛下收回成命,革去那明中信太子伴读之责!”

    大臣们纷纷点头,认可李士实所言。

    而李东阳一些亲明中信之人,心中暗叫坏了!只因为,此事明中信确实闹得太大,即便他们想要为他辩护也无力回天啊!毕竟,他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作的事,全京师的人口口相传,根本就已经坐实了事实,再说什么辩解之词那就是诡辩了!这可如何是好?

    李士实说完,目光坚定地望着弘治,等候他的决断。

    一时间,大臣们脑海之中万种想法闪过,这李士实究竟与明中信有何瓜葛,这般要将明中信的上进之路堵死?这可是深仇大恨才干得出来的事啊!毁人前程如杀人父母,今日过后,这李士实可就与那明中信真的成了死敌了!

    另一部分人却是心中疑惑,李士实应该与明中信没有交集啊!他怎么会下此狠手?论说,京师之中,明中信告罪的势力可谓是遍地皆是,轮也轮不到他打这头阵啊!他究竟是为何啊?

    难道,他真的是为的公心,为的不让明中信这般私德有亏之人成为太子伴读?

    但是,持这一个观点之人却是凤毛麟角,只因为,如果真的是那般品德高洁看不惯一点私德瑕疵之人根本就做不到李士实这般高位!这下,他们就更加的疑惑了!究竟为何这般针对是明中信呢?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不妨碍大家同仇敌忾,落井下石。

    谢迁冲大臣们当中使个眼色,一位京师都察院御史上前一步,躬身道,“臣附议!”

    接下来,接二连三有大臣走出朝班向弘治施压附议。

    弘治的脸越来越黑,他们这是要打自己的脸啊!

    要知道,自己下旨令那明中信成为太子伴读才不过几日,相当于话音未落,这些家伙就在此逼自己废除自己所下圣旨,这不是打脸是什么?

    同时,他也暗恨这明中信,你小子就算是做坏事,也得在人背后啊!你知不知道,你这太子伴读落实之后有多少人盯着你,想找出你的错处,想将你打落尘埃,你怎么就这般不检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