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六十九章

    “哼!我看,他才是居心叵测吧!”李东阳气得面色发青,沉声道。

    刘健认同地点点头,确实,在他看来,这李士实确实有些想要莫须有明中信,但他究竟为什么如此针对明中信呢?

    要知道,他可是与明中信根本就没有交集啊!

    难道,他真的是出于公心?

    在这方面,不只是他,就连李东阳熟知明中信所为,也无法想象,究竟为什么,李士实要如此针对明中信。

    如果只是说为的太子伴读这个职位,他应该不会这般激烈啊!

    只因为,明中信终究在朝中根基浅薄,今后有的是机会参奏于他,令他鸡飞蛋打,但李士实却选中了一个最不适当的时机发难,这究竟为什么?

    在座的三位阁老异常惊讶,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那李士实有如此多的真凭实据,那他为何要这般不智,在此最不适合之时发难呢?”刘健望着李东阳沉声问道。

    毕竟,刘健虽然也不想让明中信就此入东宫成为太子伴读,但他却是真心是为的大明着想,毕竟,明中信虽然才华横溢,但他的所作所为却是太过出格,对于进入平稳时期的大明却是大的变数,他也不想明中信就此进入权力的核心。

    然而,他却是认为,此事应该徐徐图之,而不是这般不识好歹地激烈以对,不只是令弘治反感,而且令他也是心生芥蒂。

    作为一个谋定而后动之人,他深为不解。

    如果这李士实身后有一个利益集团,被明中信侵害了利益,此番乃是反击,他倒也不会说什么,但是,这李士实分明在京师就没有什么根底,也不涉及到各方势力,他就有些不解了,他究竟想要干什么?他真的是为的公心?不想这样一个私德有亏之人入东宫?

    但他思来想去,也不觉得李士实有这份觉悟,一心为大明江山考虑。那他究竟代表了什么势力呢?

    “刘大人,你觉得,那李士实真的是为大明江山考虑吗?”李东阳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谢迁在旁却是把嘴一撇,“李大人,现在不是探讨李士实是否为大明考虑,而是,这明中信真的适合当这太子伴读吗?要知道,太子朱厚照已经太过顽劣,如果有这明中信在旁辅助,那么,只怕太子会变本加厉吧!到时,咱们要如何收场?”

    谢迁此言虽然是对着李东阳说的,但是,在座的三人皆心中明了,此言是对他们二位说的,也是要他们表态,究竟对明中信入东宫有何意见?

    当然,谢迁不会争求李东阳的意见,只因为,李东阳的意见是显而易见的,必然是支持明中信入东宫的,他真正想要知晓的是,刘健对此事有何意见,毕竟,现在这般形势,他也看出来了,弘治帝对这明中信信任有加,即便是有李士实提供证据,但却依旧信任,这份信任可就令他无比心惊了。

    要知道,此前,他获得的消息是,明中信与太子朱厚照有缘,而且也获得了太子的依恋,这一点就可怕了,如果任由明中信进入东宫再与太子相处,只怕今后太子的意见百分之百会以明中信的意见为主,到时,他们这些老臣要如何自处呢?如果这明中信有深层次的野心,在自己还未曾布好局的情况下,谢家又会遭受到如何残酷的打击呢?这,才是他心中要考虑的。毕竟,自己之前确实做了一些针对明中信之事,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今后明中信大权大握,再被他知晓自己针对他之事,那么,人家会不报复吗?到时,谢家要如何自处?

    “谢大人,明中信到底适不适合当这太子伴读,并不是你我说的算,而是应该由陛下决断,而今,陛下既然让各位彻查此事,那么,咱们就应该细细查探,绝不能以个人意见为准的!”李东阳面色一肃,沉声道。

    “刘大人,您觉得如何?”谢迁却是不看李东阳,毕竟,他知晓,李东阳明显屁股已经坐歪了,与他探讨那就是对牛弹琴的,故而,他转向刘健询问道。

    刘健沉吟不语,作为一个官场老油条,他岂能不知道,此事事涉两派势力,无论说什么,自己都会得罪人,那自己又何必这样呢?

    “二位大人,刘某认为,陛下那句话说得极是正确,现在没有百分百的证据表明明中信确实有罪,故此,咱们就应该找到证据,如果能够证明他确实不适合当太子伴读,那刘某必然带头弹劾于他,如果能够证明他确实有那份才能德行,那刘某也不会坐视不理,必然为大明网罗这位天纵奇才。”刘健面色肃然地望着二人,沉声道。

    谢迁为之哑然,既然人家刘健已经表明了态度,那自己也就没办法强迫人家站在自己这边了。而且,这个验证过程确实是耗时众多,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得出结论的!那自己还说什么!

    谢迁闭嘴了,李东阳自然是乐见其成,满面喜色地望着刘健。

    “还是刘大人公正啊!”李东阳叹息一声。

    “李大人此言差矣,刘某乃是为的大明江山,绝不敢掺一丝私心。”刘健连忙解释道。

    “那是自然!”李东阳点头认可,但他眼神中的那丝意会却是令刘健无奈,这家伙,以为自己是站在他身后了吗?当然,此话刘健问不出口。

    “其实,明中信此番逃脱大难,与他自己平时谨小慎微有关,毕竟,李士实参奏的这些事陛下尽数得知,而且,陛下其实才是这一系列成果的受益人,这李士实撞了个正着,那就怨不得别人了!没办法,明中信这家伙这些招数玩得太溜了,居然在别人用之攻击他之前就已经脱手了,而且送给的是最大的那位,那他自然是无事。”刘健叹道。

    李东阳笑笑,点点头,叹息道,“不得不说,明中信的运气还真心不错!”

    “运气?”刘健一脸怪异地望着李东阳,戏谑地轻轻摇头,“李大人,当着咱们的面,就不要再说这些场面话了!”

    李东阳讪讪一笑,瞅瞅谢迁,冲刘健点点头。

    刘健瞬间意会,这是说有外人在呢!

    当然,这些动作谢迁看在眼中,心中气不打一处来,你这老小子,说咱的坏话,就离咱远一点,当面这般戏谑咱,这是什么意思?

    “李大人,这明中信身后是不是有高人在指点,否则,他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岂能这般老辣,不经意就将一切危险规避过去。这分明就连老辣的朝堂老人都无法准确把握的啊!”说着,刘健紧紧盯着李东阳,想要弄个明白。

    李东阳看看谢迁,轻叹一声,“刘大人,你记不记得那成化朝的文武双壁?”

    文武双壁?刘健大惊失色,坐直身形,望着李东阳问道,“西涯,你知晓文武双壁的下落?”

    而旁边的谢迁也是震惊无比,呆呆望着李东阳,眼神之中也在探问他此事的真假。

    李东阳苦笑一声,“刘大人,咱也不知晓明中信身后是否真的有文武双壁在指点,但我知晓,明中信与文武双壁还真的有些渊源!”

    这样啊!刘健眉头一皱,这个消息他之前就知晓,但没有得到确切的证实,但现在李东阳这位明中信的老朋友这般说,那就是没错了!但李东阳的话模棱两可,究竟明中信现在身后真的就是文武双壁,还是他自己就有如此智讦,这就值得商榷了!

    只因为,这两种情况,就得分别对待了!刘健心中明了,如果明中信身后只是文武双壁支撑,甚至他的所有所作所为都与文武双壁有关,那明中信就不足为虑。

    但如果不是,而这些只是明中信的智计,那咱就得对明中信重视再重视了。

    当然,刘健知晓,明中信之前去南疆之时所有的计谋都令人惊艳,但如果是文武双擘的定计,只是由明中信实施,那么,他也并不可怕,甚至不足为虑。

    但如果不是呢?刘健心中打鼓,但他又不能明说,只能从李东阳口中探听,毕竟,虽然李东阳与明中信已经不再来往,但明中信却是将一些生意交付给了李东阳,这就代表他们还有些牵扯,李东阳的一些信息还是准确的!

    “西涯,文武双壁已经在京师了吗?”刘健换种方式问道。

    “这?”李东阳一皱眉,轻叹一声,“刘大人,你也知晓,李某已经与明中信闹翻,之前明中信将水泥生意交付给李某,其实乃是还李某将他搞出京师令他远离京师这个漩涡之情,至于其它的,说实在的,李某现在对明宅之事一无所知!”

    话说到这个份上,刘健也不好再问,只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至于旁边的谢迁,却是眼光大亮,他之前可不知晓,明中信身后居然可能是文武双壁,要知道,在他们刚刚进入朝堂之时,文武双壁可是在京师叱咤风云,风头一时无两,乃是他的偶像啊!

    现在刘健居然爆出来,文武双壁居然可能与明中信有关,哦,不,依李东阳所言,这文武双壁分明就是明中信背后最大的靠山啊!

    但就他所知,虽然弘治陛下对文武双壁心怀愧疚,但却也深深忌惮那二位,如果明中信真的继承了文武双壁的衣钵,那他天生就与陛下有了隔阂。自己倒是可以利用一番!谢迁心思电转,一个想法在脑海中成形。

    在他想来,明中信之前表现得那般妖孽,之前他一直不知晓究竟为何,难道真的是天生就有奇才?才这般妖孽?

    然而,此时一听,原来这明中信身后居然还有文武双壁,那他所有的一切表现就找到了源头,他的心居然变得异常轻松。毕竟,未知的事物才可怕,之前他深深戒惧那明中信,只是因为他表现得太过妖孽,那些实力也令他心生忌惮,深怕他还有什么更加深厚的根底。

    但现在自己既然知晓明中信身后站着的是文武双壁,那咱还怕什么,虽然他们当年是那般的厉害,但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了,现在朝堂是咱们的天下,即便他们回来,也掀不起什么大浪啊!

    况且,自己早年就已经研究过文武双壁的套路,毕竟,套路是无法改变的,即便有所变化,但也万变不离其中,总归有迹可寻。只要自己再行细细研究,必然会找出一举击溃他们的方法,那自己还有什么害怕的!

    相比之下,文武双壁已经远离朝堂多年,朝堂形势他们必然不了解,而自己却是知已知彼,必然能够料敌机先,到时,文武双壁,那是什么,不过是土鸡瓦狗一般,被自己扼杀了!相应的,明中信的那些套路也就清晰可见了。自己又有何惧之!

    这般想来,谢迁居然念头通达,笑容浮上了面容。

    李东阳却是感觉到了谢迁的轻松写意,心中不由一动,细细思谋,心中了然,知晓了谢迁的心思,不由得心中好笑。

    他虽然不知晓文武双壁与明中信究竟是何关系,但是,他却知晓,依明中信的性情,再通过自己的观察,明中信虽然与文武双壁有些渊源,但却没有到明中信依赖他们的地步,反而是那文武双壁可能有求于明中信。

    而之前明中信的表现,不要说自己无法做到,就算是文武双壁在前,只怕也无法做到百分百与明中信所做一样。而那一切,也必然是明中信亲身所为,文武双壁即便起了作用,但起的作用也是极小的,甚至可以忽略不见。

    至于谢迁的误会,他可没那份闲心,或者说是好心提醒他,既然谢迁已经误会了明中信,那咱不推波助澜就算好的了!

    他自然是乐见其成,谢迁被明中信耍,甚至陷入明中信的圈套中!

    “西涯,你说,那文武双壁现在在京师吗?”刘健一脸疑问道。

    李东阳苦笑一声,心中暗道,即便咱们知晓,也不会告诉你啊!更何况,现在身边还有那位谢迁谢阁老,与明中信根本就是不共戴天,咱吃饱了撑得,向他透露明中信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