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三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七十三章

    “相信这宁王背后会有些线索令你兴奋的!”陆明远意味深长地望着石文义,“还有那李士实,希望你找找其中的关窍!”

    李士实?石文义为之一愣,但随即一个想法在脑海中闪过,李士实与宁王?他吓了一跳,异常愕然地望着陆明远。

    然而,陆明远却是再未向他提示什么,转过头望向明中信,“中信,相信现在你明白了吧!现在暗中可是有三四股势力在暗暗针对你,现在明确的就是三股势力,咱们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与之周旋啊!”

    他的眼中闪烁着的光芒令看向他的明中信眼神为之一缩,那是穿透心灵的目光,明中信脑海中闪过这一丝意念。

    再看向陆明远时,那缕光芒已经收敛,再不复见。

    “中信谨记陆先生之言。”明中信躬身道。

    “陆先生,那宁王之事?”刘大夏问道。

    陆明远摆摆手,并不回答,却是看了一眼石文义,刘大夏瞬间心领神会,这是要石文义那儿出来结果再说了!

    “对了,石大人,回去代中信向牟指挥使致谢!”陆明远突然来了一句。

    正在沉思的石文义面色一变,抬眼望向陆明远。

    “不用奇怪,如果没有牟斌的许可,没有他的授权,你能够知晓这么多?”陆明远反问道。

    石文义眼中闪过一丝佩服,是啊,自己如果没有牟斌的暗中许可,岂能查到如此多的信息,还前来送信给明中信,那不是活腻歪了是什么?!

    他再环视一旁,却见旁边的刘大夏与福伯,甚至明中信闻听此言,并不感到惊奇,原来大家都知道啊!

    “陆先生,您不见见牟指挥使?”石文义犹豫片刻,望向陆明远,仗着胆子问道。

    “见他作什么?”陆明远反问道。

    “您不是”话到此处,石文义瞬间打住,看向陆明远。

    “现在这样不挺好吗?”陆明远微微一笑,“相信你应该没有将我在此处的信息告诉牟斌吧?”

    石文义讪讪一笑,“如果没有您的吩咐,石某可不敢随便泄露您的行踪!”

    “嗯,是个聪明人!”陆明远赞许地点点头。

    大家明白,依陆明远与牟斌的关系,如果牟斌真的知晓陆明远在此处,只怕已经身在门外了,而如今却毫无动静,还让石文义传这些信息,显然,他并不知晓陆明远在此处。

    显然,石文义并未告诉他。当然,如果石文义告诉牟斌也无可厚非,只不过是媚上而已,但是,这样的话,就会得罪陆明远,毕竟,陆明远并未明示要见牟斌,如果牟斌强行前来,必然会惹怒陆明远,到时,人家向徒弟一歪嘴,自己可不就得吃不了兜着走吗!

    石文义聪明就聪明在,不告诉牟斌,陆明远还可能因为欣赏他,今后有事帮他向牟斌说情,到时,自然无事。

    但如果他向牟斌告密,陆明远对他有意见,随便歪一下嘴,他可就麻烦了!

    这里面的事,石文义是拎得清的!

    再加上,现在他居然乘势向陆明远请示是否要见牟斌,如果见,那么皆大欢喜,自己也许还因为这个提议被牟斌器重,如果不见,今后陆明远必然会向他解释乃是他的意思,那么,石文义也就摘清楚了!故此,没有点头脑石文义岂能坐到这个位置上!

    “行了,继续这样!”陆明远吩咐一声,摆摆手。

    石文义躬身就要出去。

    “中信!”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明有仁大喜,“回来了!”

    跃身上前,开了房门,迎了出去。

    稍候,只见明中远在前,明有仁用手拉着一位老者,冲了进来。

    刘大夏面色一喜,连忙起身迎接,“老陆!”

    却见那位老者苦笑不已,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喘息不止。

    刘大夏有些莫名其妙,不由得看向明有仁、明中远叔侄。

    此时的明中远却也是盔歪甲斜,一副奔命的模样。

    “快,中信,快给陆太医看看!”明有仁却是不管不顾,一心只想让人为明中信诊断。

    明中信有些哭笑不得,您也得让人家大夫好生歇息一番再诊断啊!否则,人家现在气都喘不匀,又如何能够平心静气地为自己诊断?

    “族叔,还是让陆太医先行歇息片刻吧!此时可无法诊病!”明中信只好说明。

    明有仁一愣,再看看抓着的气喘吁吁的陆太医,不由得讪讪一笑,连忙将陆太医扶到了桌旁,忙不迭地取过菜杯,递给陆太医,“陆太医,先喝杯茶!”

    至此,房中的一番乱象才算平稳。

    陆太医缓缓气,也不客气,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毕竟,这一路之上,这家伙,确实是让他感到无比的口渴,只因为,刚开始,他接见明中远之时,还觉得这个读书人还是比较斯文的,然而,待他们出了太医院,明中远一路拉着他狂奔而来,这就令他感到无比的郁闷了!

    有什么急事,这般拼命,但他知晓,既然明中远如此表现,那么,家中定然有一位病入膏肓的病人,倒也无可厚非,也就由得他了,这才导致了他这般狼狈模样。

    如今到了地头,既然有人奉茶,他自然不会再行客气,先将自己养安稳了再说!更何况,还有一位知情识趣之人提议,他甚感欣慰,安然自得地享受这份清静。

    “陆老弟,还是先看病吧!”刘大夏上前催促道。

    陆太医明显一愣,要知道,他与刘大夏相交几十年,可从来没见过他这般模样,这是怎么了?刘大夏居然有求人的一天?

    同时,他也甚感沉重,要知道,既然能够令刘大夏如此慎重地请托自己,那这病必然极是严重啊!自己要如何应对呢?罢了,先看看病人吧!

    陆太医平复一下心情,冲刘大夏笑道,“老刘啊,既然是你请托,我怎么会不尽力呢?说吧,哪一位是病人?”

    他!大家齐齐指向了明中信。

    陆太医看向明中信,瞬间就是一愣,随即面色一变,冲刘大夏沉声道,“老刘头,你这是拿我开涮呢!此子怎么会是病人?”

    刘大夏苦笑一声,冲陆太医拱手道,“陆老弟,请息怒!”

    陆太医沉声冷哼一声,不悦地望着刘大夏,等候他的解释。

    “陆老弟,其实,我们也不信,中信有什么疾病!”刘大夏解释道。

    陆太医闻言,不由得面色一沉,望着刘大夏,眼神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丝怒意,既然你不信,那你找我来干什么?然而,就在怒意升起之时,突然,他心中一动,依刘大夏的性子,绝不会欺骗自己,更不会拿自己开玩笑,也许他说的是真的!难道,这小子得的是一种怪病?

    作为一位医者,他自然是觉得如果有一例疑难杂症找上门来,那就是自己的机会啊!如果自己能够发现这种疾病,找到其中的病理,解决之,那自己岂不是要名垂青史。想及此,他心中就是一热,不再有所怨言,反而是满面泛光地望着明中信,如同看着一个香饽饽。

    这种目光令明中信不由得打个冷颤,却是无法找出原因。

    “小兄弟,你觉得身体感觉如何?”陆太医目光柔和地望着明中信,轻柔细语地问道。

    在座之人尽皆打个寒颤,不由得将目光投向刘大夏,你这请的是什么大夫,难道,他有什么不良的癖好,否则,怎么如此温柔地对待明中信。

    刘大夏也甚是奇怪,但他却甚是相信陆太医的医术,不敢打断,只是目不转睛地望着陆太医与明中信,看他们究竟如何商谈?希望陆太医能够找出明中信身体的病因,驱除之。

    “陆太夫!”明中信强压下心中的不适,缓缓道,“明某感觉做任何事情皆是有心无力,而且,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弱,好似在逐渐衰老!”

    这样啊!陆太医不以为意,据他的经验,任何病人都会觉得自己的身体在逐渐衰老,这不足为奇,“还有呢?”

    “就是感觉,时不时呼息困难,有心无力,好似随时就要晕厥过去一般!”明中信细细讲述道。

    陆太医眉头一皱,感觉到这与一个病症居然是如此的相符,不过,还得进一步检查才能确诊。

    他不再言语,缓缓将手指扣向明中信的腕脉。

    当然,明中信也不会反抗,乖乖地将手腕交给陆太医。

    陆太医凝神闭目,细细诊断着。

    然而,他的面色却随着时间越来越凝重,终于,他张开了双目,目露惊容地望着明中信。

    “来,且让我再检查一番!”说着,陆太医拉过明中信,细细检查皮肤、粘膜、耳轮周围、口唇鼻周、指端,旁边的刘大夏等人也是上前观瞧,却只见明中信的皮肤、粘膜、耳轮周围、口唇鼻周、指端尽数发紫,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陆太医。

    陆太医苦笑一声,望着明中信,沉声问道,“你之前是否有过心悸之症?”

    明中信面色一变,但随即将面色收敛,缓缓点头道,“不错,之前明某不只是有过一次心悸之症,而是差点就命归黄泉,如果不是家祖母相救,只怕如今已经尸体冰凉了!”

    “咦,这是怎么回事?”陆太医一愣,连忙追问道,毕竟,病人之前的病史也是极其重要的,他不能不上心。

    明中信面色微微一沉,毕竟,那段历史太过敏感,他不想再行提起。

    “中信,到了现在,还有什么不能提的!”明有仁急道。

    “是啊!中信,治病要紧,其他都是细枝末节啊!”刘大夏虽然不知道有什么不能说的,但在旁边也劝道。毕竟,天大地大,也不如自己的小命大啊!

    明中信面色稍稍缓和,闭目长出一口气,冲大家伙拱手道,“诸位,接下来我所说的,皆是明家的秘密,还请大家不要外传。”

    说着,他环视一圈,那目光,显然将此事看得极重。

    “诸位,倒不如,咱们退出去,让陆太医与中信谈谈!”陆明远建议道。

    “那倒不用!”明中信连忙制止道,“只要大家保密,也无不可对人言!”

    众人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陆明远,毕竟,现在他是这儿的老大,听他的没错。

    陆明远细细看着明中信盯了半晌,缓缓点头,“好,既然中信信得过大家,那咱们听听到了无妨!”

    大家纷纷点头应诺,毕竟,既然事关明家秘密,他们也不会外传。

    明中信沉声将之前与兰家的纠葛一一道来,当然,其中的猫腻也事无巨细地讲了个明白,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因之得的病症,以及明老夫人的心悸之症。

    陆太医越听越是眉头紧皱,越来越面色凝重,令得现场细细观瞧他的人心越来越向海底沉去。

    刘大夏不由得问道,“陆老弟,有何不妥吗?”

    陆太医苦笑一声,“依陆某诊断,明家主所犯之症乃是心悸之症,而且乃是与祖上有关!”

    与祖上有关?大家一阵心惊,难道,这是明家祖上传下来的?

    明中信却是眉头一皱,深深看了他一眼,“陆太医,此事我认为,与祖上没什么关系!”

    众人一见,心中了然,明中信这是不想要让明家祖上担上这个罪名啊!明有仁心中瞬间有一股热流涌过。即便明中信面临生命危险,他也这般孝顺,真是难得啊!

    然而,他却不知,明中信并不是孝顺,而是他另有隐情,他不想令明家祖上背上这个罪名,毕竟,如果座实了自己的病症乃是明家主上传下来的,那么,明家祖上就可能背上令明家绝子绝孙的罪名,到时,那可就事情大条了。只因为,这个时代对于这个还是看得极是严重的!

    而周围的众人也是无比钦佩,此事放在自己身上,如果自己面临着生死之时,绝对无法做到这一点,毕竟,依陆太医所言,明中信此病绝对与明家祖上有关,他们绝对做不到如此的轻描淡写,旁若无事!

    无意间,明中信居然得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冤情赞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