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四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七十四章

    当然,明中信心中也是无比的郁闷,本来不过是自己内心中一件隐秘之事,自己想要将其隐藏,不想伤害到任何无辜之人,却没想到,居然闹到了这般地步,还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这个问题不能再讨论了。

    “陆太医,中信此病能否治愈?”明有仁沉声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

    是啊!即便与明家祖上有关系又如何,现在最重要的是此病能否治愈,其他皆是细枝末节!

    大家皆是望向陆太医。

    “我再诊断一番!”陆太医压力山大,毕竟,这么多的人看着他,他自然是不敢轻易下决断。

    陆太医摸着明中信的腕脉,细细体查着,久久,不言语。

    众人虽然心中焦急,但却也不敢出声打扰于他,只是将希冀的目光投向陆太医。

    至于明中信,却是微微闭目,静静等候陆太医诊断。

    “唉!”陆太医未语先行轻叹一声。

    这一声叹息令众人心中一沉,显然,情况并不乐观。

    陆太医环视一眼大家,沉声道,“诸位,恕陆某无能,此病只能维持,要想根治,根本不可能!而且”

    说到此处,他停顿一下。

    “怎么样?”明中远不由得问出了声。

    “而且,明家主的身体正在日益衰弱,而且清晰可觉。”终究陆太医没办法隐瞒实情,否则,有违他的医德。

    明有仁如遭雷击,一跤跌坐于椅子当中,面无人色,目光呆滞。

    明中信却是面无表情,看着大家,沉声不语。、

    “明家主,你觉得如何?”陆太医望向明中信沉声道。

    一时间,大家的目光投向明中信,显然,大家是在看明中信究竟有何意见。

    “陆太医,你觉得,明中信之症如何治疗,是否有希望?”明中信沉声问道。

    陆太医满面无奈,沉声道,“其实,陆某没有任何方法!”

    “真的没有什么方法吗”刘大夏等齐声问道。

    陆太医缓缓摇摇头道,“陆某医术有限,没有什么办法!”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满面凄然,要知道,既然连太医都没办法,那自然是机会渺茫了!

    而此时,包括陆明远,也没有任何办法!

    毕竟,佛度有缘人!现在明中信已经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救活,那么,只怕这明氏集团也会顺势土崩瓦解,毕竟,这世界离开了谁也还是会不停止的运转啊!如今明中信命在旦夕,大家自然会找其他的出路了!

    但在座之人却又不想就此放弃,明中信虽然已经病入膏肓,但是,他之前取得的成就却是令大家无比向往。

    他们也希望,明中信能够再掀起什么不可思议之事,能够力挽狂澜,拯救自己。

    然而,这就是一个空中楼阁,根本没有什么依据。

    就在大家齐齐望向明中信之时,明中信苦笑着,“不用看我,如果我有办法,我也不会如此做了!”

    瞬间,大家才想到之前讨论之事,事到如今,兰馨儿之事已经属于细枝末节了。

    至此,他们也明了明中信的苦心,他那是不想让兰馨儿守寡一生、痛苦一生啊!

    此时再想之前明中信所为,大家一阵心痛,原来,明中信居然是背着骂名为别人着想,这家伙,还真是!大家此时的心情难以言谕,既心疼明中信,又心中无力,为自己帮不上忙感到无比的自责。

    “行了,事已至此!”刘大夏发话了,“陆老弟,不知道中信的病能否以药石维持着!”

    “这!”陆太医沉吟一下,“唉,罢了,陆某试试吧!”

    “那就有劳陆老弟了!”刘大夏拱手道。

    “惭愧,惭愧!”陆太医满脸无奈道。

    “陆太医,依你所见,中信此病还有多长时间?”陆明远拱手道。

    此言一出,大家瞬间色变。

    从知晓明中信此病无法治疗之后,大家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但是他们却不敢问出口,毕竟,那个问题太过残酷,如果他们知晓明中信的时限,只怕他们还真心无法承受,所以大家才没有问出口。

    此时这层窗户纸却被陆明远捅破,故此,大家纷纷色变。

    陆太医却是一脸的为难,看看陆明远,缓缓道,“依明家主身体衰弱的情况,还无法判断,毕竟,人体奥妙异常,不是一时一地能够判断的!”

    “好了,大家不要再纠结此事了!中信心中有数,如果时日无多,会向大家报告的!”明中信打圆场道。

    陆太医一听,轻舒一口气,是啊,压力太大了,要知道,他根本无法判断出明中信的衰弱程度,至于时日,他更是无从判断。

    陆明远一听,深深看了明中信一眼,住口不言。

    刘大夏却是深锁双眉,望着明中信,眼神渐渐变为灰暗,那丝痛惜之情令人见之动容。

    明中信自然见到,心下不忍,但却强自忍住,不再看他。

    “中信啊!”明有仁突然凄然地叫了一声。

    明中信转头看向他,呀,却只见明有仁此时的面色瞬间老了有十岁,面容灰暗无比。

    明中信鼻头一酸,心中暗叹,拱手道,“族叔,有何吩咐?”

    “你,你真的觉得身体不行了?”明有仁声音发颤地望着明中信,仿佛在期盼这一切事实能过明中信的口证实,实乃是噩梦一场!

    然而,明中信却是坚定地摇摇头,肯定了之前的一切言语。

    明有仁喟然长叹,“罢了,此事我就不逼你了,今后,就由某向伯母解释吧!”

    明中信深深一躬,眼中闪过一丝歉然。

    “刘老,今后,馨儿妹妹就劳您多多开导了!”明中信转身向刘大夏躬身道。

    “唉!”刘大夏叹息一声,缓缓点点头。

    事到如今,他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禀承明中信之言,对兰馨儿多加照顾了,希望能够将兰馨儿的念头打消吧!

    统一了意见,明中信也就不再说什么,闭口不言。

    旁边的石文义看着明中信叹息一声,“中信,我去了!”

    明中信看看石文义,郑重地拱手道,“此事还请石大哥保密,另外也请石大哥帮助中信查出那暗中之敌对势力,中信必有所报!”

    石文义重重地点点头,应下了此事。

    “诸位,咱们尽快通过各自的渠道查查那暗中的势力,到时,再行找出应对之策,至于此时,咱们还是静观其变,加强集团势力,毕竟”明中信语言未竞之意,大家自然明白,他时日虽然无法确定,但却也成了大家心头的一块心病。

    此时所言,也是想在他的病情恶化之前找到这些势力予以铲除,才能令明家真正立足于京师,即便他有朝一日归去,明家也能够长久地生存于京师。

    大家缓缓点头,虽然他们此时知晓了内情,但他们却是心情异常沉重,毕竟,这个消息对于他们来说,那可真是如同晴天霹雳啊!如果早知这样,他们真心希望明中信还是他们心中那个薄情人,负心汉,而非此时的情形。

    然而,事实却也无法挽回,这只不过是他们的妄想罢了。

    大家一时间相对无语,毕竟,一切事实已就,此时的他们心中无措之极。

    明中信心中叹息一声,歉然地看看他们,缓缓开口,“诸位,此时的情势危急,还是先行解决这些事吧!否则,明家危矣,集团危矣!”

    终究这些人不是平常人,心性还是沉稳地,知晓事无挽回,也就不再沉浸于此,至于再行议事,一时间也无能为力,只是缓缓点头,站起离去。

    包括明中远,虽然他心中难受,但看看明中信满脸的轻笑,心中一痛,无法再说出口,只好挥袖离去,掩饰他眼神中的软弱。

    陆明远从始至终都再未言语,静静看着大家离去,稳坐不动。

    明中信有些不解地看看他。

    陆明远凝视着他,充满了探究之色。

    明中信终究没忍住,拱手问道,“陆先生,有何良策能够解此危局?”

    “行了,别演了!还是与我说实话吧!”陆明远缓缓开口。

    “唉!”明中信轻叹一声,“就知道瞒不住陆先生。”

    陆明远却是不理会他,只是望着他,不言不语。

    明中信苦笑一声,“陆先生,其实,中信真的有原因,必须这样做!但却无法对您说明!但请记住,中信绝不是不负责任之人!而是知晓自己无法给予馨儿妹妹幸福,只会给她带来痛苦,所以才做了如此决定的!”

    “那你的病也是假的吧!”陆明远沉声道。

    “那是自然!”明中信缓缓点头。

    “那你的理由是哪一方面的?我可以知晓吗?”陆明远继续道。

    这下,明中信不言语了,只是沉默地望着陆明远。

    陆明远也不着急,只是看着他。

    终究,明中信在养气方面无法胜过陆明远,苦笑一声,“陆先生,中信与你说实话吧!其实,之前说自己有病实乃是权宜之记,不过,明中信不远的将来就会离开,这却是真的!”

    “离开?”陆明远听了一皱眉,不解地望向明中信,“这个离开是永远的吗?”

    “陆先生英明!”明中信举起大姆指赞誉道。

    “别来这一套,说实话!”陆明远却是不吃这一套,沉声问道。

    其实,明中信也想说实话,但是,他怕惊着陆明远,更何况那是他最大的秘密,他绝不能让这个世界的人知晓,但他又不想骗陆明远,一时间有些左右为难。

    “罢了!”见明中信为难,陆明远也知晓这个小家伙的秘密极多,就连那些手段他也是很是奇怪其来路,难道就真的是生而知之吗?他可不相信,故而,一直以来,他就在观察着明中信,想要从他身上找出那些秘密,但明中信的那些手段来无踪去无影,好像真的就是凭空想出来的!他一直并无头绪,但现在明中信抛弃兰馨儿这个事情如此诡异,他感觉到了一丝丝接近明中信秘密的机会,故而才在此逼问,想要确认,如今,他也已经确认,这明中信真的就是有秘密,而且这个秘密绝对惊人,但他也不是强人所难之人,也不想让明中信再编理由骗他,故此,也就不为已甚。

    “中信,记住,如果有事需要交待,我随时等候!”陆明远深深看了他一眼,缓缓道。

    “中信明白!”明中信眼中一丝感激闪过,缓缓点头,郑重认可。

    陆明远站起身形,向外行去。

    望着陆明远潇洒的背影,明中信轻叹一声,心中暗道,陆先生啊,您知晓我在骗您,而且,您也想知晓,但却没有强迫于我,这份情中信领了!但真心想请您原谅我,恕我无法告知您,毕竟,这个秘密太过惊人,说了,只怕您会更加困惑,原谅我!

    说到此处,相信各位看官看过前面之章节就会明了,明中信确实有一个难言之隐,也应该猜到了,明中信所言的离去是何意!

    不错,大家猜得不错,明中信的三元合一就要成功了,在不远的将来!

    但这却要从明中信回京之前说起。

    话说明中信从南京返回京师这一路,虽然他在昏迷,但其实,他的意识一直都很清楚,不过就是醒不过来罢了。

    为何呢?只因为,他的识海翻腾,那片烟罗罩碎片正在缓缓修复,接近于百分之百,对归元塔的屏蔽也到了极限。

    就在他到达天津之时,一声轰鸣,那烟罗罩终于完成,而就在那烟罗罩修复之时,一股吸力居然将其吸往后面。

    识海之中就是一片翻滚腾云,将明中信的意识轰了出来。

    而明中信也就此苏醒过来。

    他再想进入之时,却有一道金光阻挡,除了无法进入识海,他的神识武功底子尽数回归。体查之下,他的身体已经回到了巅峰之时。

    但识海之变却成为了他的隐忧,令他无法旁顾,想要细心研究出其中的蹊跷。

    无奈之下,他只好依然装作刚刚恢复,却没有战力,需要静养,故此才有了这一系列变故。

    就在这些变故发生之时,虽然他屡次遇险,却因祸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