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五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七十五章

    就在某一日,突然他识海轰鸣,令他头晕目眩。

    大吃一惊之下,他连忙借口休养,运用神识体查识海。

    这一查之下,大喜过望,只因为,他的识海中居然是金光灿灿,其中那座归元塔变得更加金壁辉煌,熠熠生辉。

    大喜之下,他驱动神识扑向了归元塔,久违了啊!

    然而,给予他的,却是一股柔柔的力量,将他推开。

    吃惊之下,他望向归元塔。

    哟,却原来,在归元塔外有一层薄薄的淡金色膜,如果不细看,根本无法发现。

    几经试探,用尽一切办法,他根本无法通过这层薄膜。

    这是何物?它是如何产生的?明中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静下心来细细观察。

    柔柔的,根本没有反作用力,但却韧性十足,近处看了半天也没有办法通过。

    最后,心中一动,他退后,缓缓退后,细细观察。

    还别说,真被他找到了其中的关窍。

    远处看上去,这层薄膜居然是烟罗罩的形状,瞬间,他明白了,之前他还想那烟罗罩哪去了,却原来,居然成了归元塔的保护神了。

    再想想之前一直阻挡自己不让自己靠近归元塔的烟罗罩碎片,结合之下,他得出结论,原来,这个烟罗罩是被归元塔收编了,或者说是成了归元塔的一部分。

    这虽然是好事,但对于此时的他来说,还真是一个难题。

    自己要如何通过这烟罗罩,进入归元塔呢?

    毕竟,他现在心急,经过此番变故,归元塔中究竟出现了什么变化,究竟是好是坏,他必须得尽快知道啊!

    这可是事关他三元合一成圣的契机,无论如何,不能有所闪失的!

    于是,日常除了安排一下京师明家如何反击敌对势力的打击之后,他就投入到了研究归元塔与烟罗罩当中。

    还别说,在他废寝忘食的研究之下,终于有了一丝进展,那就是,功德!

    原来,这功德才是最牛逼的!

    只要将功德输入烟罗罩中,烟罗罩就会缓缓撑开一丝小缝。

    这下,明中信精神大振,继续!

    然而,他发现,功德却是极难控制,只因为,虽然有海量的功德向他涌来,进入识海,但是,那些功德却是直接就被烟罗罩吸收了,他的神识仅仅能截留一小部分,不,是很小的一部分。

    而这些功德如果不经他的神识控制输向烟罗罩,根本就没办法撑开。

    而之前,自己能够吸收功德,凝成圆珠,但现在却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只因为,就待自己要吸收功德凝聚圆珠之时,却发现,根本就来不及吸收,那烟罗罩可比自己牛逼多了,999%的功德都被他吸收去了。

    看来,自己得学会如何控制功德,却不被烟罗罩吸收了!

    就这样,他又投入到了如何控制功德当中。

    熟能生巧,日复一日的研究之下,终于,他能够越来越多地控制功德,烟罗罩也终于能够撑开一人的容积。但想要凝聚成功德圆珠却是不要想了,不过,此时的他也只不过是想要打开烟罗罩,进入归元塔中罢了。

    见有成效,明中信心中大喜,迫不及待地闪身进了烟罗罩,随后,缓步踏进了归元塔。

    迈步进入归元塔,令他更加地震惊了。

    却原来,归元书库早已经大变样,里面居然再无书架,反而是黑压压一片,悬浮着海量的书籍,根本无法找寻任何一本自己想要的,也没有指示标签。

    这可如何是好?自己要如何凭借这些书籍里的知识改变大明呢?他甚是头痛。

    然而,他脑海之中灵光一闪,几番尝试,才发现,原来,自己只需要在脑海当中想一下自己想要的哪方面内容的书籍,那帮黑压压的书籍居然就会自动分开一条路,几本相同类型的书籍就浮到了他的面前。

    他娘的,这简直太方便了!

    明中信瞬间嗨了,这简直不要太智能化,这简直就是以意驭物的境界啊!想想前世,他那般勤修苦练才达到以意驭物的境,而现在,只是归元塔一番进化,就有了这种本领,虽然只是在归元塔内,他也是无比的兴奋了!

    这下,他更加期待进化后的各个空间了。

    于是,他进入了巡视模式,迈步进入了兵家空间,一番试探之后,才发现,兵家空间,此时却应该说成是意念空间了。

    他只需要进入兵家空间,兵家空间同样采取了意念之法,不过与书库的区别在于,明中信呆在空间中,只要想着自己需要训练什么兵法,或者是什么战法,瞬间那些战法兵法就会进入他的脑海当中,过目不忘,随后,就只是自己不断地研习了。

    而那些身体训练之法,更是只需要再加以平常的训练,就可以了,而不用再进入兵家空间。同时,兵家空间会对人的训练进行加成50%,这就牛逼了,今后,根本就不用明中信再行找理由,或者找秘室,只需要将人领进这个空间,呆上一晚上,今后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只要学员们自己争气,刻苦训练,终究会得到那份技能,而且是超越别人的技能。

    明中信就差欢呼雀跃了。

    强压下兴奋,明中信就要前往顶层,看看小功德碑有什么变化。

    然而,就在他想要返身回到归元塔外,直接升空的时候,突然发现,上面的空间居然也开了。

    明中信惊讶之下,一一进行了检验。

    却发现,原来,现在那些所有的空间尽数被打开。

    农家空间,里面居然不只是农家技术变为了意念控制,直接就会传授学员,学员只需要再加以实践予以熟练,就会成为农业专家,而且空间中还提供沃土,只要将这些土拿出去几两,洒到地里,立刻就会变得更加肥沃,产量那是杠杠的。

    工家空间,同样意念授课,而且会瞬间将一切实验技艺的经验传授给了,当然,那些技艺是慢慢解锁的,只有在学员们将上面一层技艺熟练了,才能学到下一层技艺,这也就防止了学员们懒惰的思想,而且还提供了一些工具的制作之法,当然是最精良的制作之法,相比之下,之前明中信教授的一些技法根本就是垃圾了,明中信看了都觉得寒碜。

    医家空间,一样,意念授课,当然,在熟练一种基础药物之后,医法自然会浮现于意念当中,相应地,二者结合,令人瞬间茅塞顿开。

    空间一一打开,各自实在是有些玄幻,当然,这些空间的变化也只有明中信才知晓,而被他选进空间的学员也有限制,并非人人皆可进入,最令他感到欣慰的是,这些空间中居然能够自动产生一些授人以师的方法,如果有那学员有意向,空间就会自动选择他们成为授课之才,为今后技法的传授进行传承,这就防止了今后明中信三元合一之后,空间随之消失,造成的断层。

    这也将明中信的担忧一笔抹去。毕竟,他虽然根基并不在此时空,但这时空却给了他无比美妙的感情,他也不舍得自己的印记在离去之后消失,如果留下传承,那他是极其乐意的。

    如今有了这套授师之法,能够将这些技艺传下去,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学员了,也算为这个时空留下了种子。

    一番检查之后,他甚是感慨,这也算是将自己的一块心病除去了。

    整理心绪,前往那个最令他心神向往,也最是忐忑的地方,肉身轮盘所在之处----转轮殿。

    缓缓步入,明中信怀着一颗激动无比的心望向那片星光。

    星空依旧是那片星空,星空当中立着一个大轮盘,从一颗颗星星之上射出一道道星光与大轮盘连接着,每道星光之中流光溢彩煞是好看。

    咦,没变什么啊!本来,那些空间,包括书库都有了变化,在他看来,这转轮殿也应该有所变化才对,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他心中闪过一丝遗憾。

    但转念一想,也罢,自己都已经得了这么多便宜了,就不要在这儿卖乖了!

    随即,他望着大轮盘,心念头一动,大轮盘瞬间飞到了他的面前。

    哟,还真没变!

    他心中不由得一喜,只要这功能不失,自己就还有机会。

    然而,就在他志得意满之时,突然,大轮盘瞬间冲他撞来。

    呀!明中信大惊失色,想要躲闪,却来不及了。

    轰,明中信脑海之中一阵震荡,头晕目眩的感觉重现,眼中闪过无数道星光,一道道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但是,明中信的感觉却是如同度日如年,一应往事尽数从心中流过。

    自己的肉身在劫雷当中一点点消融,逐渐化为了虚无。

    然而,就在肉身化为虚无的一瞬间,自己怀中的一座小塔却发出一道红光,将灵魂吸入其中,悬于当空。

    雷劫之光照于塔身,却见小塔从上而下一层层逐一点亮,直至塔底,而后在空中轰出一道空间裂缝,蓦然消失。

    一切归于平静。

    就在此时,轰然一声,他抬眼望去,眼前突然出现了归元塔,却是已经身在归元塔外。

    而塔身从下而上,一层层宝塔逐一闪亮,一点点明悟从他心中闪现。功德!他的心中唯余二字。

    这一切的一切,尽皆与功德有关,而归元塔的变化更是功德的化身,自己前世虽然造了太多杀孽,但尽数乃是罪有因得之人,惩恶即扬善,也算是有了一丝功德,而赏善罚恶殿正是警示自己,而自己此时才明白。

    之前自己在山东陵县做的那些事情,也属于无意中符合了修功德之事,故此,归元塔的功能才逐一显现。

    尤其是自己安置河南江北行省的灾民,更是获得了大功德,进一步加速了自己归元塔的进化。

    更甚者,自己南下赈灾虽然是被迫,但却也算是适得其意,一番赈灾平乱,将除疫平乱的种子播洒下去,获得了大功德,包括自己的苏醒,也算是借了功德之光。

    这一路行来,自己无意有意间,做着获取功德之事,而源源不断的功德汇聚到自己身上,不仅是修成了功德圆珠,更是将自己前世的神识、灵魂修得更加契合,如今也算是功德圆满,合二为一了!

    这,才是最重要的!看来,三元合一,最重要的是功德啊!

    再想想各空间的逐一解锁,岂不是意味着自己要投入更大的精力,扩大明家学堂,以获取更多的功德,毕竟,如果自己真的能够言传身教,再令弟子们播洒到大明全天下,那岂非功德满满,相信那时候,自己三元合一的契机才会真正的来到!

    明中信瞬间了悟,原来,这明家学堂才是自己三元合一最大的契机啊!

    明中信兴奋了,没有什么时候如同现在这般兴奋激动,自己终于知晓,三元合一最大的契机了!接下来,就是自己大展身手,完成这个目标的时候了!

    突然,一个念头从他脑海中闪现,他面色大变,不对啊!这个事情不对劲啊!

    他瞬间想到,从人家身上抽取,那人岂不是会命丧黄泉,那可是有损功德之事啊!

    这可如何是好?明中信瞬间有些崩溃,毕竟,从万丈高楼突然跌下来的感觉真心不爽啊!刚刚找一丝契机,却突然发现,这根本就是与自己的想法背道而驰,这是个悖论啊!

    光大明家学堂,播洒天下,赢取功德,找到契机,机会成熟!

    却还要杀死一个无辜者,令自己达到三元合一的目标!

    他真心无法相信这个事实。要知道,在杀死那无辜者的同时,就会有损功德,那时,还能够功德圆满,三元合一吗?

    越想越难受,越想越崩溃!明中信瞬间面如死灰,呆若木鸡!

    功德、无辜、三元、成圣!这几个词在明中信脑海之中旋转,根本没办法停下来。

    啊!终于,明中信喊出了他最崩溃最心碎的声音!

    一瞬间,学员们飞身进入了房中,随后就变成了一群雕塑。

    只因为,他们看着自己那敬爱的明教习,那般崩溃的神情,他们更加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