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六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七十六章

    要知道,一直以来,明教习在他们的眼中,那可是无所不能,没有任何事能够难倒他。

    但现在这是怎么回事?明教习居然成了这般模样?

    难道,真的有天大的难事?

    他们心中虽然如此想,但却在心中否定了这个答案,毕竟,即便是天大的难事,也没见过明教习这般模样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提学员们心中的疑问,单是说明中信,见众学员涌入房中,收敛情绪,沉声道,“下去吧!”

    “教习!”大家齐声叫道。

    “我没事!”明中信摆摆手,沉声道,“你们下去吧,让我静静!”

    学员们面面相觑,但却又不敢违逆明中信所言,只能饱含着一颗担忧的心,离开了房间,但却不敢走远,只是在远处环视着,随时准备为明教习服务。

    然而,此时的明中信却是不在他们身上,见他们离去,立刻重新将神识延伸入转轮殿,然而,此时的转轮殿却是已经再也无法进入了,而是被自己吸收了,现在的自己也无法运用。

    他甚感无奈,毕竟,现在这转轮盘已经与自己融为一体,自己知晓获得了极其重要的一件物事,但别人不知晓,自己真是有苦说不出啊!谁让自己现在也无法掌握这个新的变化呢!

    话虽如此,他终究无法释怀,毕竟,这个问题极其严重,事关他今后的发展方向,他自是无比上心地研究再研究。

    废寝忘食的和谐令大家极其讶异。

    就这样,明中信一点点研究,一点点揣摩但依旧无法获得什么进展。

    也幸亏前世那悠长的岁月令他的心性磨炼得无比坚韧,才不至于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击倒,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几番研究,他终于有所明悟。

    既然苍天给了自己一次重生之机,还给予了自己金手指,自然是不会戏弄自己,必然有路成行,此前自己的那般想法绝对是错误的,应该还有更加正确的打开方式。

    只是自己现在无法想到而已!必须坚持,那才是康庄大道啊!

    想及此,明中信精神一振,重新恢复了斗志。

    相信天底下没有解决不了之事!一定有办法,静待自己找到!

    当前最主要的,就是积累功德,至于其他的,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先不用想,相信时机一至,自然会有出路方法出现!细细研究便是!

    心中下了决断,明中信也就不再纠结此事,反而静下心来,研究现在自己的处境及解决之道。

    事到如今,想必大家心中也有了猜测。

    不错,明中信抛弃兰馨儿的根源正是在此。

    就在他得知自己已经找到了通往圣地之路,他心中就有了一丝念想,如今自己即将达成一直以来的梦想,那么,也就意味着,自己即将要离开这个世界,这样的话,自己就得对此事的所有事,所有人有个交待。

    而兰馨儿就是必须做出交待,而且做出安排的最重要的人之一。

    本来,也没有这么快,只因为,兰鏧儿远在山东,待自己将京师中人安排妥当之后,再行安置也不算迟。

    然而,他可没想到,明老夫人居然自作主张,不经自己同意就许了这门婚事。

    而且,居然送来了京师让自己与之完婚,这可如何是好?

    一时间,他有些麻爪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经过多番思量之后,他下定了决心,必须将这桩婚姻退掉,即便是将自己的名声搭上,也在所不惜!

    但这要如何实行,他却是根本没有一定之规。

    万不得已,他只好设计,将大家算计在其中,设计让大家帮助他做这场戏,于是,大家就被他设计,埋在了坑里,伙同他一起坑人家兰馨儿。

    当然,这个原因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说出口的,也只能让大家瞎猜到了一个是事而非的理由。不过,逻辑上还算说得过去,就这样被他蒙混过关了。

    明中信安抚一下学员们,令其不要大惊小怪,随后安排一切事务之后,闭关思谋,看能否找到出路。

    就这样,虽然明中信深居简出,处于闭关状态,但一切事务尽数被他安排妥当,大家各司其职,为之后的应对做着准备。

    当然,各方势力也是暂时不敢出头,毕竟,皇宫中那位可是随时注意着京师的动向,此时,一动不如一静,大家只是静观其变。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京师重新归于平静,各方势力正在默默发展着自己的那一块,尽量减少着交集。

    然而,在这平静之下,却是暗流涌动,各方势力也在派人监视探查着明中信,希望能够找到将明中信拉下马的时机,毕竟,李士实虽然未曾将明中信一举击倒,但却也阻止了明中信立刻入东宫,还给了大家一个借口,如果能够找到明中信的软肋,那么将明中信拉下马,也就不算什么难事了!

    当然,明中信多聪明的人,此时岂能将把柄送到他们手中,之前不过是逼不得已,毕竟,兰馨儿如果不下猛药,绝不会心死的,故此才那般高调。

    此时一切都已经向大家解释清楚,而且兰馨儿也已经得到妥善安置,他自然不会再高调,反而是借机思谋着自己之事。

    一时间,各方皆在揣测着明中信现在究竟在想什么?接下来,他会如何应对?就连身处皇宫中的那位也在默默观察着明中信!

    就在这一片平静当中,突然,一个消息迅速传遍了京师,惊得大家目瞪口呆。

    只因为,就在大家默默等待明中信犯错之时,突然,一个大人物来到了明宅,而且是这般的大张旗鼓,一应仪仗齐全,停在了明宅外面。

    门子明贵迅速回报福伯,福伯也是惊得不轻,只能来到明中信房外打扰于他。

    明中信听了,却是眉头一皱,缓缓起身,召集府中诸人,随福伯来到了明宅外,迎接这位贵宾。

    “草民见过太子殿下!”明中信率领大家躬身道。

    却原来,这位大张旗鼓来到明宅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太子朱厚照。

    在此敏感之时,他居然大张旗鼓,一应仪仗齐全,来到明宅。

    这是摆明车马,力挺明中信之意啊!

    明中信岂能不知?!

    而得到消息的各方势力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故此才这般的目瞪口呆。

    要知道,这太子朱厚照一直以来,虽然甚是聪颖,但却甚是让诸位太子师傅头痛。

    只因为,他无比跳脱,虽然能够迅速理解一切事务,但却不务正业,一心随性而为,也不知道是否是弘治帝年少时在皇宫中受到的约束太多,还是弘治的溺爱,反正只要是太子朱厚照的想法,只要是不是太过离经叛道之事,弘治皆是默认允准。令大家甚是头痛。

    而且,太子朱厚照虽然跳脱,而且与宫中的太监们走得很近,当然,也仅有七八人而已,但这些太监却没有得到过他什么好脸色,最多也不过是在心情极好之时厚待他们,赏赐一些衣物金银。

    却没有一人能够得到他的真心眷顾。

    而今天,太子朱厚照居然这般表现,显然,他是以心待明中信的,这就令得大家大跌眼镜了。

    从此处也能够看出来,在太子朱厚照心中,明中信甚是重要,甚至超过了一般人的友谊。

    就依他之前跳脱的性格,却能够为明中信这般着想,甚是不易啊!当然,这是在明中信一系的深通官场宫中之道的诸位官场达人们的想法!

    当然,大家心中甚是欣喜,在如此敏感之时,太子朱厚照的到访,势必令一些人更加的投鼠忌器,这是毋庸置疑的!而最重要的是,太子朱厚照的表态,势必会影响弘治帝的判断以及决断,这是最主要的!

    虽然太子朱厚照的到访无法令弘治帝直接将明中信的太子伴读身份立刻恢复,但在他心理的天平上,必然加了一个重要的砝码,这是明中信之幸,也是咱们的幸运啊!

    虽然明家中的诸人并非每人都知晓此点,但却不妨碍他们了解太子朱厚照此举乃是力挺明中信的信号。

    故此,一应明家人尽皆是乐见其成,也是心甘情愿地出门迎接太子朱厚照。

    当然,这些太子朱厚照可不管,他眼中心中尽皆只有一人,明中信。

    待明中信上前躬身行礼,太子朱厚照却是瞬间恢复了他的跳脱个性,上前一步,立刻扶住了明中信,“走,进府,为我做点好吃的!”

    此言一出,众人目瞪口呆,说好的力挺明中信呢?说好的表现与明中信真挚情感的戏码呢?

    太子朱厚照此举瞬间将大家雷得不清,令他们心中不由得为刚才的想法感到羞愧,原来人家太子不过是想来吃东西罢了,咱们怎么会想得那么多呢?

    而唯有明中信却是轻笑摇头,望着太子朱厚照,宠溺地一笑,缓缓点头应道,“好!”

    说着,他一把拉着太子朱厚照进了府中。

    而太子朱厚照的仪仗当中的诸人也是目瞪口呆。

    当然,他们不是震惊太子朱厚照的行径,而是对明中信如此大胆,居然直接拉着太子就要进府,连基本的礼节都没有做全,不,甚至都没做!就这样大刺刺地拉着太子进府,这是什么人啊!

    一个个太子随从皆是像望着神人一般看向明中信。

    在他们的印象当中,朱厚照唯一听话的时候就是与弘治及张皇后相处之时,从今天之后,又多了一位啊!

    但是,就算是弘治与张皇后,也没有这般轻率地不以为意对待太子啊!毕竟,他们身为父母,还是权倾天下的至高无上的至尊,自然得注意平时的言行举止,显得都没有明中信与朱厚照这般熟稔啊!

    神人啊!众随从像是看偶像一般,望着明中信的背影。

    相比之下,一众明家人却是淡定得多,毕竟,他们心中,明中信早已经是这般模样,无论是对谁,也是这般的云淡风轻,他们早已经习惯了!

    一众明家人,让开一条去路,任由明中信拉着太子向府中行去。

    随后,他们也紧随其后,向府中行去。

    当然,他们也各司其责,前去准备。

    君不见,刚才明中信已经答应太子朱厚照要请他吃饭吗?大家自然是前去准备,毕竟,这些事情早已经深深印在他们的骨子中,明中信一个眼神,他们立刻就会阅读他的深意,并为之准备,这都是小菜啊!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福伯与明中远上前一步,向太子的随从拱手为礼,将太子朱厚照车辕前的几人迎向府中。

    这几人率先反应过来,矜持地点点头,回身吩咐几句,待太子仪仗妥善安置之后,缓步前行,随明中远向明宅内行去。

    而福伯留在了外面,招呼这些太子仪仗及随从,毕竟,人家可是太子身边的人,岂敢怠慢之!

    而随明中远向府中行去之人中,皆是身着太监之服饰,尽数是一脸的小心翼翼,根本没有宫中之人的锐气,反而是一脸的和气,冲明中远陪笑请教着。

    明中远甚是不好意思,虽然他身为读书人,看不起这些阉人,但人家都这般放低姿态了,他岂能倨傲,也是平易近人地向这几人一一介绍明宅之中的结构。

    一路之上,气氛极是融洽。

    明中远心中奇怪,久闻宫中这些太监出宫之后,仗着乃是皇帝身边或者宫内贵人的近人,作威作福,如今一看,还别说,传闻有误啊!这可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你看,这些太监,虽然是太子身边之人,却这般的谦逊,和蔼可亲,看来,传闻也不一定是真的啊!

    当然,这些心里话他是不会说出来的,但态度却是越加的谦和,与这些太监有说有笑,相携进了明宅。

    他却不知,这些太监只不过是看到了太子与明中信的相处方式,一时间领悟了明中信在太子心中的地位,不敢造次,才对他这位明家人这般客气的。换个别人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