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八百七十八章

    听到这些风光景致,朱厚照的眼神中不自禁有了一丝神往。

    “山东行省境内的自然风光,人文景观真可谓是不胜枚举。”明中信望着目光有些呆滞的朱厚照,沉声道。

    “啊!”朱厚照回过神来,看到明中信看着他的怪异的眼神,面色一红,转移话题道,“此次前去南疆,应该不只是山东行省吧?!”

    明中信笑笑,回道,“那是自然!”

    朱厚照一听,双目放光,紧紧盯着明中信,竖起双耳等着明中信的继续讲述。

    “出了山东行省,直奔南直隶,南直隶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交相辉映,名胜古迹遍布。最负胜名的,乃是苏州园林,俗语说:‘江南园林甲天下,苏州园林甲江南。’苏州园林从总体上说,具有三个特点,一是造园图景摹仿自然,以自然山水为主题,因地制宜利用人工去仿造自然景致,沿阜垒山,洼地建池,七建亭榭,点缀树木,讲求诗情画意。二是造园注重淡雅幽静,造园图景小中见大,内外借景,画中有画,布局自然,秀丽庄重。三是建园突出民族风格,园中的古代建筑用绘画、书法、诗文等艺术手法将其综合在一起,景中有诗,诗中有画,为古代文化艺术的结晶。园林中以沧浪亭、狮子林为著名,被誉为苏州两大古代名园。”

    明中信轻轻品茗,润润嗓子。

    就这会儿工夫,朱厚照的目光中闪烁着深深的催促直逼明中信。

    明中信摇头叹息,放下茶杯,缓缓道,“除了苏州园林,南直隶还有周庄镇,有着近七百年的历史,有丰富的文化蕴涵。西晋文学家张翰、唐代诗人刘禹锡、陆龟蒙等曾居周庄。周庄是水的世界,自然有它独特的生活形态和风味,那是一种活生生的生活气息。”

    “还有西山,位于苏州城西南的太湖之中,其中的缥缈峰为太湖七士二峰之首,登巅俯视太湖,沐日浴月,烟雾无际,美不胜收。西山因太湖而妩媚多姿,太湖因西山而丰富多彩。这里山峦起伏,奇石嶙峋,峰回路转,曲径通幽,形成了以景抒情的八大美景和七大名胜。主要景点有石公山、林屋洞,罗汉寺,太湖梅园等。更兼有属于天然形成的太湖美景,太湖以宏大的层次、丰富秀丽的湖岛山水风光而著称,再佐以太湖地区独特的地势,形成了丰富的沿湖景观,山林丰茂、花果飘香,文物古迹遍布其间。游览太湖,四季皆宜,真可谓是‘春可观花品茗,夏有赏茶食鲈,秋能持蟹吟菊,冬日踏雪探梅。’”

    “更兼有锦溪古镇,因一条彩若锦带的小溪而得名,泽浸环城,街巷依水,古桥联袂,素有‘36座桥,72只窑’之美誉。自古为文人骚客荟萃之地,西汉名将马援在此练兵;三国辅吴将军张昭墓葬于斯;西晋大画家顾恺之在其隐息;唐朝文学家陆龟蒙晚年的大部分时间在其居住;宋代诗人吴文英,状元卫径,元人马致远等相继在其步酬吟唱,留下了大量的诗歌文章。”

    说到此处,朱厚照却是眉头紧皱,一脸的不耐,好似不感兴趣,口中更是嘟囔道,“尽是些酸人腐儒罢了,有甚可看的!到是毁了人家大好的景致!”

    反之,明中信却是眼含笑意,更加起劲道,“还有戏曲:越剧[绍兴嵊州]、调腔[绍兴新昌]、平调[宁波宁海]、昆剧[温州永嘉]、婺剧[金华]、皮影戏[嘉兴海宁]、三脚戏[杭州淳安]、杭剧[杭州]、绍剧[绍兴]、莲花落[绍兴]、甬剧[宁波]、姚剧[宁波余姚]、瓯剧[温州]、湖剧[杭嘉湖];曲艺有:四明南词(宁波)、明州走书[宁波]、西湖小热昏(杭州)、鼓词(温州瑞安)、绍兴莲花落、平湖调(绍兴)、道情(金华)、钹子书(嘉兴平湖)、摊簧(金华兰溪)、词调(台州临海)、舟山锣鼓(舟山);歌舞有,奉化布龙、长兴百叶龙、青田鱼灯、十八蝴蝶(永康)、海盐滚灯、淳安竹马、浦江板凳龙。大头和尚舞[宁波]等。”

    在这一瞬间,朱厚照目光电闪,眼中闪过兴奋之色。

    明中信不由得有些后悔,轻叹一声,心中暗道,唉,看来,自己还是看错他了。罢了,还是顺其自然吧!

    “南直隶还有朱炳仁铜雕、青田石雕、东阳木雕、乐清黄杨木雕、龙泉宝剑、宁波朱金木雕和骨木镶嵌、都锦生织锦(杭州)、西湖绸伞、硖石灯彩(海宁)、王星记扇(绍兴)、乐清细纹刻纸、桐庐剪纸、萧山花边、苍南夹缬、桐乡蓝印花布、瓯塑和瓯绣(温州)、黄岩翻簧竹雕、东阳竹编、嵊州竹编、浦江麦杆贴等民俗艺术。”

    朱厚照可是越听越兴奋,越听越上瘾。

    明中信也不再看他,只是将南疆所有景致一一向他道明。

    有“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庐山,“江南第一仙峰”的三清山,“丹成龙虎见,山因以名”的龙虎山,“无山不龟,无石不龟”的龟峰,因东晋文学家干宝的《搜神记》中“毛衣女”下凡豫章新喻县的神话传说而得名的仙女湖,还有三百山、梅岭-滕王阁、高岭-瑶里、武功山、鄱阳湖等。

    有“峨眉天下秀”的四大佛教名山之一峨眉山、青城天下幽的青城山、都江堰、黄龙溪、金沙遗址、大足石刻、中国最大一尊摩崖石刻造像的乐山大佛、长江文明之源的三星堆遗址、瓦屋山、碧峰峡、白龙宫、龙池风景区、黄龙寺等雄、奇、险、秀、幽、野、古、绝的四川自然风光。

    “太了是最早照耀的地方,人间最殊胜的净土”高山大花园香格里拉,“宫室之丽,拟于王者”的丽江古城,“气势磅礴、逶迤连绵”鬼斧神工的石海,拥有“奇花、异树、雪海、冰川、草甸、溪流”无限风光的玉龙雪山,南昭保和时期“永镇山川”的大理崇圣寺三塔,拥有顶天立地的“大板根”、残忍的“绞杀植物”、气势磅礴的“独木成林”、五彩缤纷的“空中花园”、奇特的“老茎开花”以及林间飞舞的巨藤所组成的西双版纳奇观,“江水并流而不交汇”的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三江并流,等等等等。

    明中信也无法一一说明,只能选这些闻名于世的景点说事。

    不过,就这,也令朱厚照听得心驰神往,无法自拔。

    “必须得去,必须得去!”朱厚照眼中泛光,口中嘟囔着。

    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但随即就隐藏了下来,显然,他心中有所算计,继而眼中闪过一丝决然。

    当然,这些朱厚照一无所知,他早已被明中信描绘的美景所迷惑,深深沉浸其中,难以自拔。

    就这样,朱厚照沉浸其中,明中信在旁缓缓品茗,大厅中居然一时陷入了沉静。

    “明大哥,”朱厚照眼神投向明中信,神采奕奕地,极其自然地顺口叫道,“带我去看看这些风景,玩耍一番!”

    明中信闻听此言,苦笑一声,眼神瞟向了大厅外。

    朱厚照秒懂,神色为之一顿,眼神中同样闪过一丝无奈。

    但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坚毅,望向明中信,“明大哥,只要你同意,我自有办法!”

    明中信眼睛深处却是闪过一丝精芒,但很好地被他掩饰了过去,眼睛直愣愣望着朱厚照,沉声问道,“你真的想去?”

    朱厚照坚毅地点点头。

    “好!”明中信点点头,“只要你能够摆平他们!”说着,他目光示意了一下大厅外。

    朱厚照先是容颜一喜,随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表示同意。

    “好了,我去为你做!”明中信见事已有了定论,冲他一摆手,转身向堂后行去。

    朱厚照一听,不自禁咽了一口唾沫,想及明家美食,满脸堆笑地望着明中信的背影,一脸的激动,就要享受到多日没享受的美食,他自然是欣喜若狂、迫不及待。

    但看看周围,却感觉到了冷清,毕竟,偌大一个大厅内,令有他一人,自然觉得孤独冷清,“来人!”

    朱厚照一声断喝,大厅门瞬间被打开,一群人涌了进来。

    却正是那些太监,一个个如临大敌,冲到了朱厚照跟前,齐齐躬身急切地问道,“殿下,有什么需要?”

    最可怕的是,这些太监每人手中托着一样物事。

    有骰子、牌九、投壶、弓箭、毛巾、铜盆等等玩耍的器具,一应俱全,应有尽有。静静等候朱厚照享用。

    显然,这些乃是常态,不然,他们绝不会如此整齐划一地这般表现。

    而明家诸人却是涌在大厅门口处,目瞪口呆地望着大厅内的一切。

    这太颠覆大家对太子的印象了,难道,太子每天就带着这些器具玩耍?而且,这些太监在哪里藏着这些器具的?之前根本看不出来他们的身上有这些东西啊!

    望着一脸谄媚的太监们,大家零乱了。

    朱厚照看着这些太监的模样,瞬间脸红了,心虚地看看大厅外,目光一凛,“这些是某用的吗?”

    此言一出,那些太监们像变戏法一般,瞬间手中的一应物事不见踪影,他们也躬身站立,恢复了一应肃然。

    朱厚照满意地点点头,“行了,现在有些烦闷,就玩一把投壶吧!”

    话才出口,瞬间,一个太监飞奔到远处,将一把投壶放于地上。

    相应地,一位太监将投箭送到了朱厚照手中。

    朱厚照满意地点点头,接过投箭,就待投向壶中。

    “太子殿下!”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响起。

    “大胆!”那首领太监瞬间色变,面目狰狞地望向声音来处。

    说话的明有仁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面色一沉,不悦地看向那首领太监。

    “刘瑾!”朱厚照一声断喝。

    首领太监瞬间打个激灵,满面谄笑地回身应道,“殿下,有何吩咐?”

    “不得无礼!”朱厚照沉声道。

    “诺!”刘瑾躬身应是,退过一旁。

    朱厚照满脸笑意地望向明有仁,“这位明家叔伯,不知有何见教?”

    明有仁上前一步,沉声道,“太子殿下,此处乃是明家大厅,并非玩乐之所,如果殿下想要玩耍,还请移步!”

    朱厚照面色一沉,但随即恢复了颜色,点点头,“倒是某的不是了!罢了,刘瑾,收起投壶!”

    刘瑾自然应命,自有太监收起器具。

    “殿下!”明中远上前一步,悄悄拉了明有仁一把,转头躬身冲朱厚照深施一礼,“大厅之中投壶确实有些狭窄了,不方便,倒不如,玩几把明家发明的玩具。”

    “明家发明?”朱厚照一愣。

    “不错!”明中远点点头,“太子殿下,不如,先看看再决定是否玩耍!”

    “行吧!”朱厚照勉为其难地点头应了一声。

    他也只是不想让自己与明有仁任何一方下不来台,才同意的,同时,他也想看看,明家究竟发明了什么玩具?他甚是好奇,毕竟,之前明中信的一应举动他皆已知晓,作为明中信的崇拜者,他甚是想了解一下,明中信除了文章、武学、工法之外,还有什么更新奇的玩意?

    明中远微微一笑,返身吩咐一声,一位学员飞奔而去,显然是听从吩咐前去取用玩具。

    明有仁显然知晓明中远打的什么主意,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却也不再说什么,毕竟,自己身无官职在身,冲太子殿下进言也不算合理,见好就收吧!否则,为明家惹来灾祸就不好了!

    但他心中依旧有所不满,只好转过头去,不再理会。

    明中远悄然用身体挡住了明有仁,毕竟,一个是太子,一个是族叔,他可不敢得罪任意一方,只能尽力维护之。

    不过,好在,不大一会儿,学员回来,手提一包东西,递给了明中远。

    朱厚照不解地望着学员,再看看明中远手中提的包裹,甚是好奇。

    明中远自然不会让他久等,来到厅中一个四角桌前,将手中包裹放在桌上,哗啦啦一阵响声传来。

    这是什么?朱厚照更好奇了,从声音听来,显然这东西不少,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