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学堂招生(一)-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九章 学堂招生(一)

    二人穿堂过室,来到一座天井当中,此为一座四合院型,一间房门口,放置一张桌子,桌后坐着一位仆役。

    “管家来了!”仆役欠身问候道。

    “没事,坐,我带一位学员过来,你且为他登记,发放物品。”福伯吩咐道。

    “是!”

    福伯转身对少年道,“你且先行登记住下,过后统一安排!”

    “姓名?”

    “李****”

    “年龄?”

    “十一”

    “住址?”

    “西关村”

    “特长?”

    “什么?!”、

    “就是你有什么手艺或会干什么?”

    李****一脸朦样。

    “或者你会哪些乐器或者-----,反正就是你觉得你比别人强一些的技艺。”

    “我会太祖长拳,算吗?”

    “算!”仆役低头继续登记。

    “你希望学哪样?”

    “学堂要传授哪几样技艺?”李****反问道。

    “账房、种植、厨师、技工、武艺。”

    “还有武艺?”

    “当然!无家少爷无所不能!”仆役与荣有哉道。

    “那我希望学帐房。”李****的选择不出所料。

    “给!”仆役递过一块东西。

    李****接在手中,低头观瞧,却是一个木牌,上书“壹”,翻过背面写着“天字号房001床”。

    “请问,天字号房在哪?”

    “哪,不就在正房那吗?!”仆役一指。

    却原来,天字号房正是此处小院正房。

    李****迈步来到天字号房,门匾处写着一个大大的“天”字,两面门柱上书写着“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一副对联。

    “这正是明府的一片苦心,并不是说你进入明府学堂就能够一帆风顺,学会一门手艺,而是说你必须坚持不懈地经过一番勤奋刻苦的学习,才会有所收获,取得成功。可谓是在潜移默化中的劝学。”

    推开房门,却见,映入眼帘的,正是房中紧靠墙边转周围一张张床铺紧紧相连,每张床铺分为上下铺,每个铺上面整整齐齐放置着一张褥子、一张床单、一块被子、一个枕头、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铺下面放置着两个洗脸盆,里面好像有些东西,但看不仔细。

    “001床?”李****找到自己的床位,却正是靠窗边下铺。

    摸着雪白的床单,李****一阵激动,在家从未用过如此干净整洁的东西。

    “对了,你先看看堂规!吃饭再叫你!”仆役探头道。

    “学生谨记。”李****站起身形行礼。

    拿起床上薄薄的小册子,上书“学堂堂规”

    一、爱国爱家爱学堂。二、好学多问肯钻研。三、勤劳笃行乐奉献。四、明礼守法讲品德。五、孝亲尊师善待人。六、诚实守信有担当。七、自强自律健身心。八、珍爱生命保友朋。九、勤俭节约护学堂。

    附:细则:

    朝起早夜眠迟老易至惜此时

    晨必盥兼漱口便溺回辄净手

    冠必正纽必结袜与履俱紧切

    置冠服有定位勿乱顿致污秽

    衣贵洁不贵华上循分下称家

    对饮食勿拣择食适可勿过则

    年方少勿饮酒饮酒醉最为丑

    步从容立端正揖深圆拜恭敬

    勿践阈勿跛倚勿箕踞勿摇髀

    缓揭帘勿有声宽转弯勿触棱

    执虚器如执盈入虚室如有人

    事勿忙忙多错勿畏难勿轻略

    斗闹场绝勿近邪僻事绝勿问

    将入门问孰存将上堂声必扬

    人问谁对以名吾与我不分明

    用人物须明求倘不问即为偷

    借人物及时还后有急借不难

    此堂规每位学员都得熟记,并身体力行。

    待李****看完,一阵讶异,此堂规将坐起行都进行了规定,正是君子所应遵循的细则。

    明府真不愧为书香门弟!

    李****一阵折服,更加坚定了在明府学堂学习的信念。

    乘着还未有多少人来报名,李****去其他几房中看看。

    地字号房,一副对联为“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人字号房,一副对联为“智慧源泉于勤奋,伟大出自平凡。”皆为劝学,可见明府的苦心。房中设置三房如出一辙,并无差别。

    “学员,请回房背会堂规,之后会考核。”仆役过来劝说道。

    随后,一位位学员来报名,安置,渐渐,天字号房满、地字号房满、人字号房只为半数。之后截至黄昏,再无一人前来报名。

    “少爷,报名之事已经截止。您看?”福伯禀报。

    “咱们去看看吧!”明中信抬腿往外行去。

    “少爷,少爷,老夫人快不行了-----------”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什么?------”明中信面色大变,抬腿窜出了房门。

    奔跑过来的小兰只觉一阵风从身边经过,随之远去。

    跑出来的福伯也是一脸呆滞,少爷什么时候会轻功了?!

    “快,走!”福伯吩咐小兰道。、

    二人奔跑到了前厅老夫人房中。

    却见老夫人正直坐于塌上,脸色一片灰白,嘴唇紫青,嘴角流有血渍。

    而明中信却双手飞舞,一根根银针快如闪电般插入老夫人胸口。

    随着银针的激烈抖动,老夫人身体也在不断抖动,但嘴唇紫色逐渐消退,脸色渐渐红润。

    再看明中信,双目如电,紧紧盯着老夫人,眼睛一眨不眨,不时还射出一道道紫色光芒,直冲银针而去,被紫色光芒加持的银针,疯狂抖动,老夫人也随之激烈颤抖,胸前心脉起伏不定,脸色忽白忽红忽青,头上冒出一阵阵青烟。

    “哇、哇、哇”,老夫人接连吐出几口污血。

    明中信上前手指快如闪电,老夫人身上的银针一根根消失,紧闭的双眼艰难地睁开。

    此时的明中信长出一口气,脸面苍白,面无血色,跌坐于地上。

    老夫人长叹道,“痴儿,何苦这么救我!”伸出右手抚向明中信的脸庞。

    “祖母,你先休息,待孙儿调息一番再作计较。”明中信虚弱地说道,话虽如此说,但明中信眼中一道道电光闪过,一丝丝阴狠从双眼中涌了出来。

    小兰待要上前搀扶明中信,福伯却一把抓住小兰。

    “小兰,你给祖母倒些水喝。福伯,你将这两日进出这间房间之人带来大厅等候。”

    显然,这次明中信不准备放过下毒之人。

    福伯、小兰应声称是。

    “祖母,你先休息吧!”说着明中信信手一挥,一根银针刺在老夫人身上,躺在塌上的老夫人缓缓闭上了眼睛。

    “小兰,一旁伺候。”

    明中信吩咐完毕,就地艰难地坐起,五心朝天,盘坐于地,反手将一根根银针插入周身,闭目不语。

    不提福伯、小兰各司其职,却说明中信。

    明中信虽看似疗伤,实则是通过银针激发自身潜能,提升神识,此法虽快速,但却有不小的后遗症。

    刚才给祖母祛毒的时候,明中信就发现本来祖母体内已经平稳,但被不知名东西激发,使得潜伏在体内的毒素迅速发作,才导致祖母差点丧命,但不知名东西应该是一种花粉。

    不能再姑息养奸了,应该尽快把府内的毒瘤去掉,否则不知何时祖母就又出事了,那时后悔就晚了,拼着自己受点伤也得把内奸揪出来。

    却说明中信眼前一花,再次进入归元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