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中信赠诗-帝国支撑者-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零五章 中信赠诗

    来此之前,他对明中信是有些意见的,最近明中信在县搅起了漫天风波,太过高调,而且还将知县拖下水,这与他那根低调无为的思想相抵触,所以他今日来此是想打压明中信的,却未想到明中信确实有才,居然借助这几诗表现了他孤独末路的处境,同时还表示,他将继续保持清高坚韧、洁身自好,如此风骨、如此诗作,相比其他小小的瑕疵,就不是那么难以忍耐了!

    此刻,他终于认可了明中信!

    此时,黄举、王琪、李玉由是目瞪口呆地望着明中信,此时的他们才明白,自己与明中信的诗才有着多大的区别!

    梅林唱完这最后一“竹”,眼神有些懵,这又是写实?但明府没有竹子啊!而且相比前两,好似没有那么激动人心。

    黄沮拿起诗作,细细品味。

    良久,开口道,“此诗借助描写与竹相伴之人,日日相处,日日相看,在这天然图画中,自然得出心得意境,此诗写出了作诗作词的心得,皆为自然为师,大地为师,将自身融入其中,心有所感,诗词之作自然可成。揭示了做出好作品听捷径,这是明中信在诗中教授你们如何做诗做词,你等可明白!”

    说着,黄沮直视其孙黄举等,黄举、王琪、李玉若有所思,似有所得。

    众人一片哗然,梅林也如梦方醒,原来明中信还有如此心思!

    一瞬间,在场的读书人目含感激,心含敬意地望向明中信。

    此时一些年龄小的读书人隐隐间对明中信有了一些崇拜。

    萧森面色焦虑,却毫无办法,只好希望他所作菊诗无此功力了。

    明中信又抬手,梅林未等示意直接上前取诗。

    梅林高声唱诗道,“伴菊: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隔坐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此次唐逸之也不再客气,直接品评道。

    “前两句写景,弹琴酌酒写出了诗人的喜悦之情,庆幸与菊花为伴,菊香袭来,好似见到了深秋景象。后两句通过回忆昭示了菊花与自己同为知己朋友,气味相投,休戚与共,春风与俗世埋没不了自己。”

    “纵观全诗,显示的是平和恬淡幽远及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境界,结局高亢壮丽。佳作!佳作!”唐逸之终于呈现出了欣赏之意。

    众人哄然叫好。

    明家众人喜笑颜开。

    梅林继续唱诗,“献菊:战罢秋风笑物华,野人偏自献黄花。已看铁骨经霜老,莫遣金心带雨斜。”

    孙宇评道,“此诗起势不凡,一个战字,一个笑字,使征战疆场又乐观坚贞的抗争形象跃起然纸上。佳作!”

    孙宇未敢将诗中深意再行剖析,皆因此诗正是表现了明中信与散布谣言势力不惜刀戈相见的决心及战胜这股势力的决心。

    众位大家心知肚明,也就不再难为孙宇了。

    然而在场读书人一阵喧嚣,要求再行深入品评。

    梅林在黄沮示意之下,继续唱诗。

    “秋菊:秋菊能傲霜,风霜重重恶。本性能耐寒,风霜其奈何。”

    “此诗描写了当百花凋零,万叶枯黄时,秋菊却傲然挺立,像松柏那样经风霜、耐严寒。全诗歌颂了秋菊坚强不屈的精神。佳作!”黄沮也就不再啰嗦,直接品评完。

    众位读书人一时间群情鼎沸,要求细评。

    几位大家见此情形,稍作商议。

    由唐逸之宣布道,“此三题,明中信所做诗作描写细节言简意赅,惟妙惟肖,几诗做到了以诗言情,以诗咏志,皆乃上佳之作!”

    明中信坐在桌案之后点头表示接受。

    既然明中信也已经接受,大家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说不定下面更加精彩。

    黄沮面向梅林道,“作为出题之人,你可接受此结果?”

    梅林频频点头,表示接受。

    突然,明中信站起身形道,“明某不才,愿将刚才所做诗稿赠予第一位出题人!”

    瞬间,梅林懵了,黄沮等人懵了,在场的读书人都懵了!

    萧森心中大叫,收买人心,收买人心!!

    梅林呆立当场,久久不能自己。

    本来,他听到传闻,明中信在文会中请人代笔,本对明中信文名有所怀疑,所以才在今日出题想考考明中信。

    此前,他绝未想到自己居然能够见识到如此精彩的诗作,更想不到明中信居然要将诗稿赠予他,一时间,竟然傻了!

    黄沮将诗稿整理好后不舍地递给梅林,心中暗叹,这好命的小子。

    在座的唐逸之、孙宇、钱师爷本来就眼冒绿光地对诗稿有所觊觎,然而明中信如此说,他们总不能放下身段与梅林争抢诗稿吧,现在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他们纷纷下定决心,待下来后再向梅林高价求购吧!

    要知道,明中信在文会后诗稿本就抢手,想必今日之后,必会更加抢手,更何是在如此传奇的场合所写的诗稿,再加上他那手出神入化的书法,真可谓价值千金啊!

    梅林接过诗稿后,一脸的不可置信,望着手中的诗稿,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直冲明中信和黄沮等人鞠躬,鞠躬,再鞠躬。

    不提梅林怀着怎样的心情,且说现场众人皆是一副羡慕嫉妒的模样。

    明中远上前请在座读书人出第四题。

    萧森更是跳出来,不管不顾地叫道。

    “既然明公子诗才杰出,那么不如接下来咱们换作词牌吧!”

    “对啊,对啊!”众人纷纷叫好。

    见识过了明中信的诗作功力,众位读书人也想再见识一下明中信的词作功底!

    “这位请问高姓大名?”明中信微微一笑,说道。

    “在下萧森,为一个无文名的读书人。”萧森一挺胸道。

    明中信心中一动。

    姓萧?那知府不就姓萧吗?看这年纪,应该不是知府公子,却也一定是萧家人,看来这次风波背后黑手还真的是萧家!

    萧森心中合计,明中信现在臂助良多,诸事顺利,年少得意,再加阅历浅薄,七情未全,嗯,就这么办。

    萧森下定决心,叫道,“小子萧森,今以恨为题,词牌名为沁园春,请明中信做词。”